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付不起灵晶就干活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549

  “箫兄果然是千杯不醉,佩服佩服。”苏七凛说这话的时候,两腮已然泛起了酒晕,他目光有些迷离地看向窗外,只见夜幕已然来临,夕阳染红了街道牌坊,苏七凛困意袭来,却是强撑着精神继续对面前一切看似正常的箫洛白道:“箫兄……箫兄啊……我……”

  箫洛白又喝完了一杯酒,听见苏七凛这般唤他,不由得看向苏七凛,好奇问道:“苏七凛,可别喝醉了不认酒钱。”

  苏七凛差点打了一个酒嗝,唐雪漓看得出来他又咽了下去。

  “放心放心……我公子七怎会说话不算话,灵晶算什么东西?我公子七有的是……”

  箫洛白双眼微阖,也不说什么,一旁的唐雪漓倒是深吸一口气,暗道:“啧啧啧,叼,实在是叼……土豪就是土豪,灵晶果然不放在眼里。”

  唐雪漓正在心中自说自话,却也在这个时候,只见一条银鞭从天而降,随即狠狠地打在了唐雪漓面前的桌上,一桌残剩的菜肴顿时随着银鞭的挥舞而四处挥飞。

  唐雪漓暗叫不好,正纳闷着来人会是谁,会不会是与唐雪漓有关,当下心颤颤地抬起头,才发现一身银装的美貌女子伫立在苏七凛的身侧,她手握银鞭,眉头微蹙,两眼有神地盯着已经被鞭子吓得酒醒过来的苏七凛。

  “这位姑娘,我们认识?”苏七凛眯起双眼,不停地打量着面前的银装女子。

  另一旁的箫洛白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轻轻伏在唐雪漓耳旁,低声道:“有好戏看了。”

  “什么好戏?”唐雪漓不知箫洛白何意,好奇一问。

  箫洛白摸着下巴,一副幸灾乐祸的神色看着面前的苏七凛,而后又回应唐雪漓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苏七凛沉默半晌,而后正儿八经地清了清嗓子,摇着玉骨扇,眼都不眨一下地观望着面前的银装女子,悠悠道:“是小柔让你过来找我的?”

  “什么小柔?”银装女子茫然一问。

  “回去告诉小柔,一切错都在我,可是我们再无可能,希望她也别再叫人来干扰我了。”苏七凛缓缓地说着。

  不过,此话一出,面前的银装女子眉头一皱,冷冷道:“你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小柔派来的。”

  苏七凛收住玉骨扇,立马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了又想,“难道是桑儿?”

  “不是!”

  “妩瑶?”

  银装女子这时又扬起银鞭,斥道:“你够了!我谁都不是!”

  听到这儿,唐雪漓倒抽一口凉气,侧头低声对箫洛白道:“这苏七凛原来是个花花肠子,竟是欠下了这么多风流债?”

  “没错,我可比他老实多了,娘子你说对也不对?”

  “呸!就你这样,人家姑娘会瞧得上你什么?”唐雪漓非常直接地打击了箫洛白,还好箫洛白早已习惯,只是享受地伸了一个懒腰,继续看戏。

  “啪!”一声鞭子的声响响彻整间酒楼,苏七凛惊慌地站了起来,慌张地说道:“姑娘莫打,姑娘莫打,到底所为何事,还请说个明白!”

  “我和你这种人没什么可说的!”银装女子又是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那苏七凛四下逃窜,仍然不忘回头看向箫洛白,“箫兄,见我受欺负,你也不帮忙的?”

  “苏七凛,你没吃错药吧?我这等修为能救你什么?你还是自求多福罢!”箫洛白说完,得意地吹了一个口哨,敢情是那苏七凛被当成了耍猴的,而箫洛白却变成了喝彩的了!

  也不知是苏七凛有意让着那银装女子,还是要刻意保住自己多情高富帅怜香惜玉的形象,无论银装女子如何使出银鞭子,苏七凛只是躲,完全没有还手。

  一记又一记的鞭子带着元力,震动着周遭的空气翻涌,道道气波不停地在酒楼里回荡,也许这是修真大陆的缘故,翠微酒楼的客人们看见这般景象倒也觉得不稀奇,各自竟是很淡然地喝茶饮酒。

  “姑娘,莫要打了……”苏七凛身子往后一退,身形一飘,停落在窗沿上,对不远处的银装女子说道。

  “哼!”银装女子再一次挥出银鞭!

  而苏七凛这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纵身一跳,飞出了酒楼,而那银装女子随即快速地追了过去。

  苏七凛和银装女子一时之间消失在唐雪漓和箫洛白的眼里,使得二人大眼瞪小眼,略微有些发愣。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雪漓低呼一声,像是反应到了什么,连忙抓紧了箫洛白的手。

  “啊啊啊……娘子你亲点,抓得我好疼。”箫洛白眉头皱着说道。

  唐雪漓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神之中满是焦虑,她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箫洛白……苏……苏七凛这么拍屁股走人……我们这桌酒席,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箫洛白脸色也变了变,他叫道:“不好!我们着了这奸商的道了!他定然是故意的!”

  唐雪漓连忙摆手摇头,“先别管他故意不故意,眼下我们还是解决这桌酒席钱。”

  “娘子,你有灵晶吗?”箫洛白木然地看着唐雪漓,眼神黯淡得如死灰一般。

  唐雪漓咬紧唇瓣,就算之前打死了那只鹰王得到了十几颗下品灵晶,但眼下却没带在身上啊,要如何是好?酒楼的人就算答应让她唐雪漓回去拿,但要是灵晶不够支付这桌酒菜,那还不是一样的没有解决麻烦?

  正在唐雪漓焦急不已的时候,翠微酒楼的店小二笑嘻嘻地走了过来,伸出手,脚尖不停滴踮着地,吹鼻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两位的酒钱,一共两颗中品灵晶,还请两位快快支付,本店恕不赊账!”

  小二此话落入唐雪漓耳朵里,吓得她都有些站不稳了,“两……两颗中品灵晶……两颗……这让我去哪里找?”

  “哼!没灵晶装什么大爷?敢在翠微酒楼里吃霸王餐,就不怕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呔!这小二,看着长得贼眉鼠眼的,明明一个下人,却是嚣张得很啊!唐雪漓在心中大骂不停,但表面上却只能装成一副忍让的模样,“小二哥,事情是这样的,这灵晶本应该由适才那位道友支付,但我们都想不到他竟是二话不说直接走了,眼下你让我们上哪找灵晶给你?”

  “这我可管不着!反正这酒啊你们都喝了,这菜啊你们也吃了,此刻不找你们支付,找谁支付?”

  这店小二还真是飞扬跋扈得起来啊。

  唐雪漓心中早已抓狂不已,但还是继续装作很是镇定地与小二说道:“要不,我吐出来还你,要不要?”

  “哟呵,付不起灵晶,还想耍赖?信不信我叫上我们的人把你们好好收拾一顿?”店小二一边说话,一边挽起袖子。

  唐雪漓双眉一扬,暗叫不好,后退了几步,却不小心撞到了箫洛白的胸膛,只听箫洛白话音懒散地说道:“偌大的翠微酒楼竟是为两颗中品灵晶做到这个地步,倒真是大跌眼镜!”

  “嘿嘿,虽然不过两颗中品灵晶,但也容不得你们吃白食!”店小二双手叉腰,扬起下巴看着箫洛白,“乞丐就是乞丐,没灵晶还上什么酒楼?啧啧,真是笑话!”

  “你说什么呢你?休要看不起人?你做个小二就神气得很?还不是当奴才的份儿!”唐雪漓眉头倒竖,怒气不打一处来。

  “来啊,有本事你打我啊!”店小二得意地笑道:“信不信我一只指头就能弄死你!”店小二竖起食指的瞬间,青色的光芒在指尖缠绕。

  唐雪漓看得冷汗直冒,意识到自己适才的确有些轻举妄动了,这云清大陆果真是不一般,连一个店小二都会法术,果然是睁眼闭眼到处都是修真的人啊。

  “既然你们不愿让我们吃白食,我们又没灵晶,要不让我们做点杂务,权当卖苦力抵消那桌酒席,如何?”箫洛白抠着自己的耳洞,眯起一只眼睛,虽然此话存在商量的意思,但看他那态度,似乎很不真诚啊!

  店小二听罢,沉吟了片刻,也没回话,只是转身去了翠微酒楼的后院,唐雪漓和箫洛白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只是待在原地等候。他们知道,倘若逃跑,那只能带来更多的麻烦,倒不如等候结果。

  不用多久,店小二从后院回来了,远远地就朝唐雪漓和箫洛白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二人过去,唐雪漓和箫洛白对望一眼,也不容思索,就迈出了步子朝后院走去。

  “把这堆盘子洗了。”店小二没好气地说了一句,打算转头就走。

  唐雪漓和箫洛白看着那堆得向一座大山的盘子,一时间都有些呆住了,这么多的盘子,要洗到何时?

  “这盘子真多……”唐雪漓小声地感叹着,却被店小二听到了,他哼了一声,道:“洗盘子都已经不错了,那是看得起你们,哼,可别偷懒!速速给我洗干净了!”

  店小二把话说完,也不作停留,立马回到前堂招待客人去了。

  唐雪漓无力地蹲了下来,拿起洗布擦着盘子,箫洛白也蹲了下来,二话不说,埋头苦干。

  见箫洛白不说话,唐雪漓早已气得牙痒痒了,她嘟哝道:“都怪你,答应什么苏七凛过来喝酒啊!若不听他的,我们眼下会这样?”

  “娘子,我也不知那苏七凛会这样,都说他人傻钱多的,想不到……”

  “别说了!说多也无益!面前的盘子还不是一样得洗?”唐雪漓白了箫洛白一眼,不打算再说话。

  直到二更结束,唐雪漓和箫洛白才把那些盘子擦洗得干净,那店小二有些吃惊他们完成得蛮快的,在唐雪漓和箫洛白以为可以解脱的时候,那店小二却是马着个脸,拿起一个小卷轴递给箫洛白。

  “这卷轴上面有三种灵草,你们得把每种灵草采集满十份,明日日落之前交给我,倘若无法完成的话,我定会禀报我们的老板,到时候你们受的折磨可不是洗盘子采集灵草这种小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