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连 累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242

  季云初盘腿坐在床上修炼,识海中光点沉沉浮浮,一如当初被打断时候的情景。

  光点聚集融合,却依然在最后关头散开。

  “呼——”大大的吐出一口气,季云初整个人瘫倒在床上,不行,还是不行。

  似乎是想到什么,季云初闭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识海中。

  “有办法快速的让神识增长么?”询问的看着上座的无。

  无眼神一转,冷厉的瞪了她一眼,“修行最忌急进。”

  季云初一怔,偏过头避开了无冷厉的眼神,咬咬唇继续开口说,“我相信你有办法。”

  “办法。”嘴里咀嚼着这两个字,无冷笑,“办法确实有。使精神达极限,也就是到精神力耗尽之后,再修炼。”

  “不过,”无话锋一转,“精神力不像妖力灵力一类的,耗尽了之后有很大的可能直接死亡或者衰竭。怎样,这样你也要试。”最后一句话完全是不怀好意的语气。

  季云初默然,她修炼是为了活下去,不是为了找死。别怪她没勇气起尝试这种办法,为了一个禁制,她认为还没有到了要拼命的地步。

  “那我可没办法了。”无笑得意味不明。

  修炼上是没有捷径的,就算慢了点,她废材了点,他还是希望她能踏踏实实的学习。哼,有他这个老师在,天资差一点还是可以弥补的。

  “那还是算了。”季云初大失所望的准备回去。

  果然不能什么事都依靠他,自己还是要努力的。

  “密境,你不打算进去了么?”在走之前无突然发问。

  “诶?不进去了。”季云初为他的突然发问惊奇了一番,还是这个话题,怎么最近总有人问这个问题。

  “这样么。”无看着她的眼神中闪过失望,随即释然了,也好,她的能力进去也是惘然。“没事。”

  接着又手一抬,季云初再次身不由己的被送出来,无奈的撇撇嘴,这种情况除了适应别无它法。

  睡不着觉只好去清点药材和药品,这已经成为她的一个习惯。

  拿出五姐给的纳宝囊,虽然只有两平方米的大小,堆点药瓶什么的还是够了。估计纳宝囊这东西也价值不菲吧,毕竟是空间的东西,在书上看到空间的东西都比较贵的。

  在叮叮咚咚的声音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砰——”窗户被猛烈的砸开,一个身影跳进来,带着浓烈的血腥味。

  “你来干嘛?”季云初看清是谁之后毫不留情的发问。

  “怎的,我们好歹是合作伙伴吧。”扬津久眯着眼看着她。

  合作伙伴,一身血的大半夜跑到合作伙伴这来,恐怕是遇到麻烦了,把麻烦往她这带,还真看得起她。

  扔去一瓶止血的药,季云初阴阳怪气的问,“老师这是被追杀了?”

  “借你吉言,还真是被追杀了。”扬津久伸手接过药瓶,看了看上面的贴着“止血”两个字的标签,微微一笑,“学生还真是关心老师呵,不过我没受伤。”

  两只手指捻起衣服的一角,借着晶石的光亮看着上面红黑一片,眼底的嗜血一闪而过,“这是别人的。”

  季云初看了看他冷冷说道,“既然被追杀了,老师不应该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躲着么?”

  被人追杀还往她这跑,这摆明是想害死她,万一被别人发现了,她这下可以跳进银河都洗不清了,虽然她和他有合作,也干净不到哪去。

  “呵呵,想到这就来了。”扬津久对季云初冷冰冰的态度丝毫怒火,暗指他想害她么?他不过是想看看她的反应而已,想想就觉得好玩。

  想到这就来?季云初冷哼,这算是死都要拖着她么。

  “接着。”季云初再次丢过去一瓶透明的药水,接受到扬津久不解的目光,“我知道你没受伤,但是把你身上衣服处理下,我可不想陪你死。”

  “对了,把衣服换下来,直接把透明的药水倒上去就好了。皮肤,也就是手和身上,不要粘到药水了,不然后果自负。”,说着季云初走到窗前,看着窗台上点滴的血渍,叹口气,她还得出去看看路上有没有,他绝对是故意的。

  她可不相信大杀手连掩饰自己踪迹的办法都没有。

  季云初出去之后,扬津久看着自己满身的血渍不爽的皱皱眉,脱下自己的衣服,把那瓶药水小心的倒在衣服上。

  “滋——”的声音不断响起,就像东西被烧焦了一样,衣服发出哀鸣,一会就溶解成一片黑色水渍。

  “嘶——”扬津久就算再镇定也不得为眼前的景象倒吸一口气。

  真是狠,不可想象这种东西被泼到妖身上,恐怕也没几个妖受得住。突然觉得【迷】这种药果然还是轻的,当初没杀她果然是对的。

  要是被这种药水洒上一洒,他估计连他老爹都认不出他来,不,应该是直接尸骨无存。

  观赏了衣服的悲惨下场,扬津久决定以后对小丫头客气点,要是哪天生气了改天给他来点药,想到这个他就打寒颤。

  还是去洗个澡吧,宿舍这种构造都差不多的房间很容易的让他找到浴室,一个法术水球聚集在他手指间,手一弹,水遍跳落进了浴桶。再次弹指,两簇小火苗也跳落到水中,水就冒起了腾腾的雾气。

  扬津久就享受的泡澡去了。

  话说季云初小心的顺着血迹出去,一路上用药水泼洒,直到宿舍之前,才离开。

  别人最多顺着血迹查到宿舍,再出去她怕撞到追杀扬津久的妖,宿舍外面的地形比较开阔,一个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

  这样想着的季云初就反回来了。

  回来之后,顺着光亮找到了扬津久,真是的,她在帮他躲避敌人,他居然比她还悠闲。现在她真怀疑是不是真的有人追杀他了。

  “啧,你真的是被追杀么?”优哉游哉,比她还要不担心。

  “当然。”一拨额前的碎发,扬津久笑得无比的温柔。

  季云初打了个寒颤,真是恶寒,“刚才没来得及问,到底是什么人追杀你。”

  洗完澡穿好备用衣物的扬津久,缓缓从浴室步出,“没什么人,不过是夜家的几个长老。”莞尔的笑了,“刺杀成功就够了。”

  季云初无语,夜家好歹贵为一界之主,边城在妖界也算有名的城池,居然在这个时候去杀夜家的人。不知道是该用大胆,还是该用敬业来形容了。

  不过此时她很想弱弱的问句,“被杀的是不是夜少城主,夜飒。”如果是就太好了,禁制她也不用解了。

  在季云初还在美好的幻想中时,扬津久毫不留情的给了她一击,“没用的,不久后就会被发现的。”

  季云初瞪大了眼,不解。她都掩盖了他的踪迹,他怎么能断言一定会被发现。

  扬津久似是读懂了季云初的眼光,不屑的笑笑,露出手腕。洁白的手腕上一条二十厘米左右细长的伤痕,虽然没有流血,却不时的闪烁着蓝色的光芒。如同附骨的诅咒般,残绕进人的心底,一闪一闪的如同指明灯一样,提醒着施咒者猎物的方向。

  “这是,追踪法术?”最后四个字季云初说的很迟疑。

  “没错。”赞赏的一笑却换来季云初的白眼,扬津久说,“我已经全力压下去了,但是我的妖力坚持不了多久,时间一过他们就会找到我。”

  季云初当机立断的问,“还有多久?”

  “两个时辰。”不慌不忙的回答,似乎一点都不为他的未来担心。

  两个时辰?季云初一愣,也就是四个小时,这么短,逃跑已经来不及了。怎么办,最好是能送走这位大神,让他一个人自生自灭去,那么死的就只有他一个了。

  别说她没同情心,事关小命,她可不想和他一起共赴黄泉。不过他特地跑到她这来,不就为了拖她下水,让他离开基本是不大可能的。

  季云初眉头紧皱,额头上开始冒出一颗颗汗珠,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躲避追杀,解开追踪术?不行,如果扬津久能解开就不会跑到她这来了。如果他都解不开,她更免谈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心底的紧张感也越来越强烈,整颗心都笼罩在紧张的氛围中。

  “你慢慢想,我去休息了。”扬津久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会心一笑,反而直接去她床上闭目养神了。

  “你——”接下来的话语在看到已经睡到她床上的人,被卡在喉咙中。

  是呵,本人都不关心,她关心个什么。

  想通了这一点,季云初平静下来,既然他都不担心,那么一定是早有解决办法了,等死这种事一点都不像是他会做的。

  想到接下来还有可能发现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季云初决定还是把她保命的药都带上好了,顺便再提炼一些毒药。

  一个时辰之后

  “你醒了。”

  季云初坐在桌边看着从床上爬起的男人,清明透亮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刚睡醒的人该有的。

  不过,他真的没受伤么?

继续阅读:第019章 逃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