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臭丫头,纳命来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360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奇遇么?唐雪漓眼神流转,在心中不停地琢磨着,不由得泛起一丝狡猾之意。

  面对好处,谁不会双眼放光?唐雪漓暗地高兴得紧,但面目表情还是很镇定,反而有些推脱地说道:“老爷爷,这怎么好意思呢?我看还是不用了吧……况且你这样都是我害的……”

  岂料那老头摇头,声音微弱地说道:“小姑娘你就不用推辞了,方才你也知道,若不是你,我定然会受那剧毒所折磨。这是老夫一点的心意,你若不接受我的报恩,老夫我定然死不瞑目!”

  好吧,既然你老人家如此执意,我要是拒绝了那真是太对不起你了!唐雪漓只好点头答应,装作一副很是感激的模样,不停地道谢道:“那真是感激不尽。”

  老头子颔首,喘了一口气,手指拨弄了一番,一时之间,只见三张光芒闪烁的灵符忽而出现在他的手心上。

  唐雪漓双眼一亮,好奇得紧,便听老头子说道:“此乃我司马家族特制的三张救命灵符,你处于危难之时,可以将其催动,可救你一命,你且拿着,我教你咒语。”

  “好!”唐雪漓应声答应,那老头子便开始念着咒语,虽然言语生僻难懂,但是唐雪漓也深深地记住了。

  记完了催动灵符的咒语,唐雪漓小心翼翼地将三张救命灵符收好,看着奄奄一息的老头,唐雪漓有些莫名的难受,虽然适才得知他本是身中剧毒,但他的重伤多多少少与自己有关啊。念及此,唐雪漓又是一阵悔恨,愧疚之意掠过双眼,看着老头小声问道:“老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儿?若是你……不在了,我可以去知会你的家人。”

  或许,唐雪漓能做的只有替这老头处理一些后事了罢。

  老头听罢,便道:“我乃司马家族族长,司马罡。”

  “哦……”平日有些喜欢吐槽的唐雪漓心中不由得念道:“司马罡,你怎地不去砸光?”这些都是心理活动,那司马罡自然是听不见。

  “不过,到得明日我一死,这司马家族可真是覆灭一世了。”

  听着司马罡如此一说,唐雪漓大惊不已,“什么?这……这是为何?”

  司马罡摇头一叹,“司马家族前一月遭人陷害,被灭满门,我侥幸逃脱,却引来一群人追杀,便是方才你所看到的那群黑衣修士。”说到这儿,司马罡竟是咳出了一口血,吓得唐雪漓面目惨白。

  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会惹得被灭满门的灾祸?

  司马罡看到唐雪漓如此惊讶,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他反而看得开了,缓缓说道:“饶是如此,他们也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哈哈!”言毕,竟是仰头笑了起来,但没笑多久,又咳嗽了一口血。

  “老爷爷!你别激动,不然待会又咳血了!”唐雪漓不知如何安抚,只能这般说着。

  司马罡闻言,淡然一笑,“活了几百年,我司马罡万万没想到,临死之前,身旁一个亲人都没有,倒也真是可悲。”目光闪烁着无尽的悲哀,又道:“不过既然我会在此刻遇见了小姑娘你,那便也是天意为之,所以……”

  话还没说完,唐雪漓却感受到全身一片燥热,奇经八脉莫名地传来肿胀的疼痛,下一刻,心口就好似火烧一般,压得唐雪漓喘不过气来,至于司马罡接下来要说什么,她全然听不见了。

  我这是怎么了?唐雪漓心中犯疑,还没来得及多想,全身发痛得使她在地上打滚起来。

  “丫……丫头,你这是……”司马罡见状,同是惊异无比。

  “我也不知道,就是全身上下发痛得很,仿佛有一团火在我心中炙烤。”唐雪漓艰难地说着,又在地上痛得打滚。

  司马罡听罢,沉吟片刻,才说道:“对了,之前你作何从天上掉下来,发生了什么事不成?”言毕,司马罡有些吃力地给唐雪漓渡了一道真气,唐雪漓顿时全身放松,身体的疼痛也逐渐消逝而去。

  唐雪漓听他这么一问,便将自己被鹰王抓住一事与他说了,就连鹰王当时所言所举都交待得清清楚楚。

  司马罡听完唐雪漓的话语,眉头一蹙,道:“你挣扎之时,咬住那头鹰的腿部,自然是吸食了它不少精血。”

  唐雪漓嗯了一声,她确实喝了不少鹰王的血。

  又听司马罡言道:“那老鹰凭借吸食处子之血修炼,想来它平日主攻血修。虽然它不过是炼气四层,但古人有言,‘天有三宝日、月、星;地有三宝水、火、风;人有三宝精、气、神’。妖类亦是如此,鹰血之中蕴含着它修炼的精气神。你饮了它的血,饶是它修为不高,但以你凡人之躯,定然是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元力。你从未修炼过,经脉闭塞过多,打通起来自是会疼痛。”

  唐雪漓听得懵懵懂懂,半晌才有所会意,“如此说来,适才我那是正常反应?”

  “没错。”司马罡颔首,“你是个凡人,我暂且不去探究你怎地入了这全是修真之人的云青大陆。眼下我想告诉你的是,你虽不会半点功法,但饮了鹰血,体内多多少少淤积了不少元气,倘若你不会炼化调理,日后这些得来的元气也会消失不见。”

  唐雪漓眉头一蹙,心道:“这老头到底想说什么?”

  “所谓元气,便是用以修炼元神,所以,现下我授你平日凝气的方法,往后每日你细细吐纳调息,吸纳天地灵气,慢慢修炼罢。如若我非元气大伤,不然定会传你我司马家族的功法,但……”司马罡话音变得愈加微弱,顿了须臾之后才道:“你过来些。”

  唐雪漓便凑近了过去,坐在司马罡身旁,只见司马罡伸出手指在唐雪漓眉心上一点,一道金色小字符便印入了她的额心之中。

  “这……”虽然在现代的时候,唐雪漓看过不少仙侠小说,但此时此刻自己亲身体会到这些会跳跃的字符,她还是无比的震撼。

  “这是凝气口诀,你好生记住了,接下来再传你我仅存的元气……帮你洗筋伐髓一番,你日后修炼起来也比寻常人容易,这云青大陆,若不会半点法术,可是难以存活下去的……”

  “老爷爷……”唐雪漓这一次当真是感激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适才还在取笑他的名字,现下想起,她还有些自责呢。

  源源不断的元气通过司马罡的手传入了自己的身体里,唐雪漓全身又是一阵快要爆炸的发痛,凡人之躯,果然一时半会难以容纳这么多的元气啊。

  “撑住!”司马罡语毕,念了道口诀,几缕光华从指间散发而出,唐雪漓经受一番痛苦折磨之后,终于全身再次变得轻松起来,清新不已。

  却不料,司马罡一身闷哼,瘫倒在地。

  唐雪漓惊慌失措,连忙伸手去扶,只听司马罡说道:“我大限将至,丫头,这是我送给你的鹿纹玉佩。”说到这儿,司马罡从腰间取出一枚古玉,其间镶嵌着鹿纹,递给唐雪漓。

  唐雪漓有些发愣地接过,又听司马罡奄奄一息地说道:“我能报答的只有这些了……咳咳,若你在这云青大陆难以维生,你可到洛城青龙大街街头的司马老宅后院的井底,那儿的东西……就当做我最后的一件报答之物罢……”

  话音一落,司马罡闭上双眼,似乎是断了气了。

  唐雪漓心头大震,晃了晃司马罡的身子,喊了几声,见没有回应之后,唐雪漓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怅然和惋惜之意。

  月黑风高,无尽的冷风吹个不停,卷起地上的落叶飞向空中,打了几个转之后才缓缓落在了唐雪漓的肩上,以及司马罡的身体上。

  司马罡与唐雪漓不过是萍水相逢,甚至唐雪漓从天而降让司马罡快些丧命,但司马罡却是将她视作恩人,回报了她这么多的东西……

  想来想去,唐雪漓心中五味杂陈,最终她还是托着司马罡的尸体,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替他挖了个坟,将他掩埋在了黄土之中。念及司马罡之前被人追杀,她只不过是将土坑填平,不然的话,丛林间兀然生出一座坟,自然会吸引不少人的眼光。

  搬来一些树枝野草,唐雪漓将司马罡的坟掩盖得极好,摘采了几束野花安放在坟头,这样的话,司马罡的坟墓应该不会被人轻易发现了吧?放下心来,唐雪漓跪着磕了三个头之后才起身离去。

  唐雪漓行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丛林里,凉风阵阵,鸦声遍野,月亮恰好在这个时候没入了云层中,使得她又是全身战栗。

  唐雪漓埋头走着,地上映现着树枝交错形成的影子,奇形怪状,宛如百鬼张牙舞爪。

  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唐雪漓头皮发麻,但也不敢抬头往前看。

  忽而,地面上的影子竟是晃动了起来,唐雪漓吓得立即后退,本以为是什么东西过来了,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头顶上的树枝随风摆动而已。

  惊嘘一场,唐雪漓松了一口气,准备继续往前走去。但心还未平定,便听见一声清啸,一道压得喘不过气的气波袭来,一片黑影从天而降。

  唐雪漓惊呼一声,定睛一看,一只挥动着双翅的老鹰闪烁着绿色的双眼正逼向自己。

  前来的不正是适才抓住唐雪漓的鹰王吗?

  “臭丫头,我终于找到你了!之前你咬我,眼下我可要好好讨回来!纳命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