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乔 装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242

  扬津久带着季云初在树林间快速的穿梭,轻盈的如同飞燕一样,不带出一丝声音。

  他真的受伤了么?季云初被半抱在他怀里,感受到他的迅速,不由得脑海中浮出这个念头。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得多,怪不得在这个时候还接单去动手。

  等等,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季云初额角一抽。他既然敢于去杀夜飒的人,那么一定是做一番准备了的。那么为什么会发现,甚至被追杀?不会是当时【迷】的药效刚好发作了吧。越像越觉得可能,季云初不由得开始冒冷汗,他没有立刻一刀了结她真是该她走运。

  那么晚上躲到她这来,故意拖她下水也是可以理解。

  啊!如果这样她算不算是自作自受,不是因为她的药,她也不会沦落到和他一起逃命的地步了。季云初纠结得一下就泄气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有因必有果么。

  这个时候,扬津久在一棵树上突然停下,季云初抬头才发现在她胡思乱想的期间已经离开山洞很远了。

  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前方,扬津久示意她闯入者就在前方。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三个身影在前方大刺刺的走着,蓝色的衣服在树林里显得无比的明显。季云初黑线,这三个妖是笨蛋么,现在是在争夺宝藏诶,这么大摇大摆的宣告他们的存在,不等于告诉别人:我就是目标,来杀我吧!来杀我吧!

  转头看向扬津久,只见他也是鄙夷的表情,眨眨眼对上扬津久的眼神,再向远处的妖瞟一眼,意在问他怎么解决掉他们。

  扬津久很快就会意了季云初的眼神,准备潜行上去动手杀掉他们。

  季云初拉住他,摇摇头,用口型示意,“把我放到那棵树上去。”季云初眼神飘向他们三米处的一棵树。

  不明白她的意思,但还是把季云初带到了离他们不足十米的距离,停下。扬津久看着这个距离皱眉,太近了点。

  悄悄的潜行下树,扬津久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隔绝气息的妖术,小小的妖术波动并未引起他们三妖的警觉,在树候慢慢的等待时机,一击必杀的解决掉他们。

  这个时候不适合大规模的战斗,任何一种妖术的波动,万一引来了其他的妖就麻烦了,他没把握能在这种情况下杀光他们,或者带着上面那个累赘退走。

  机会来了!给自己施加一个幻术掩人耳目,扬津久手中幻化出一把匕首,迅速的扑向背对着他空门大开没有防御的妖,锋利的刀刃,带着流转的妖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刺向妖的脖子。

  “砰——”的一声,那只妖倒地,同时扬津久也显露出身形,微微皱起的眉头表示刚才的刺杀并不顺利。

  紧接着上一声的声音,又是“砰砰——”两声倒地声传来,显然是前方的两妖。

  扬津久不解,他刚才明明感觉到了刀没有刺中那只妖,他的感觉不会错的,手感明显不一样。

  怎么回事?

  哗哗的树叶摇动声传来,树叶之中露出一个小小的头。扬津久抬头看到被他放在树上的季云初。季云初冲他开心的笑笑,伸手露出一个还剩小半瓶药粉的瓶子,得意的晃晃。

  扬津久无语,纵身上树把她给抱下来。他怎么忘记了这茬,这小丫头是下毒的行家,刚才要他把她抱到树上去,肯定是要下毒啊。

  这个结果虽然让他无语,但也算是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了三只妖。

  “怎么不早说?”扬津久看着兴冲冲的跑去清尸体的季云初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药的发作时间,万一我被发现了,还是你来杀掉他们多好。”小心的把倒地的妖如翻咸鱼一样翻个面,准备搜身。

  “你准备干嘛?”

  扬津久看着她这等连尸体都不肯放过的行为,忍不住抽抽嘴角,还是出言询问。

  “没听到他们刚才的谈话么?”季云初阴险的笑笑,“有宝贝呵呵!”

  扬津久诡异的看着她,开口“怎么不怕死了。”

  “唔。”季云初点点头,她那不叫怕死,那叫珍爱生命,远离危险。“有你在一定不会死掉。”

  但是这不妨碍她喜欢草药啊!那件宝物可是冰魄果,她在药草大全上看到这个的时候就垂涎已久了。完美而强烈的寒冰属性,真是让人心醉。她当时可是想要得不得了,可惜这东西亿万年不出现一次,没想到会在这碰见。

  虽然是被连累的,但是能进来这密境还是很幸福的,至少能看到她想要的东西,她突然有种好感激扬津久的感觉。

  扬津久被她闪亮闪亮的眼神看得一僵,不动声色的转移开话题,“你想怎么拿?”

  那两只妖他认得,是蓝孔雀一族的弟子,听他们谈话的内容是奉命寻找冰魄果,现在他们正收到同伴传来的消息往发现冰魄果的地方赶去。

  龙啸冰魄,冰魄果,生长在特别寒冷的地方,和其他的药材一起炼制可以提高妖力境界。但是,龙啸是指守护冰魄果的银龙,速度奇快,攻击力惊人,常常生活于寒谭之中。这也是冰魄果难得的原因之一。

  等他回过头,发现季云初已经收刮完了妖身上的法宝,开始为尸体宽衣解带了。

  “喂!”扬津久忍不住出声,连衣服也不放过,这也太过分了。

  “怎么?”季云初扯着衣服的一角回头,表情疑惑。

  “要自重。”扬津久挤出三个字。

  季云初黑线,他到底想到哪去了,她又没有恋尸癖,能对这尸体怎么样。“我觉得我们两应该乔装一下,用这些衣服。”季云初指着刚刚剥下来的衣服说道。

  扬津久这才算明了她的意思,原来是要乔装成蓝孔雀家族的人,默默的不再出声站在一边。

  辛苦的剥下那些长长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季云初吐出口气,这么多衣服穿起来不觉得麻烦么,孔雀果然爱惜羽毛。当然季云初还是留了几层衣服的,谁叫古人衣服多,剥了一层还有一层。

  把衣服递给扬津久,谴责的眼神无声的控诉,她在那剥衣服剥得那么辛苦,他居然就在一边看,真是太鄙视他了,没风度的男人!

  穿上蓝家的衣服,然后扬津久在两人身上都施放了一个伪装术,改变了两人的样子,开始往消息中说的方向而去,没一会就到了冰魄果成熟的地方。

  距离老远就感觉到一股寒气直扑而来,才发现那是一个大的水潭,本是幽静的水面却冒着森寒的冷气,整个水潭被雾气包围看不清深浅。水潭中间生长着一株小树,树干淹没在潭水中被雾气掩盖。稀疏的树叶,紧在树顶结着一个淡蓝色的果实,冰魄果!

  季云初眼前一亮,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给摘下来。但是她深深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她感觉在这种寒气下,自己就算靠近潭边都会被冻成冰块。所以这种高难度的事情还是让高手来完成吧。

  “怎么现在才来?”旁边突然出现一个蓝衣妖问道。

  “我们在路上遇到其他家族的妖,所以就饶了点远路。”季云初从容不迫的压低嗓音回答。

  “是么?”蓝衣妖狐疑的看了他们一眼,接而说到“你们两个怎么那么眼生,我好像没见过你们。”

  季云初听到这句话,心里立刻警铃大作,糟糕了!要怎么回答才能不让他起疑心。找个什么理由好呢?

  看见季云初的沉默,蓝衣妖眉头皱起。

  “说你是特殊部的。”识海中突然冒出无的声音。

  “我们是特殊部的。”季云初赶紧按照无的话解说,免得对方的疑心更大。

  季云初内心激动得泪流,无老大原来您还记得我啊,抱歉我都快忘记你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来帮助我,真是及时雨啊及时雨。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无当然可以听见她的心声,对于季云初狗腿的话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特殊部是?”在识海中奇怪的问。

  “每个家族都会有些见不得人的事,这些事一般由特殊的人处理,所以其他人将他们称作特殊部。”无解释到。

  “特殊部。”蓝衣妖一听肃然起敬,原来是两位高手,怪不得没有见过。“两位,刚才失礼勿怪。”

  “没事,都是为家族办事的。”季云初豪爽的一句话打断了蓝衣妖的道歉,内心早就笑成一团。

  扬津久看着季云初表现,无力的扶额,现在只祈祷千万别穿帮。

  蓝衣妖一听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立刻开心的笑了,对它们立刻好感倍增,高手就是有高手风范。

  “请问两位大人来这是……”蓝衣妖疑惑的问。

  “我们收到你们的消息,顺路来看看你们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季云初一副领导的样子,昂头环顾一下四周。

  “禀告大人,冰魄果还有一刻钟就成熟,到时我们就可以摘下来,放在寒冰匣中了。”蓝衣妖恭恭敬敬的禀告了目前的状况。

  寒冰匣?原来有这东西,她还在想等下怎么处理冰魄果,这下连容器都准备好了,真是不枉她费尽心思乔装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