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常霁
初云绕2015-12-21 21:152,155

  今天的遭遇可真神奇,回过神来的元初夏一直在想早上的事情。原本她一直都在苦恼完全没玩过游戏该怎么办,现在看似完全不用愁了,因为她今天新交的朋友貌似都很厉害而且人都很好。除了那个墨狐狸……还有墨左血。元初夏托着腮,突然又想起了墨阳羽,墨阳羽长的真的很像常霁哥哥,要不是常霁哥哥的气质不是他那样自然的让人如沐春风,她真的会认错人。

  常霁哥哥,哎,元初夏叹了口气,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头,不是早就告诉过自己不要再想他了吗?墨谷雪说墨阳羽很花心,那她以后还是离他远点好了。元初夏突然又想起了墨狐狸说要让墨阳羽带她升级的事情,还好墨阳羽有事,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要和他说些什么。

  还好,元初夏拍着胸口庆幸时,恍惚间想起早上墨阳羽挡在自己和墨左血之间时,墨阳羽高大的背影。就那一瞬,她心里却有无数的委屈,几乎要将墨阳羽当做常霁哥哥扑上去诉苦。可是……她不该早就忘记常霁哥哥吗?

  元初夏苦涩的咧了咧嘴,她从出生就认识常霁哥哥了,何况一个人的初恋永远都是最刻骨铭心的,要忘记哪有那么容易?

  地铁很快就到站了,元初夏理了理情绪走进了李叔叔的店里。只是一整个下午,元初夏都在神游远方,还好咖啡店的生意也不算太繁忙,元初夏没出什么岔,李叔叔也就任元初夏去了。

  下班时,李叔叔才叫住元初夏道:“初夏,是不是想家了啊?”

  “啊?”元初夏惊讶的转过身,李叔叔为什么要这么问?随机,在李叔叔关切的眼神里,元初夏想起了自己这一下午的所作所为,不由脸红了一下,支吾的应了声嗯。

  “想家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李叔叔笑着摸了摸元初夏的头,初夏这孩子啊,乖巧懂事,就是啊性格有些内向了,动不动就害羞。不过可是个有教养惹人疼的好孩子。

  “对了,”李叔叔拍了拍头,像是想起了什么重大的事情般对元初夏道:“常霁,你知道吧?就是和你一个院子的哥哥,我记得你们两个小时候简直就是形影不离,知道吧?”

  元初夏身子僵了僵,常霁哥哥已经离开国内有了三年了,李叔叔怎么会突然提起常霁哥哥?

  “常霁,几天前回国了,现在就在咱们市,”李叔叔喝了口水自豪的对元初夏说道:“常霁现在可不得了呢,是大公司的总裁,这几天很火的游戏幻里面可就有常霁的参股,了不得吧!”李叔叔洋洋洒洒一通表扬就下去了,不愧是他老朋友的儿子,那自然是不用说。

  元初夏在听到李叔叔的前几个字的时候就觉得耳边有什么声音砰地一声炸开了。常霁哥哥他回国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联系过她,她也一直忍着不去联系常霁哥哥,只是他回国了也不给她说一声。原来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还留在原地,幻想着常霁哥哥其实还是喜欢她的,幻想着常霁哥哥如她一般,一直默默的坚持着最初的念想。

  强撑着不去掉下泪来,元初夏看着李叔叔的嘴一张一合,终于听到李叔叔说完了话,元初夏只能说了一句再见,仓皇而逃。

  回到宿舍,趴在床上的元初夏模模糊糊的回到了小时候。她打出生起就认识常霁哥哥了,从小学,初中直到高一,她都一直和常霁哥哥在一起,那时候每次她被人欺负,都会去找常霁哥哥,躲在常霁哥哥的背影后看常霁哥哥替她教训那些欺负了她的人。从很小有个懵懂的概念起,她就开始喜欢常霁哥哥了,一直到高一,她揣着一颗忐忑的心去给常霁哥哥告白了。

  结果是什么呢?元初夏微微扯了扯嘴角,好像是常霁哥哥说,傻丫头,我一直想给你说这句话,只是担心你不喜欢我……呵呵,傻丫头。她真的是个傻丫头,以为从此她生命的轨迹就和常霁哥哥彻底的重叠上了,可后来呢。只有那么一个月,常霁哥哥突然就找到她,对她说,当初要在一起的决定太草率了,两个人应该要再思考思考。

  那个晚上,她流着泪看着常霁哥哥决绝的转过身,快速的,用从来都不曾那么快的步伐走出了她的生命。她……如何拒绝?如何去问常霁哥哥,16年的喜欢和等待算是草率吗?

  只是在第二天,老天仿佛是给她开了一个更大的玩笑。在青春萌动的高中时期,每一个小小的八卦都会创造出蝴蝶效应般的巨浪,何况是本校第一校草的常霁。常霁本来是大学部的学长,只是名气太盛也传到了初夏这个那所大学附属的高中。常霁与季氏家族的独女季萌被爆正式在一起,并且两人不日将要一起前往美国留学。

  谈恋爱?那么她的呢?那一瞬,元初夏才知道了毁灭的感觉。从小到大,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常霁的妹妹,所以对两人常常在一起即使眼红也早是见怪不怪。和常霁谈恋爱后,她见常霁并没有公开,因而也没有说出去,只是把那份喜悦装在心里,一直装着,装着。终于,装成了别人的喜悦。

  所有给常霁的电话短信,都只收到了常霁的一句话:对不起。对不起,罢了。两天后,元初夏看着飞机场上的飞机,心里突然就就生出了一种侥幸,这件事是不是另有隐情?她的常霁哥哥,那可是她的常霁哥哥,怎么会被别人抢走呢?

  这个侥幸也一直被她揣着,揣成了今天的碎片。

  元初夏将头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掩面哭了起来。要……忘记了,真的要忘记了。不能再这么停留下去了。

  一边哭一边催眠似的告诉自己这句话,一遍又一遍,元初夏终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第二天元初夏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元初夏揉了揉红肿的双眼,想了想,这样的眼睛绝对不能让李叔叔看见,不然李叔叔又该担心了。略略思考了一下,元初夏便给李叔叔打电话说有事要陪朋友,下午不能去了。

继续阅读:第8章 信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呆萌奶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