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意见
初云绕2015-12-21 21:152,192

  墨猪也是异常奇怪的帮着元初夏看,墨谷雪也是隐藏职业,可是墨谷雪是当初二十级就来就职的,他当时也是陪着墨谷雪的。当时,墨谷雪只是想其他人一般,将手放在水晶球上就完成了自己本职业的转职任务。

  初夏的这个职业这么的异常肯定是很不一般,难道真的如墨狐狸说的那样,初夏的这个职业是个巨大的宝藏?

  元初夏并不知道其他人对她这个职业的评价,她只知道自己就快要疯掉了。本来这一个月就在期待这件事,可是,现在居然不能,这瞬间的巨大反差让元初夏觉得懊恼无比。

  就在两人思索间,本来的技能师却早已离开了桌子,转而进入了技能师训练公会的深处请出来了一位老者。

  “你说的人就是那个小丫头?”一个掷地有声的浑厚声音传过来。

  本来熙熙攘攘,络绎不绝的技能师训练公会马上变得安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老者,除了元初夏——元初夏现在正在想要不要把水晶球从桌面上拆下来试一试。

  “是,是她。”女训练师恭敬的扶着老者的胳膊向着元初夏走去。

  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不自觉的给老者让了条道。随着老者的前行,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女一男,正站在一张测试桌前。

  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历?居然请得动这老者?

  犹记得上一次有一个人想要在训练师公会惹事,却被训练师直接揍回了阎王殿,并且在当天所有的训练师工会都联合声明,以后拒绝为该人提供任何的技能训练。当天,魔法师工会,战士工会也纷纷表示拒绝此人前往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公会,原本这个人所在的刺客工会也驱逐了其。

  得罪了训练师公会,不但失掉了前途,在幻里就连一个栖身之地也没有了。

  而那天,出手的只是一个训练师,今天这个老者被这名训练师如此恭敬的扶着,怕是训练师公会元老级别的人物了,那么,那一男一女到底是干什么的?

  众人心中疑惑更甚,只可惜那男的一副普通战士行头的打扮,那女的身上也只是一个普通牧师的白色长袍,只是那女的头上戴了面具,大家看不到其的信息。

  老者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两人,那名男子似乎已经是反应了过来,只是那名女子仍旧是背对着老者,不但没有转过身来,反而对着水晶球开始又捶又砸。

  如此不敬,场上有人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得罪了面前的这个老人,就算是删号重玩,怕是也在幻里活不下去吧。

  “初夏,”墨猪看着这诡异的画面,在看看那老者雍容的气度便知现在的情况了。想到前几日那个得罪了训练师公会的人的下场,墨猪不由有些着急的叫道:“快停手。”

  听什么啊,元初夏很郁闷,当她抬头看见自己面前的训练师不见后,心里突然滋生出了这个水晶球不听话,打一打是不是就听话了的念头。这个念头一起,就挥之不去,再一看训练师不在了,元初夏就更加大胆的实施起来。

  墨猪看元初夏的下一个拳头又快要落在水晶球上,赶紧一把抓住了元初夏的手,并不断的朝后做着眼色。

  这眼神?元初夏分析者墨猪不可能无缘无故对自己抛媚眼,更不可能是眼抽疯。难道是?元初夏忽然想到前几日幻里广为流传的那个倒霉刺客,难道她要重蹈那个倒霉刺客的覆辙,不、要、吧!

  元初夏心里迅速的冒出了说辞,微笑的转过身,元初夏用最甜美的声音道:“您好呀,我刚刚只是在测试水晶球的硬度,呵呵,水晶球……”说道这里,元初夏总算发现场上的异样,谁能告诉她那个一脸严肃,像是她欠了他八百万一样朝她走来的老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难怪都说人背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她一般不得罪人,一得罪人都是大头,像是墨狐狸,还有面前的老者。元初夏大脑瞬间当机,但却还是挣扎着将自己未说出口的说辞又补充完整了:“水晶球的质量不错,呵呵。”

  看老者越来越黑的脸色,元初夏有种自杀以谢天下的冲动。她难道最近真的是米虫当多了,智商下降了?她以前没这么不会看脸色啊。

  元初夏这句话说完,周围一片嘘声。想来是这个借口太糟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当面嘲讽。元初夏懊恼的咬了咬嘴唇,脸上早就飞起了红霞朵朵,头更是快要低到泥土里去了。

  嘘声并没有持续太久,在场训练师们警告的眼神就足够那些人吃一壶了。

  “没事。”

  元初夏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双温暖的手拍了拍,元初夏回头,望进墨猪温暖的目光里,顿时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才感到有一点点的好,一个严肃的声音就在元初夏身边响起。

  “丫头对我们公会有意见?”老者眼睛看向元初夏缩在背后的手,眼里阴郁,似乎实在想要怎么样处理元初夏的手臂。

  “没,没没。”元初夏摇头,拼命摆手。随后又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将自己的手缩到了背后。元初夏现在心里真的是有苦说不出,早知道就不那么在训练师公会放肆了。你说回去后,她拿着什么出气哪会有人管着她呀?就算是真的不爽了,那墨猪大哥出气,墨猪大哥也不会管着她吧?

  “说什么测试?”老者的语气陡然凌厉起来,元初夏一个激灵,马上做立正手背好的乖宝宝姿势。老者眼里闪过一抹笑意,马上又隐于无形。随机,老者面孔板的更严实:“我看你就是在公会内部放肆,你跟我过来。”

  什么?元初夏现在头真的是像拨浪鼓一样的摇着。“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她才不要跟进去嘞,在这么多人跟前这个老者都这么的严肃,在跟进去,谁知道是不是满清十大酷刑伺候着她啊?

  元初夏看了看周围的人同情混杂着看好戏外加幸灾乐祸的表情,不由气歪了鼻子。你说大家都是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们怎么就不帮帮我,任由老者这个不是人的东西将她带走呢?

继续阅读:第18章 主动送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呆萌奶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