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小斗怡情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546

  这时,一个光着膀子的魁梧壮士从人群中飞身跃起,气势熊熊,带动着周身的空气震动不已。

  壮汉飞上擂台,他生得熊腰虎背,浓眉大眼,皮肤也是粗糙得紧,想来也经过不少的日晒雨淋。

  “一个个都不愿打头阵,就由我卓丘刃来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拳头,看着擂台下的一群修士,“还望赐教了!”

  壮汉卓丘刃言毕,一群修士中便立马飞出一个衣着鹅黄色衣裙的女修士,此女鹅蛋脸,脸颊白皙,一双大眼水波无限,身上的装束以及法宝皆不是凡品,众人一看,都猜得出她出生氏族名门。

  云青大陆洛城仙法大会的规矩,起初先是由各路修士自愿相互比试,到得后来剩余的优秀者,便可开始挑战上一年获得荣誉的五名修士了。

  也就是说,修真联盟盟主葛霸周围的五名优秀修士,可不是白白来围观别人打擂的。

  前来与卓丘刃打雷的女修士一出现,一群修士们都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住了,特别是她那双眼睛,虽说不是妖媚,但竟是有种足以勾人心魄的魅力。

  “在下南宫若,还请卓兄手下留情。”女修士话虽这么说,但眼神却流露出隐隐的自负。

  南宫若自报家门之后,擂台下的修士们一阵哗然,云清大陆上,有哪个修士不知道赫赫有名的南宫世家?眼下这女修士不仅生得貌美,而且出生高贵,这可是许多修士都艳羡不已的。

  唐雪漓看着擂台上身形反差很大的一男一女,不禁轻声说道:“那个南宫若打得过那什么卓丘刃么?”不过话一出口,唐雪漓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道:“南……南宫家的?”

  箫洛白这时耸了耸肩,摸着下巴,双眼却是淡淡地看着台上的南宫若,低声对唐雪漓说道:“她不是你的小姐么?倘若不是你这南宫家的丫鬟代嫁过来,眼下这南宫若就得称我作夫君了。”

  “原来是她!”唐雪漓脸色变了变,懒得去解释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南宫家族里的丫鬟,她更关心的是自己迷迷糊糊嫁给箫洛白一事是不是南宫若所为。

  还未等唐雪漓多想,台上的南宫若已然轻身跃起悬浮在空中,只见两条朱红色的绫带缠绕在她手中,赤光闪闪,耀人眼目。

  也在此刻,卓丘刃双臂突然暴涨,竟是比之前大了一倍,手臂周围闪耀着青色的光芒,卓丘刃双拳紧握,拳影挥出,正逼向他身前不远处的南宫若。

  “无双拳!”

  擂台之下一群修士齐齐惊呼,无双拳借以元力发挥出巨大的冲击波,倘若对方无法接招亦或是躲开的话,定会化为粉碎。

  在场的修士都看得出来这壮汉卓丘刃元力雄厚,修为不低,故此他发出的无双拳威力定然不容小觑,看着那较弱的南宫若,擂台下的修士们都为她担心起来。

  “妈的!打死那个坏女人!”唐雪漓低低咒骂了一句,她一看见这南宫若,心头的怒气便是不可收拾的高涨起来。

  倘若不是南宫家族,唐雪漓而今或许也不会与箫洛白成亲了吧?倘若不与箫洛白成亲,眼下的唐雪漓或许不会过得这么力不从心……

  不过,也没力不从心到哪里去,不过是洞房之夜差点落入鹰王之手,以及被人追杀,甚至逃回箫洛白身边的时候,差点被他吃干抹净。然而如此种种,唐雪漓也觉得过去都过去了,可以当做无所谓,但是有一件事最无法让她释然的便是——那夜独闯司马大宅的遭遇。唐雪漓至今还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还是清白之身,这可是让她无比头疼的事情了。

  “妈的!”唐雪漓想着自己这几日的遭遇后,又不禁骂了一声,她把这一切的导火索全然推给了南宫家族,要不是他们把她嫁给箫洛白,她唐雪漓还会引发这一些列事故么?

  唐雪漓正来气的时候,擂台上悬浮在空中的南宫若面带微笑,笑得如一朵绽放的白莲花一般,她舞动着手中的红绫,一道又一道的赤光正在与卓丘刃的无双拳拳影互相抗衡着。

  “这女修年纪轻轻就这么好的身手,南宫世家的果然与众不同!”

  在场的修士无不赞扬南宫若的,唐雪漓听得很是刺耳,心都快要被气炸了!

  而南宫若却是镇定自若地对抗着卓丘刃,因为听见了擂台下修士们赞许的话语,她要尽量保持微笑,她要尽量将自己的法术释放得接近完美。

  南宫若在空中旋转,挥出红绫,气浪来回翻滚,卓丘刃这时面部充血变得愈发红涨,想来有些难以支撑住了,不多时,他闷哼一声,身子歪歪斜斜地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瘫倒在地。

  “哗!”擂台下雷动一片,对南宫若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掌声。

  “承让了!”南宫若挂着有些虚伪的笑容在空中转了个圈,在花影洒落的伴随下,她才轻落于地,无比骄傲地对台下的修士们抱拳回礼。

  “哈哈哈,南宫族长,令嫒果然厉害,小小年纪,如此修为,葛某不得不佩服啊。”坐在椅子上摸着佛珠的修真联盟盟主葛霸说道。

  由于南宫世家是修真四大世家之一,因此南宫族长不可能不出席此次仙法大会。擂台上次座席位上坐着的南宫族长南宫鸣却是摇头,很是谦虚地道:“葛盟主谬赞,谬赞……”

  听见自己的爹爹这么说,南宫若眉头微微蹙着,似乎有些不乐意了。

  唐雪漓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南宫若的身上,眼下看见她情绪有变,唐雪漓情不自禁地重重哼一声,嗤之以鼻地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斗个法弄得这么花哨,老娘还以为是哪家酒楼出来卖艺的舞姬呢!”

  箫洛白听唐雪漓这么大声说话,有些惊慌地拉着唐雪漓,“娘子,你……”

  “哼!我就要说!”唐雪漓声音更大了。

  唐雪漓的话语南宫若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当下她顿时眉头竖起,怒道:“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

  “是我,怎么地?”唐雪漓挺起胸膛,朝台上的南宫若回应道。看来,这一回唐雪漓可是要争个鱼死网破不可。之前她还以为这南宫若是朵白莲花的形象,谁知道这个时候竟然暴露起来大小姐的脾性,唐雪漓暗自摇头心中感叹:“白莲花装不像就别装了……真是拙计……”

  “你?”南宫若看到唐雪漓,脸色微微一变,她本来打算一个箭步冲下擂台把唐雪漓揪出来的,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得要好生维护自己南宫族长之女的好形象,故此只能伫立在原地,眼神有些惊讶又有些发恨地看着唐雪漓。

  “我?”唐雪漓慢悠悠地回应着,既然已经豁出去了,那可不能慌张,得让外人看起来是无比的镇定才行啊。

  “你!”南宫若自然认得唐雪漓,但又不敢表现得认识,她可是生怕唐雪漓戳穿他们南宫世家胡乱找人代嫁的事情,毕竟这事若是被传了出去,特别是传到了云青帝的耳朵里,这南宫世家可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娘子,我们回去吧。”箫洛白不想生事,便拉起唐雪漓准备离开。

  这一切南宫若看在眼里,看着箫洛白,他可是差一点成为南宫若夫君的人,因此这个时候的南宫若看到箫洛白,觉得很是耻辱,眼神充满了无比厌恶地。

  但南宫若是个不愿吃亏的人,哪怕是口头上的争执,也要争个胜负才行,她这时取笑地看着唐雪漓道:“适才不是嚣张得很么?怎么眼下又成了缩头乌龟?那位姑娘,想不到你嫁了洛城最有名的乞丐,我是不是该道声喜呢?”

  “哈哈!”唐雪漓仰头大笑起来,拍手拍得叮当响,心中吐槽道:“这女人是有多蠢,竟是主动提起关于箫洛白成亲的事。”

  “怎么?说不上话来了?想要说别人的不是,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身份和资格!”南宫若鄙夷地说了一句,以为唐雪漓会无话可说,当下觉得无比畅快,眼神得意至极。

  “南宫小姐,我为什么会嫁给他,想来你们是最清楚的了吧?”唐雪漓扬起下巴,气势上也没输南宫若半分。

  “你有完没完!”南宫若沉不住气,立时飞身到唐雪漓身前,挥动着手中的红绫,正想对唐雪漓施出法术。

  这时箫洛白却扬起手臂挡在唐雪漓身前,另一只手挠着耳洞很是悠哉地说道:“哎呀呀,高贵的南宫小姐难道就要欺负一个不会半点术法的弱女子不成?在场的大伙儿都在看着呢,筑基后期的女修对上修为值为零的凡女,如此力量悬殊,南宫小姐赢得可是光彩?”

  此话一出,唐雪漓都有些发愣,她万万想不到箫洛白这个时候会出来帮她说话,而那南宫若嘴角抽动,她亦是觉得箫洛白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碍于面子,却咬牙道:“臭乞丐,给我滚开!这里那里容得下你说话的份儿?”

  “胡闹!若儿给我回来!”南宫鸣族长终于发话了,在他的虎威下,南宫若深吸一口气,脸色变了变,也不作纠缠,退了回去。

  唐雪漓看着南宫若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中有着莫大的满足感,她背起双手,笑嘻嘻地对箫洛白道:“走了,老娘不稀罕什么仙法大会!”

  箫洛白哦了一声,两人并肩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玄极广场。

  回去的路上,唐雪漓笑得是春风无限,她看着一直没说话的箫洛白道:“想不到你这怂人,适才还会出来帮我。”

  “娘子,我再怂也不能不出来帮你,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娘子啊。”箫洛白把话说完,唐雪漓双眼眯了起来,“我觉得你的形象又刷新了一下。”

  箫洛白点头,“不过你要是让我帮你打她,我可是做不到。”

  “为什么?”

  “我打不过,我才炼气一层呢。”

  “你!”唐雪漓又来气了,低声骂道:“怂样,依然改不了!”言毕,丢开箫洛白,兀自快步走回她和箫洛白的“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