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主动送死
初云绕2015-12-21 21:152,188

  “墨猪,”元初夏不由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最后的依靠。

  墨猪犹豫了片刻,对着已经转身向里屋走去的老者拱了拱手道:“请问,我可不可以同她一起进去?”

  “这年头想送死的人还真多。”老者步子未停,出口嘲讽。

  送死,送死。元初夏脑海中回荡着这两个字,玩了,还真的是送死了。见墨猪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元初夏赶紧阻止了墨猪,送死这事,如果她身边站着的是墨狐狸,她绝对坚决要求墨狐狸陪她一起去。可是,身边是这么好的墨猪大哥,那么,还是她英勇就义吧。

  见元初夏坚持,墨猪不再多言。再想想老者的态度,墨猪始终觉得老者只是在虚张声势,送给元初夏一个安慰的眼神,墨猪道:“初夏去吧,我在这等你。”

  等?元初夏翻了翻白眼,真想告诉墨猪,你还是在人界和地狱交界口等我比较合适,或者再等等,她重新建了人物再来找他。难道墨猪不知道,她现在要做的是自投罗网,主动送死?

  “墨猪大哥,你也别太执着。”等不等就别等了,元初夏现在觉得,这场景真有生离死别的味道。

  墨猪微微愣了愣,随后道:“初夏快去吧。”

  元初夏本来心里还在想着她和墨猪两个人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之类的场景。谁知道,等来的是这句话,催着她去送死?这怎么看也不是墨猪的风格啊,难道墨猪是被墨狐狸给附身了吗?

  元初夏还想说些煽情的离别话,眼神的余光却撇到老者对她的狠狠一瞪。

  顿时,元初夏觉得自己遍体发寒。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个箭步就跟着老者走了过去。那个女训练师只扶着老者走到了训练师大厅与后面房间的入口小门处,就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和女训练师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元初夏只觉得女训练师那上下打量的好奇的眼神。

  好奇什么?没见过这么衰的人吗?来学习技能不成反而连命都快丢了。元初夏见老者差点要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只好小跑着跟上。找死都要小跑着,元初夏神奇的发现这件事,原来什么奇葩事情在她的身上都有可能发生。

  两人一路走着,元初夏小心翼翼的跟着,心里想的都是待会怎么讨好老人,好让他高兴高兴,饶她一条小命。两人这样一路无语的走着。

  就这样来到了一处梅花桩一般的石桩旁边。

  其实也不是石桩,是一块一块大小不一的石头,扑在浅浅的河流上,供行人过的。石桩不长,所以即使水浅,石桩上也沾到了水。

  元初夏见老者在石桩旁边停下来,还以为老者在犹豫怎么样过去。石桩上沾了水,便有些滑,老者怕是再担心自己滑到吧。

  “您是怕滑到吗?要不要我扶您过去啊?”元初夏赶紧上前,一个是善心大发,怕老人突然摔倒,另一个则是元初夏想现在老者面前树立一点良好形象,等到待会也有点讨价还价的资本。

  老者沉吟了一会,没有说话。

  元初夏这个时候却想通了,老者肯定是长期身居高位,拉不下脸向她这个小丫头求救。这个时候再不表现更待何时?元初夏笑眯眯的挽住了老者的胳膊道:“老爷爷,我扶您过去。”元初夏深谙套近乎的准则,管他的呢,先给他套上老爷爷这个称呼,等到时候,他总不好意思杀自己的亲孙女吧。不至于这么丧尽天良吧。

  元初夏斜斜的看了看老者,见老者的目光扫过来又赶紧低下了头,眼观鼻鼻观心,只当自己是老爷爷的孙女,正对他尽着孝道。

  老者也默认了元初夏的搀扶,元初夏一喜,高兴地扶着老者就走。即使过了石桩,元初夏还是没放开老者的胳膊。废话,坚决不能放开,元初夏心想,现在正是尽孝道建立感情的良好时期,这个时候再放开老者,她改姓傻算了。

  两人这样一路慢慢走着,虽然总是元初夏在说话,但老者偶尔也会差一两句,虽然都是单音节的哦、嗯,但是这也够鼓舞元初夏的了。

  走到了一处小屋的跟前,元初夏还在喋喋不休。老者却一扬手打断了她:“你可以放开我了。”

  啊?元初夏惊讶,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变了脸了,真是男人心,海底针。即使他是个npc依旧是海底针!

  虽然心里不忿,元初夏还是乖乖的放开了手,她哪里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老者中气十足的对着她大声道。

  元初夏低着头道:“知道了。”不用抬头她都可以想到老者脸上纠结的眉心有多扭曲了。元初夏眼睛向四周瞄着,试图找出什么可供逃生的工具或者虐待她的工具。只是很可惜,这个房子外面,只有一片绿草茵茵。

  难道?元初夏看向面前唯一的房子。这个房子里面深藏玄机?顿时元初夏脑袋里以往看过的各种酷刑乱飚,元初夏不自觉的向后挪了几步,只是一个游戏而已。幻应该不会让她重温我国古代的经典之酷刑章吧。

  “你说说你错在哪了?”老者的声音仿佛潜藏了不怒自威的力量。

  “我错在,”元初夏绞尽脑汁想啊想,难道要她说,她错在发泄错了时机?

  “哼,”老者一瞬间就暴虐起来,“我看你根本就是无心悔改,说不出来就去死!”

  说不出来就去死?您要不要这么直接啊?元初夏的小腿抖了抖,瞬间又阿Q的想了想,立马去死,也比凌迟神马的去死好多了。死就死吧,游戏里嘛,不碍事。再说,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牛头马面呢。

  元初夏闭上了眼睛,许久耳边传来一阵狂笑:“哈哈哈哈哈!”

  地府也这么的欢乐吗?这是这笑声怎么这么的耳熟呢?元初夏悄悄的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

  她的面前横躺着一个男人,刚刚的老者,这回像个小孩一般笑趴在了地上。而小屋前的台阶上,还站着一个和刚刚老者长得一模一样的老者,脸上面无表情,像是岩石一般。

  元初夏愕然,老者难道神经分裂出了两个他?

继续阅读:第19章 空间魔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呆萌奶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