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交涉
七月烟羽2017-04-14 23:403,479

  唐雪漓一人走过长街,正在穿越小巷子的时候,突然眼前袭来一股强烈的气息,吓得唐雪漓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

  抬头一看,竟是南宫鸣一人伫立在唐雪漓的身前。

  “你是……”唐雪漓话还没说完,她就立即反应到这人之前在玄极广场上看到过,正是那南宫若的爹。除了这个身份之外,他还是唐雪漓和箫洛白婚事的主宰者。

  唐雪漓脸色微变,怒气在心中慢慢上涨,若不是这南宫鸣,她或许就不会糊里糊涂摊上这些事了。

  “我还没去找你,想不到你亲自找上门来了!说,为何要这样对我?”唐雪漓立马劈头盖脸地给南宫鸣一顿臭骂,“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女儿想不想嫁人那是你们的事情,何必要把我给扯进去?”

  待得唐雪漓说完,南宫鸣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他淡淡道:“事已至此,姑娘也别再抱怨了。”

  “哈哈,说得轻松!你非我父母,为何要主使我的婚姻?”唐雪漓说得眉头倒竖,若不是她没有修为,否则的话,这个时候唐雪漓定然要扑上去与南宫鸣拼个你死我活。

  南宫鸣上前了一步,端详着唐雪漓,语气还是依旧平淡,“我长话短说,姑娘如若能不将此事说出去,我会给你好处。”

  “好处?”唐雪漓眉头一挑,不过转瞬却冷冷一笑,“真是笑话,就算我不说,难道这云青大陆之前没人听说你南宫世家嫁女儿的么?南宫族长,想来你不会犯如此简单的错误罢?”

  南宫鸣却是摇了摇头,“姑娘只说对了一半,之前云青大陆大部分的修士都知道我南宫鸣女儿要嫁给一个乞丐,但是,我既然是南宫世家的族长,那我自然有让他们闭口的办法。”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唐雪漓话音语调降低了,喉咙变得有些沙哑。

  “姑娘还不懂么?”

  “你们……”唐雪漓有些语塞,她很是气愤,到底这南宫鸣有多大的本事,竟是可以瞒天过海。

  南宫鸣上前走了一步,神色没有一丝波澜,对唐雪漓道:“只要姑娘不说,一切都好办。”

  “我凭什么会答应你?”

  “你答应的话,你我之间好处多多,你若不答应我,我自然是会有麻烦,但你也逃脱不了。那箫洛白除了是个乞丐,其实其他方面都好,姑娘不如邃了我的意思,大家都有好日子过。”南宫鸣很是耐心地与唐雪漓交涉着。

  唐雪漓听罢,也觉得南宫鸣此话在理,若是自己闹大,似乎也捞不到多少利益,特别是在这无依无靠的云青大陆上。

  见唐雪漓眼神有些犹豫不决,南宫鸣立马掏出一只物袋,对唐雪漓道:“姑娘若是答应,这储物袋就归你,里面是我的一些心意。除了一百颗极品灵晶之外,还有一些修炼秘籍和上品法宝,不知这等薄利,姑娘可否接纳?”

  一听到那储物袋里装了这么多好东西,唐雪漓有些动摇了,毕竟眼下她正在为钱财发愁,再加上储物袋里还有修炼的功法,她自从穿越到云青大陆,除了上次司马罡长老替她洗筋伐髓之后,她便也没接触过修炼的事情。此刻的唐雪漓,更对储物袋中的秘籍和法宝感兴趣。

  “只要你答应,这些都是你的!可不要给脸不要脸,这等好东西,我还有些可惜!”也不知何时,南宫若已然出现在南宫鸣的身侧,她微微扬起下巴,很是高傲地说着。

  南宫鸣这时眉头一蹙,摇头道:“若儿,不得如此。”

  唐雪漓一见南宫若出现,适才本来动摇的心却变得更加坚定了,表情立马变得很是冷冽,语气带着一丝狠毒,“谢谢你们的好东西,我不稀罕!”言毕,唐雪漓准备转身绕道离去,却被南宫若拉住。

  “东西你可以不要,但是我爹交待你的事情,可要记住!否则,今日我就让你死在这里!”南宫若趾高气昂地说着,全然一副瞧不起人的姿态。

  “不得胡闹,放开她!”南宫鸣语气加重了些,“爹正在好生帮你处理你惹出来的破事,休要给我搅黄了!回来!”

  感受到自己的父亲有些生气,南宫若脸色一沉,重重地哼了一声,气急败坏地行到南宫鸣的身侧,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不再看唐雪漓。

  南宫鸣看着唐雪漓,蹙着的眉头舒卷开来,话音一转,缓和的语气说道:“姑娘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这储物袋还请姑娘速速收下罢。”

  “爹!”南宫若这时有插嘴了,“你干嘛要对这等庶民低声下气的?你可是我南宫世家身份显赫的族长!”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响彻了整个小巷,南宫鸣一巴掌打在了南宫若的脸上。

  “爹……你……你打我……”南宫若捂着脸带着哭腔说着,继而很是赌气地说道:“我是为爹好,爹却这样,我……我……”

  “回去,这事我自己处理,别给我添麻烦了!”南宫鸣很不耐烦地甩了甩一拂袖。

  “哼!回去就回去!”南宫鸣怒气冲冲地瞪了唐雪漓一眼,双足一跃,缠绕在腰上的红绫顿时飘动起来,带着她飞上了空中,远远而去。

  “姑娘……这储物袋……”

  南宫鸣话还没有说完,唐雪漓却是抱着双臂,一副看热闹的神色摇头道:“这等大礼南宫族长你还是好生收回吧,我可消受不起!”唐雪漓本是有些想接受这储物袋的,毕竟如此大的好处,白要白不要啊!可是回想起之前南宫若那么傲慢的话语,唐雪漓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

  呸!你南宫家的东西,我才不稀罕!唐雪漓心中如此之想,嘴上接着说道:“至于那件事,我说不说那也是我的自由,族长若是一直纠缠,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以及怀疑,哈哈。不过也不要担心,我还想多活几年的,告辞。”唐雪漓打算遛了,不想再与南宫家有何牵扯。

  南宫鸣这回倒也不挽留,也随着唐雪漓去了。

  唐雪漓离开了小巷,回到了车水马龙的主街上,但这时她才发现之前箫洛白竟然没有跟来。那条巷子是唯一一条回朱雀大街最近的路,难不成箫洛白又去做别的事了?

  “该死的!他不会又去赌了吧?”

  唐雪漓低声咒骂了一句,打算朝荷花赌坊走去。

  没走几步,却感受到有人拍自己的肩膀,回头一看,不是箫洛白又是谁?

  “嘿嘿,娘子。”回头便迎上了箫洛白嬉皮笑脸的容颜。

  “你怎么还在这里!”唐雪漓好奇一问。

  箫洛白耸了耸肩,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道:“遇上了一个朋友,好端端的竟然叫我请他喝酒,真是会欺负人,明明知道我箫洛白是只穷鬼。”

  看着箫洛白如此云淡风轻地说着,唐雪漓还有些不相信,“你这种人还有朋友?人家居然看得上你请的酒?”

  “娘子……话可别这么说,怎可如此蔑视为夫呢?”

  “得了得了!”唐雪漓不想听他扯这些乱七八糟的,连忙摇头道:“也不早了,我们回朱雀大街吧。”

  箫洛白撇了撇嘴,又伸着手抠了抠耳洞,懒洋洋地应道:“嗯,娘子,我们这就回家。”

  两人走在街上,唐雪漓左顾右盼着集市,她一眼瞥见一小摊上卖着女子平日梳洗打扮的小东西,其间包括了镜子。

  “镜子!”唐雪漓双眼一亮,不由得说出了口。唐雪漓之前正在找镜子呢,自己到底是否还是清白之身,这个问题依旧困扰着她。

  “娘子要镜子作甚?”

  “我要镜子!”唐雪漓很是坚定地道:“去,给我买下来!”

  如此强大的命令语气,箫洛白眉心一跳,顿时扶额擦汗道:“娘子……你就别折腾我了,我哪里买得起。”

  “箫洛白!你怎么这么抠门!”唐雪漓有些怒了,要不是出门的时候忘记带灵晶,她哪里会叫箫洛白买。

  “嘿嘿,这种事其实我也不想的,但是我实在是买不起啊。”箫洛白摊手,见唐雪漓有些不高兴了,立马哄着道:“娘子要镜子,回去我给你做一个。”

  “此话当真?”唐雪漓睁大双眼,脸色也变得好些了。

  “当真。”箫洛白回道。

  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洛城的黄昏却是很美的,天边晚霞,犹如仙女的彩带,将天空渲染得美轮美奂。

  洛城中心的玄极广场的仙法大会也结束了,夕阳将整个广场铺上了一层厚重的金黄色,广场毫无一人,空荡荡的,倒是广场之外的一高楼上,却是伫立着两个男子。

  一男子一袭红衣,一手握着玉箫,而另一只手抱着一个正在熟睡的白狐,此人不就是那拥有着洛城仙法大会雕像的陆九渊?

  陆九渊眺望着远方,声音平淡地响起,“去给我查查之前与南宫若发生小争执的女子身在何处,到底是何来历。”

  陆九渊口中的女子,便是指的唐雪漓。

  陆九渊话音一落,他身后立着的青衣男子回应道:“公子作何要调查她?”

  “陆容,不瞒你说,之前我在翠微酒楼遇见过那女子,那时她惊慌失措地躲进了酒楼,看得出来,似乎在逃亡。虽然她说是在逃婚,可是我觉得蹊跷至极。”

  “公子何出此言?”

  “因为那群追上来的黑衣修士,从他们的着装上特有的标志看来,仿佛并非云青大陆上的一宗一派,似乎我从未见过。”

  “公子阅历广博,竟是有公子不知道的。”

  “所以,陆容,你可要帮我查查。若是那女子所惹上的麻烦对象与我们敌人有关联,或许我们还可以利用利用她。”

  “是!陆容这就去查。”

  对话结束,落日也完全垂下了山边,黑夜也随即来临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