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屋外有蹊跷
七月烟羽2016-08-22 15:373,480

  “箫洛白,把你的手拿开!”唐雪漓失声叫了出来。

  箫洛白抿嘴一笑,摇头道:“娘子莫怕,怎么对为夫如此见外?”

  “不准你摸我!离我远一点!”

  见唐雪漓脸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她又急又气的模样,箫洛白看着竟是笑得更灿烂了,“娘子,这木桶就这么大,你还想要我离多远?这水用不了多久就凉了,我们好好享受鸳鸯浴吧。”

  听箫洛白这么说,唐雪漓眉头竖起,咬紧皓齿骂道:“谁和你是鸳鸯,鸳鸯你妹啊!”

  箫洛白眉头一挑,也不回话,视线停落在唐雪漓那双抵着他胸膛的手,而后一个精灵,快速将唐雪漓的手双双握住。

  “莫要挣扎了,咱们好好泡澡。”箫洛白轻声细语,俊脸贴得更近了,使得唐雪漓呼吸一窒,瞳孔微缩。

  唐雪漓觉得箫洛白越来越近,焦虑无比的她鼓起勇气开始挣脱,由于木桶就只能容纳二人,这时空间甚小,导致唐雪漓的反抗很是无效。

  说时迟那时快,未等唐雪漓反应,箫洛白两手竟已经捧住了唐雪漓的脸儿,他端详着她的面容,话音懒洋洋地赞道:“啧啧,娘子好似出水芙蓉一般,叫为夫如何忍得?”

  听箫洛白这般说,唐雪漓暗叫不好,觉得今夜怕是躲不过了。

  下一刻,那箫洛白果然动作麻利地在唐雪漓脸上“吧唧”地亲了一口,而后很是得意地看着唐雪漓。

  “你!”唐雪漓瞠目结舌,更多的是气急败坏,“你这流氓!”唐雪漓一边说着,一边用水拍洗着被箫洛白亲的脸。

  箫洛白见状,却也不在意,反而退了回去,双手抱着胳膊,枕着头靠在木桶边沿,就像是欣赏一幅画似的,目不转睛地看着唐雪漓。

  “你说,哪有哪家娘子这般不待见自己夫君的?”箫洛白问了一句。

  “哼!”唐雪漓狠狠地白了箫洛白一眼,“都说了我非清白之身,你就别碰我了,赶紧休了我,明日我们各走各的路罢!”

  箫洛白弯起嘴唇,摇头道:“你又没证明你身子不清白,何故这般说,就算不清白了,之前我也说过,我们云青大陆没这个凡尘缛节,不在乎的。”

  “呃……”唐雪漓顿感头大,觉得这法子似乎行不通,正在考虑着如何防备箫洛白将自己吃干抹净的时候,身前的箫洛白却话音一转,好奇问道:“对了,娘子昨夜为何不归家,怎地遇上淫贼?”

  “哼!”唐雪漓听见“淫贼”二字,不由得想起昨夜在司马大宅的遭遇,一想起自己可能晚节早已一去不复返,当下心中懊恼和郁闷交织不已。

  唐雪漓这时愤愤地说道:“你现在才问起我昨夜的事!早些时候干嘛去了?”

  箫洛白双眉一扬,“之前不是你昏迷不醒么,把你背回来,自然要你好好休息,急着去问那些事怎行?”

  唐雪漓又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道:“那我还得谢谢你替我着想了!”唐雪漓言及此处,却是长叹一气,“要是今后让我碰见那淫贼,我定要将他大卸八块不可!”

  “娘子放心,日后要是寻着他,不用你出手,我会阉了他!”

  箫洛白话音一落,唐雪漓倒抽一口凉气,随即扶着额头摆手道:“罢了罢了!就你那炼气一层的三脚猫功力,还是别做青天白日大梦了。”

  箫洛白见唐雪漓如此鄙夷自己,也不生气,嘿嘿一笑,正想继续回应,谁知这个时候,屋外突然传来“咣当”一声,似乎是瓦片落地引起的声响。

  “谁?”唐雪漓吓得身子情不自禁地往箫洛白靠去,有些畏畏缩缩地往窗外看去。

  箫洛白不说话,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竖起耳朵听着屋外的动静。

  不过,瓦片落地之后,屋外又恢复了一片宁静。

  唐雪漓战战兢兢地盯着窗外,“会不会是什么人在外面看着我们?”唐雪漓不知为何,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样的感觉,是与生俱来的恐惧。

  一旁的箫洛白这时盯着她说道:“娘子,犯不着这么怕吧?不过是风吹打落了屋顶的瓦片而已。哪有什么人?就算是人,顶多是偷窥你我二人鸳鸯浴的罢了。”

  “希望是这样。”唐雪漓长吁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紧紧贴在了箫洛白的胸膛前,“呃……”唐雪漓不由得面红耳赤,正准备退回身子,谁知箫洛白那厮竟在这个时候顺水推舟,连忙将唐雪漓环在了怀中。

  “娘子莫怕,而今的云青大陆还算得上太平。”箫洛白一边安慰,一边露出很是得意的表情。

  “太平个屁啊!老娘昨夜都遇上淫贼了,采花大盗横行霸道我就不说了,昨夜我还遇见一个强盗,他把我身上的玉佩都拿走了!”唐雪漓越说越气,却是忘记了自己被箫洛白抱住。

  箫洛白见唐雪漓不反抗自己,偷笑了好几回,又继续安慰道:“那是娘子运气不好罢,不过娘子昨夜是在哪里遇着他们的?”

  “哼!我跟你说有何用?难不成你会灭了他们不成?就你那炼气一层……”

  “炼气一层的窝囊废是吧,我就知道娘子会这般说我。”箫洛白未等唐雪漓说完,就快速接上,“嘿嘿,娘子,虽说我修为是有点低,但你我既然已经成亲,咱们夫妻一条心,可别有什么事瞒着我。”

  “呸!你修为有点低?明明是很低非常低,低到了极致好不好?还有谁和你夫妻一条心了?”

  箫洛白撇嘴,装作很委屈的模样,“我们需要的是信任……”

  “就你这禽兽,时刻想着推倒我在床上的男人,我需要信任?”

  “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才不告诉你我昨夜去了司马大宅!”唐雪漓胸口起伏地说着,把话说完,才发现自己已经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唐雪漓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箫洛白笑得欠揍的那张脸了。你妹啊!见过犯傻的,也没见过像自己这般犯傻的啊,愚蠢的自己啊!唐雪漓心中早已是抓狂不已,恨不得一头撞死。

  箫洛白笑声也停了,反而变得有些正经,“娘子去司马大宅做什么?”

  唐雪漓也不再隐瞒,装作很是淡然地回应道:“不做什么,昨日我在洛城逛了许久,到得后来迷路了,三窜四窜的就到了司马大宅,谁知那里比鬼屋还可怕。”唐雪漓此刻还不能将去司马大宅的真实目的告知箫洛白,纵然箫洛白是自己的夫君,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防范意识的,司马族长告诉自己枯井有好东西的事情,她眼下得好好保密。

  “那司马一族一月之前就遭到灭门之祸,从此之后,那一带变得宛如荒郊野外一般,全洛城的人几乎很少到那里去,你说那是鬼屋,也不为过了。”箫洛白话音缓慢地说着,随即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呵欠,懒懒地说道:“娘子以后别去那里了,你不会修为,要是再碰到什么淫贼,为夫又不在身边,你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啦。”言毕,箫洛白闭上双眼,哼起了小曲儿。

  “哼!”唐雪漓又是重重一哼,“昨晚我遇上淫贼你还不是不在身边,少说这些没用的。”

  唐雪漓话一说完,屋外又传来了“咣当”一声。

  这个时候,两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唐雪漓,惊慌失措地抬起眼帘,看着箫洛白,压低声音道:“屋外一定有人!”

  箫洛白眼神流转,放开唐雪漓,轻手轻脚地从木桶里站起,快速拿起外衫披在身上,朝窗子走去,他推开窗户,把头探出去观望着屋外的光景。

  唐雪漓躲在木桶里,悄悄滴问了一句,“怎么样,你看到了什么人没有?”

  半晌未听箫洛白吱声,由于隔着屏风,又看不到他,唐雪漓心中有些担忧,她畏畏缩缩地站起身来,也拿起外衫披在身上,走出屏风,才发现箫洛白还趴在窗户边看着屋外。

  唐雪漓行到箫洛白身旁,也学着他的模样把头探了出去,不停滴环视着屋外的景物。

  夜色之下,星辰寥落,淡淡月光,朱雀长街大部分人家都已经熄了灯火入睡了,长街上安静不已,箫洛白和唐雪漓并没有看到有什么人。

  “这年头,偷窥的心倒是挺大,一被发现,跑得比什么都快。”箫洛白一边摇头,一边缓缓地把窗户关上。

  唐雪漓用外衫包着身子,听箫洛白这般说,心却是放不下,咬住嘴唇蹙眉道:“我总觉得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娘子何出此言?”箫洛白走到桌前,拨弄了灯芯,好奇问道。

  唐雪漓摇头一叹,“今日从玄极广场回来的路上,我遇上南宫鸣了。”

  “南宫族长?”箫洛白话音微微提高了些,看得出他有些惊讶。

  唐雪漓点头,便也将今日南宫鸣找她交涉一事说了出来。说完之后,唐雪漓已经变得义愤填膺了,不忘说道:“那个南宫若真是瞧不起人,哼,虽然那储物袋里宝物多多,但是看她那副瞧不起人的模样,老娘才不稀罕他们的东西!”

  此话一出,箫洛白双目一亮,拍手赞道:“娘子所言所举真真是极好的,为夫佩服!”

  唐雪漓这才走到箫洛白身前,在他对面坐下,轻轻哼了一声,似乎还没解气,她又拍了拍桌子,“看我以后怎么好好收拾他们!”

  “待得娘子升仙,那南宫世家不用放在眼里。”

  “箫洛白!休要拍马屁,甭单单指望我变强,你也得努力!”唐雪漓这时态度变得极为严肃,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箫洛白,仿佛是寄予了期望般,“箫洛白,从明日起,你得好好修炼,不然我们一直受人欺负,又不能还手,当真是气人得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