第002章 誓约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498

  “汝想要力量么?”见到季云初没有任何反应,那个声音再次的响起。

  “你是谁?”季云初在周围没有看到一个人,遍寻不到声音的来源。

  “汝想要得到力量么?奉吾为主,听吾之令,行吾之言!”

  “你到底是谁”季云初皱皱眉冷厉的反问到,誓约!哼,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

  突然季云初觉得头仿佛要炸裂开来,如同有人拿锤子一锤锤的砸着她的头,又如蚂蚁一点点的啃食大脑,就像每一根神经都被不停的拉扯着,快要断裂开来。

  季云初双手抱住头,贝齿紧咬着红唇,脸色的开始泛白,整个人渐渐的蹲下去倒在地上翻滚。无尽的痛苦涌上来,如怒浪狂波淹没了她。

  “奉吾为主……”

  “不!”深沉庄严的声音话音刚刚响起,就被季云初的给打断。

  “……”

  “那就死……”庄严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再次开口。

  季云初咬牙,开口,“我答应。”

  估计那个声音的主人也没想到季云初那么干脆,反而沉默了一下。

  随后,季云初只感觉浑身一震,她的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仿佛又什么都没多,渐渐在她的脚下汇聚起黑色的雾气、流转。

  咻的一下,黑雾直直朝季云初射去,云初躲闪不及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雾气隐匿进入胸口,在胸口处形成一个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图案。

  接着她的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誓成契立,从今日始,奉吾为主,听吾之令,行吾之言!”

  脑海中的声音回荡着渐渐的消失,云初拉开衣服看着胸口的印记,一时之间感慨万千,前不久她还是在实验室安安静静的研究着,而现在却……

  季云初幽幽的闭上双眼平静着她的心情,蓦地感觉到一阵小小眩晕,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她正在在重重的浓雾之中,周围重重的雾海,灰蒙蒙的一片,大约只能看见方圆半米左右的地方。一眼望去除了雾还是雾,看着翻滚的雾气让季云初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这种做瞎子的感觉可不好受,季云初当即环顾了一下四周,凭借着感觉选定了一个方向走去。

  说来也奇怪,只见云初刚刚才迈出一小步,周围的雾气就以肉眼的可见的速度稀薄、散开。周围一下就清晰可见。

  季云初歪了歪头,打量起自己站地方,灰暗的天空中一轮血月,却不见一丝星光,四周长满了参天大树随着风的气息发出沙沙的响声,树下有着一团团的残绕在一起的荆棘,荆棘上带血的小刺更为这个地方添了一份诡异。只见自己正站在唯一的一条小路上,而这条唯一的小路笔直的延伸向远方的黑暗之中,如同通往深渊的道路带来死亡的气息。

  沉思了片刻季云初还是沿着小路走去,浓浓的夜色渐渐掩盖了她远去的身影,片刻那个银发的小小身影就被淹没在黑暗之中。

  季云初沿着小路一直走,但是小路的彼端却一直是黑暗一片,而四周几乎完全一样的景色让她有种一直在原地踏步的感觉,莫名的紧张感和恐惧感涌上来。季云初不由得双手握紧,手指甲深深的掐如手中印出一道道血痕,这个时候唯有手上的痛感才可以使她清醒一点而不被恐惧感所主导。

  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许也没走多久,季云初开始皱眉看着前方幽暗一片只隐约可见的小路,没有尽头的路么?她不信,她不信自己走不出去!这么想着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的信念,继续向前走去。

  就在季云初正坚定的往前走的时候她发现她已经到达终点了,一个华丽却又诡秘的宫殿出现在她的眼前,季云初打量了一下这个宫殿,够豪华、够大,却也够诡异、够恐怖。不过很符合她的审美观啊!

  你没看错就是很符合她的审美观,季云初的审美观一向与正常人不同,小女生都喜欢美丽鲜艳的东西,但是季云初就不一样,她就是喜欢诡异的东西,越诡异越好。这点爱好曾经让知道的人都很无语。

  唔——她也好想要一座。

  想归想这地方不可能属于她的,她还是知道的。看到宫殿敞开的大门,季云初挑挑眉眼底划过一丝凌厉。

  等她的?哼!

  云初顺着门口走进去很快就来到了大殿之上,只见高高的主位上正坐着一个人,季云初眨眨眼,从头到脚的把人家打量了一遍。

  只见那男子斜斜的靠在座位上,如一只慵懒的豹子,潜伏在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与致命一击。他右手撑着脑袋,一身黑色的衣服,紧紧的包裹在男人的身上,勾勒出男人修长有型的好身材。微敞的领口因为斜靠的原因而露出男子胸口一片光滑的肌肤,紧致肌肉呈现出完美的形态。长长的黑发顺着右手而落下直到地上,只是拿一根白玉簪子一束,俊逸的脸庞,邪邪挑起的眉头下只看到金色的眼睛闪烁不明的光芒,高贵而美丽带着摄人的威严,让人想要欣赏却又不敢靠前。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微的抿住似笑非笑。看起来不怀好意。

  真是完美的男人!

  在打量完他之后,季云初的心头闪过这个念头。只是为什么那双眼睛看起来有点熟悉的感觉,就像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这么完美的男人如果见过是不可能会忘记的。

  在季云初打量他的时候,高座上的男子也静静的观察着季云初的一举一动,不放过她的一丝表情,自然季云初眼睛里的惊艳也没错过。

  当听到季云初在心里说他是个完美的男人时,微微的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更加明显了。

  “我叫无。”高座上的男子优雅的开口,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额,我叫季云初。”季云初被突如其来的自我介绍给弄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我知道。”那个叫无的男子继续说道。

  两人自我介绍之后,季云初就沉默的站在那里,眼睛淡淡的扫过大殿四周,丝毫没有那种被迫于进入到这里来的感觉,反而像参观一样。

  她知道,既然眼前这个人叫她来,那么他一定会先开口。

  只是,不甘心!

  她不甘心就这样被束缚,不甘心屈居人下为奴为婢,不甘心向别人低头。“奉吾为主,听吾之令,行吾之言。”这句誓言一直在脑海中回荡,一遍又一遍的,就像是在提醒她的无能为力。

  但是,比起不甘心她更怕死。

  她想回去,她不想死。

  所以她答应了。

  而无只是眯着眼静静的盯着季云初,金色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兴味,垂放在膝盖上的左手轻轻的有节奏的敲打着膝盖,好不惬意。

  “你是人。”半晌,无终于开口说道,肯定的语气,没有一丝询问,“而且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听到前面的三个字季云初只是愣了一下,听到后面的半句话她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她当然是人,至于不是这个世界么?也很好解释,因为她被空间裂隙不知道传送到哪了,估计出了那个星系吧。

  无看着云初不知所以然的表情,圆圆的小脸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忍不住再次加把火刺激下她,“这里是妖界。这里有无数个小界面,大致的分为人界、妖界、魔界。三界势同水火,但又各占一方互相并未开战,可是见到其它界面的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杀掉。”

  季云初听完后不由得有点丧气的感觉,总之她现在一个人类在妖界是十分非常危险的。

  老天你是不是玩她啊!

  空间裂隙我把丢到不知名的地方也就算了,能不能丢个好点的地方啊!

  我是人啊!丢到一群妖中间!

  死定了!

  不过,也不算死定了,至少她还有一条活路,季云初抬眉看向上座优哉游哉的无,“我是不是应该叫你主人什么的?既然你收了我这个仆人,保住我的命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万一我这个仆人死翘翘了,就没人帮你做事了。”语气诚恳得近乎虚伪。

  无听着这一番说辞,金眸泛起点点的笑意,蓦地的大笑起来,“不愧是我选中的人,聪明。”不过语气听起来真是像威胁呢。

  季云初听着无那番充满暗示的说辞,微微的垂下眼睛,掩去眼底不甘不愿的神色。

  无看到季云初不经意间的小动作,一挑眉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有那充满压迫的金色的眼底闪过一丝满意的情绪,他真的是对她越来越满意了呢!

  “……”季云初听到他的话语并未发表任何意见,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为什么选中我?”

  原因?无咀嚼着这两个字,无声的笑了,“没得选!”

  没得选!?

  季云初脑海中划过一丝清明,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串联起来了。在山洞中见过的那双金色的眼睛,交缠的黑雾和白光。

  一切的一切都明了。原来那并不是她的幻觉,而是真实发生过的。她当时应该是晕过去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而那个黑雾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缠上她的。

  看着季云初眼底变换不定的神色,无知道她已经想到关键点了,“你猜的没错,我只是被困在那个法阵中”他顿了顿继续解说,“也就是你一开始来到的地方。”

  “那个法阵叫封绝阵,可以封印住三界中的任何东西,如果不是从外面破坏根本就无法出去。”无说道这停了停,眼神瞥向季云初,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就冒险赌了一把。幸好,我赢了!”傲然的语气,带着胜利的得意。

  “等等……”季云初打断无的话,什么叫赌了一把?!她完全听不懂了,“什么意思?”

继续阅读:第003章 妖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