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禽兽你放开我
七月烟羽2015-12-21 21:153,755

  唐雪漓越想越不安,起身离开了床沿好几步,指着眼前的男子问道:“你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同你成亲?”

  那男子听罢,轻轻挑了挑眉梢,一双凤眸看向了唐雪漓,他嘴角轻抿,却没有急急地答话。

  看着他的神态,唐雪漓竟是有些恍惚,心道:“诶呀,这面前的男子长得真帅啊有木有,看他现在的眼神,果断是高贵冷艳啊。”

  唐雪漓有些犯花痴的时候,那男子突然开口,神色反而有些痞子模样,叼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青草,悠悠地道:“你都知道同我成亲了,我自然是你的夫君啊。”

  唐雪漓嘴角一抽,前面还是一副高富帅的气质,现在竟然变成一屌丝了!她仍然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不会吧?这也太玄了吧?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男子双眼微阖,目光在唐雪漓的身上游走,看得出他的眼神有些火辣,唐雪漓顿然一惊,又是后退,指着男子战战兢兢地说道:“你……你什么眼神?可别乱来!”

  男子哦了一声,懒洋洋地从床上站起,双脚慢悠悠地走到木桌前坐下,这个时候,房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打开,一个中年女子站在了门口。

  “哟,箫洛白,你神气了,穿上这新郎袍子,倒也是人模狗样的。”门口的女人衣衫松松垮垮地穿着,身材前凸后翘的,右手还拿着个烟枪,长相甚好。

  “十三娘,多谢夸奖。大半夜的姑奶奶您过来作甚?莫不是看我箫洛白洞房的吧?”木桌前的男子悠哉悠哉地说着,全然一副痞子的气息。

  “原来你叫箫洛白?”唐雪漓张口吃惊地指着自己的“夫君”。

  十三娘意味深长地看了唐雪漓一眼,而后吸了一口烟,袅袅的烟气从她口中吐出之后,她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对着唐雪漓说道:“箫……箫夫人!咳咳,你嫁过来怎会连自己夫君名字都不知道?”

  什么箫夫人?怎么听着这么别捏?唐雪漓拉耸着肩膀,学着箫洛白称呼面前的女人,“十三娘,叫我雪漓就好了……”

  十三娘沉吟片刻,又吸了一口烟,眯着眼睛看着唐雪漓,又看了一眼箫洛白,“今夜洞房花烛,老娘我也不愿多作打扰。所以我不拐弯抹角,首先声明,我叶十三是这朱雀大街一带的房东,你们现下居住的这间房也隶属我的名下,故此你们每个月必须给我缴纳二十个下品灵晶。”

  听完十三娘的话,唐雪漓有些傻眼,她是从现代过来的,自然知道租房要交租金的道理,但是十三娘口中的“灵晶”又是什么?茫然地看了箫洛白一眼,只听他懒洋洋地道:“十三娘真是折磨人,你又不知道我箫洛白的能耐,这每月的二十个下品灵晶,你让我去哪里找?”

  十三娘摇头,掏出一颗下品灵晶在手中把玩,这下唐雪漓可看清楚灵晶长什么模样了。

  “这我可管不着,不过好在你岳父已经支付了三月的租金,所以这三月你倒是可以逍遥一阵子,不过三月之后,你自然知道怎么做。否则……”

  “否则怎样?”箫洛白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哼!”十三娘一声冷哼,冷冷地笑道:“否则休怪老娘不顾及一丝情分,把你们轰出去!”说罢,转身将房门重重地掩上后,便也离去了。

  唐雪漓倒吸了一口凉气,转眼看向箫洛白,“那灵晶就是交易的货币?”在现代到底是看过几部修仙小说,唐雪漓也猜到了几分。

  闻言如此,箫洛白眉头一扬,有些怀疑地看向唐雪漓,想来心中琢磨着眼前这南宫世家的小姐,竟会不知道灵晶为何物。

  末了,箫洛白还是解释道:“嗯,灵晶便是这云青大陆交易的货币。灵晶分为上品、中品、上品与极品四种。十个下品灵晶可以换一个中品灵晶,五十个中品灵晶可换取一个上品灵晶,而那极品灵晶么,就得要一百个上品灵晶才能换取。”

  唐雪漓仔仔细细地记住了箫洛白的话,她一边点头一边摸着下巴,道:“那么二十个下品灵晶好不好弄?”

  此话一出,箫洛白脸色微微变了变,慵懒地摇了摇头,“别忘了,我箫洛白可是个乞丐,二十个下品灵晶你让我上哪里寻?”

  “什……什么?”唐雪漓听见“乞丐”二字,震惊得睁大双眼,这么好看的男子,这怎么会是一个乞丐呢?给他一副好相貌却没有给他一个好家境,上帝你是不是太公平了点?

  看到唐雪漓如此剧烈的反应,箫洛白却是无所谓,他翘着二郎腿,伸出一只手抠着耳洞,丝毫不顾及一点形象。

  “呃……那个,我真的和你拜堂成亲过?”唐雪漓死活不相信自己竟然嫁给了一个乞丐,最让她抓狂无解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和箫洛白成亲的。

  箫洛白嗯了一声,还是完全没有一丝精神地站了起来,晃到了床边,而后缓缓坐下,看他那样子,怕是想要睡觉了。

  唐雪漓一个机灵,连忙跑至床前,道:“喂,你这就要睡觉了吗?”

  “还有何事?”箫洛白说完,躺在了床上。

  “你睡床上的话,我睡哪里?”唐雪漓有些急了,总不可能和这个陌生的男人睡一张床吧?虽然箫洛白相貌姿容在现代的话可以堪称极品,但唐雪漓行事也不是随随便便,对于不熟悉的人,若是要睡在一起,她可是不习惯得紧。

  唐雪漓壮起胆来,伸手拉着箫洛白的一只臂膀,鼓起勇气地道:“你起来,我睡床上,你睡地下!”

  听到这儿,箫洛白倒也是翻身坐起,动作极其快速,他托着下巴,眼神流转,道:“你不是我娘子么?应当同我睡一起才是。”

  “谁……谁是你的娘子?”唐雪漓在现代的时候,说话什么的都特别牛气,但眼下身处异乡,又与这看似比较强大的男人共处一室,若要不好好说话,惹毛了他的话,后果定然不堪设想!因此唐雪漓只有装得稍微有些低声下气。

  箫洛白倒也不理会她这句话,反而问道:“你叫南宫雪漓?你是南宫家的小姐,灵晶什么的自然很多了是不是?要不你回家拿点灵晶过来交三月后的租金吧。”

  “你!”唐雪漓闻言怒气冲天,这男人活脱脱吃软饭的啊!

  “怎么?”箫洛白抬起眼帘,还给她眨了眨眼。

  别给老娘放电,老娘我不吃这一套!

  强忍住心中的不满,唐雪漓道:“我现下要告诉你两件事情,第一,我不叫南宫雪漓,我叫唐雪漓!第二,我不可能回家里去,灵晶什么的你想都别想。”

  听得唐雪漓这么一说,显然,箫洛白有些一惊,竟是站了起来,“你竟然不姓南宫?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去问老天爷吧?”言毕,唐雪漓立马翻身睡在了床上,道:“这床今晚上是我的了,你要么不睡觉,要么睡地上。”

  箫洛白沉默了片刻,而后抱着双臂,悠悠道:“果然如此,南宫世家自然嫌弃我是一个乞丐。”言及此处,他看向唐雪漓,“你是南宫家族的一个丫鬟吧,他们的小姐不愿嫁过来,拿你当替身?”

  唐雪漓语塞,没去回应他的话,不过这个时候她也弄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嫁过来。唐雪漓模模糊糊地还记得,她穿越过来的时候,从空而降之后,耳畔回荡着一个女人的声音。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原来姐是被人当做了狸猫换了个太子啊,为毛我的命运这么悲催?就算是替嫁,也该嫁个高富帅啊,怎么会嫁给一个乞丐呢?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

  抬眸对上了箫洛白的眼神,唐雪漓心中一惊,看着眼前的他目光灼灼,唐雪漓暗叫不好,连忙道:“你别打什么歪主意,我嫁过来,你得和我约法三章!”

  “你就这么肯定我能答应你么?”箫洛白说完,坐在了床沿上,这一举动,吓得唐雪漓立马拿起被子将自己裹成一团。

  唐雪漓也顾不得箫洛白答应不答应,立马说道:“第一,没我允许,你不准上这张床!第二,你现下是一个乞丐,但是从明天起重新做人,好好挣钱!第三么,日后再说。”

  “哈哈,日后再说么?”箫洛白差点笑弯了腰。

  唐雪漓忽然觉得“日后”二字听起来尤为古怪,下一刻也明白了,立马耳根红了起来。

  只见箫洛白摇头道:“你要求真多啊,不过娘子,你这意思可是想要和我好好过日子?”把话说完,箫洛白竟是俯下身来,正在向躺在床上的唐雪漓靠近。

  “啊!”唐雪漓脸色大变,惊叫道:“禽兽,不准过来!”

  话一出口,唐雪漓才发现有些晚了,这个时候,箫洛白的脸就与唐雪漓有一寸之遥。

  唐雪漓屏住了呼吸,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俊美无比,披肩的长发顺着脖颈滑了下来,打落在唐雪漓的颈子上,酥酥麻麻的。唐雪漓又有些犯迷糊。不过下一刻,理智战胜了一切,她默默念道:“唐雪漓啊唐雪漓,这年头节操什么的可以不要,但是贞操还是得好好保留的。”

  一旦这样想,唐雪漓正要开口与箫洛白做反抗,但却被箫洛白两指按住了嘴唇。

  唐雪漓又是大惊地闭上了双眼,老天爷啊,不是我不反抗,是我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啊……

  但少顷之后,箫洛白却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而是有些惊讶地说道:“竟然是张家书?”

  “什么家书?”唐雪漓睁开双眼,茫然问道。

  只见箫洛白从唐雪漓的脖颈后的衣衫里取出一封信,上面写着“南宫留书”二字,箫洛白一把将它拆开,坐在床沿上看着。唐雪漓这时也眯起双眼看去,上面写的无疑是这桩婚事,他南宫家以后定然不会管,所以箫洛白和唐雪漓要是有什么难的话,南宫家族也是不会帮上一忙的。

  当真可气!这年头,不管到了哪里,有点钱才是王道啊!唐雪漓心中暗暗地骂道,心中颓丧到了极点,明明在现代中了个五百万,却是穿越到了这里,做了一个乞丐的老婆。如此落差,唐雪漓一时半会还无法接受。

  我要改变,我才不要憋屈地在这里过日子!既然眼前这男人不愿上进,那么她必须得逃离此处,寻找新的生活。

  唐雪漓立时站了起来,二话不说便朝门前奔去,箫洛白却是拉住她,谁料这一拉,她一身红色的外袍竟是被箫洛白撕破了!

  唐雪漓一声低呼,“啊!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侠同居扒一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