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误掉莫名黑洞
七月烟羽2016-08-22 15:363,323

  “吼——”三臂野怪再次吼了一声,看来它已经发现了箫洛白和唐雪漓,此刻正在向他们走来。

  唐雪漓虽然之前见识过鹰王的险恶,但眼下看见这三臂野怪,与生俱来的恐惧感不停地缠绕着自己的内心。

  “娘子快跑!”箫洛白一把拉住唐雪漓的手,打算跑出逐莲山。

  待得唐雪漓反应过来的时候,箫洛白已然拉着她跑了几十来步,只可惜,那三臂野怪飞快地追了上来,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不好!我们似乎逃不过了!”唐雪漓话音颤颤,瞳孔微缩地看着三臂野怪,只见两人站在原地的同时,三臂野怪已然挥出一只胳膊,狂风四起,一股强大的气流生生地袭来,使得唐雪漓和箫洛白二人身子立马离开原地,在空中不停打转。

  若不是箫洛白紧紧拉着唐雪漓的手,只怕二人早已被这气流席卷得分离了。

  “箫洛白,我们不会真的只能等死罢?”狂风肆虐中,唐雪漓话音急促地问道。

  “娘子为何这么问?难道不想逃生吗?”箫洛白立马回应,因为风大的缘故,使得二人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不少。

  唐雪漓摇头,风吹得她睁不开双眼,有些埋怨地说道:“你修为这么低,什么都不会,我们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

  箫洛白听罢,默不作声,半晌之后,很是伤感地回应道:“是啊,看来我们只有等死了……”

  “你!”唐雪漓气结,本以为自己那般话语会激发箫洛白求生的斗志,谁知反而令箫洛白产生了绝望之意,唐雪漓真是急得想把箫洛白活活劈死!

  “吼——”三臂野怪仰头长啸一声,又是一股强大的气波逼来,唐雪漓闭着双眼,感受到无比强大的气流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身子仿佛在空中打转飞跃了很久,也不知道时光过了几许,耳畔边的风声渐渐变小,唐雪漓犯疑,睁开双眼,还未问出这疑问,便觉得身子一轻,连同箫洛白一起坠入了河流中。

  “扑通!”两人落入水中,水花荡漾,泛出点点水波,扩向四面八方。

  “咳咳……”唐雪漓喝了几口河水,当下不由得咳嗽起来,还没来得及打量眼下所处的境况,面前的箫洛白已然向唐雪漓倒来,头不偏不倚地靠在了唐雪漓的肩上,双眼紧闭,情况似乎不妙。

  “喂……箫洛白,你没事吧?”唐雪漓惊慌地问了问,见箫洛白不出声,心中的担忧又增加不少。

  抬眼环顾四处,除了河水的声音之外,周遭安静不已,令唐雪漓奇怪的是,那三臂野怪竟是没有追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唐雪漓也没多大的心思去琢磨着三臂野怪的事情,河水传来的冰凉使得唐雪漓双肩都有些发抖,还好唐雪漓在现代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游泳,故此就算拖着箫洛白,她也可以轻易地游上岸。

  当把箫洛白安置在河岸上时,唐雪漓蹙着眉头,轻轻拍打了箫洛白的俊脸,呼道:“箫洛白,你醒醒!你醒醒!”

  连连呼唤了几声,那箫洛白还是死死地昏睡着,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不好,难不成箫洛白不会游泳?淹死了?”唐雪漓自言自语,低头看着一动不动的箫洛白,身子不由得往后退缩,惊道:“不会真变死人了吧!”

  夜风阵阵,吹打在唐雪漓的湿润的衣服上,令她变得更加冷了,双唇不停地在颤抖着,皓齿也在咯咯打颤。唐雪漓再次靠近了箫洛白,伸出了颤抖的右手,将指尖停留在箫洛白的鼻尖上,试探他是否还有气。

  令唐雪漓高兴的是,箫洛白尚有些许气息,“有救,应当有救。”言毕,唐雪漓开始利用专业的姿势拍击着箫洛白的胸。

  两下三下,唐雪漓重重地拍打着,她倒是不怕把箫洛白给拍死。

  “怎么没用……”唐雪漓渐渐变得焦急起来,难道是自己力气太大,明明人家箫洛白有救的,但是被她这么一拍,是不是就已经断了气?

  唐雪漓越想越着急,当下也顾不了多少了,只能用最后一个办法,二话不说,唐雪漓也不再犹豫,立马伏下身子,准备对箫洛白人工呼吸。

  当唐雪漓的鼻尖触碰到箫洛白高挺的鼻尖时,谁料那厮竟然睁开了双眼,茫然地盯着唐雪漓,有些哑然地说道:“娘子……你这是干嘛?不会是以为我死了,想奸尸?”

  “噗——”唐雪漓差点把呛到的口水喷在了箫洛白的脸上。

  见他醒来,又想起他说的那句话,唐雪漓立时面红耳赤,坐直了身,没好气地说道:“谁想奸尸?箫洛白,老娘那是在救你!”

  “哦?”箫洛白睁大了懒散的双眼,发现唐雪漓此刻正在骑在自己的身上,眼神不由得变得狡黠起来,他意味深长地看着唐雪漓道:“嘿嘿,娘子,你这姿势,好撩人。”

  “我……”唐雪漓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站起了身子,伸出脚狠狠地往箫洛白踢去,骂道:“还不是为了救你!”

  箫洛白立马吃痛叫喊:“娘子别踢,小心踢到了关键部位,有害于你今后的幸福生活啊……”

  唐雪漓气愤满满,蹲下身子,提起箫洛白的胸前的衣襟,咬牙切齿地咒骂道:“大不了变太监罢!”

  箫洛白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飞快地摇头,“别别别……娘子,你会后悔的,我那方面能力很强的,我要是成了太监,你会后悔一生的。”

  “哼!”唐雪漓放下箫洛白的衣襟,拍了拍手,站起身子,背对着箫洛白,没好气地说道:“我懒得和你耍嘴皮子,还不快快起来,给老娘找灵草!”

  箫洛白很是听话地飞速起身,站在唐雪漓身后,看着唐雪漓湿润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玲珑的曲线,使得他两眼有些发直。

  唐雪漓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火热的目光,她转过身去,骂道:“别看了,就差鼻血没出来了!不想被翠微老板惩罚,就跟老娘老老实实地去找灵草啊!”

  箫洛白深吸一口气,点了三下头,“娘子说的是,我们这就干正事。”言毕,许是衣服打湿的缘故,箫洛白双手抱着胳膊,弓着身子,慢悠悠地走着。

  “你这样子,怕是到明日夜晚都采集不完灵草!”唐雪漓狠狠地戳了一下箫洛白,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我这辈子真是倒了什么霉!为什么嫁给你这种人!要财没财!要修为没修为!”

  箫洛白死皮赖脸地笑道,“你要色的话,我可有的是。”

  “你!”唐雪漓扬起拳头,觉得不教训这男人,作为彪悍娘子的威严何在?不过正在唐雪漓举起拳头的瞬间,远方一处闪烁着星光般的光芒。

  唐雪漓咦了一声,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箫洛白顺着她看去的方向望去,“那不是灵草的光芒么?娘子,我们还等什么?”

  唐雪漓之前的怒气登时消散到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连连不断的惊喜和激动,她脸色变得好了起来,“走,我们过去。”

  两人振奋了精神,快速走了过去,果不其然,夜容草、川麦花和房香子立马映入了唐雪漓和箫洛白的眼帘。

  “真是天助我也!”唐雪漓高兴不已,就差泪奔当场,她和箫洛白快速地采集着这三种灵草,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放入储物袋中。

  “一株,两株,三株……”唐雪漓聚精会神地数着储物袋中的灵草数量,谁知除了房香子和夜容草采集满十株以外,那川麦花竟是只有九株。

  “少了一株。”箫洛白皱着眉头,四下观望,半晌后有些失望地摇头,“周围已然没了川麦花,如何是好?”

  唐雪漓长叹一声,“我还以为上天给我开了挂,让我一口气采满灵草呢。”她站起身,拍拍屁股,“还能怎么办,继续找!”

  于是,两人又继续向前,深夜宁静得可怕,他们只能听见二人的脚步声,以及由于行路劳累发出的沉重呼吸声。

  前方还是一片的漆黑,唐雪漓真希望下一刻能看见一点一滴的光芒乍现啊。

  不知两人在黑暗中行了多远,等到二人快要放弃前行的时候,前方果然亮起了灵草的华光。

  “你看!”唐雪漓大喜过望,纵然前方只有一零星的光彩,纵然那灵草不一定是川麦花,但是唐雪漓丧失的斗志再次拾起,她没等箫洛白有何反应,就一把冲了过去,她觉得胜利似乎正在朝她招手,只要采集完最后一株川麦花,她和箫洛白就可以解脱了,不用等待翠微酒楼老板的惩罚,以及可以安安心心地回去好生休息。

  “娘子,等等我!”箫洛白有些担忧地喊了一声,随即也快速跟了上去。

  “啊——”唐雪漓还没抵达那株灵草的身旁,就觉得两脚踩了一个空,整个身子快速地落下。

  “娘子!”箫洛白失声,赶过来时,才发现唐雪漓已然坠入了一黑洞里,想来是黑夜无尽,心急的唐雪漓之前才没有发现这黑洞罢。

  箫洛白朝洞里喊了一声,除了听见自己的回音之外,唐雪漓的声音丝毫未入他的耳际。抬眼看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眼下竟是接近黎明了,而唐雪漓此刻到底是生是死?

  箫洛白握紧了双拳,眉头皱着的他,想都没想,纵身跳入了黑洞中,“娘子,等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