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禁 制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608

  “放出天月密境的密匙在白家的消息,相信妖界的大大小小家族和有能力的妖都会对里面的宝物感兴趣的。届时白家就算是想秘密进行都不可能了,势必有妖会在密境开启的时候动手脚,那时密境开不开放还有关系么?”季云初愉悦的摊摊手。

  到了那时,密匙到不到手已经没有关系了,夜飒的指令也算是完成了,至少结果是差不多的,那么那个计划也没用了。

  “成交。”扬津久思考了觉得可行,用外界的压力逼迫白家,能够进去也比什么都得不到来得好,最重要的是眼前的小鬼很好玩。

  该死,药效又发作了,扬津久忍不住皱起眉头,这效果还真是一次比一次痛。

  “那我们合作愉快。”季云初微笑,和她预料的一样。

  “……”扬津久并未答话,而是默默的看着她。那种如同看到猎物的眼神看得她心里发毛。

  “老师鉴于我们合作关系所以我先给一部分的解药你。”季云初估计他的药效也发作了,还能在她面前这么淡然真不错啊,伸手递上一个瓶子。

  “一部分,嗯?”尾音长长的带着威胁的意思,明显的不满意。完全没有接下瓶子的打算。

  “您的学生比较怕死呢。”季云初淡然的收回手,“我怕您一个不高兴就掐死我了,就像刚才那样。”说着还摸摸刚才被掐住的地方。

  “怎么会,这样的死法太不符合我杀人的美观。”扬津久听着季云初意有所指的话,眼色沉了几分,不一会依旧温柔笑着解释。

  显然,他对于只有一部分解药的事情妥协了,只是说话的内容和他那温柔的表情实在是太不搭了,让人毛骨悚然。

  “不过——”拖长的音节,明显为了吊人胃口,只是现在的气氛只会让人不想听到接下来的话语,“我以为你会说怕我半夜再次去杀掉你。”

  “我相信老师不会这么做的。”笃定的回答。

  “我可是拿钱办事,完不成任务对我的信用可是有很大影响。”扬津久以一种我会杀了你的语气说着,继而突然反问,“不问我是谁要买你的命?”

  “我问了你会说?”季云初反问。

  “不会。”伸手抚抚额前的碎发,微笑,身为杀手是不可以暴露雇主的身份。

  季云初耸耸肩,就是这样所以我才不问的样子,却在下一刻红唇轻启,吐出一个名字,“蒂朵。”

  “是她要你来杀我的。”看到扬津久一瞬间呆愣的表情,继续解释,没有疑问实实在在的陈诉句。“除了她我想不到还有谁。”

  确实,最近得罪的,而且能重金请来杀手的,只有她。

  “不能说。”扬津久神秘的笑着,继续抚弄额前的刘海。“不过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可是无法完成了。”

  其实季云初很想说句,你任务完不成就完不成了,可是合作伙伴是不能得罪的,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你杀掉她不就可以了,这样任务的事情,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知道。”

  “借刀杀人,你真狡猾,我可不做白工。”扬津久一下就点出了她的计谋,半垂下眼皮掩住那灰色的眼中的兴奋,“不过可以考虑。”

  说完后扬津久站在那没有丝毫开口的意思,很明显送客的意思。

  季云初只好把手中的瓶子放在桌上,然后出转身出门。

  临走到门口,忽然想到什么,又转过身来。

  “老师,我还是觉得【迷】慢慢致死的药性很好喔。”季云初弯唇笑得无比灿烂,“看着中毒的人一点一点的痛苦被折磨而死多好吶,老师的意见还是算了吧。”

  看到这样的季云初,扬津久的脑海一刹那浮现一个词

  ——恶魔

  ****************************************************************

  一段时间后。

  不知传自何处,不知由何人传出,天月密境的消息在短短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妖界,引起了各方强者和各大家族的关注。

  当然有关天月密境的钥匙——密匙在白家的消息也一并传扬了出去。

  而白家的计划也不得不暂停,转而应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询问与协商。

  现在整个妖界最热门最关心的话题就是与天月密境有关。

  白家议事大厅

  家主和众位长老客卿共聚一堂。

  “最近的事情,大家也听说了。”家主高座其中,阴沉着开口。

  堂下寂静一片,个长老面面相觑无人答话。

  “这……”下方一名长老在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开口说道:“天月密境的消息如今已泄露出去,望族长还是早些派遣人去取得里面的宝物。”

  “是是是,还望族长早些取得宝物。”

  “是应该早些拿到宝物。”

  “未免夜长梦多啊!”

  ……

  这名长老的话顿时引来不少附和声。

  “碰——”上座的男子一掌拍碎了身边的桌子,“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家主。”

  众长老看到族长发火立刻闭上了嘴。虽然他们是长老,但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杀的,单看那轻轻的一掌下去就震碎了桌子,族长的力量他们可是见识过的。

  “父亲,孩儿觉得既然事情已经被其他家族所知道,那么我们可以联合妖术学院共同开放密境。”白穆然不紧不慢的站起来打破僵局。

  此话一出,立刻收到长老们不赞同的眼神。

  “怎么说?”白家家主反而对白穆然的建议感到很有兴趣,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

  ……

  ************************************************

  宿舍卧室。

  季云初盘腿而坐,周围是依照无的指示布下的聚灵阵,能够吸纳周围的灵力供于修炼。

  按照【引神诀】上面的指导,一点点吸收周围的灵力。然后试凝结神识。

  可是完全没有进展,她的神识根本没办法凝聚起来,每次都会在最后关头散开。

  无无奈的叹气,想到她的体质差,没想到会差到这样!

  完全没有天分!简简单单的法诀都练了这么久。

  “唉——”同一时间叹气的还有季云初,想起夜飒的禁制,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解。

  但是她现在却没有时间了,接下来的事情的已经不是她能控制的了。是,她确实能耍耍小花招,但是以后各方势力都聚集过来,再想算计什么就得万分小心了。一个万一,就是万劫不复。

  再说,不能脱离夜飒的控制,她的计谋再多也是枉然。

  季云初沮丧的从床上爬起来,走进隔壁的房间,这间房间早就被她改成实验室了。

  手依次从药材上拂过,她的心情一瞬就变得好起来,果然心情不好的时候看着它们最好了。

  拿起几种不同的药材开始混合,真是的,上次浪费了那么多的【迷】她还没重新制作呢,至于药效还是要小小的改进下,痛不欲生果然还是太轻了。

  加入药粉溶解,混合其他的溶液,轻轻摇动,直到两种溶液互相融合。蓦地季云初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手开始快速的两边晃动。大约30秒后停下,伸手取过另外一只“试管”,夹在中指和无名指间,混合事先配置好的溶液之一。继续小幅度的来回摇动,期间另外一只手也准确的拨开几种药品的盖子,按照不同的量准确的对准瓶口倒入试管。

  “咦?”无诧异的声音传来,不过正在关键时刻的季云初才管不了这么多,万一时间差一点点,她就失败了。

  身在识海中的无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

  于此同时,季云初快速的将两只手上的两只试管中溶液混合,塞上塞子。在她塞上塞子的一瞬间,里面的液体如同沸腾了一般翻滚起来,最终平静归为无色。

  “呼——”季云初呼出一口气,完成了,接下来结晶就可以了。

  水平果然还是退步了,好长时间没有训练手指灵活度了,【迷】都做得这么惊险。

  “刚才有什么问题么?”想起无诧异的声音,季云初有些莫名其妙的,难道这药出什么问题?

  “没问题。”无声音传来,“而且,突破了。”

  “诶?”季云初愣了愣,忙检查自己的境界,已经到【引神诀】了二层境界。

  试着凝结神识,她看到自己的识海中开始浮现星星的小点,渐渐的连成一条线。但是哗的一下又碎裂开来,化为虚无。

  还是不行啊,就算是突破了也依旧凝结不起来。

  突破!!刚才突破是因为——制药。季云初回头怔怔的望着刚刚制好的【迷】。

  “不够。”无悠扬的嗓音从识海传出。

  闭眼再睁眼,季云初出现在无眼前。

  “果然还是不够……”季云初皱眉,满眼黯然。“这样是解不开夜飒的禁制的。”

  “要放弃么?”无缓缓从座位上走到季云初面前,讽刺的挑起一边嘴角,“放弃了,你甘心么?”

  “放弃?”季云初低低的重复这两个字,猛的抬头直视无,黑色的瞳孔一片坚定,“谁说我要放弃了。”

  “哦?”伸出食指轻轻的挑起季云初的下颚,“真是漂亮的表情,让我想要——”

  “毁掉!”

  “啪——”季云初毫不犹豫出手拍开,“还没到结局,要是放弃了,岂不是很无趣。”

  “也是呢!”无愉悦的笑笑,转身往回走去。

  “还有办法!”在身后的季云初突然出声。

  “嗯?”无从鼻子里哼出疑问。

  “禁制。”弯弯眼,故作单纯的笑了,“你还有解决的办法,不是么。”

  无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眯着眼重新打量她,“怎么发现的?”

  耸耸肩,季云初不紧不慢的说:“猜的。”

  “这的确不是禁制的解法。”无一点也没有骗季云初练了这么久的无关紧要的法诀的愧疚。“不过作为我的仆人被别人控制,主人会很丢脸的。”

继续阅读:第015章 解除方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