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酒楼混乱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342

  被踩在地上的妖一听这声音就浑身僵硬,嗫嗫出声“母……母……老虎!”

  这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让附近的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自求多福吧,愿妖神保佑你。众人默默在心底为他祈福。

  “唔。”一声闷哼传来,只见白然韵加重了妖力,估计这下更严重了。

  这方法明显是折磨,一直施加妖力,让他痛苦又不给他一个痛快。季云初看着他扭曲的脸孔,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为什么大家看到五姐都会退避三舍。

  白然韵扬起头,傲然的环视全场,“以后谁再敢欺负我七妹,这就是他的下场。”

  说完手上白色的妖力一现,击入地上的妖体中,地上的妖立刻开始痛苦得想要在地上翻滚起来。白然韵抬起一脚踹过去,那只妖就被从窗口踹出了酒楼,引起外面一阵惊呼。

  回头看见目瞪口呆的众妖,凌厉的眼神一瞪,众妖立刻散开,他们什么都没看到千万别杀妖灭口。

  季云初起身看看外面的妖,见他已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撇撇嘴坐下。

  “啧,真是狠毒。”漆笼笑着感叹。“这样就断了他全身的经脉,恐怕以后治好了也没办法在妖术上更进一步了。”

  原来是这样,季云初恍然,怪不得刚才大家的表情那么惊悚。不过这家伙,能不能不要这么幸灾乐祸的语气说话,虽然她也很想大笑三声的说。

  “七妹好久不见,我好想你。”一个不留神就让白然韵给扑上来紧紧抱住。

  口胡,我们今天早晨才见过。季云初挣扎着退出五姐的怀抱。

  “七妹真是越看越可爱了。”白然韵双眼闪亮,真是太喜欢可爱的七妹了。

  “五姐怎么想到这来了。”季云初岔开话题,她已经成年了,不想一再的被人夸可爱。

  季云初再次的确定了五姐是萝莉控的事实。

  “大哥来了,我是来找他有事的。”五姐恢复平时冷艳的表情答道。

  说完转头向旁边一直被忽视,却一直在看好戏的漆笼,“你就是漆笼。”

  “呃,是。”突然被点名的某妖立刻回答,生怕等下惹某人不开心就和下面那个趴着的一个下场。

  “你要是对我家七妹有一点点不好,我就把你给阉了。”白然韵威胁的拎起漆笼的领子说。

  “啊?”漆笼被这句话震得一愣,觉得下半身一寒,这只母老虎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转头看季云初,只见季云初头偏向一边,肩膀一耸耸的,明显在偷笑。

  季云初一听五姐的话就知道她误会了,刚想辩解两句,但是听到后半句就果断的把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了。

  五姐就是五姐,果然彪悍。

  “啊什么啊?给我说是。”白然韵听到那个表一不明的单音节疑问词,立刻柳眉倒竖,呵斥道。

  “这个是不是有点小误会?”漆笼无奈的询问。他可从来不打女人的,要再这么下去难保他会忍不住。

  “五姐……你……误会了。”季云初在一旁笑得够本了终于出来说句公道话。一边说还一边笑,完全无视漆笼投来威胁的眼神。

  见五姐回头看她,她开口解释道:“我和他只是好朋友。”

  “哼。”白然韵冷哼的放开漆笼,不屑的说:“也好,这个家伙根本配不上我家七妹。”

  “喂……”漆笼刚想为自己辩解两句,就在白然韵杀人的眼神下把那两句话咽回去了。

  算了,他好男不跟女斗。特别是跟这个妖界有名的母老虎斗。

  “五姐,大哥也在这个酒楼么?”季云初把话题拉回正轨,再这么歪题难保漆笼和五姐不会再吵起来。

  “对,大哥和夜少城主也到了。”白然韵看出七妹的想法,暂时放他一次。“七妹要我一起去吗?”

  夜飒!季云初一震,没想到他亲自来了。

  “不,不用了。”季云初笑着说。她去干嘛,肯定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那五姐先离开了。”说完还给漆笼一个警告的眼神,就高傲的离开了。

  收到白然韵警告的眼神漆笼也很无奈,他对小萝莉可没爱,他喜欢的是成熟的女妖。唔,如果换成白然韵还可以考虑,不过太凶了。

  回神发现他面前的季云初依旧在吃糕点,不由得黑线,还真是自我。

  只是这个下午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下午。

  不到一刻,“碰——啪啦——”托盘掉在地上的声响响彻了整个酒楼。

  所有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向发出声响的二楼雅间飘去。

  雅间,一个身穿青衣的男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睁大瞳孔扩散,四肢扭曲,显然已经死了。不远处还有一个身材妖娆的女子,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死了。

  小二正坐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然后爬起来一边叫着掌柜的一边跑掉了。

  吸引了不少的妖都凑到雅间门口,在短短的时间里,这么多人都没有察觉。

  是什么样的高手才可以悄无声息的杀掉两妖,这两只妖看衣着身份也不低了,就这样横死在酒楼里。天,要变了。

  “是蒂家的人!”立刻就有妖认出来躺在地上的男子的身份。

  “好像是蒂家三少?”“不会吧?”“蒂家三少怎么会在这。”“还有蒂家大小姐。”

  “……”各种的议论声絮絮起来。

  蒂家在妖界虽排不上五大家族那么高的名号,但在这妖界也是次一级大家族了。没想到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死掉了。

  蒂家?季云初听到这个名字挑挑眉,转头望去,只见隔壁的雅间缓缓开启。白然穆、夜飒和白然韵缓缓从里面步出,看到外面的状况白然穆皱皱眉。

  蒂漠可是这次结盟的商讨对象,还没见到面就被杀掉,还是死在他们隔壁的房间。

  是冲着他们来的么?

  “飒,你怎么看?”白然穆微微叹口气问夜飒。

  “凶手可能为了破坏结盟而来。”夜飒一脸寒意的看着尸体答,“这次和我们脱不了干系。”

  白穆然看看两间房间,皱眉说,“我们明明约好是隔壁房间,他怎会出现在这?”

  没过一会掌柜的到来,一看尸体大惊失色,迅速的派人去找蒂家的人。蒂家的人死在这,他这店关门大吉还是轻的,一个不好他的小命都得丢掉。

  祈祷蒂家的人能够在酒楼里找到凶手,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也只有寄希望于这。

  季云初看着这个发展,看戏的心情也没了,还是先闪人为好,“我们走吧。”

  “走?”漆笼饶有兴趣的看着事态的发展,“留下来看好戏多好。”

  “再不走就走不掉了。”季云初看看楼下摊摊手,只好回到座位上去继续吃东西。

  “嗯?”漆笼向外望去,只见大约十几个妖向这边赶来,不难猜出是蒂家的,而且其中还有三个他看不透的高手。

  无奈的撇撇嘴,漆笼起身准备下楼,却被拉住。

  “你觉得我们现在从门口出得去么?”季云初看着他的动作,眨眨眼看着他解释。

  转头望向下面混乱的一群妖,他也放弃了走门口的想法,回头想问怎么出去,却发现季云初已经稳稳的爬上窗台。

  “喂……”这是二楼,你下得去吗?话还没说完,只见季云初猛的往下一跃。

  纤小的身影,长长的银发在空中划出一到优美的弧线,正好落在了地上躺着的妖身上。

  那只妖虽然已经昏过去,但是还是被压得一哼,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漆笼抽抽嘴角,跟着跳下去,他敢保证刚才绝对听到了骨头断的声音。

  没错,这只妖就是原先被白然韵用妖力震断经脉,扔下楼的那只。

  季云初默默的从那只妖身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然后视若无物的从他的身上踩过去。

  漆笼现在整个人都黑线了,她是故意,绝对是故意。

  他走过那只妖身边,思索一下还是从他身上踩了过去。

  虽然那只妖刚才被丢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气进的气都比出的气少了,但被刚才那么一压,估计更加气若游丝了,也不差他那么一脚了。

  追上前方的季云初感慨道,“啧,真可惜看不到白家和蒂家斗起来的好戏了。”

  “凶手都跑了还看什么好戏。”季云初白了他一眼。

  “凶手?”漆笼听到这两个字立刻眼睛一亮,“你知道是谁?”

  “想知道?”季云初笑眯眯的问。

  “想。”漆笼诚实的猛点头。

  “呵呵!”季云初笑笑,语气一转,“不告诉你。”

  “……”

  漆笼无语,突然想起一件事,“小馨儿特地坐在窗户边就是为这个?”

  “窗户边?”季云初疑问,心里默默的吐槽,记性真好,不过是随口说漏嘴了。“漆笼不觉得窗边风景很好吗?”

  看风景?漆笼挑挑眉,不见得吧。“小馨儿难道连我都不看肯透露?”

  “透露?透露什么?”眨眨眼以示无辜,她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小馨儿觉得应该透露什么?”漆笼学着她的样子眨眨眼,成功的恶心到了季云初。

  “可是我只知道那个小二有问题。”季云初环顾四周确定没什么妖在附近。

  店小二?漆笼思索着到底是什么问题,抬头才发现季云初已不在了。

继续阅读:第017章 夜 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