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奇怪的男子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501

  唐雪漓脸色大变,发现眼前的合欢门徒与劫色的歹徒毫无区别,当下双肩发颤,握紧了拳头,厉声骂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敢强抢民女!”

  “光天化日之下怎么了?日头正大好办事呢!”四名合欢宗的弟子再次奸笑不已。

  唐雪漓深吸一口气,心也在剧烈地跳动着,这时的她回头盯着箫洛白。

  而箫洛白睁大了双眼,很是茫然地回敬唐雪漓两眼,保持沉默。

  “箫洛白,你该有点什么表示才对。”唐雪漓话音急促,看得出来她是有多慌张。

  “娘子……我打不过他们。”箫洛白怯怯地说着,目光不敢朝那些合欢宗的弟子。

  唐雪漓顿时色变,有些生气指责道:“你还是不是我夫君?你娘子有难,怎么不救?”

  “是是是……得救得救……但总不能以卵击石,待我想想脱身的方法。”箫洛白眼神游移不定,似乎真正想什么法子一般。

  “眼下还想个屁啊!等你想好了,你娘子就被吃得连渣渣都不剩了!”唐雪漓双手抱着胳膊,脸都被箫洛白气红了。

  “喂,我说你们二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为首的合欢宗弟子有些不耐烦地问了一句,随即又接着说道:“那个男的要么快快离开,要么……”

  箫洛白双眼一亮,嘿嘿笑道:“要怎么?”箫洛白这模样,全然一副不着急的模样。

  另一个合欢宗弟子说道:“哈哈,你这男的长得不错,不如收回去,当我合欢宗长老们的男宠算了!”

  “嘶……”箫洛白抽了一口冷气,点头道:“这个法子我看行,不过么……你们准备对她怎么处置?”箫洛白瞟了唐雪漓一眼。

  “这个你就别操心了,我们自然会用合欢秘法伺候她舒舒服服的,嘿嘿嘿嘿……”

  唐雪漓气得直跺脚,回头低声咒骂道:“箫洛白,你和他们废话什么?”

  箫洛白也没去回应唐雪漓的话,只是懒洋洋地眯起双眼,伸了个懒腰,“既然我可以成为长老级别的男宠,你们得好好顺从我才是。”

  “臭小子,别以为自己是大爷,我们随时可以解决掉你,眼下还未成为什么男宠,摆什么架子?”

  箫洛白又是嘿嘿一笑,“不不不……别动怒,咱们有话可以好好说,你们进贡给长老如此这般的极品男宠,你们的长老自然不会忘记给你们好处,对吧?”

  四名合欢宗弟子突然觉得箫洛白所言甚是,当下有些犹豫。

  为首的合欢宗弟子轻哼一声,开口问道:“那么你要我们顺从你什么?”

  箫洛白打了一个呵欠,单手环在唐雪漓的纤腰上,“我要她做我的贴身婢女,你们谁都不可以碰。”

  “你胆子不大,胃口倒是不小啊!”合欢宗为首的弟子勾起邪恶的笑容,态度倏然大变,话音狠狠地说道:“虽然你很有可能深得长老宠爱,但是除了你,我们也不是找不到其他男人做男宠了,哼!竟敢阻止我们采阴补阳,你小子我看还是死在我们手上算了!”

  话音一落,一股凛然的杀气登时朝唐雪漓和箫洛白袭去,唐雪漓心中咯噔了一下,双腿发颤,却也没有后退一步。

  看着慢慢靠近过来的合欢宗弟子,唐雪漓提着嗓音大叫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胆敢再靠近一步,后果如何,概不负责!”

  “哟!好大的口气,如此较弱的黄毛丫头,能有什么移山填海的大本领?”合欢门徒不以为然,还是继续走过来。

  “娘子……你站着别动,我豁出去了。”也不知道箫洛白哪里来的勇气,一个劲地往前冲,抓住其中一个合欢门徒的大腿,求饶道:“你们……你们放过我的娘子吧……要杀要剐随你们便。”

  “箫洛白,你回来!”唐雪漓惊叫一声,她完全没有想到箫洛白这么一个炼气一层的人会这般为她下跪求饶。

  “小子,快滚快滚!修为如此之低,竟然还敢扑过来,小心我划破你那张好看的脸!”

  箫洛白却是抱着不放,“来吧,随便划吧。”

  “呸!这小子我们先把他杀了再说!”四名合欢宗弟子霎时之间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宝,正欲朝箫洛白劈去。

  不远处的唐雪漓脸色煞白,之前她早已打算拿出最后一张司马族长送给她的灵符,谁知箫洛白在她使用前就冲上去了,不过眼下事情紧急,再不用灵符,后果定然不堪设想!

  “去!”唐雪漓抽出灵符,念了一遍口诀,灵符光芒乍现,立即发出“嗤嗤”的声响,飞快地朝四名合欢宗弟子袭去。

  “啊啊啊啊!”紧接着,只见四名合欢宗弟子齐齐被灵符迸发的气息击飞到了空中,打转了一番后又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四名合欢宗弟子痛苦地在地上呻吟着,唐雪漓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而是急忙地朝箫洛白奔去,一把拉住有些发愣的箫洛白,唐雪漓连忙问道:“箫洛白,你没事吧?”

  “没事,娘子……你……你竟然会驱使灵符?”箫洛白眼神流露出些许惊愕,转瞬后却又被淡然给取代。

  唐雪漓摇头,拉着箫洛白往前跑,“此处不宜久留,至于我如何学得驱使灵符之法,我们往后有时间再说罢。”

  箫洛白嗯了一声,两人继续朝司马大宅的方向奔去。

  四名合欢宗弟子在地上嗷嗷直叫,不停地打滚喊痛,他们脸色苍白,看来伤得不轻啊。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阵清风袭来,空气中立时多了几丝茉莉花香的味道,四名合欢宗弟子依然躺在地上痛苦不堪,随着气流中夹杂的芬芳四溢,一个赤着双脚,白衣及地,长发披散的美貌男子慢慢走来。

  “一群没用的东西,竟是伤成这样!”男子话音生冷至极,话语中带着的漠然,足以让人胆战心惊。

  “宗……宗主……”

  “参见……宗……宗主……”

  来人正是合欢宗宗主荛漆,四名合欢门徒挣扎地爬了起来,在这赤着双脚的美男面前跪下。

  “司马家的灵符所伤,不是上个月这家族就被灭了么?”合欢宗宗主荛漆的视线在四名合欢门徒的伤口上扫视了一遍后,悠悠地说着,“难道还留下活口不成?啧啧,越来越有趣了,我倒想见识见识这使符的人。”

  荛漆把话说完,巷子外突然闪现了一个黑影,下一刻便也消失而去。

  “谁?”荛漆蓦然回头一看,却只看到几片落叶飘荡在空中。

  晌午的气息让人有些打盹儿,知了还在漫无边际地鸣叫着,洛城司马大宅不远处的小街道上,箫洛白和唐雪漓一面走一面回头打量。

  “娘子,我看他们不会追来了的。”箫洛白停下脚步,边喘气边缓缓说道。

  唐雪漓却是不敢放松,眉头一挑,“你又如何这般肯定?”

  “他们是合欢宗的弟子,见过的美女数不甚数,走失了一个猎物,他们也不看在眼里。”箫洛白说完,摆手道,“不行了,我要歇息一番。”

  唐雪漓听完箫洛白这么一说,不但没有舒卷眉头,反倒是眉头倒竖,没好气地说道:“你这话的意思,可是说我长得不起眼,所以我逃脱对他们来说损失不大,是不是?”

  “这个……”箫洛白哑然,只是嘿嘿笑着不回答。

  “哼!”唐雪漓跺脚,两手叉腰,“箫洛白,你是不是不知足啊,老娘我这么好的女子,能杀得了老鹰,赶得跑色狼,你还有什么好嫌弃的。”

  “我哪有嫌弃?娘子真真冤枉为夫了。”箫洛白摆手解释,生怕唐雪漓火山爆发。

  唐雪漓歪过头去,也不说话,箫洛白偷偷瞄了她一眼,估计唐雪漓也只是嘴上说说,这种事情应该不会放在心上,当下连忙转换话题,道:“你看司马大宅快到了,我们是继续向前呢还是回家去?”

  唐雪漓抱着胳膊,视线看向远处几十杖远的司马大宅,坚定地说道:“自然是要继续向前啊!走!”说走就走,等箫洛白反应过来的时候,唐雪漓以及走出好几步远了。

  “等等!”箫洛白追了上去,两人并肩而行走了大多十几步,却看到一个穿着锦衣玉服的金冠男子走来,他摇着玉骨扇,笑眯眯地看着箫洛白。

  唐雪漓停下脚步,扭头对箫洛白茫然问道:“喂,那男的你认识?”

  箫洛白没来得及回应,来人就哈哈爽朗笑了三声,快步走到箫洛白和唐雪漓跟前,道:“箫兄,几日不见,竟是有美娇娘作陪了,真是羡慕,羡慕……”

  男子美目盈盈,说话的瞬间,还不忘偷偷打量唐雪漓的相貌与身段。

  倒是箫洛白很是敷衍地回道:“嗯,是,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说罢,箫洛白给唐雪漓使了个眼神,示意两人快走。

  “别走!”那男子快速拉住箫洛白的手腕,笑嘻嘻地摇着玉骨扇道:“别急别急,好久不见,我们得叙叙旧才行。”

  “我和你有什么旧可以叙?我还有事,得先行一步。”箫洛白说完,挣脱了那男子的手。

  “喂喂!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在我面前拉拉扯扯的?我还有没有存在感了?”唐雪漓话音有些酸嗖嗖的。

  “哟,你看你看,我这人一着急就会忘记形象了,多有得罪,多有得罪……”锦衣男子抱拳对唐雪漓行了一礼。

  箫洛白打了一个呵欠,话音死气沉沉地道:“娘子,我们走。”

  “呀!箫兄,我之前听说你娶妻,还有些不信,今日得见,果然……果然有这么回事儿,真是……真是……令我好生惊讶。”

  唐雪漓觉得眼前这男子好生奇怪,为何一直对箫洛白套近乎?不是说所有洛城的人都不待见箫洛白的么?眼前这男子和箫洛白又有什么好交情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