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保住性命最重要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710

  洛城朱雀大街的建筑都很有特点,城民居住的屋舍不过两层楼阁,除此之外,二楼还设有阳台,想要上二楼的人,不用通过一楼,便可以通过设好的精致楼梯走到二楼去。

  这也是因为洛城居住紧张的缘故,一楼和二楼所住的人都不是同一家人,条件好的人家才可以拥有一幢独立的屋舍。

  唐雪漓记忆不差,没花多少功夫就到了箫洛白屋舍的楼下,箫洛白居住在二楼,她没心思去管一楼住的是哪户人家,反正要上二楼也不会打搅到他们。唐雪漓不敢浪费时间,连忙踏上宽敞的楼梯,直奔上二楼。

  唐雪漓走到门前不由得停了下来,伸出手准备敲门,谁知房门一碰就被推开了,“吱呀”一声打破了深夜的宁静,这般响动都吓得唐雪漓心神一跳。

  屋中漆黑一片,唐雪漓忖着那箫洛白不会是睡着了吧?左顾右盼,黑暗中看不出个什么,唐雪漓有些畏缩地在屋中前行,却不料冒失的她碰到了摆在屋子正中央的木桌。

  “哎哟。”唐雪漓吃痛叫了声,下一刻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把箫洛白吵醒。

  不过这么大的响动,箫洛白应该听见才是,唐雪漓暗道:“这箫洛白不会不在吧?还是睡得比猪还死?”

  唐雪漓摸着桌子的棱角,像个瞎子一样地找到了桌旁的椅子,悄悄地坐下。

  心还在剧烈地跳动,那群追杀她的黑衣人也不知道现下在哪里,她更不知道箫洛白这时会不会躲在某个阴暗的角落,正在找准时机扑上来。

  而楼下的街道在这个时候又传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

  唐雪漓脸色煞白,身子僵硬的她还是情不自禁地起身,趁着刚刚适应下来的微弱光线,唐雪漓朝窗户走去,趴在窗前朝外观望。

  果不其然,唐雪漓看到了那群黑衣修士正在朱雀大街徘徊着!

  唐雪漓汗毛竖起,冷汗直冒,她双肩颤抖不已,真害怕那群黑衣立马冲上来。

  “你在看什么?”箫洛白的声音在这个时候突然回荡在唐雪漓的耳畔边。

  唐雪漓心中大沉,侧头看去,借着微光,她可以瞧见箫洛白正倚在窗边,单手托着脑袋,无比悠闲。

  “不是逃出去了么?怎地又回来了?”箫洛白双眼微阂,又开口说道。

  只见楼下街上的黑衣修士已然停住了脚步,四处观望,仿佛发现了什么一般。唐雪漓瞳孔微缩,连忙用手捂住箫洛白的嘴,低声道:“我求求你别说话。”

  箫洛白眉头一挑,反手握住唐雪漓的手,“适才不是怕我得紧?眼下怎地这番亲昵?”

  唐雪漓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箫洛白拍死,她挣脱了箫洛白的手,咬牙切齿,压低声音,无比厌烦地说道:“男人,别碰我!”言毕,视线立马转移到楼下那群黑衣修士的身上。

  “左使,要不要挨家挨户地搜?”

  “不,这里是叶十三的地盘。”

  “叶十三?左使,我们犯得着怕一个娘儿们?”

  “自然不是,此事我不想闹大,今日之事暂且到此吧,可别为了追一个丫头而忘记找那司马老儿!”言及此处,那左使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你们可记得方才那丫头的长相?”

  “那丫头脸上糊着一层厚厚的泥土,方才没……没看清。”

  左使沉默片刻,摇头,作了个手势,“撤吧,日后小心些,若发现那丫头,格杀勿论!”

  此语一出,一群黑衣修士化作一缕黑雾,顿时消失在朱雀大街上。

  适才那群黑衣修士的对话唐雪漓听得一清二楚,照那左使的意思,以后唐雪漓的日子可是不好过啊,若是被他们发现了自己,这条小命可是难保。

  想着想着不由得觉得恐惧不已,连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在旁的箫洛白却是不紧不慢地燃了一个火折子,把木桌上的灯盏点亮,他懒散的眼皮一直垂着,缓缓地开口说道:“他们口中的‘丫头’不会是你吧?”

  唐雪漓寒着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走到桌前,两手十指交叠地搁置在桌上,带着些商量语气地对箫洛白说道:“这房子似乎也有我的份儿吧?”

  箫洛白双眉一扬,单手托着下巴,转瞬后又是那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嗯,的确有你的份,毕竟是你南宫家的族长替我们找的。”

  唐雪漓咽了一口唾沫,眼神流转之间,道:“如此说来,我今后自然可以住在这里,我也算是屋子的主人。”

  “只要你能支付租金,甭说你是这屋子的主人,你是我的主人我都没话说。”箫洛白说得很是打趣,却让唐雪漓脸色一变,轻哼一声,“你就没点出息么?”

  此话说出之后,再加上两人都穿着成亲的衣袍,唐雪漓突然觉得刚才那话果然有些莫名的暧昧,就好似妻子责骂丈夫似的。

  唐雪漓用手抵着下巴干咳一声,摇了摇头,“箫洛白,丑话说在前面,这房子的租金可是得由我们共同支付才对,倘若你今后还是好吃懒做……”

  听唐雪漓没把话说下去,箫洛白似乎来了兴趣,好看的双眸微微一闪,“然后呢?”

  “我……”唐雪漓垂下眼帘,有些丧气,说的也是,要是箫洛白不配合她,唐雪漓果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极不情愿地留在这儿,但是为了躲避被那群黑衣修士追杀,唐雪漓眼下只能待在这里。

  就算那群黑衣修士没有看清唐雪漓的容貌,但唐雪漓也不敢轻易地流离在外,毕竟没有一个落脚点,她就像一根漂浮的浮萍,毫不知道自己该飘向何处,更不知道自己又会引来怎么样的风险和安危。

  所以,还是好好待在箫洛白这儿吧。

  “罢了!罢了!”唐雪漓摆了摆手,放宽了政策,“我也不勉强你,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说到这,唐雪漓起身走向床榻,一屁股坐了上去,单手指着房间里左角落的地板,“从今以后我睡这里,你就睡那地板上。还有,你给我老实点,不要碰我!”

  箫洛白视线顺着唐雪漓所指的方向移去,半晌后耸了耸肩,摊手道:“你就让你的夫君睡地上?”

  “呸!”唐雪漓立马截道:“谁是你的娘子?”

  箫洛白撇了撇嘴,如墨的双眉轻轻一弯,他示意唐雪漓看看二人身上所穿的衣裳。

  唐雪漓有些恼羞成怒,好说歹说,她唐雪漓的的确确和箫洛白拜堂成亲了,虽然这一切是她在昏迷中进行的,但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看着箫洛白的俊脸,唐雪漓有些颓丧地望着天花板,暗道:“怎么一个乞丐长成这个样子,当真是浪费了这张脸啊!不过今后的房租该怎么办?他要是有点上进心该多好?”

  “你在后悔么?”箫洛白一边问一边朝唐雪漓走了过来,“不会是在犹豫着要不要把我招到床上去吧?”

  “你!”唐雪漓适才还有些陶醉他的面容,这时听他这些无节操的话语,连忙站起身指着箫洛白道:“你敢过来试试。”

  箫洛白还不知所谓地迈出一步。

  “你再过来试试!”唐雪漓语气提高了些。

  箫洛白双手背负在身后,依旧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模样,又朝唐雪漓走了一步。

  当唐雪漓气得脸色发白的时候,箫洛白伸出手去,吓得唐雪漓往后一退,坐在了床上,这番场景,就和他俩刚刚见面之时一模一样!

  “现下你竟敢和我谈条件?怎么不想想你现下的处境呢?”箫洛白邪魅一笑,又朝屋外看了一眼,而后又对唐雪漓不紧不慢地说道:“娘子,天都快亮了,我们的洞房还没开始呢。”

  “箫洛白!”唐雪漓伸出手狠狠地推了箫洛白一把,谁知道箫洛白未曾被唐雪漓推开半步,两人保持着对峙,箫洛白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倒在一旁,闭上双眼道:“娘子,快好生侍寝。”

  唐雪漓脸不由得红了,她被箫洛白弄得又气又羞,一时之间找不到什么话回应他。

  “娘子,若是不愿在这,倒不如出去逛逛,外面的夜色似乎不错呢。”箫洛白闭上双眼慢慢地说着话,唐雪漓看着他,这才发现他的睡容好看极了,便有些发愣。

  “不!我不要到外面去!”唐雪漓立马回神,使劲摇头。现下要是有人拿钱请唐雪漓到朱雀大街逛逛,怕是唐雪漓都不愿意吧!

  “哦。”箫洛白哦了一声,侧了个身,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撩起唐雪漓的发丝,“那么,咱们就好好洞房。”

  唐雪漓快速地拍掉了箫洛白的手,狠狠地咒骂,“我再说一次,不要碰我!”

  箫洛白双眼一亮,忽然间提了不少的精神,“那么我们还是到外面去吧!”话一说完,他正欲起身。

  唐雪漓惊慌失措,立马双手把箫洛白按住,却也在这个时候,由于出手太急,唐雪漓身子很不平衡,于是整个身子压在了箫洛白的身上。

  两人这般无比暧昧的姿势使得箫洛白有些发怔,唐雪漓倒吸一口气,正准备坐起来,谁知箫洛白一把将唐雪漓的后背按住,两人身子紧紧贴着,呼吸互相交叠,耳畔边回荡着突突的心跳之声,唐雪漓早已是面红耳赤,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离开此处,再次到外游荡?那群一直追杀她的黑衣修士又该如何摆布?

  到底是失去性命重要,还是失身重要?

  这是一个大大的问题,唐雪漓正在想破脑门儿地考虑着。

  生命诚可贵,我唐雪漓怎能因为怕死而献身?唐雪漓心中琢磨着,但眼前的男人怎么说也是名正言顺的夫君,失身什么的也是理所当然吧,我穿越到这里不过才一天,怎么可以不要小命呢?

  唐雪漓想得头都快爆炸了,近在咫尺的箫洛白却是呼吸平稳,懒洋洋地盯着唐雪漓,“你不会是在想如何吃我豆腐吧?”

  “尼玛!”唐雪漓在心中暗暗骂道,她气得牙痒痒,被箫洛白这般按住后背,竟是动也动不了,“这男的力气也太大了点吧!他要是在现代,是不是可以去举重了?”

  唐雪漓心中默默吐槽,耳边却又响起箫洛白的声音,“娘子,为夫还是关灯吧,省油又省事。”言毕,箫洛白挥了挥衣袖,桌上的灯火登时熄灭!

  完了!这下全完了!我唐雪漓今晚真的要失身了么?唐雪漓双肩颤抖,仿佛看不到一点希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