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再陷危机,逃脱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735

  面对突如其来的鹰王,唐雪漓转身便跑,不然的话,再次落入鹰王魔爪,那可是没好果子吃了。

  鹰王见唐雪漓撒腿逃走,连忙逼了上来,而唐雪漓这时也不知道绊到了什么,立即摔倒在一个泥坑里去了。一时之间,唐雪漓的脸部和衣服上都沾上了厚厚的粘土。

  “想跑,没那么容易!”

  惊慌之下,唐雪漓容不得半点走神,鹰王已经张开双翅袭来,她站起身,片刻后又是双脚一软,身子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鹰王却是突然停在了半空中,胜券在握地奸笑道:“嘿嘿,臭丫头,休想逃过我的掌心!”

  唐雪漓微微色变,立马拿出一张救命灵符,虽然她觉得就此用掉一张灵符很是可惜,但是逃命要紧,二话不说,唐雪漓回忆着之前司马罡长老交给她的咒语,手中的灵符金光一闪,只听“砰砰”两声,一道闪电般的光芒突然朝鹰王击去。

  “嗷——”鹰王吃痛地惨叫一声,身子歪歪斜斜地从空中掉了下来,几片羽毛洒落一地。

  见鹰王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之后一动不动,唐雪漓深深地倒抽一口凉气,愣了半晌后,她缓缓朝鹰王走去,只见鹰王鼓着大眼睛,身子也变得硬邦邦的了,想来是活不成了。

  “这符好灵啊!”

  唐雪漓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这时的她也来不及擦掉脸上湿湿的粘土,取而代之的是定睛打量着鹰王的周身,唐雪漓意外地发现鹰王身旁多了十几粒的下品灵晶。

  唐雪漓一一把将灵晶收进囊中,自言自语道:“想不到这鹰王身上竟是有灵晶的,我唐雪漓身上有了钱,就不纠结于往后几天日子怎么过了。”

  言毕,唐雪漓脸上掠过一阵得意,而后站起身拍了拍手,正欲离开这丛林。却也在这个时候,唐雪漓猛地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快速的脚步声。

  “他爷爷的,我们被那司马老儿戏弄了!倘若不是我发现得早,否则我等都会被主上怪罪下来。”

  听到这句话,唐雪漓的心儿一紧,暗道:“来者何人?不会是适才追杀司马长老那群人罢?”

  又听之前那声音道:“大伙儿赶紧给我搜,他俩定然还在附近,切莫漏过任何角落!”

  “左使,方才那丫头也不放过?”

  “自然不放过!倘若放她一条生路,日后定然会坏了我们的计划!司马老儿弄了两块木头变成他们的尸身,就凭他那奄奄一息的样儿,还想瞒过我不成!”

  唐雪漓眉头大蹙,那群人口中所言的“丫头”不正是指的她么?如此说来,那群人眼下是在搜寻司马罡和唐雪漓了。

  “不好!”唐雪漓脸色巨变,赶紧找到一个较为隐秘的地方藏好,但下一刻她立即意识到,对方倘若修为高深的话,可是很容易感受到唐雪漓的气息。

  正在百般焦虑之刻,不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唐雪漓额上冷汗涔涔,双肩发抖,若是被他们发现,她唐雪漓只有死路一条。

  “左使,找不到司马老儿,倒是发现了一只鹰怪的尸身。”

  “这老鹰死得不久,被灵符所伤,传言皆说司马老二擅长画符,想来这老鹰便是受他所害!”

  “是么?那么司马老儿定然就在附近!”

  “大伙儿注意些!”

  唐雪漓听着他们的对话,心儿怦怦直跳,躲在暗处的她丝毫不敢动弹,看着一群黑衣修士就在眼前,唐雪漓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她从未想过穿越到这里会发生这么多事,先是莫名其妙嫁了一个男人,然后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差点被鹰王抓住,到得现在她亦是性命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我唐雪漓最近怎么事事不顺?唐雪漓无奈仰天叹息一声,隐隐有些绝望,她真想坐以待毙了。

  但转瞬后想起这群黑衣修士可是把司马长老折磨得痛不欲生,若是被他们捉住,死算是个痛快的,就怕他们会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

  “左使,这里有人!”

  倏然,一个高亮的男声在唐雪漓的耳畔响了起来,刺得她耳膜生疼,下一刻这群黑衣修士蜂拥而上。

  完了!唐雪漓整个人僵直不已,双目瞪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拽了起来。

  “好像就是这丫头!”

  “说,跟你一起的那老头儿呢?”

  唐雪漓呼吸急促,看着眼前皆是蒙着面儿的黑衣修士,话音也变得颤抖起来,“我……我不知道。”

  “休要骗我们,你若告诉我们他在哪儿,我就放你。”为首的黑衣修士正在诱惑着唐雪漓。

  唐雪漓有些微怔,片刻后依然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时,一个黑衣修士对那为首的黑衣修士说道:“左使,不如让我来试试,我倒要看看是她的嘴皮子硬,还是我的断骨散毒!”言毕,此人阴笑了几声,踏步朝唐雪漓走来。

  唐雪漓挣扎了几番,四肢却还是被人死死地按住。

  “嘿嘿,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说不说?”那被称为左使的修士双手抱着胳膊,向看热闹般地看着唐雪漓。

  唐雪漓心中正在打着鼓,她心道:“要是我说出司马长老已死,这群人定然不会放过我。若是我胡乱编个幌子,他们自然也会杀了我。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这可怎么办?”

  看着正在沉思的唐雪漓,左使已经没了耐心,对着将要施毒的黑衣修士比划了一个手势,那黑衣修士点了点头,准备朝唐雪漓下手。

  唐雪漓回过神来,看到自己即将遭到毒手,不由得再次拿出第二张灵符,这灵符乃是脱身符,“罢了,保命要紧,灵符纵然可贵,不用的话也发挥不了它的可贵之处!”唐雪漓眼神流转,念完了一个咒语之后,眼前一黑,唐雪漓下一刻仿佛坠入了另一个时空。

  身旁没有了黑衣人,取而代之的是呼呼不停的风声,等到视线清明,唐雪漓已然来到了洛城翠微酒楼附近的小巷子里。

  黑夜深深,周遭静谧无比,除了翠微酒楼通宵营业,其余的店铺早就关了门。唐雪漓四下观望,发现并没有人跟来,她深深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总算安全了。

  望着漆黑的苍穹,唐雪漓这时真不知道自己该前往何处,那群黑衣人眼下定然还在继续搜寻她,若是她四下走动,不小心又撞见他们,那可真是大大不妙。

  折腾了这么久,唐雪漓此刻觉得腹中饥饿难耐,不由得将视线投向不远处的翠微酒楼。

  不过若是这番贸然前往,唐雪漓真怕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再三琢磨犹豫之后,唐雪漓还是决定不到人多的地方去,而是寻找着一个能安身之处。

  可是,哪里又是唐雪漓可以容身的地方?

  “那丫头定然逃到城里来了,给我好生寻寻!”

  唐雪漓突然听见街头传来的声音,吓得她脸色煞白,后面的追兵果然赶上来了,左顾右盼之后,心急不已的唐雪漓只能往翠微酒楼奔去。

  奔到翠微酒楼大门前,朝里望去,才发现酒楼里不过七八个客人,毕竟三更时分,人自然不多。

  一见唐雪漓踏进了店,翠微酒楼的小二立时贴了上来,唐雪漓打算找个房间暂避风险,但念想着此刻怕是时间来不及了,毕竟那群黑衣人就在附近。

  “客官,您是要住店呢还是……?”店小二还在不停地追问,唐雪漓早已心急如焚,连忙塞给他一颗灵晶,“我要壶茶水。”

  店小二应了声,当下也退了回去,而唐雪漓四下扫视,准备寻个靠窗的桌子坐下,谁知这个时候那群黑衣修士的声音已然在门外响起。

  唐雪漓吓得双脚发软,感觉一切来不及了,立马找个桌底钻了进去,还好这翠微酒楼的桌子皆是盖着桌布,唐雪漓这番藏在桌子底下,便也不那么容易被人发现。

  一阵“噼噼啪啪”的脚步声在翠微酒楼里充斥着,唐雪漓心跳加速,她知道这是那群黑衣人来了。

  过了半晌,却也没听见任何动静,想来是寻不着唐雪漓的下落,那群黑衣人离去了?

  忐忑不安的唐雪漓真不敢从桌底下探出头来,但下一刻便听见一个男子对她小声说道:“他们都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唐雪漓听罢,深深倒抽一口气,适才躲得太快,她竟是没有发现桌子旁有人的。

  听那人如此说,唐雪漓也半信半疑地探出了头,四下观望,果然没有那群黑衣修士的影子。她终于可以喘口气,拍了拍尘土站了起来。

  “你作何惹到他们的?”桌前那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

  唐雪漓回过视线,才发现眼前的男子一身红衣很是耀眼,腰间还别着玉箫,腿上有着一只雪白狐狸正在沉睡,除了这些,他生得一副俊美容颜,令唐雪漓一时都有些看得出神。

  “谢谢。”唐雪漓对红衣男子拜了拜,却也没打算告知自己被追杀的原因,毕竟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除了自己,谁都不能轻易相信。

  红衣男子弯起嘴角,笑道:“你的脸……有很多泥……”

  唐雪漓低呼一声,这才想起适才跌入泥坑导致自己脸上被沾上了粘土,立马用袖子擦个不停。

  红衣男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唐雪漓,摸着自己的下巴,悠悠道:“姑娘一身嫁衣,应当身处夫君家中才是,为何三更半夜还流离在外,在下着实好奇。”

  唐雪漓倒抽一口凉气,心道:“这男的在打探什么?可要万万小心,千万别轻易告诉他实话。

  “我……我是被迫嫁人的,方才那些追我的是我爹派来的……我不想回去。”

  唐雪漓终于编出了一句谎话。

  男子挑眉,正要说什么,唐雪漓却开口道:“总而言之,多谢公子方才没有透露我的行踪,还望日后公子也要为我保守秘密,千万要忘记今夜见了我才是。”唐雪漓把话说话,不等红衣男子回话,就独自跑出了翠微酒楼。

  虽然这时行走在洛城大街上尤为危险,但一直待在翠微酒楼也会引人注意,唐雪漓又开始焦虑——她该去哪里才安全?

  低头盯着自己身上的嫁衣有些发愣,但转瞬后她灵光一闪,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一般,“不如到箫洛白那儿去,怎么说也算是刚和自己拜过堂的夫君,虽然那男人看起来有些禽兽,但失身总比失去性命强吧,眼下也只有这样了。”

  唐雪漓振奋了精神,立马寻找着箫洛白住处的路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