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敢不敢一起洗
七月烟羽2016-08-22 15:403,550

  夜晚,朱雀大街。

  唐雪漓坐在桌前,单手托着下巴,瞪着箫洛白道:“你说给我变的镜子呢?”

  箫洛白争着沉重的眼皮,慢悠悠地端起一盆清水,道:“娘子你过来,看这水里。”

  唐雪漓起身,朝清水一看,正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下一刻,唐雪漓有些郁闷地道:“你说给我变的镜子,就是这个?”

  “对,这和镜子也差不多,娘子你就将就吧。”说罢,把盆端回原处,箫洛白似乎很是发困地行到床榻边,舒展一番身子后,躺了下去。

  “谁让你睡那里的,起来!”唐雪漓大声叫道。

  箫洛白翘着个二郎腿,侧过脸来道:“娘子别闹了,快来躺着。”

  唐雪漓立马起身,行到床边,“躺什么躺?赶紧给老娘起来!”

  箫洛白装睡不理,却被唐雪漓一把拖了起来。

  “去,给我打热水来,我要洗澡!”唐雪漓实在找不到可以让箫洛白起身的理由,视线投向屋子角落的屏风说道,因为那屏风后面,是个大木桶。

  “原来娘子要沐浴?”箫洛白把双眼睁开,也不知道眼神里流露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意味。他倒是很听话地起来,对唐雪漓道:“娘子等着。”

  唐雪漓见箫洛白下楼去了,当下放松地躺在床上,舒服地呼了一口气,暗道:“终于把他打发起来了。”

  不过想想,这几天她也没洗澡了,尤其是昨夜独闯司马大宅回来之后,浑身上下都缠绕着一阵汗味,也不晓得箫洛白有没有嗅到她的汗味呢。

  既然那箫洛白去打水,唐雪漓不洗白不洗,于是起身坐在床沿上,等候箫洛白打水回来。

  不到一刻钟的功法,箫洛白就将屏风后的木桶注满了水,水气腾腾,顿时充斥着整间屋子。

  唐雪漓有些满意地走到屏风旁,回头对箫洛白道:“我要沐浴了,你把灯也熄了吧,老老实实地在床上待着,休要偷看!”

  箫洛白哦了一声,随即又有些不明白地问道:“不是有屏风遮住的么?熄灯做什么?”

  “罢了,不熄不熄。”唐雪漓走到屏风后面,开始脱掉外衫,衣服滑落在地,窸窸窣窣的声响唐雪漓听得清清楚楚,屋子一时竟是变得这般安静,不由得令她感到有些害怕。箫洛白那人,该不会是准备干坏事吧。

  “箫洛白?”唐雪漓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嗯?”

  听到箫洛白的回应,唐雪漓吐了一口气,又凶恶地叮嘱道:“给我老实待着!不准动!”言毕,唐雪漓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亵衣和亵裤,她连忙踏入了木桶之中,热水蔓延着身子,唐雪漓小心翼翼地蹲了下去,只露出头。

  并不是唐雪漓愿意这般穿着亵衣亵裤泡澡,她这样做,还不是为了预防万一,要是自己裸着身子,恰好那箫洛白不老实那可不妙了。

  唐雪漓本是要放下心来好好享受着温暖的沐浴,谁知那箫洛白这时才回话,“娘子一直叫我不要动,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在暗示我什么呢?”

  唐雪漓脸色微变,骂道:“别一厢情愿了!”

  “要是我偏要一厢情愿又怎么样?”箫洛白邪魅地笑了一声,唐雪漓登时有着不好的预感。

  一转眼,箫洛白已经来到了屏风的前面,他探出头来,双眼直直地看着唐雪漓,勾起唇角。

  “你你你……”唐雪漓惊慌失措,“谁让你过来的,滚回去!”

  箫洛白稳若泰山,不但没退,反而更加走近了些。他单手托着下巴,故作思考状,“我也想洗。”

  果然如此,这箫洛白心里还是打着如意算盘的。

  唐雪漓咬着嘴唇,伸出一只手指着箫洛白,语气急促地说道:“你要洗也得等老娘洗完再说,回去!”

  见唐雪漓露出白花花的臂膀,箫洛白的目光立时停留在她的手臂上了。

  “你看哪里去了?把你的狗眼移开!”

  箫洛白反而把双眼挣得更大了,一边脱去外衫,一边云淡风轻地说道:“你说对了,狗是我的亲戚,我是狼。”说完,眼神变得更加的邪恶。

  “你……你你你你干嘛脱衣服?”唐雪漓这回吓得不轻。

  箫洛白潇洒地把外衫扔到屏风上,着着里衫朝唐雪漓靠近。

  “完了!”唐雪漓心中砰砰直跳,双肩颤抖,心道:“再不跑就真要失身了!”心中如此之想,唐雪漓也顾不了许多,立即站起身。

  “哗啦啦!”水声响彻整间屋子,唐雪漓在木桶中站立起来,还未来得及走出木桶,双肩却被箫洛白按住,紧接着他也踏入了木桶中。

  “嘿嘿,娘子,你跑什么?”他看着唐雪漓玲珑的身段,双眼有些发红,纵然是穿着亵衣亵裤,但也掩盖不了她的好身姿。

  “敢不敢一起洗?”箫洛白将俊脸凑近了唐雪漓,这时的唐雪漓像是吓傻了般,出神得厉害,眼神呆滞无比。

  不过下一刻,唐雪漓惊叫一声,“你放开我!”

  “不。”箫洛白反而按住唐雪漓的双肩,带着她一起蹲入了水中,虽然木桶很大,但是因为多了一个人容纳的缘故,热水这时也溢出了不少。

  唐雪漓坐在木桶中死死挣扎着,她就像一只受惊了的羔羊,正在拼尽全力地挣脱大灰狼的魔爪。

  “好好泡着,你这样动,水都被你弄到地上去了。”箫洛白温和地提醒了一句。

  唐雪漓胸口起伏,她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气道:“你……你到底想做什么?怎地还色心不改?”

  箫洛白见唐雪漓似乎已经打算放弃挣扎,当下也收回按住唐雪漓的手,微微摇头道:“就是一起洗澡而已。”

  唐雪漓听罢,双眉一扬,有些怀疑地问道:“仅此而已么?”

  “仅此而已。”像是擦觉到了唐雪漓心中的小九九,箫洛白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唐雪漓一眼,轻咳一声道:“娘子以为是什么?”

  唐雪漓还是有些不信,怯怯地又问了句,“不会做什么苟且之事吧?”

  此话一出,唐雪漓想死的心都有了,尼玛啊,这不是提醒对方就得做苟且之事么!唐雪漓泪眼望天,苍天啊,今夜或许真的要被箫洛白吃干抹净了!

  果然如唐雪漓所料,箫洛白这时差点贴了上来,道:“难不成一起洗澡还不够,我们做点更深入的动作才行?”

  唐雪漓连忙伸手正欲推开他,谁知箫洛白就好似一座巨山,唐雪漓如何也推不动,她双手就这般抵着箫洛白的胸膛。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穿衣服,你不也穿着衣服的?”箫洛白很不痛不痒地说了这句话。

  唐雪漓双眉倒竖,狠狠地说道:“这衣服这般薄,沾上了水和没穿有什么区别?”

  箫洛白听她这么一说,他赶紧把视线在唐雪漓的身上扫了一遍。

  “你看哪里?闭上你的眼睛!”

  感受到唐雪漓勃然大怒,箫洛白这回嘿嘿一笑,倒也是乖乖闭上了双眼。这时他的手不经意地动了一下,反倒是触摸到了唐雪漓软绵绵的酥胸。

  “拿开你的手!”唐雪漓叫得嗓子都有些哑了。

  箫洛白亦是快速地收回手,耸了耸肩,“谁让你叫我闭上眼睛的,我看不见,这可不怪我。”

  唐雪漓无话可说,她又急又气,好在这个时候箫洛白也只是泡澡而已,目前看来还是老实的。但是男人么,不都是下半身动作么?要是待会儿他突然精虫上脑,唐雪漓怕是自杀都来不及。

  正在担忧着身前的大灰狼会不会扑过来,唐雪漓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回想起昨夜糊糊涂涂地昏迷在司马大宅,也不知道那采花大盗美人醉到底有没有迷奸她。

  一想到那采花大盗,唐雪漓就懊恼至极,她心想,“古时候的男人是不是很在乎女子贞洁的?倘若箫洛白得知我非清白之身,以后是不是不会轻易碰我?”

  苦苦思忖之后,唐雪漓抬起头来,正好迎上了箫洛白灼热的目光。她深深地倒抽一口凉气,“箫洛白,可别动什么歪脑筋!”

  箫洛白眼神流转,不说话。

  唐雪漓暗叫不好,立时把之前心中已经打算好的话说了出来,“箫洛白,昨晚上我夜不归宿,你就没怀疑什么吗?”

  “娘子怎么突然提这个?此刻应当是好好沐浴的好时机。”

  唐雪漓敛眉,暗暗一叹,“唉,实不相瞒,昨夜我碰上了一淫贼。”

  “然后?”

  “然后会发生什么,还用我说吗?”唐雪漓抬起眼帘看了箫洛白一眼,可是令她郁闷的是,为何对方还是这般的淡定啊?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箫洛白挑眉一问。

  唐雪漓轻轻一哼,重重地回应道:“也就说明我现在可能已经不清白了!你还想碰我不成?”说出这句话,唐雪漓脸都红了,毕竟这对她来说,多多少少都是羞耻屈辱啊。

  箫洛白微微一愣,却道:“你这般说,也证明你还不清楚你是否清白啦?”

  被箫洛白一语戳中心思,唐雪漓快速地把头垂了下去,不回应他的话。不过唐雪漓的的确确是想知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醒来却在洛城的护城河河边呢?

  不过,此时此刻,箫洛白倒是凑了过来,伸出双臂,轻轻按住唐雪漓的双肩,道:“若是娘子不确定,我们这就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试?”唐雪漓蓦然抬头,脸色大变,“你此话何意?”

  箫洛白眼神变得愈发的邪魅,“就是试试你是否清白,你不是很想知道的么?”

  “不不不!我不要!我应该不是清白之身了,无论如何,我也算得上你名义上的妻子,已经配不上你了,你还是别动我了好不好?赶紧休了我,我们以后还是朋友……”

  箫洛白摇头,“娘子不知道吧,我们云青大陆哪里有那些凡尘缛节的?清白与否,我不在乎。”说罢,箫洛白按住唐雪漓及肩膀的手紧了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