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被一只受给三了
七月烟羽2017-04-14 23:404,078

  “你给姐解释清楚,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老婆,事情不是你所看见的那样……”

  “卧槽!不是我看见的那样?那他为什么要脱裤子?还有你也脱了!妈蛋的你为毛站在他的后面?这是要做什么?逆天么?”

  “老婆,我是在给他放痔疮膏的……”

  “放屁!你帮人家放个痔疮药,你脱毛的裤子?我看你是想爆菊吧!想上演激情G片,你也要在某些部位打上马赛克啊!”

  当时,唐雪漓说出这话的时候,都觉得全身一阵恶寒……岂料男友垂下头颅,很是委屈地回应了一句:“雪漓,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你成全我们吧。”

  真心相爱?噗!唐雪漓差点没吐血三升!她胸口起伏,正想继续破口大骂,但是这样做无疑是小女人姿态,堂堂唐雪漓小姐,岂能是这样放不开的人?况且这等三观不正的渣男,果断的还是分了的好啊!

  唐雪漓狠狠地白了渣男一眼,重重地说了声,“再见,再贱!”

  分手之后,唐雪漓现在回想,那事还令她怒火中烧,作呕不已!

  唐雪漓重重地呼了几口气,随后又开始弘扬着伟大的阿Q精神,自言自语地说着,“罢了罢了,不就是被个男人三了么?要是被那渣男的手三了,那才真是人世间最大的耻辱!唉,谁让我和他没有发生质的飞跃呢?男人嘛,下半身动物,是手还是一只受,能帮他解决他就跟谁过了卧槽!”

  把话说完,唐雪漓甩了甩及其腰间的长发,拿着彩票的她准备朝对面的福利彩票中心走去。

  穿过人行道,唐雪漓低头看着手中的彩票,心中默默拜着菩萨,希望菩萨显灵眷顾她一次。

  走进彩票店,看见今日福利彩票公布的结果,唐雪漓头脑有半分钟处于短路状态。

  “五百万……呃……”唐雪漓顿时觉得头晕目眩,看着手中奖票的号码和屏幕上显示的一模一样,唐雪漓身形又是一僵,好似雕像。

  彩票管理中心的人员看见唐雪漓呆若木鸡,连忙走了过来。

  工作人员核对了她手中的彩票号码之后,无比惊异地看着唐雪漓,身子战战兢兢往后倒退,嘴张得比河马的嘴还大,那工作人员退后几步不小心屁股坐在了垃圾桶上,眼神里满是羡慕嫉妒恨啊。

  唐雪漓尽量平复着自己的内心翻涌,暗暗大叫:“妈呀,我这是要发了啊!”

  不知过了多久,那工作人员也从震惊中惊醒,“小姐,奖金在10000元以上的中奖者需持您的身份证和此张彩票到我们这里兑奖。现在,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唐雪漓心儿差点跳出了脖子嗓儿,面对中奖这种事,一定要淡定才行,不然弄不好待会突然脑溢血也难说。

  “妈蛋,等姐兑奖拿到了500万,那等渣男我还稀罕个毛线?老娘有了钱,娶一百个男宠用以消除我心头之恨!”她在心里无限地YY着,面部表情却是显得无比的镇定,外表神色云淡风轻,内心实则邪恶咆哮,这果断是高端腹黑上档次啊!

  “小姐,小姐……请出示您的身份证。”彩票中心的工作人员话再次说了一句。

  唐雪漓终于回过神来,咳嗽一声,接过工作人员递回来的彩票,淡淡点头回应,“你等着,出门的时候忘记带身份证了,我马上去取。”

  一个转身,唐雪漓双腿有些颤抖地朝马路对面走去,手机这时有了闺蜜蒋青的来电,“蒋青啊,我正准备过马路呢,有什么事待会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唐雪漓完全没有注意到红绿灯的问题,马不停蹄地朝对面冲去。

  这女人到底是有多心急……

  车水马龙的宽敞大街,唐雪漓横穿马路,她是不是不要命了?

  唐雪漓急急忙忙地奔到了马路中央,现在在她的脑子里全身是五百万,五百万,五百万……哪里注意到这个时候自己的左边飞快地驶来一辆摩托车?

  那开摩托车的骚年也是,头发染得焦黄不已,简直一杀马特!他马力全开,大白天的玩飙车呢!

  杀马特骚年也是玩脱了,没有来得及发现眼前有一个妹纸在穿马路啊,来不及刹车,这骚年和摩托车顿时人车分离,摩托车狠狠地撞到了唐雪漓的身上。

  “啊!”唐雪漓被撞飞上了天,唐雪漓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全身大痛不已,整个人有那么几秒的时间悬浮在空中,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卧槽!老娘这是发生车祸了吗?”

  唐雪漓就这么没了知觉,活脱脱的五百万啊,一个车祸就这样没了没了还是没了?

  唐雪漓被摩托车撞上之后,过路围观的路人竟是没有发现唐雪漓的尸体从空中落下来……

  而另一个空间的幽幽峡谷里,风和日暄,青空明澈,山谷两侧,万紫千红,伴随着阵阵和风,空气里荡漾着百花的清香,令人感到无尽的舒适之感。

  少顷之后,不远处走来一行送亲的队伍,此番景况不得不令人诧异,众人死气沉沉的模样,丝毫没有一丝喜色,甚至拿着唢呐的几个人也不吹奏,懒散地向前走着。这哪里是送亲,反而像极了送丧的!

  只听“砰”的一声响动,那八人抬着的花轿骄顶立时被掀了开来,场面立时变得混乱不堪。

  随即那一身嫁衣的新娘子从花轿中轻跃而出,娇美的她这个时候几近癫狂,面目之上,寒气四射,全身上下,灵气翻涌,“爹,娘,我不嫁!方才街上围观的修士,他们的脸色我尽收眼底,谁都知道我南宫若要嫁给那样的人!”

  大红花轿的两旁,一男一女骑着各自的坐骑,看见此状,面露惊色。

  骑着玉白鹿的女人愁容不展,用袍袖擦拭了眼角的泪水,但嘴上却装作愤怒地说道,“若儿,听话,回骄子里去!”

  南宫若身子悬在空中,大红的衣衫随风摇摆,她伸手扯下了头上戴着的凤冠,恶狠狠地回应道:“我不要!”

  “混账东西!”骑着火云马的中年男人眉头倒竖,两指掐了个印,一道青光顿时袭向空中的若儿,只见南宫若吃痛叫了一声,身形不稳,立时摔在了地上。

  玉白鹿上的女人登时大惊,身子有些踉跄地下了坐骑,连忙朝若儿奔了过去,“若儿,你没事吧?”

  南宫若心中憋屈得紧,却是重重哼了一声,不愿任那女人扶起,而是保持着倒在地上的姿势。

  中年男人翻身下马,眉头拧作一团,寒着脸地走向伏在地上不起的若儿,狠了狠心斥道:“如此胡闹,真想置我南宫家族于水深火热的境地?”

  “爹,我这一切不都是拜你所赐么?让我顺从这门婚事,不如让我死了算了!”言及此处,南宫若褪去了之前的顽固与反抗,她的声音竟是变得有些呜咽起来,“我不嫁,我真的不愿嫁……爹,娘,你们就如此狠心么?”南宫若所嫁的对象乃洛城人人皆知的无用男人,论修为,不到炼气两层,论背景,乞丐一个。这堂堂名门千金,自然看不上这样的一个人。

  “若儿,我命苦的若儿啊……”南宫若的母亲也跟着抽泣起来,伸手擦拭着南宫若眼角的泪水。

  一旁的中年男人紧绷的神色也松了些,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痛楚和满面的憔悴,他双拳紧握,拳头上早已青筋暴起,看得出对于这桩婚事,他是有多无奈。

  中年男人又朝南宫若和自己的妻子行了一步,正要伸手去将南宫若扶起。

  “你走开!”南宫若的母亲面容大怒,袖中生风,一道寒焰掌立时催动,男人也不见躲,而被自己的妻子退了好几步。

  “若不是你,若儿会有今天?”南宫若的母亲说罢,便抱这女儿,双双大哭。

  男人终于无力地垂下了头颅,源源不断的悔恨浮上心头,听着耳畔回荡的哭泣声,每听一次,他的心就会滴血一次。咬破了自己的唇角,他闭上双眼,轻轻一叹,“这一切都怪我,我明明知道云青帝在生气,我却是不知死活地出言顶撞……”

  原来这云青帝的次子轩辕拓与南宫若曾有过婚约,岂知后来轩辕拓修炼出了岔子,而今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南宫若得知此消息,便是哭着闹着要退婚,故此惹得云青帝勃然大怒,再加上南宫若的父亲与云青帝在议会上意见不服,云青帝才有了这举动……

  “你别说了!有种你便反抗他的意思,解救若儿!”南宫若儿的母亲无比愤怒地瞪了过来。

  男人继续道:“我何尝舍得若儿,她是我亲身骨肉,夫人你就真觉得我铁石心肠让她往火坑里跳么?但身为南宫家族的族长,身系家族上下百条人命,对于云青帝的指令,我又怎能违抗?如今……我们只有认命,别无选择!”云青帝的权利是至高无上的,纵然是在这修真界,人人都不敢违抗。

  南宫族长字字铿锵,在场的所有人都变得无比的肃静,还未等到南宫若和母亲的回应,周遭四处风声大起,黄沙漫天,一股奇怪的气息似乎正要从天而降。

  “族长!你看峡谷上面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一个家丁话音急促地提醒道。

  南宫族长连忙抬头一看,这云青大陆家族族长级别的人物,眼术什么的都修炼得极好,当下南宫族长就看清了空中掉下来的是什么。

  他指尖一挑,两道光华徒然升起,慢慢地往空中落下的那物缠绕而去,将其托起。

  当那物不受任何撞击地停落在了地上的时候,众人见罢,个个皆是惊嘘不已。

  这空中落下的东西,竟然是个容颜娇好的女子。而这女子一身现代衣衫打扮,不正是方才被摩托车撞飞的唐雪漓么?

  众人均是两眼大愣地盯着地上的唐雪漓,似乎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待得南宫若又恢复了低泣,其母托腮暗忖,眼角的泪珠犹在,她倒也不在意,下一刻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道:“若儿既然不想嫁,眼下我倒是有个法子……”

  那地上的唐雪漓,竟是有些迷迷糊糊地听见了这句话,只不过接下来意识再次混乱,再也听不见她说什么了。

  待得唐雪漓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竟是一间较为宽敞的屋子,她睡着一木塌上,她隐隐觉得有些不对,连忙惊慌地翻身坐起。

  打量着周遭的陈设,房屋中央摆放着一木桌和几张木凳,窗边安置着洗漱起居的用具,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不对,身旁好似有个穿着大红衣衫的男人啊……

  唐雪漓怯怯地歪过头去,正好看见一个男人正在看着自己。

  此男面若冠玉,凤眼有神,浓眉如墨,清晰的轮廓在屋中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极其的柔美。乌黑的长发被金冠高高竖起,挺秀的身材被一身大红嫁衣完美地衬托而出。

  唐雪漓发现自己同是一身嫁衣,又是茫然又是心慌,额间渗出了不少冷汗,我难道同他成亲了?这到底发生了怎么回事?

  想来想去,唐雪漓抬头又看向那一言不发的男人,定睛一看,打量了几番,深深吸了一口气,这男人长得很可以啊!

  须臾,唐雪漓又意识到了什么,木桌上的花烛,简陋的居室,正在坐着的红床,以及面前作新郎打扮的男人……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同居还是洞房啊?万万不可!待会儿这男人要是非要贴上来,霸王硬上弓怎么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