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采花贼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841

  月色之下,唐雪漓行走在洛城的大街上,好在路上行人不少,不然唐雪漓多多少少有些感到害怕。

  只不过,有一个巨大的问题在困惑着她——司马大宅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倘若随便抓着一个行人过问,也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感到奇怪甚至会怀疑起唐雪漓到底是何种居心?

  但,唐雪漓也不能这样像一只苍蝇乱撞吧?

  纠结了一番,唐雪漓还是走到这夜市的一个小摊前,准备询问。

  “姑娘请问你想买点什么?”

  小贩如此之问,唐雪漓便也开了口,“你可知道司马大宅在哪个位置?”

  听唐雪漓这么一说,那小贩脸色微变,摇头道:“不知道,不知道,姑娘若不买东西,还请别耽搁我做生意了。”

  唐雪漓心道:“此人想来不给点便宜是不会告诉我实话的。”念及此,唐雪漓掏出一颗下品灵晶递给小贩,“这样的话,你可是还不知道司马大宅在哪里?”

  小贩低声咳嗽,连忙接过灵晶,伸出手指向洛城西部的位置道:“你一直朝这个方向走,不用拐弯,大约花上一刻钟的脚程就可看到司马大宅了。不过,姑娘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儿可是断壁残垣,没人住了,夜深深的,遇见坏人不说,听说那儿阴气重得很,可别遇上什么厉鬼丢了性命哇。”

  唐雪漓面部一怔,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没有改变前往司马大宅的打算。她对小贩道了谢之后,就开始往洛城西方前行。

  夜风吹个不停,唐雪漓觉得后背凉飕飕的,路上的行人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减少,唐雪漓走了不久,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小贩的提醒,这洛城的西街果真是人烟稀少,街道两旁的房屋没有半点灯火,全然如鬼屋一般。念想到司马一族不久前被灭满门,这里怨气什么的自然很多,唐雪漓真怕自己回遇到什么鬼魂。

  走着走着,唐雪漓就觉得双腿有些发软,这个时候的周遭四处,可是一个人都没有了,耳畔边回荡的是呼呼不停的风声,使得唐雪漓心中狂狂打鼓。

  “要不还是回去吧?”唐雪漓停下了脚步,环顾着四周,惨淡的月光下,周围带来的气氛着实阴森可怖。

  这云青大陆上的怪事,唐雪漓也不是没遇见过,之前还被鹰王捉去,以及被一群黑衣修士追杀,倘若这个时候唐雪漓又摊上什么事,那可是大大不妙。

  唐雪漓心颤颤地想打退堂鼓,但同时也很想知道司马大宅后院的枯井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如果这个时候回去,那还是得回到箫洛白那儿去的,因为白天箫洛白赌博的事情,唐雪漓仍然还在气头上,现下要她回去,她也做不到。

  左思右想,唐雪漓再次向前迈出了步子,不用多久,如那小贩所说,司马大宅的牌匾映入了唐雪漓的眼帘。

  端详着眼前朱红色的大门,以及那歪歪斜斜快要掉落下来的牌匾,伴随着冷风不断,大门吱吱呀呀地一张一合,吓得唐雪漓寒毛直竖。

  走进去,只要走进去找到枯井就好了。唐雪漓心中默默地对自己说,鼓起了勇气踏入了司马大宅。

  一入司马大宅前院,微弱的光线下,只见院中杂乱无比,刺鼻的恶臭不停袭来,白色的帷帐肆意翻飞,这司马大宅除了没有摆放着一口口棺材之外,与义庄可是没什么两样。

  司马大宅虽然变得破败不堪,但是院子却是极大的,若想要一下子走到后院,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唐雪漓夜探司马大宅,额上早已渗出了冷汗,忐忑不已。唐雪漓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司马大宅的风光,但也想象得到一方氏族的府邸,应该是热闹辉煌,而今却变成被人遗弃的角落,不禁令唐雪漓感到一些惋惜。

  正在想得入神,忽听“咣当”一声,一张圆形凳子滚落在地。

  唐雪漓吃惊不已,身子立马往后倒退了好几步,她心跳加速,这司马大宅难不成还有别人?如若对方是个坏人,唐雪漓可是要遭殃的!

  就算危机起伏,也应该要表现得静若泰山不是么?于是,唐雪漓双拳紧握,曲着双腿,正在等候着大难降临。

  不过片刻之后,立马传来了“叽叽叽叽”的声响。随即一小坨黑乎乎的身子从屋中窜了出来,飞快地跑走了。

  尼玛啊,原来是只耗子啊!唐雪漓长吁一口气,抚了抚额,振奋起精神,打量四周,前院左右两旁各自有镂空扇形门通往其他院落,她思量半晌后,开始朝前院中左扇形门行去。

  唐雪漓通过左边的扇形门,一阵阴风迎面扑来,使得她再次毛骨悚然。光线实在太弱,这院落依旧到处琐碎不堪,走了几步,唐雪漓蓦然发现围墙上停落着几只全身漆黑的乌鸦,它们的双目在黑夜里竟是散发着可怖的光芒。

  “嘎!嘎嘎!嘎嘎嘎!”一群乌鸦在深夜里鸣叫。

  唐雪漓头皮发麻,她最受不了这么恐怖的叫声了,连忙蹲下身子捡起几粒石子,恶狠狠地朝那群乌鸦砸去。

  石子飞过,几只乌鸦惊叫几声,本以为会被赶走,谁知乌鸦们竟是齐齐扑闪着双翅朝唐雪漓飞来。

  “不好!莫要被它们啄到了!”唐雪漓用双手护住了头,蹲在墙角。

  乌鸦挥动翅膀带动着空气变成一股股冷风,不停地在唐雪漓身前回荡。

  “嘎嘎嘎嘎!”

  这时候,乌鸦却是发出了仓皇失措的惊叫,唐雪漓一边纳闷,一边抬头,只见四五只乌鸦从空中簌簌落下,倒在了地上。

  “咦?”唐雪漓站了起来,不停张望,觉得暗中似乎有人在帮她,正想大喊一声“恩人多谢。”谁知前方的围墙上登时出现了两个男子的身影。

  唐雪漓眉头一蹙,不敢说话,前来的两人虽然帮她干掉了这群乌鸦,但也不能轻易就断定他们就是好人,眼下的唐雪漓,只能自求多福。

  “盗仙,想不到还是你的速度快。”月光下,对面围墙上的白衣男子双手抱着胳膊,悠哉悠哉地说着。

  在白衣男子身旁的是一个黑衣男子,他亦是抱着胳膊,唐雪漓定睛一看,这才发现他们二人都是蒙着脸的,看不清长相。

  被称为“盗仙”的黑衣男子冷冷地回道:“大晚上你把我叫出来,到底所为何事?”

  “明知故问!我们好久没比过了,今夜也该好好比试一番了。还是老规矩,你劫财,我劫色,看谁比谁快。”

  黑衣男子打了一个哈欠,仿佛很是没有兴趣地说道:“就为这个?”言及此处,他的目光投向角落里的唐雪漓,“这次比试的猎物,是她?”

  唐雪漓的心咯噔一番,“猎物?什么猎物?”唐雪漓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双腿发软的她还是挣扎地站了起来,正打算逃离此处。

  “猎物想逃跑呢。”白衣男子笑咧咧地说着,“只不过怎地逃脱得了我美人醉的手掌,呵呵。”白衣男子一声轻笑,立时化作一道白色的光芒朝唐雪漓袭来。

  “啊!”唐雪漓双目瞳孔微缩,纵然脚速再快,也躲不过白衣男子的一袭。还未来得及反应,唐雪漓便感觉到自己被一个男人双手抱住。

  白衣男子又是一笑,唐雪漓这才发现自己已然落入了白衣男子的手中。

  “小猎物,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可是这云青大陆出了名的采花大盗,人称‘美人醉’哟。”白衣男子低头温柔地说着,同时轻身一跃,飞回了黑衣男子盗仙的身旁。

  像是缴获了什么战利品似的,蒙着面的白衣男子双目绽放着无尽的得意,微微扬起下巴对黑衣男子道:“盗仙,这次你输了,服不服?”

  唐雪漓被采花大盗紧紧地抱着,如何也挣脱不了,但这样也令她近距离接触到采花大盗与盗仙了,她是这么想的,要是今日能活着出去,以后定然要报复这两人,不过可惜的是二人都是蒙着面,不然唐雪漓死也要记住他们的长相。

  那盗仙很是云淡风轻,沉吟了半晌,慢悠悠地扬起手来,晃着手中的一小东西道:“你看这个。”

  “咦!”唐雪漓脸色一变,盗仙手中晃着的东西正是司马族长送给她的鹿纹玉佩。

  “你……你什么时候拿去的?”唐雪漓惊讶不已。

  一身白衣的采花大盗眉心一跳,双手不由得抱紧了唐雪漓,有些没好气地对盗仙说道:“谁知你是在我之前还是在我之后偷得这东西的?”

  “莫要找借口,美人醉,你还是这副德行,不玩了,本盗没心思陪你闹。”盗仙冷冷说罢,将鹿纹玉佩揣在了兜里,转身正欲离去。

  “喂!那是我的东西,还给我!你是有多喜欢这玉佩,别的你不偷,你专偷那个!”唐雪漓立马叫住了盗仙,与此同时,她也不忘挣脱采花大盗的手,只可惜一切是徒劳罢了。

  盗仙也不转身,反而有些看热闹地道:“我总觉得眼下你应该关心你的安危才是,抱着你的男人可是采花大盗啊。”盗仙说到这儿又对采花大盗说,“美人醉,本盗走了,不耽搁你的好事了。”

  盗仙说完,登时消失在唐雪漓的面前,他就像一阵风似的,转瞬不见。

  “嘿嘿。”采花大盗勾起唐雪漓的下巴,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唐雪漓的面庞。

  唐雪漓吓得魂都要飞了,“尼玛啊,姐这回真是要失去贞操了啊!要是我知道这样,昨晚我便宜那箫洛白好了!想不到姐的初夜竟然要被一个十恶不赦的采花大盗夺去,我真是死了的心都有了!最主要的是,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唐雪漓在心中叫骂着,双拳紧紧的攥着,身子不停颤抖。

  “嗯……长得还不错,不过比你漂亮的我倒是见得多了。”

  “尼玛啊!你说前面那句不就成了么?干嘛还要补上后面那句!”唐雪漓心中气愤不已。

  采花大盗美人醉凑近唐雪漓,纵然蒙着面的,但唐雪漓也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热气,这般感觉,唐雪漓觉得脸上痒痒的,很不自在!

  “你……你别这样!放过我,行不行?”唐雪漓虽然知道这样说是徒劳,但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期盼的,都说能穿越的人都是好运满满,要是她唐雪漓也摊上了像主角一样的光环也难说啊是不是?

  “啧啧,我最喜欢你这种欲拒还迎的女子了。”美人醉很是陶醉的模样,“别担心,我美人醉会想尽一切方法让你服服帖帖,而不是强迫你……嘿嘿,放心吧,不出一个时辰,你就会心甘情愿的……”

  美人醉把话说完,又是搂紧了唐雪漓,他放眼看着凌乱破败的司马大宅,蹙眉道:“不过,我们要在这个地方做么?啧啧,不过也行,这样的环境,真是别样的味道,啊哈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