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恨铁不成钢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838

  唐雪漓趴在箫洛白的身上,不敢去想象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动作。灯火熄灭,黑暗中唐雪漓看不清箫洛白的脸庞,更不知道他此刻表情如何。

  忐忑不安的唐雪漓不敢乱动,耳畔边回荡的是两个人的呼吸声,唐雪漓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有着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下一刻箫洛白就会对她行不轨之事。

  “竟是把你吓成这样?”箫洛白轻笑一声。

  唐雪漓又气又恨,在箫洛白的身上挣扎一番,无奈箫洛白力气大得很,唐雪漓终究还是摆脱不了一直按着她后背的大手。

  “你觉得这样很好笑么?”唐雪漓恼羞成怒。

  箫洛白沉吟半晌,而后又懒洋洋地说道:“夜真的很深了。”言毕,另一只手去扯开了他自己的腰带。

  箫洛白脱衣服尤为利索,衣服摩擦带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唐雪漓觉得尤为刺耳,她深吸一口气,“你……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唐雪漓心颤颤地等候着箫洛白回应,谁知过了好大一会儿,箫洛白轻微的鼾声却响了起来。

  什么!唐雪漓再次惊讶,故意将耳朵靠近了箫洛白的脸庞,确认了这男人睡着了之后,她心中的巨石也终于落了地。

  唐雪漓试探性地拿开箫洛白压住自己后背的手,也不知道是不是箫洛白入睡的缘故,唐雪漓很是轻易地挣脱了开来,她身子小心翼翼地移开,悄悄地躺在了箫洛白身侧。

  深夜的黑暗里,唐雪漓枕着双手,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虽然看不见什么,但若想让她在箫洛白身边安然入睡,她可是做不到!

  于是,唐雪漓一夜未合眼,而箫洛白却是一夜好觉。

  次日早晨来临,醒来的箫洛白懒散地打了一个呵欠,话音有气无力地说道:“娘子,快伺候为夫喝水,口渴得紧。”

  由于整个晚上都没睡个好觉,黑眼圈尤为明显的唐雪漓听见这句话恨不得把箫洛白掐死。

  “你自己没腿没胳膊么?”唐雪漓恶狠狠地说了一声,翻了个身,背对着箫洛白,打算不再理他。

  箫洛白倒也不生气,反而凑了上来,道:“既然娘子不想下床,那么我们趁着早晨灵气十足,好好双修如何?”

  “什……什么?双修?”唐雪漓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双修是什么,她自然知道,方才还在庆幸着昨晚箫洛白没对她做不轨的事情,没想到眼下这男人又开始胡乱打主意了。

  唐雪漓双目瞪圆,怒气十足,“双修!双修你妹啊!”

  把话说完,唐雪漓立即坐了起来,动作神速地跳下了床,大步流星地行到桌前给箫洛白斟了一杯茶,回头递给了箫洛白,又气又恨地对他说道:“我就不信呛不死你!”

  箫洛白得意地接过茶杯,扬起嘴角,也不答话,一杯茶被他快速饮尽,唐雪漓盯着他上下律动的喉结有些出神。

  感受到唐雪漓的目光,箫洛白目光扫了过来,“娘子这饿狼般的眼神,难不成是……”

  唐雪漓听罢,有些脸红地赶紧移开视线,话音有些吞吐地说道:“你……你想多了,我哪有你这么龌龊?”

  “哦?是么?我总觉得你的眼神比你的话更诚实。”箫洛白话音一落,趁唐雪漓没注意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娘子,你觉得这样可好?”

  唐雪漓早已惊慌失措,准备扬起手掌给箫洛白一个耳光,谁知箫洛白动作也不慢,立马握住了她的手腕。

  “好?好你妹啊!你果真是个禽兽!”唐雪漓重重地说着话,连脸庞都被箫洛白气得通红了。

  箫洛白摇了摇头,漫不经心地道:“食色,性也。是人都好这口,娘子不过是放不开罢了。”

  “哼!”唐雪漓把头别了开去,也任由箫洛白抱着,“现下我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待在这里。我为鱼肉,尔为刀俎,倘若你真要把我怎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听唐雪漓这么一说,箫洛白眉头一挑,爽朗地笑了笑,“娘子这么快就妥协了么?之前的傲气怎地荡然无存了?”

  唐雪漓不说话,又是重重地哼了一声。

  而下一刻,另唐雪漓有些惊讶的是,箫洛白竟然放开了她,随即又道:“天也亮了,娘子既然不能出去,那就好生待在屋中,为夫可要出门了。”

  唐雪漓有些发愣,只见箫洛白换上了一件粗布衣衫,虽然衣衫破旧,但或许是因为箫洛白身材极好的缘故,他穿着粗布衣衫却是别有一番韵味。

  “娘子看完了么?”箫洛白对一直盯着自己的唐雪漓笑了笑。

  “呃……”唐雪漓移开视线,又问,“你出门做什么去?”

  “你说呢?别忘了我是这洛城出了名的乞丐。”箫洛白说罢,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唐雪漓咦了一声,心道:“难不成这家伙出门挣钱去了?”忖了又忖,唐雪漓摇了摇头,“他一个乞丐……该不会是去乞讨吧?”

  虽然觉得有些别扭,但唐雪漓心中既然有些高兴,她念想着,既然箫洛白会去乞讨,那也说明他开始上进了?

  这么说来,这房子的租金是不是也有着落了?

  唐雪漓目光中多了一些窃喜多了一些期盼,她坐在床上,掏出昨夜从鹰王身上得到的灵晶,仔仔细细地数了又数。

  “一共十六颗下品灵晶,三月后得开始支付租金了……十三娘说过,租金每月二十颗下品灵晶,这样的话……第四月的租金还差四颗下品灵晶啊。”唐雪漓长叹一声,有些无力地躺在床上,望着帐顶有些发呆。

  “唐雪漓啊唐雪漓,不是还有三个月么?你真打算要和这乞丐在一起?三个月后你在哪里、变成了什么样都是个未知数吧?”唐雪漓闭上双眼,眼下待在箫洛白身边,着实让她觉得有些不甘心。

  在现代的时候,她看了很多穿越小说,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当个王妃就是公主的,她唐雪漓穿越过来竟然是成为了一个乞丐的妻子!纵然箫洛白长相极好,她唐雪漓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愿意,好不容易穿越过来,唐雪漓总觉得要有一番作为才是。

  唐雪漓犹豫、徘徊、恼怒和抱怨的情绪互相交织着,使得她内心有些抓狂地在床上来回打滚了好几次。

  待得到了晌午,唐雪漓见箫洛白还未回来,不禁有些好奇,“这人到底是去做了什么?就算乞讨没收获,这个时刻也该回来了吧?”

  好奇心驱使下,唐雪漓真想出去一探究竟,到底箫洛白现下干什么去了。

  不过还未出门,唐雪漓便意识到自己一身嫁衣还未换下来,连忙四下环顾,走到窗边的柜子前,之前箫洛白便是从这柜子里拿出衣服的。

  将柜子打开,唐雪漓才发现里面有一个醒目的红包袱,她立马解开包袱,几件女子换洗的服饰映入眼帘。

  唐雪漓大喜过望,想来想去,猜想着这或许是南宫家觉得良心过不去,给唐雪漓留着的吧。这般想后,唐雪漓也心安理得地拿了一件浅绿色的衣衫换上,简简单单地挽了一个单髻便打算出门。

  可刚走出房门,走下楼梯之后,唐雪漓又有些不安起来。若是运气不佳,碰到了昨夜追杀她的黑衣修士,那可是大大不妙啊。

  晌午的阳光很是灿烂,阳光有些刺眼,唐雪漓眯着眼睛行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匆忙的行人都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感觉一起暂且正常,唐雪漓呼了一口气,念想道:“司马族长给我的灵符只剩下最后一张了,还有他给我的鹿纹玉佩也不知道有何用……倘若我唐雪漓运气真背,再次碰上那群黑衣修士的话,我只能用那灵符了。”

  唐雪漓在心中默默地言语,之前出门来找箫洛白的事情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

  自从穿越过来,唐雪漓还没好好亲身体验一下如此古风的热闹集市,看着行人都是穿着衣袂飘飘的长衫,后背背负着各式各样的飞剑以及发光的法宝,唐雪漓真觉得这一切只是个梦。

  本想好好欣赏眼前的集市风貌的,但随即唐雪漓便听见街上一个角落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先欠着行不行?别这么抠门不成么?”

  唐雪漓眉头一蹙,立马听出来这个声音是箫洛白的,她连忙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行了好几步,她便看到箫洛白坐在地上,一边抠着耳朵,一边抬头对他身前的一个中年美妇道:“荷花,你就这般不讲情面么?我可是你坊里的常客。”

  “常客?”唐雪漓一惊,难不成箫洛白口中说的店坊指的是妓院不成?

  只听那荷花鼓着腮帮子,两手叉腰,愤愤骂道:“我荷花赌坊可不是做赔本生意的,就算你长年来我这里赌,但输了这么多灵晶,赔不起钱,你要我怎地照顾你?”

  “赌?还输了?”唐雪漓吃惊地望着箫洛白,二话不说立即奔了上去,一把拉起箫洛白后颈的衣裳,骂道:“箫洛白!我本以为你出门是为租金好生乞讨,想不到你好事不做,竟然来赌!”

  箫洛白回头发现是唐雪漓,倒也不惊讶,反而慢悠悠地站了起来,道:“娘子,我就是为租金才来赌的啊。”

  “你!”

  一旁的荷花意味深长地看了箫洛白一眼,“哟,都说箫洛白娶了个媳妇,之前我还不信,今日得见,果然是真的了。”言及此处,荷花转身,没有一丝人情地说道:“没有灵晶就别来赌,小心别把媳妇也赔进去了!”

  唐雪漓心头堵着一口气正想发泄,荷花早已走远,身旁的箫洛白道:“娘子,别生气,别生气,我们走。”

  “我不走!”唐雪漓指着箫洛白又骂道:“你成器点行不行?你就甘愿做一辈子的乞丐么?”

  箫洛白撇嘴,扬起眉头摊起双手耸肩道:“当乞丐有什么不好的?我们回家。”

  “你!”唐雪漓这一次真被箫洛白气得不行了,她恨铁不成钢,气急之下狠狠道:“回什么家?要回你自己回!你这人是有多喜欢做乞丐啊!”丢下这句话,唐雪漓便跑出了箫洛白的视线。

  唐雪漓在街上流浪了半天,黄昏时分,风景她看得够了,走也走得累了,便又开始迷茫起来。

  不回箫洛白那儿,她唐雪漓真不知道去哪里才好。

  低头蓦然发现腰间别着的鹿纹玉佩,唐雪漓灵光一闪,脑海里回荡着司马族长的声音:“司马老宅后院的枯井里,那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件东西了……”

  司马老宅?唐雪漓心跳加速,一种巨大的期待感油然而生,司马老宅恰好就在洛城里,她不知道司马族长说的东西是什么,但想想也知道,应该是件不菲之物。

  夜幕渐渐降临,唐雪漓开始寻找着司马老宅的具体位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