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野怪来了好可怕
七月烟羽2016-08-22 15:363,224

  箫洛白默默地接过卷轴,像对待什么贵重物品般地小心捧着,看着店小二离开的身影,他低头拆开了卷轴,只见卷轴上记载着三种灵草:夜容草,川麦花,房香子,每种药草都有对应的图案,这样一来,倒是有助于唐雪漓和箫洛白寻找这三种灵草了。

  待得唐雪漓和箫洛白走出翠微酒楼,月落西山,天时已经很晚了,两人有些无奈地对望一眼,全然不知道洗盘子会花上这么多时间。

  唐雪漓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街上,无力地看着箫洛白手中的卷轴,好奇道:“这翠微酒楼要我们采集这些灵草作甚?”

  听唐雪漓这么一问,箫洛白便也合上了卷轴,揣在长袖之中,而后回头看着唐雪漓解释道:“这些灵草可用作药膳以及稀奇古怪的菜式,这翠微酒楼的老板脑筋灵光得很,常常创出新奇的美食,这些美食不仅口感十足,而且还会附带一些提升修为的功效。故此,翠微酒楼的生意才会如此红火。”

  唐雪漓听罢,单手抵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原来如此,菜式里附加提升修为的效用,在这修真世界里,果然很受人欢迎。”

  “那是自然,不过这些菜式的价格,可要比一般提升修为的丹药还贵。”箫洛白双手抱着胳膊,回头看了一眼翠微酒楼,摇头道:“像我们这种人,一辈子都买不起。”

  唐雪漓轻声咳嗽了一声,道:“先别说其他的,眼下我们是回去歇息,还是去寻这些灵草?”

  箫洛白双眼眯了起来,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其实我想回去睡觉。”

  唐雪漓眉头微蹙,“但要是没把这些灵草采集满的话,我们可是要遭殃的!你箫洛白又没灵晶支付,眼下还偷什么懒?”

  “你不是问我的么?我只是说说,又没有打算真回去……娘子怎这般凶我?”箫洛白的话似乎流露出一些委屈之意,但面色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眼帘差一点就要合上,仿佛下一刻就立马睡着的模样。

  唐雪漓扶额,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说实在的,这个时候唐雪漓也觉得困意袭来,今日洗了这么多的盘子,她真想立刻回到大床上好好休息一番,可是一想到翠微酒楼店小二交给他们采集灵草的任务,唐雪漓就矛盾重重,徘徊不已。

  这时,箫洛白伸了个懒腰,长吁一声,扭扭脖子,振奋了精神,随后二话不说,便朝前走去。

  唐雪漓有些茫然,当下也跟了上去,见箫洛白走的不是前往他们朱雀大街的方向,立时发问:“箫洛白,你……”

  “寻灵草去,不然今晚的觉都睡不安稳。”箫洛白懒懒散散地说着,身子慢悠悠地向前移动。

  见唐雪漓不说话,箫洛白轻笑一声,瞄了她一眼,“卷轴上记载的灵草位置便在洛城南郊的逐莲山上,那山上似乎野怪不少,你若是害怕,我一个人去便是。”

  此话一出,唐雪漓有些惊讶,不由得睁大了双眼挑起了眉毛,有些不敢相信地叹道:“箫洛白啊箫洛白,想不到你竟会请身一人前往,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美德。”

  箫洛白回过头去,话音缓慢,不起不伏地说道:“其实我也害怕……”

  “我就知道你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能耐!”唐雪漓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再次笼罩了她,“罢了罢了!这事是我们两个人摊上的,解决的话,自然也得由我二人联合才行!逐莲山,野怪就野怪,我唐雪漓还怕了不成?”

  这般荡气回肠的话语,这般英雄气魄的宣言,箫洛白听完之后,好看的双眉不由自主地扬起,却不忘泼她冷水,“你会法术吗?你有修为吗?野怪来了,你打得过么?还不是一样等死。”

  “你!”唐雪漓气结,伸手重重地捶了箫洛白的后背,愤愤地骂道:“那你会吗?不会又怎么了?不会我们就不上那逐莲山了?不会我们就不寻那三种灵草了么?”

  “咳咳。”箫洛白咳嗽几声,“娘子……别生气,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唐雪漓重重地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走起!”

  于是二人就朝洛城南郊的方向行去了,深深的黑夜,也不知道两人到那逐莲山会不会真的遇上什么野怪。唐雪漓心中有着惴惴不安,不停地在祈祷着一切顺利。

  而远处洛城中心玄极广场的楼台上,一身红衣的陆九渊负手而立,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陆九渊派去调查唐雪漓的陆容。

  夜晚的沉寂被陆九渊的声音打破,“你是说,她招惹上了合欢宗?”

  陆容颔首称是,“公子,这是我亲眼所见,那姑娘一瞬间就击飞了四名合欢宗的弟子。当那姑娘离开之后,合欢宗宗主荛漆立时赶来,地上重伤的弟子都在祈求合欢宗宗主给他们报仇。”

  陆九渊听罢,眉头微微皱起,一手抚摸着怀中的白狐,一边悠悠道:“她倒真会把麻烦往自己身上揽,那合欢宗宗主后来可是找到她了?”

  陆容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之前我的行踪差点被合欢宗宗主发现,故此我也不再打算跟踪,不然露了马脚,我死了事小,坏了公子的计划那可是罪大莫及。”

  “陆容,可别这么说,性命犹贵,不管发生什么事,先留住性命再说,可记住了?”陆九渊淡淡地说着。

  陆容重重点头,“公子向来体恤我等下人,有公子这话,陆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陆九渊嗯了一声,又道:“这几日你先休息,我怕打草惊蛇,引起荛漆的注意,过几日若是还有调查唐雪漓的必要,我再差你去罢。”

  “是!”陆容应了一声,便告退了。

  夜深深,几阵冷风吹拂,卷起地上的尘沙,漫天飞舞。

  洛城南郊,逐莲山。

  唐雪漓昏昏欲睡地向前走着,一旁的箫洛白亦是不停地打着呵欠,这两人似乎一点精神都没有啊。

  “之前我都不怎么乏困的,怎么一入这逐莲山,我就困意无限了?”唐雪漓疑惑不已。

  箫洛白听见唐雪漓这么一说,当下摸着下巴,忖了村之后,摇头,“不清楚,总之这逐莲山,人们都说不正常,我也没来过。”

  唐雪漓面色沉了沉,“千万别迷路了!”

  箫洛白重重点头,立即抽出袖中的卷轴,打开卷轴揣摩着三种灵草的模样,看完之后,又递给唐雪漓,“娘子,你记性或许好些,你来看看。”

  唐雪漓点头,把三种灵草的长相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合上卷轴,唐雪漓揉了揉双眼,提起神来,道:“我们快快找吧,越早完成,我们越早解脱。”

  两人便低着头,睁大着双眼,不停地在找寻着三种灵草。

  微弱的光线下,唐雪漓觉得这般一直盯着地上,眼睛都快成斗鸡眼了!越往逐莲山的山里走,两人便发现地上零星地点缀着闪闪发光的灵草。

  唐雪漓见状,喜出望外,连忙奔了过去,蹲在一株灵草前仔细观望,不过令她好生失望的是,那灵草并不是他们要寻找的三种灵草之一。

  “娘子别懈怠,我们继续找,眼下这四处灵草要密集不少,我们会找到的。”箫洛白说罢,转身继续找寻。

  唐雪漓也不气馁,虽然困意重重,但也强撑着寻找,不到片刻,一株散发着红色光芒的川麦花映入眼帘,唐雪漓激动不已,立即伸手将川麦花采摘了起来。

  箫洛白这个时候凑过头来,视线停落在川麦花上,同时拿出一只储物袋,道:“我们把灵草放入储物袋里罢,这样也方便些。”

  “嗯!”唐雪漓点头,高兴不已的她很是配合箫洛白。

  两人找到了第一株灵草,兴趣什么的自然是高涨不少,精神焕然振奋,不到多久,箫洛白拿着两株夜容草得意地看着唐雪漓发笑。

  “哼!我找到的一定比你的多!”唐雪漓开始有了攀比之心,不愿落后,更加打起精神找寻。

  正当二人兴致勃勃的时候,一阵刺骨的阴风袭来,风中还带着令人恶心的血腥味。

  唐雪漓不由得眉头大皱,有些不安地朝阴风袭来的方向观望,低声对箫洛白道:“箫洛白,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嗯?”箫洛白一脸疑惑。

  “前面有些古怪,这风里带着血的味道……”

  箫洛白眼神迟疑了一番,沉吟片刻,才开口言道:“我们过去瞧瞧?”

  “好!”

  “你不怕?”

  “怕?当然怕!但我更好奇!”唐雪漓说完,迈出步子走向前去。

  “吼——”随即,一声野兽的嘶吼传来,吓得唐雪漓脸色大变,身子顿时往后退了好几步。

  “野怪!”唐雪漓失声大叫,只见前方慢慢走来一只身长三丈的怪兽,这怪兽生得满脸狰狞,獠牙之上沾着鲜红的血迹,怪兽的头长得熊不像熊,狗不像狗,三只胳膊不停地挥舞着,若叫唐雪漓形容这怪兽的模样,她倒真是一字都说不出来。

  箫洛白看到这野怪,当下脸色也变了变,“真是野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