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杀 手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621

  客人?

  季云初心念一动,她当然不会笨到以为无口中的客人是字面的意思。

  她这小小的三寸地还能吸引客人特地这么晚来光临?

  季云初尽量的调整呼吸,让呼吸平缓悠长就像睡着一样。

  该死!完全感觉不到去哪了!

  难道这就是强者和弱者的差距,季云初紧紧的压抑耻辱的心绪。

  季云初在心里低咒。不动声色的放出在指甲上的迷药,祈祷它有效。

  “叮咚——”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紧接着“哗——”的一响,然后整个房间除了季云初平淡的呼吸声就再无其他的声音。

  季云初缓缓的睁开眼,确定了房间里面没有其他的人才慢慢爬下床,走到打开的窗户前关上。

  跑掉了呢!没想到在那【迷】之下还有漏网之鱼,看来她的【迷】药效要加强了。本来是想抓来问问是谁派来的,没想到跑掉了,真是可惜。

  “咦。”季云初回头发现地上躺着一把匕首,伸手拾起。

  只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匕首,黑色的匕首散发着古朴苍凉的气息,刀刃上流转刻着奇特的花纹,刀身线条流畅,握在手里感觉也十分的好,而刀刃上的纹路很适合放置毒药。

  “留着。”无轻描淡写的声音。

  当然,这匕首她很喜欢,无不说她也会留着。

  翌日,课堂上。

  季云初难得今天没有睡觉,原因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最前方的老师——扬津久。

  温蕴的眼神,俊朗的脸庞,搭在额前深灰的碎发,举手投足间完美的气度。

  怎么看都不像是杀手吶。

  可是她就是在他的身上闻到了【迷】的气味,堂堂妖术学院的老师,居然是杀手。说出去恐怕也没妖相信吧,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迷】的药性后期可是很强烈的,前期只是比迷药的效果强烈一些,并附带定身效果。但是如果没有及时解除的话,后期可是会让人痛不欲生的。

  都过一晚了,还能这样若无其事的讲课,甚至连表情都没变,不得不夸赞他的定力真是好。

  季云初默默的感慨着,眼睛还是粘着那抹身影不放。

  这么强烈的眼神,扬津久当然感觉到了,就连漆笼都为季云初今天的表现诧异不已。

  深灰色的眼瞳转向季云初,直到对上季云初的视线。温蕴一笑,“同学怎么了?”

  “老师很漂亮呢!”季云初弯弯眼睛笑笑,真诚的赞叹。

  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简单而又明了的回答,扬津久实实在在的愣了一下,“漂亮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

  “可是我就是觉得老师漂亮。”季云初歪歪头思考片刻,固执的回答。

  温柔的一笑,扬津久没有接话,而是压下下面的议论声继续讲课。

  季云初没有为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而是准备进入识海去看书。今天早晨问无能不能带书到识海来。无说可以,几本玉简是没问题的。所以她现在找到一个看书的好办法。

  反正外面的情况无可以帮她注意到,随时可以把她扔出识海。

  话说回来,她自己的识海自己不能主宰,在某种程度上说也算一种悲哀的。

  如果说她看到无的第一眼是妖异,而后是邪恶,那么现在她已经可以淡定的无视掉他了,这也算是他们俩关系的进步。

  嗯,算是吧。

  漆笼看到今天季云初表现,漫不经心的瞥了两位主角,没发现任何异常。望向上面的老师,想到昨天的他给他感觉,漆笼就忍不住兴奋起来。

  忍不住想上去和他切磋一番,他从扬津久身上感觉到了强大,在同龄人中他算是佼佼者,没想到现在能碰到势均力敌的对手。

  想着他就兴奋,就热血沸腾起来,妖术学院他果然没白来。

  扬津久感受到漆笼的战意,不过他可不像漆笼那种毛头小子,比斗什么的还是算了。漆笼和他还是有差距的,要打的话他赢的机会太大了没意思。

  说起有意思的,扬津久的眼神平移到旁边的季云初身上,轻轻拨拨额前的碎发,灰黑色的眼睛充满了平静的笑意。

  白然馨你还有多少秘密,昨天可是给了他不小的惊喜。

  “老师你上课讲的我有点不懂,你可以再为我讲一遍吗?”放学打发走漆笼,季云初在路上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拦住即将离去的老师。

  “不懂的问题?”扬津久不由得好笑,他都想为这个好理由喝彩,“那你到我的宿舍来吧,我再为你讲一遍。”

  两人一起离去。

  “老师比我想象中要厉害多哟。”宿舍中季云初看着眼前的身影毫不吝啬的夸奖。

  “谢谢夸奖。”扬津久一点推辞都没有,淡笑着把夸奖全盘收下。

  “不客气。下次我一定把【迷】改得更厉害一点。”季云初也不是省油的灯,完全以勤学好问的学生的语气说道。“老师对于【迷】的改进有什么意见么?请老师多多提意见,这样我才能把【迷】做得更好。”

  “它的名字叫【迷】么,迷药?真是简单的名字。”扬津久眼底的笑意渐渐消失,虽然笑着却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老师建议你把药性还是改成直接毙命的好,不要给人家第二次杀你的机会。”

  一瞬间,季云初瞪大了眼睛,眼前失去了扬津久的身影。

  然而下一瞬间,扬津久出现在她眼前不足半米的地方,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就像现在。”

  纤长宽大的手掌渐渐收紧,细小的脖颈被勒得快要断掉。季云初整个人被抵在门上,双手抓着扬津久的手,脖子上的手掐得她快喘不过气来了。

  “老师……我……脖子上……会……有青紫的……会……被看到……。”季云初断断续续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出乎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的,扬津久放开了她,季云初跌落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好险,刚才一瞬间她还以为她快死掉了。再不放开她,她就忍不住出手了。

  “你还真是笃定你今天可以活着离开。”扬津久双手抱胸冷眼站在一旁,依旧笑得温柔。

  “咳咳咳……”季云初一张口就是一串咳嗽声,下手真重,她好歹是个小孩子,虐待儿童。

  不知道嗓子受伤怎么样,回去还要调制一副药出来治嗓子,嗯外加活血化瘀。

  “大家可是都看到我们两个一起走的。”季云初终于咳完,沙哑着嗓子说。

  扬津久听到这番话,灰色的眼中又是一阵杀意,果然还是得杀掉。

  “【迷】可是只有我可以解。”看到他眼中的杀意,季云初连忙解释,她可不想再次被掐脖子了,实在是太难受了。

  “你是在和谈条件么,就凭你。”垂下眼,伸手拨弄眼前的刘海,扬津久思考着那句话的真假。“弱小的家伙。”

  “不是条件。”季云初微笑,那句弱小她收下了,“是交易,对你我都有利的交易。”

  “哦?”扬津久嗤笑,他到要看看是什么交易。

  鱼儿上钩了,果然还是感兴趣了。季云初了然,并在心里盘算怎么说才恰当,“放出天月密境的消息给各大家族。”

  “天月密境。”扬津久微微眯了眼打量起眼前的少女。

  纯银的长发,稚嫩的脸庞,漆黑如夜的眼瞳,甜甜的笑着。却让他无端感觉到些许冷意,白家七小姐果然不简单。

  就凭“天月密境”这四个字就不是传闻中的废物七小姐会知道的事情。

  “理由?”扬津久幽幽的笑了,他实在是对她这么做的理由好奇的紧呢。

  “以你身份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她在走之前向漆笼打听过扬津久的身份,她确实没猜错,扬津久是扬校长的儿子。

  “那又如何。”淡定的挑眉,毫不意外她能知道,他的这个身份从来不是秘密。

  “如果我没判断错,能够知道密匙在哪的最多只有三个,百家家主,白然穆,白然韵。”自从判断出密匙的位置她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夜飒当初为什么要传那样的命令。

  ——和白霖配合从白然穆手下夺下密匙。

  明明知道她不是真正的白家七小姐,而传这样的命令。

  明明知道她是废物,没有任何能力,却还让她去拿各方高手都拿不到的密匙。

  随便派个人都比她来得效果好吧,她去最多能吸引火力而已。

  大致就是说,白家觉得现在知道天月密境的妖越来越多了,害怕夜长梦多。决定派出家族的几个长老和家族有能力的后辈前往查找、开启密境。白然穆和白然韵也在此“有能力的后辈”中,当然还有白霖。

  所谓的计划就是在他们进入密境之前,借由她的手出其不意的把密匙盗出交给白霖。然后她就可以自由了,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他们交易中的紫镜石也会交到她手上。

  他们当她这么好骗么,自由?她可不信,她只信只有死人是不会泄漏秘密的。

  恐怕当她把密匙交给白霖之时,就是他夜飒杀人灭口之时。

  而现在,是唯一可以翻盘的机会。

  “然后?”扬津久低头和她对视,果然很对他的胃口。

  “既然密境里的东西大家想要,密匙这东西大家又都拿不到。”季云初毫不畏惧迎上那双灰色的眼睛,扬津久与她对视表示他承认她的交易资格了。

  “白家如果打开密境得到里面的宝物,里面是不会有我一丁点份的。”顿了顿季云初继续道,“既然我拿不到,那么何不开放密境让大家各尽所能,能得多少算多少。”你能拿多少也看你本事了。

  “开放?”扬津久咀嚼着这两个字,露出一丝嘲笑,“让白家开放密境?就凭你?”

  “凭我当然不行,但是加上你就够了。”骄傲的仰起头,略带沙哑的声音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

  “怎么说?”他的感兴趣也被挑起了。

  “白家现在想的不过是悄悄的打开密境拿到宝物,而我们偏不能让她如愿。所以——”季云初露出诡异的笑容,“我要让所有妖都知道天月密境的事。”

继续阅读:第014章 禁 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