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仙法大会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336

  唐雪漓在屋子里转悠了好几圈,却是仍然没有找到一面镜子,她无奈地坐在桌前,双手托腮,烦恼到了极点。

  就算贞操掉了,好歹也要让她知道啊!唐雪漓最不能忍受的是答案得不到求证了!

  眼下的唐雪漓找不到镜子,便也觉得没什么事可以做,一时之间,在郁闷的同时,她也觉得无聊起来。

  抬眼看着窗外的阳光,唐雪漓眼神流转,下一刻竟是站起身来,打开房门朝大街上走去。她这次还是想知道箫洛白出去干什么去了,要是说箫洛白真的改过从善,以正当的方式赚钱的话,唐雪漓似乎多多少少有些不相信的。

  果不其然,唐雪漓仿佛神预测似的,头也不回地来到了荷花赌坊,她在来来回回的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男子正抱着胳膊倚靠在赌坊的大门边儿上,嘴上叼着根青草,全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那人不是箫洛白又是谁?

  唐雪漓顿时来气,心中大骂这箫洛白果然还是到赌坊来了,正想上去好好臭骂一顿,却看到赌坊的老板荷花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唐雪漓便也停驻了脚步,竖起耳朵听他二人对话。

  “箫洛白,你还敢来赌?老娘不找你还债就已经很不错了,怎么?今儿又想过来赖?”荷花撇着嘴,没好气地对箫洛白说着。

  箫洛白立马喜笑颜开,咧开嘴露出皓齿笑道:“荷花姐,可别这么无情,我箫洛白除了无财,其他什么的还是有的。”

  此话一出,远在人群中的唐雪漓听得清清楚楚,她有些发愣,但也预料到了什么,便见那荷花双眉扬起,眼波泛起,勾起唇角笑道:“是么?那到我床上等着我,以前的债我也不要你还了。”

  唐雪漓万万想不到荷花说话如此直白,不由得震惊了一番,倒是荷花身前的箫洛白淡然得紧,双眼微微眯起,道:“荷花姐,你想要我满足你怎么不早说呢?放心吧,我会尽我所能,包你满意。”

  荷花听罢,咯咯笑了几声,看着箫洛白的眼神变得更加暧昧了,唐雪漓倒抽一口凉气,纵然唐雪漓对箫洛白没有男女之情,但人家名义上好歹是她的夫君,这光天化日之下背着她和别的女人调情,她如何能忍受?

  不容犹豫,唐雪漓一个箭步行到箫洛白身后,大骂道:“箫洛白,你在做什么?”

  听见唐雪漓厉声呵斥,箫洛白双肩一颤,脸色都变了,在旁的荷花轻哼一声,鄙夷地看了箫洛白和唐雪漓一眼,而后道:“夫妻吵架,我就不看热闹了。”言毕,悠哉悠哉地哼着小曲走回了坊中,只不过她这般作态,唐雪漓倒是觉得她为了掩饰尴尬而已。

  荷花走后,唐雪漓眉头倒竖,“箫洛白,之前你想去赌博我就不想说了,现下你竟然堕落到要去卖身的地步!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箫洛白双肩又抖了抖,笑嘻嘻道:“娘子别生气啊,我我我我这也是下策……下策……”

  唐雪漓抱着胳膊,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不再理会箫洛白,她胸口起伏,得知她正在气头上,箫洛白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小心翼翼地待在唐雪漓身旁。

  “我怎么会嫁给你这种人!真是……”唐雪漓还没骂完,眼前登时出现一行修士御剑飞过,他们的飞剑绽放着耀眼的光芒,法宝围绕在周围,很是耀眼。

  显然,唐雪漓立马注意到了他们,看着他们都往洛城中心飞去,之前的怒气荡然无存,反而很是好奇地问道:“这群修士是要去哪里?”

  听唐雪漓这么一问,箫洛白屁颠屁颠地凑了上来,腆着脸笑道:“娘子不生我的气了?”

  “你说不说,老娘问你话呢!”

  “说……我说……”箫洛白连忙点头,视线也朝那群远去的修士看去,慢慢解释道:“今日洛城中心的玄极广场正在举行仙法大会呢,故此各路的修士自然会前来参加了。”

  “仙法大会?”唐雪漓眉头一簇,声音也提高了些许,“就是一群人比试各自的法术么?然后最厉害的会被授予荣耀之类的?”

  箫洛白不停点头,竖起大拇指道:“娘子聪明!”

  “少拍马屁!”唐雪漓使了个眼神,“走,带老娘过去看看。”

  “娘子……那里有什么好看的……人多又挤,不好玩……”箫洛白声音越来越小,就好似预测到自己说这句话会遭来唐雪漓的大骂。

  果不其然,唐雪漓眼神立时变得凶煞起来,“嗯?你再说一遍?”

  箫洛白做了亏心事被唐雪漓抓住了小辫子,这时也不敢顶嘴,连忙道:“好……好……好,娘子,我们这就过去。”

  “这才像话!带路!”唐雪漓话音一落,箫洛白便迈出步子,带着唐雪漓朝玄极广场行去了。

  这洛城每一年都会举行仙法大会,每次大会都会集结不少厉害的修士,大会比试中,前五名最优秀的修士,都会被授予至高的荣耀,洛城修真联盟也会铸造他们的雕像,刻以名字,立在玄极广场的入口。

  雕像,这是多么圣神的东西,拥有雕像,也就意味着会有无数人得知你的名号,如此莫大的荣誉,也正是每一年为何这么多修士前来洛城参加仙法大会的原因了。

  唐雪漓和箫洛白行到玄极广场入口,映入眼帘的是五尊白玉石雕刻而成的人形雕像,唐雪漓立时走了上去,瞪大双眼仔细端详着五尊雕像。

  “想不到这个时代的雕刻技术竟是如此逼真啊,每一尊雕好像是真人一般。”唐雪漓心中感叹不已,突然间,她发现其中一尊雕像好生眼熟。

  那雕像的人儿披着长发,一身长袍松松垮垮,毕竟是雕像,所以衣物是何颜色就没有显示出来,除此之外,这雕像的人儿一手握着长箫,另一只手抱着一狐狸,至于相貌么,虽然是雕像,但唐雪漓也觉得挺好看的。

  这个人太眼熟了!唐雪漓仔细回想着到底在哪里见过这样的人,下一刻,她立马想到那夜被一群黑衣修士追杀,她躲进翠微酒楼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个红衣男子,当时那红衣男子亦是如同眼前雕像的装饰,长箫,狐狸,几乎一模一样!

  “陆九渊……”唐雪漓读出了雕像上刻着的名字。

  一旁的箫洛白也把脑袋凑了过来,看了一眼陆九渊的雕像之后,侧头对唐雪漓道:“娘子,你认识他?”

  “没……没有!”唐雪漓不停摇头,又道:“我们快进去广场看他们比试吧。”

  箫洛白也不多问,嗯了一声,两人就走入了玄极广场。

  玄极广场早就摆好了擂台,擂台周围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皆是在等候着仙法大会的开始。

  唐雪漓和箫洛白很快就淹没在这片人海中,玄极广场热闹极了,唐雪漓只觉得耳畔边回荡着绵绵不绝的人声,听得久了,她都有些头晕目眩。

  前来参加或者观看仙法大会的人都是修士,应该说目前云青大陆除了唐雪漓是一个不会半点修为的凡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修士吧,就连只是炼气一层的箫洛白也不例外。

  “我想到前面一点观看。”唐雪漓被一群人挡住了视线,很是抱怨地说道。

  箫洛白听罢,双眼一亮,不由分说拉起唐雪漓朝前面挤去。

  “喂喂!挤什么挤?不懂先来后到么?”

  “我说你们这两人别一直踩我啊!”

  “哟,这不是洛城有名乞丐之箫洛白么?哈哈,这等废物也想来参加仙法大会不成?”

  “啧啧,他旁边的妹子是瞎了眼了么?”

  总之,一群人就像吃错药般地叽叽喳喳轮番轰炸箫洛白,唐雪漓早已怒火滔天了,正想发作,谁料箫洛白还是厚着脸皮地对那群人笑着。

  “怂!”唐雪漓送给了箫洛白这个字,也不再多说,既然箫洛白能忍,她唐雪漓也该学学箫洛白“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至高神技。

  就这样,箫洛白带着唐雪漓终于挤到了一个好位置,唐雪漓只要微微抬头就可以清楚地看见擂台上的一切。

  “又是一年的仙法大会,首先很感激各路修士的参与,以及对我洛城修真联盟的大力支持,其次,废话也不多说,仙法大会毕竟是比试而已,切勿伤及性命,点到为止……”擂台上靠边的一个穿着雪貂大衫的虬髯大胡子男人说道,他坐在长椅上,一只手正在搓着佛珠,眼神显得很是犀利,全身上下散发着领袖气息。

  虬髯大胡子的两旁同坐着五个年轻修士,一个个都是英姿勃发,精神无比。

  唐雪漓还没听完大胡子说的话,就忍不住问道:“那说话的大胡子是谁?洛城的老大?”

  “修真联盟盟主,葛霸。他周围坐着的五个年轻人,便是去年获得前五的修士了。”

  听完箫洛白的耐心解释,唐雪漓又把视线投向那五名修士。

  当看到五名修士中一个红衣男子的时候,唐雪漓呼吸一窒,不由得心中暗道:“他不就是我之前在翠微酒楼遇见的男子么?陆九渊?之前看到他的雕像也就算了,想不到会在这里碰见他……”

  发现唐雪漓有些出神,箫洛白便开口道:“娘子,仙法大会要开始了,你想什么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呃……我没想什么。”唐雪漓立即抬起头来,往擂台上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