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认 输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708

  随着决斗开始,季云初和蒂朵都严肃的看向对方。

  蒂朵嘲讽的一笑,缓缓的扬起右手,手中显现出一柄雕花白玉簪子,红光浮现在簪子上,渐渐变得和匕首一般大小。显然蒂朵想用这簪子直接一击杀掉季云初。

  看着季云初,蒂朵眼神中闪过一丝快意,迅速的冲向季云初,手中的簪子猛的用力划下,带着妖术的簪子表面闪烁着妖艳的红光,在空气中划出一条残影。

  漆笼和白然韵都看到了她的动作,两人都收掐法诀准备救下季云初,就算是违反规则也无所谓了,蒂朵明显是想杀她。

  “等等——我认输!!!”突如其来的大喊,在这个场合显得异常突兀。

  漆笼立刻跳上台,伸手拦住蒂朵,这个女人还真下杀手。

  而蒂朵的动作也停在半空中只差半臂的距离就碰到刚刚躲避她而蹲下的季云初了。

  季云初缓缓的爬起来,看着下面表情各异的妖再次的重复:“我认输。”

  同时,白然馨都跳上擂台把季云初护在中间,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你……”蒂朵气愤的拿着的那把匕首大小的簪子指着季云初,“你就这样认输。”

  “诶?”季云初奇怪的歪歪头,睁大眼,“不行么?我记得校长大人没说不能认输。”

  “蒂朵赢,白然馨输。”收到季云初投来的疑问眼神,扬校长悠悠的下了判决。

  同时在台下的众妖也终于反应过来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台上,还没见过一开打就认输的。

  不,准确来说是,还没开始打就认输。

  台下哗然一片,众妖议论纷纷,鄙视的有之,哭笑不得的有之,看好戏的有之。

  “那好,你给本小姐以后远离漆笼,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虽然没能杀了她,但她也输个给她了。

  “为什么?”季云初不解的问道。

  “你——”蒂朵被她的明知故问气得再次的举起簪子,漆笼和白然韵迅速的挡住她。

  “我一直都很好奇一件事。”见到蒂朵气呼呼的样子,笑弯了眼睛,继续单纯无辜的样子刺激她,“你为什么要找我决斗?”

  见到蒂朵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看来是没办法回答她的问题,只好自说自话下去,“我好像从来都没说过我们两个是情侣呀!”

  “你们两个不是情侣?”蒂朵瞪大了眼,搞了半天是她白忙活了,被耍不说,现在还被气得想吐血。

  “我们两个一直都是好朋友呀!”季云初继续装傻,末了还朝她眨眨无辜的大眼睛。

  “……”蒂朵听到这话之后直接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向后倒去。

  鉴于蒂朵是站在擂台上,倒下去的时候其他人都离得有点远,唯三同站台上的,一个不会去接住她,另外两个更是不会去接住她。所以就听到“碰”的一声蒂朵大美人就那么直直的倒在擂台上。

  看到晕过去直直倒在台上的蒂朵,季云初默默的念叨,“呀!不是我的错!”

  虽然是念叨,但是旁边围的是一群耳目聪颖的妖,大家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有人当场忍不住就喷笑出来了。

  能把妖气晕过去,她还真是学院的第一个。

  其实蒂朵能晕过去最好不过了,季云初恶劣的故意刺激她就是想让她气得走掉,刚才她是真的像杀了自己,季云初能深刻的感受到那种杀意。

  能在比赛时,当她喊完认输立刻就停下来是不可能的,蒂朵当时确实也没收力,而是依旧直直拿着簪子刺下来。

  只不过季云初下了点毒而已,说起来也不算是毒药,而是让人肌肉僵硬,在中了药之后会保持刚开始的动作,没办法动弹罢了。为了能对妖族的体质起作用,她还特意加了几位药改良了一下配方。而她下毒的时间和药性的发作的时间把握得刚好,不然等漆笼跳上来,她早就被戳出个窟窿了。

  一切果然如她所料,药还是被用上了,而蒂朵在晕过去之后也没机会再追究当时擂台上她为什么会身体会不对劲,她也成功的不战而败。

  这样在大家的眼白然馨就是一个废物,这样的结果正式白然馨想要的,因为她可不想接下来一桩桩的事情发生,

  ************************************************************

  回到宿舍,季云初琢磨着她收到了夜飒的命令。

  原本她以为,出了白虎族就没法打听白虎族内部的消息了,夜飒暂时不会找上她,没想到还是来了。

  今晨收到的消息的时候确实让她惊奇了一番,给她传消息的是白霖,消息的大致内容是:监视白然韵打听密境的消息。

  还真是没想到白霖会是夜飒的卧底,她记得当初五姐告诉她白霖是三堂叔的儿子。身为白家旁系,不说位高权重,至少也有荣华富贵。而且能考上妖术学院就证明了他的能力不低,也应该受到了白家的重视,实在想不通他当卧底的理由。

  罢了,人家当卧底的理由与我无关。季云初这么想着。

  密境的消息,这个还真是麻烦。就告诉我这么点,要她怎么去打听。难不成在学院里逮着同学就问,“你知道密境在哪么?”

  还让她监视五姐,她现在很少看到五姐,再说五姐也不会和她讲这样的事吧。

  密境什么的让她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平静的生活将要不复存在。

  在今天蒂朵上教室来挑衅时候,她忽然心生一计,这样一来既可以打发掉蒂朵,还可以让她的废物之名满院皆知。

  虽然密境的事很迷茫,但是她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夜飒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不然他不会暴露白霖的卧底身份来给她传消息。

  眼前最重要的是这个,手中高举的瓶子,里面雪白的药粉在晶石的光照下洁白的晶莹。季云初开心的笑了。

  有仇不报非女子。

  三番四次的针对她,老师不能怪我啰。

  至于试验体,她也有了合适的人选,呵呵。

  ***************************************************************

  几天后——

  根据路人甲的证词:

  我那天本来是去教室上课,在路上看到了丁班的老师。

  虽然我是乙班的,秉着尊师重道的礼仪,我上前和老师打了个招呼。

  “老师早上好!”

  “嗯!”老师回了我一句话,就走了,但是走路的样子有些奇怪。

  然后我就继续朝着教室的方向走去。

  这时我看到来了两个侍女急急忙忙的向前赶去,由于奇怪我就回头看了一眼她们去的方向。

  然后我看到她们跑到了丁班的老师面前,老师开始大声的训斥她们,大概是因为没有打扫好他的房间之类的事情。

  这种事情常常有发生,下等的妖仆是没有太大能力的,也就是只能打杂的废物,所以我只是站在那看了看。

  然后周围的妖越聚越多,都像是听到声音过来的,我想我还有事情要做,所以我就先走了。

  我真是后悔当时离开了,没看到下面精彩的一幕。

  根据路人乙的证词:

  我是丁班的学生,是被老师的声音吸引过来的,我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就凑近看了看。

  开始是看到老师在训斥两个侍女,但是老师的气息很奇怪,身上皮肤也开始泛红。

  突然老师开始不停的手在身上挠。

  然后突然“砰”的一声,只看见老师的衣服都落在地上,却不见老师的踪影。

  “衣服下面有东西”只听见有同学大叫,于是我们都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

  衣服下面的东西动了两下就钻了出来,是一只红色的大公鸡。

  我恍然大悟,这个原来是老师的原型。

  但是老师为什么要变成原型呢?我又奇怪了。

  “看什么,都给我上课去。”我就听见大公鸡,啊不!是我们老师的吼声。

  我感觉到老师明显是发火了,所以只好转头离开。

  还是感觉很好奇,我走了两步就不由自主的回头看,只见我回头的时候老师身上的毛开始一点点的往下掉。

  然后我就呆在原地了,看到老师身上的鸡毛都掉光,只剩一只秃毛的公鸡站在那。

  由于场面太搞笑了,所以我就忍不住笑出来了。

  我敢说当时周围笑的绝对不只我一个。

  真实的情况:

  真实的情况当然和季云初有关,从五姐那里打听到那天她不要的两个侍女被派去服侍老师她就立刻心生一计。

  那两个势利的侍女,还真是会抱大腿,这么快就找到好主子了。

  她可是还记得当时她们鄙夷的眼神呢,她再怎么不堪再怎么弱小,也比她们强,还轮不到她们来鄙夷她。

  怪只怪你们刚巧是老师的侍女了,我只好一起动手了,这下栽赃嫁祸的替罪羊都有了。

  接下来只是怎么下毒不被老师发现呢,答案就是不要下毒就好了。

  于是她把毒下在了两个侍女身上,两个侍女成天和老师接触,老师自然会沾染上毒。

  而这个不是最关键的,下在侍女身上的毒只是一部分,还需要药引才能发作。

  知道她们早晨都有给老师送东西的习惯,而且前几天同样是在那个地方她看见老师训斥她们。

  这样一来动机也有了,也不用她担心了。

  所以在那天早晨季云初再次的在两个侍女身上投了剩下的药引,于是就有了以上一幕。

  那两个侍女怎么没事?

  她在下药引之前可是除去了之前两个侍女身上的药性,所以她们当然没事。

  她可是为了避嫌而特意远离了呢,没有亲自看到那只秃毛大公鸡的样子,真是可惜了。

  为此季云初惋惜好久。

  而这件事情的后续是,丁班的老师因为某些原因而休假,而他的两个侍女由于伺候不周而被辞退了。

  另外一个版本就是,两个侍女由于丁班老师的责骂,于是一起之下用妖术迫害老师,导致老师变回原型还掉光了毛,所以老师一气之下就赶走了侍女。

  一段时间内,学校里各种传说纷纭。

  不过,这一切都与她季云初无关,不是么?

继续阅读:第012章 老 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