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解除方法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329

  季云初脑海中一直绷着的那根弦“噌”的一声断掉了。

  额角一个个十字路口往外蹦。

  既然无关还忽悠她这么久!知不知道她每天都很努力的练习,却不见成效的心情!她还一直担心她解不开这个破禁制!害怕她会被夜飒一直控制!担心她会不会死掉什么的!

  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她都快脸抽筋了,内心的汹涌澎湃也不能表达出她悲愤的心情。

  “你——”深吸口气,咬牙说完接下来的话,“到、底、怎、么、解?”

  “生气了。”无诧异的出声,但这句话无意是火上浇油。

  季云初抽抽嘴角,每次都能气得她想杀人,但是她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接收到无威胁的眼神,明显表达着,你想把我怎么样来着?

  “你看我既然是你的仆人了,那个,我们商量下吧。总是被别人控制不好帮你办事不是么。”季云初赔笑说。

  “哼。”无哼笑,也不识破她的小伎俩。

  沉默片刻,无直直的看着她,眼里满是认真,沉吟半晌,“我有方法帮你去掉禁制,但是——”停顿片刻,“会痛不欲生。”

  “夜飒给你的禁制属于精神烙印,也就是说在你的精神力里渗入了他的精神力。精神烙印的禁制一旦破坏或者强行解开,那么施术者就会知晓。至于禁制的解除方法,哼,遇上了我也不过如此。”

  “你真的能帮我解开?”怀疑的完全的问。

  “你质疑我的信誉?”无眯起眼反问。

  “我一点也不质疑你的信誉。”季云初悠悠的回答,她敢质疑么。

  无笑得更加诡异,“那你还想不想解除禁制?”

  虽然优哉游哉的说着话,但脸上的表情明显告诉她,你再多想一句我就对你不客气。

  “我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季云初压下愤怒的情绪,不敢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

  说出口或许是不经意的,但说完之后季云初有点后悔。

  偌大的妖界,确实除了他还能相信谁呢?

  白然韵、漆笼、扬津久,却没有一个相信的。

  不是不信,而不是不敢信。

  “其实也不算我骗你。”无并没有回到她的问题,转而扯起了其他的事。

  “那本法诀确实不是解开禁制用的,但却是解开禁制必须的!精神烙印理论上是无解的,但是我说过了烙印也是精神力的一种,如果你的精神力逐渐强大,吞噬掉夜飒的精神力也不无可能。”

  “没这么简单吧。”如果这么简单的话,精神烙印也不会被称作无解了。岂不是人人都可以解开了。

  “当然没这么简单。”无嘲讽的笑笑,“首先,你的精神力必须超过他。”

  然后给了季云初一个鄙夷的眼神,气得季云初险些吐血。

  “第二,你的精神力必须要能够吞掉他的精神力,两两精神力相撞结果谁也不敢轻易尝试。万一不成功就是整个识海的毁坏。到时候,哼!也是废人一个;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吞噬掉对方施术者的烙印还是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如果时间过长对方也许调动精神力毁坏识海。所以你必须要在对方察觉之前完成。”

  皱眉,季云初咬咬嘴唇,“如果现在我破解,有多大的机会成功?”

  “如果你的神识能过自由外放,也就是能达到【引神诀】三层,或许有一成机会。”

  一成,虽然预料到几率少,但是亲口听到无说出来,还是让季云初从心底凉上来。

  而这一成的几率还是在神识能够收放自如的状况下,无并没有说以现在的状况,也就是说

  ——现在一成成功的几率也没有。

  “或许,也就是说你也没用把握。”季云初问。

  “没有,这种解法谁也没用试过。”有谁会无聊到去试精神烙印怎么解,又不是找死,就是找死也会找死得轻松的办法。

  也就是说她活下来的几率不大。季云初紧紧的握紧拳,指甲刺进了肉里,鲜血淋漓。

  她不甘,也不愿屈居人下。

  她想回去,回到原来的世界,回到亲人的身边。

  她想继续研究制药和培养。

  她想……

  她还有好多没完成的事情。

  “我会把神识练到收放自如的。”因为我不想死,更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只是平静的抛出这句话,季云初就离开了识海。

  上课依旧进行,季云初还是继续睡觉,就算是实战课也只是和漆笼两人靠在一边看着。

  时不时漆笼会突然出手,秀出远比上课教授的强大的妖术,让老师无话可说。季云初也算沾了他的光,一并被无视掉了。

  “为什么要来丁班呢?”下课后季云初好奇的问。

  这个问题她早就想问了,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去甲班,或者更高年级。

  “因为,小馨儿在丁班呀。”漆笼从善如流的回答,只是答案依旧让人失望。

  “骗人。”季云初瞪大眼睛指责,卖萌还是要进行到底的。

  “明知道是骗人的戳穿多不好。”漆笼一脸无奈的表情,更是让季云初白了他一眼。

  “小馨儿要出去?”看着季云初走向校门,而发问。

  明知故问,季云初走了十几米,发现漆笼还是跟在她身后,“你跟着我干嘛。”

  “小馨儿逛街当然要有护花使者相陪。”漆笼痞痞的说。

  季云初突然转身,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漆笼。

  漆笼被她看得毛骨悚然,他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小馨儿这么看他。

  “护花使者?那好吧。”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

  站在原地的漆笼打了个寒战,不知为什么突然很不想去了。

  一路走走逛逛,买了不少东西,毫无意外出钱的依旧是漆笼。

  反正季云初是一点都没有愧疚感的,虽然上次五姐给了她不少钱,但是有妖自愿付钱,她还是很乐意节省。

  漆笼终于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女生果然都是讨厌的,下次再也不来逛街了,他的腿都快要断了。路过一家酒楼,不由分说的就把季云初给拽了进去。

  “要一个雅间。”漆笼看着迎来的小二说。

  “不好意思,这雅间已经客满了,还请二位包涵。”小二点头哈腰的赔笑着说。

  漆笼环顾四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欲开口说话却被人打断。

  “那就要二楼靠窗的位子好了。”

  看到漆笼不耐烦的表情,季云初连忙打圆场。

  小二连忙领着他们去了座位,随便点了几样吃的就下去了。

  坐在窗边眺望了下远处的风景,漆笼觉得这座位还是不错的,也就没说什么。

  “小馨儿还真是喜欢看风景呢!”转头发现季云初依旧看着窗外,一眨不眨的。

  “不是。”听到问题下意识的转头回答,说出口才发现说漏嘴了。

  “不是?”漆笼怔了怔,什么意思?

  “你听错了。”季云初笑笑掩盖过去。

  吃着刚才小二送上来的糕点,季云初弯弯眼睛,“味道真不错。”

  “那当然,也不看看谁选的店。”漆笼一听到季云初夸奖,立刻邀功。

  “没见识。”旁边传来嘲讽的声音。

  转头看见,几个大少爷模样的妖,在一边吃吃喝喝。

  果然走到哪都不得安宁,白痴怎么多,“虽然知道我们两个在学校很受嫉妒,但是没想到这么受嫉妒啊!”

  吞下一块糕点,漆笼耸耸肩说,懊恼外加无奈的语气,更加加重了对方的怒火。

  就连季云初也忍不住满脸黑线,这可是赤果果的挑衅吶。

  不过,她喜欢,反正她可以看好戏。

  “谁嫉妒你们这两个废物了。”大少爷之一立刻火大。

  两个?季云初抬头看了看说话的妖,再转首看看漆笼。不会吧,难道她拉低了这家伙的水平,现在漆笼降到和她一个标准了。

  漆笼当即就寒气外溢,准备起身和他打一架,但是却被一只小手拉住了袖子。

  少爷党看到这样的情景,哈哈大笑,“呵,废物就废物。连出手都不敢,来呀有本事来啊!”

  在这句话说完还不到几秒,原先说话的人就五体投地的姿势爬到了地上,而他的背上正稳稳的踩着一只脚。

  顺着脚看上去,红衣银发、身材妖娆一身霸气。

  “五姐怎么来了?”季云初弯唇笑得无比开心,真狠吶,那位大少爷骨头应该断了好几根了。

  而旁边的漆笼看到白然韵的出手,瞬间了悟为什么小馨儿刚才拉住他了。

  估计他要过去的话,白然韵那只母老虎会连他一起揍了,他可不想被人踩在脚下。不过貌似现在这尊大神在瞪他了,会出这事又不是他愿意的,不用这么饱含杀气的瞪他吧。

  “五姐没事逛逛看到七妹就来打招呼了,真是好久不见七妹了。”温柔的语气说完这句之后,白然韵转向地上趴着的妖,顺便加重了力度。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阴恻恻的语气,让在场了人打了个寒战。

  刚才的温柔其实都是错觉吧,众人在心中默默的想,再看看白然韵柳眉竖起、杏眼微眯,完全是想要杀人的表情。

  果然温柔什么的都是错觉。

继续阅读:第016章 酒楼混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