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酒楼引冲突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880

  “苏七凛,莫要耽搁我好事。”箫洛白有些没耐心地说了一句。

  这名叫做苏七凛的锦衣华服男子却弯起唇角,眉头微蹙,摇头说道:“叫我公子七。”

  箫洛白扶着额头,似乎苏七凛这人让他感到头疼,箫洛白也不管他,准备拉起唐雪漓远离苏七凛。

  “想走,可没这么容易。”苏七凛似笑非笑地看着箫洛白和唐雪漓,一边摇着玉骨扇一边拦住了他们二人的去路。

  “你和箫洛白有什么关系?眼下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唐雪漓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开口发问。

  此话一问出来,苏七凛笑盈盈地道:“放心,不会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今日难得遇见箫兄,你们成亲大喜已过,我尚未喝上一杯喜酒,故此也得对我有所表示一番才是。”

  箫洛白很无力地看了苏七凛一眼,“苏七凛,全洛城有名的法宝收藏商,竟是想让我这乞丐请你喝酒,你不觉得丢面子,我都有些自惭形秽。”

  苏七凛悠闲地摇着玉骨扇,哈哈一笑,“箫兄,都说了,叫我公子七,这才是我响当当的名号。”

  箫洛白不愿理他,摆手道:“你这有钱的主,我可请不上,恕不奉陪了,我与我家娘子还有事要做。”

  “不,这杯喜酒得补我才是,走,翠微酒楼。”

  唐雪漓不由得来气,管他什么洛城著名的法宝收藏商,当下她不容多想,立马抓住苏七凛的袖子,愤愤地说道:“我们无财让你图,你怎地还这般死缠烂打?那翠微酒楼是什么地方?岂是我们这等小民消受得起的?我说苏七凛大商人,你这算盘可是怎么算的?”

  苏七凛眉心一跳,收起玉骨扇,拍手称赞道:“箫夫人这性子好直率,在下觉得这酒我是要喝定了,得好好认识一下你。”

  “咳咳。”箫洛白抵着下巴轻声咳了咳,两眼宛如死鱼眼一般地盯着苏七凛,“奸商就是奸商,尽是喜欢压榨我等难民。不过,话说在前面,这酒是我请,灵晶可由得你出。”

  苏七凛听罢,笑着点头,爽快地答应道:“好!灵晶什么的,我出便是,箫兄说我奸商,我看你才更胜一筹。”

  箫洛白懒得回应他,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侧头看着唐雪漓道:“娘子,有这家伙掺和,我们之前要做的大事今日怕是做不成了,不如等改天罢。”

  唐雪漓当下也同意了,毕竟那司马大宅的事情,她不想再让人知道。既然在翠微酒楼消费有人出钱,这白白的便宜不捡的话,岂不是傻子不成?唐雪漓心中如此掂量之后,便跟着箫洛白和苏七凛前往翠微酒楼。

  天气尚好,午后的暖风轻轻吹着,唐雪漓的心情并没有因为之前合欢宗弟子的阻拦而受到影响,抬头看着从云层里钻出来的骄阳,她眯起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想着这几日的遭遇,不幸与南宫世家接下梁子,又打伤了合欢宗弟子,不知接下来又会有什么遭遇等待着她。

  唐雪漓看着蓝天白云,随风轻轻飘动的云彩,使得她有些恍惚,唐雪漓突然觉得,在云青大陆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把最好喝的最好吃的都呈上来就是了。”

  唐雪漓回过神来的时候,耳畔边回荡着箫洛白不起不伏的声音。

  听完箫洛白对酒楼小二的吩咐,她立马惊慌睁大了眼,不由自主地抓紧了身旁箫洛白的手臂,低声说道:“喂,箫洛白,别点太贵的……”

  岂料箫洛白这厮天不怕地不怕地回过头来,同是低声地回应道:“娘子别怕,反正不是我们付钱,面前这苏七凛身家显赫,难得有个宰他的机会,岂能白白浪费这个好时机?”

  “呃……”唐雪漓硬生生地吞了一口唾沫,她有些担忧道:“你和他真的很熟么?我怕他到头来反悔不付灵晶怎么办?我们可是穷人!”

  “这你就别担心了,就算不熟,但凭他那人傻钱多的性子,你就放心罢。”箫洛白有些狡猾地笑了笑,收回视线,看着窗外,也不和苏七凛说话。

  倒是苏七凛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唐雪漓的身上,使得唐雪漓浑身发麻,觉得好不自在。

  不过多久,翠微楼上好的酒菜呈了上来,唐雪漓从穿越到云青大陆,就没有好好饱餐一顿,眼看这一桌满满的美味佳肴,她香津四溢,手有些不听使唤地去拿起竹筷。

  “箫夫人可别客气,尽管吃。”苏七凛眯起双眼微微一笑,拿起玉骨扇继续摇,见箫洛白双手抱着胳膊,无精打采地盯着一桌菜肴,苏七凛又道:“箫兄,别发愣,你我可得好好饮酒,不醉不归。”

  箫洛白一副睡不醒的模样,他努力地抬起眼帘,继而拿起酒杯,“那就先干为敬。”言毕,慢悠悠地喝完了酒,酒杯却又被苏七凛给满上。

  就这样,苏七凛和箫洛白来来回回喝了四五杯,却也不见谁有丝毫醉意,就连脸色都是正正常常,不像有些人沾了点酒就开始面色红润有光泽。

  一旁的唐雪漓只顾得自己好好享受着这一大桌的美味,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自家夫君喝酒不喝酒的?

  不过正当箫洛白和苏七凛喝得正欢的时候,翠微酒楼又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这位客人赤着双脚,一袭白衣,长发及腰,容貌俊美,仿佛不沾染任何风尘,但眉宇之间却又多了几丝邪魅。

  此人不是当今合欢宗宗主荛漆又是谁?

  这个时候的唐雪漓并没有注意到向她走来的荛漆,而是两手捧着个猪蹄,正在努力地啃着,弄得满嘴油滴得叮当响。

  不过,唐雪漓没注意到荛漆过来,并不代表箫洛白和苏七凛没注意。

  “这位道友,难不成有意加入我们的酒局?”苏七凛把目光投向荛漆,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

  荛漆没有点头,亦是没有摇头,而是二话不说,直接坐在一张空着的圆凳上,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盯着唐雪漓,眼神复杂不已。

  唐雪漓有些怔住,放下手中的猪蹄,擦了擦嘴,疑惑地看着荛漆道:“你……你找我?”

  “姑娘可曾记得方才在西街小巷所遇的四名合欢弟子?”这荛漆果真是开门见山,不拐弯抹角。

  唐雪漓听罢,不由得与箫洛白对望一眼,而后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是。”

  “那么,打伤他们的,也是你了?”荛漆又问。

  唐雪漓听到这儿,终于搞清楚眼前这人定然是过来找她报仇的,当下竟是也不怕了,鼓起胆子,挺起胸膛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是又怎么样?光天化日之下,他们竟公然劫老娘的色?难不成老娘要不反抗,乖乖等着他们过来采花才对?”

  “噗——”苏七凛一口酒喷在了他对面箫洛白的脸上,箫洛白一动不动,一双死鱼眼盯着苏七凛,什么也没说。

  而合欢宗宗主荛漆却摇头,轻轻勾起唇角,笑意浅浅,但却是千娇百媚,他微微摇头,道:“姑娘别冲动,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你瞧,这两位道友可比你冷静多了。”

  唐雪漓哼了一声,立马坐了下来,想起之前合欢门徒的事情,她就有些来气,那群合欢门徒被欺负,难道是觉得颜面挂不住,眼下竟是找了个厉害角色来收拾她不成?

  “他们四人的确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虽然……”荛漆话还没说完,翠微酒楼的大门却是传来了一个尖锐的声音,“你们说那女的就在这里是不是?倘若不是,小心我把你们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三小姐,小的所言千真万确啊。”

  简短的对话结束后,便传来一阵噼啪噼啪的脚步声,唐雪漓,箫洛白,苏七凛和荛漆这时不得不将视线投向翠微酒楼的大门,只见一个穿着鹅黄衣衫的姑娘,正气冲冲地朝唐雪漓走来。

  “嘶……”唐雪漓倒抽一口冷气,前来的鹅黄衣衫女子不正是南宫若么?她来做什么?该不会是昨日南宫鸣当着唐雪漓的面扇了她耳光,使得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唐雪漓引起的,气不过的情况下,亲自找上门来报仇消气?

  不不不……倘若真是这样,麻烦可就大了啊,眼下合欢宗弟子的事情都还未解决……唐雪漓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也不能示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乱了阵脚才是。

  南宫若一脸仇视地看着唐雪漓,在唐雪漓身侧不远处的一方桌子面前坐下,她身后站着一群男丁,看得出来,阵容可是不小的。

  箫洛白似乎是完全没把南宫若的来临当回事一般,还是云淡风轻地继续与苏七凛喝酒,比起箫洛白,这苏七凛还时不时地看向南宫若几眼。

  “啧啧,这南宫若到底想干什么?眼下谁都不说话,难道是比谁更能沉得住气?”唐雪漓心中默默地念着,目光悄悄地瞄向不远处的南宫若。

  一名南宫世家的男丁低头附耳在南宫若的耳前,“小姐,他们四人其中可有一人是合欢宗宗主荛漆,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唐雪漓这回清楚地看见南宫若紧握的双拳慢慢放松,她几经揣测,估计南宫若不会冲动行事。而此刻的苏七凛却也低声说道:“那不是南宫鸣的女儿,南宫世家的小姐么?昨日在仙法大会上,似乎风光得很。”

  唐雪漓又仔细观察着眼前几人的神色,除了箫洛白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完全不在状态,其他人都在沉思着,特别是荛漆这个时候双眉轻轻一蹙。

  “箫夫人难不成认识她?”苏七凛自然也发现南宫若的目光时不时会停留在唐雪漓的身上,而唐雪漓也会看上她几眼。

  听苏七凛这么问,唐雪漓点头称是,“认得,自然认得,而且关系可不一般。”说到这儿,唐雪漓淡淡地笑着望了荛漆一眼。

  一直喜欢揣度的荛漆,忽然觉得若要此刻对唐雪漓出手,她若是与南宫若有着关系,南宫家族替唐雪漓撑腰的话,事后定然会摊上南宫家族的麻烦。

  而另一处的南宫若,也不敢吱声,她认为合欢宗宗主站在唐雪漓这一边,倘若这个时候找唐雪漓麻烦,不但谋不到半点好处,反而自己还会导致南宫家族与合欢宗结下梁子。

  故此,南宫若和合欢宗宗主荛漆因为相同的担忧而不敢上前。

  “在下先告辞。”荛漆竟是站起身,话音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随后白影一闪,立即消失在众人面前。

  “今日先到这里,改日再算。”南宫若蓦然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翠微酒楼。

  剩下的苏七凛有些发懵,箫洛白仿佛像是预料到一般,依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继续喝酒,而唐雪漓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她知道荛漆和南宫若突然离去的原因,二人当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此事也太戏剧性了。

  整座翠微酒楼又恢复了之前的宁静,不过多了几丝合欢宗宗主离去后留下的茉莉花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