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险遇合欢门徒
七月烟羽2016-08-22 15:373,374

  听完唐雪漓义愤填膺的话语,箫洛白有些发愣,继而又闭上双眼,懒洋洋地道:“娘子想修炼,就好生修炼便是了,不过我箫洛白可是废材一个,没有灵根。”

  “你怎能这么没上进?”唐雪漓有些生气,她觉得纵然是废材,应该也得努力才是。

  箫洛白睁开双眼,摸着下巴,摇头叹道:“娘子,这可不是上进不上进的问题,我在修炼一途上,可是没有仙缘的。不然我眼下怎么停留在炼气一层的阶段?有些修真氏族五六岁的孩童怕是都比我强罢。”

  唐雪漓连忙站起身,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箫洛白的肩上,“虽说资质可以决定一切,但后天也是可以改良的,箫洛白,你练也得练,不练也得练!”

  此话一出,箫洛白长吁一口气,“娘子,你这不是逼我么?我看娘子天资不错,要不然这等修炼大事,还是由娘子来完成罢。”

  “不行!”唐雪漓立即摇头,否定的态度很是坚决,“你不能偷懒,我们得一起练!”

  “一起练?”箫洛白不由得双眼一亮,唇角勾起,有些邪恶地看着唐雪漓,“娘子,我们一起练什么?双修秘法?”

  唐雪漓脸色一沉,“尽想那些没用的!”

  “双修什么的,我们现下就可以试试……”言毕,箫洛白笑盈盈地站起身,吓得唐雪漓连连后退几步,“我们说正经的,你别乱来!”

  生怕箫洛白又开始使坏,唐雪漓立马言归正传,“箫洛白,你且告诉我,这云青大陆大部分的修士是如何修炼的,不可能每个修士都来自修真世家罢?”

  箫洛白听罢,沉吟片刻,神色也回归了正经,“自然不是,云青大陆上的修士分为几大类,有的来自各类修真宗派,有的是家族修真,剩余的便是一些散修,第三类比起前两种,倒也自由不少,大多是随心所欲,按着自己的路子悟得仙道,不过这样的人,少之又少了,往往顺心而为的,常常入了迷障,断送自己的仙途。”

  唐雪漓哦了一声,而后又道:“那么你呢,属于哪一类?”

  箫洛白轻声一笑,打了一个呵欠,摇头摆手道:“我觉得哪一类都不是,要宗派没宗派,要家族没家族的,要算的话……不,散修都算不上……”

  唐雪漓轻咳一声,停顿了片刻,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无论如何,我们明日开始修炼,如何?”

  “你修炼的功法和途径都不知道,如何修炼?”箫洛白瞥了唐雪漓一眼,眼神中已经表明了唐雪漓是不是有些太天真了。

  “呃……”唐雪漓垂下眼帘,情急之下,真想将那夜遇见司马罡族长的事情告诉箫洛白。但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先埋在心里的好。想起司马族长为自己洗筋伐髓,又传了自己修炼入门的口诀,唐雪漓还是对自己今后能步入修真正道很有信心的。

  “哼!这你就别担心了!一切看我的,但是我要你修炼你必须服从!”唐雪漓皱起眉头,双手叉腰,摆出了架子。

  箫洛白也是笑了笑,而后也没答应也没拒绝,而是继续用他那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不早了,睡上一觉,明日醒来再说。”随后晃到了衣柜前,翻出一件洁净的里衣,回头对唐雪漓道:“不过睡觉前,我们先把湿衣服换上才是。”话音一落,箫洛白准备当着唐雪漓的面换衣服……

  “啊!”唐雪漓低呼一声,立马双手捂住了眼睛,“要换到屏风后面换。”

  箫洛白摇了摇头,也不言语,漫步到屏风后去了。

  唐雪漓这才悄悄地来到衣柜旁,翻出换洗的衣衫,手脚麻利地换上了。

  待得唐雪漓衣衫换好,箫洛白也穿上了一件干净的里衣从屏风走了出来,他挂着笑意朝唐雪漓吹了一个口哨,“看,为夫已经洗的香喷喷了,娘子我们一起睡觉罢。”

  “谁要和你一起?”唐雪漓立马露出惊讶的神色,快速霸占好了床榻,环身躺在床上,目的就是不愿留出位置让箫洛白睡下。

  “娘子这般做,可是令为夫没地方睡啊,不然我睡娘子身上得了。”箫洛白把话说完,身子正欲伏下,唐雪漓倒抽一口凉气,双手将箫洛白推开,“箫洛白,你再乱来,我咬舌自尽!”

  箫洛白双眉微微皱起,很是无辜地摇头道:“我如何不正经?不过是睡觉而已么?娘子想什么去了?”

  唐雪漓登时语塞,又听箫洛白道:“莫非娘子心里一直念着双修的事情……”

  “别……别……要睡就睡吧……不能做其他的!”唐雪漓终究还是妥协,觉得继续和箫洛白这般绕下去,到头来定然是徒劳的,唐雪漓挪开了身子,躺在床榻的里头,让出了大部分的位置给箫洛白。

  “这才对。”箫洛白轻身在唐雪漓身旁躺下,很是享受地叹道:“还是床榻好睡,软绵绵的……”

  唐雪漓背对着箫洛白,总觉得自己的后背发麻不已,一直担忧着箫洛白会突然扑上来。不过这样的担心是多余了,到得第二日清晨,箫洛白都很老实,什么也没做。

  唐雪漓“安全”地度过了一个夜晚,醒来的时候,箫洛白已然坐在桌旁,一手托着腮,一手握着茶杯慢慢喝茶。

  唐雪漓揉着睡眼慢慢下床,学着往常箫洛白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她行到桌前,端起一茶杯,一口饮尽。

  “你今日打算做什么去?”唐雪漓喝完茶,睁大双眼好奇地问着箫洛白,“不会是又上街继续过着乞丐的生活罢?”

  箫洛白摇头,“我一直在等你起来。”

  “哦?是么?等我作甚?”

  箫洛白眉头一挑,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娘子不说从今日起就开始修炼的么?我倒要看看娘子有什么神功秘法……”

  “呃……”唐雪漓目光有些飘忽不定,尴尬一笑,“神功秘法什么的,我上哪里去找……我……我这不是一直在想着法子如何开启修仙之路么?”

  箫洛白双眼微阖,摸着下巴,揣测道:“我真是好奇,娘子可是受仙法大会影响的缘故,怎地对修仙如此感兴趣?”

  唐雪漓摆了摆手,“这你就别猜了,总而言之,在这云青大陆,没有修为怎么过得下去?”

  “我这个样子还不是照样活了这么久?”箫洛白耸耸肩,不以为然的神色显露在了他那张俊脸上。

  “你啊!”唐雪漓伸手指了指箫洛白,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不管,你得同我去一个地方再说!”

  箫洛白听到这儿,双眉一扬,疑惑道:“去哪里?”

  “你跟我来便是!”唐雪漓也没说出去哪里,只是快速地穿戴好衣裳,一把拉着箫洛白走出房门。

  行走在朱雀长街上,路人行色匆匆,也没人会注意到这对新婚夫妇,跟在唐雪漓身后的箫洛白有些发懵,完全不知道唐雪漓要带他去往何处。

  “之前是晚上去的,夜里危险也在自然,我就不信大白天去哪里会出什么事!”唐雪漓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身后的箫洛白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娘子,我们要去哪?”

  还是如适才一般,唐雪漓不说,只是说:“你跟来便是了。”

  两人走过几条小巷,箫洛白发现路人越来越少,周围开始变得冷清起来,不由得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娘子,你莫不是要去司马大宅吧?”

  此言此语落入唐雪漓耳朵里,她立马停下脚步,回头道:“正是去那里!”

  箫洛白脸色微微一变,不解道:“你去哪里做什么?与我们修炼有何关系?”

  “我不知道,先到那里再说。”

  “你就不怕再遇见……什么淫贼?”

  听箫洛白这么一说,唐雪漓重重一哼,“不是还有你么!”

  “我?嘿嘿……娘子信得过为夫?”箫洛白面露尴尬。

  “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唐雪漓摇头叹气,“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先到那里再说!”唐雪漓继续往前走,显然,她心中还惦记着司马族长口中那枯井里的东西。

  “嘿嘿嘿,这位小娘子,是要去哪里呀?”

  一个狡黠的男子声音响起,紧接着,四个衣衫裸露的男子从天而降,挡住了箫洛白和唐雪漓的去路。

  唐雪漓身子往后一退,抬头打量,才发现眼前四名男子正在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她。

  “你们是谁?”唐雪漓有些发慌,因为从对方的眼神中,唐雪漓觉得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嘿嘿嘿,小娘子莫不是云青大陆的人?否则怎么不知道我们赫赫有名的合欢宗?”一个领头的男子指着自己胸前的门派标志,有些得意地说道。

  “合欢宗?”唐雪漓深吸一口气,光听这个门派的名字,就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好人了。

  “你们想干什么?”唐雪漓板着脸继续发问。

  领头男子左侧的一个男子笑道:“嘿嘿,干什么?自然是要与你双修了,我合欢宗可是通过与异性交修才修为精进,只可惜呀,眼下只有小娘子一人,我们四个要怎么分?”

  “双……双修!”怎么又是双修!唐雪漓心中剧烈地打着鼓,眼前的人虽然也同箫洛白那般喜欢“双修双修”地挂在嘴上,但人家箫洛白可是比眼前的人安全多了吧!

  “正是双修,小娘子,可别怕呀!”四名合欢宗的男子齐齐说完之后,无比邪恶地大笑了几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