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巫蔓
初云绕2015-12-21 21:153,147

  等了没有多久,大家也都陆续的来了。而墨狐狸则是守时的在约定时间的最后一秒踏入了包厢内。

  墨狐狸环视了四周,才问道:“墨阳羽呢?去哪了?”

  “他说他今天有事,所以就叫蔓蔓的童话来代替他,反正他两都是法师嘛。”墨谷雪不知想起了什么,挑了挑眉角对墨狐狸道,眼里是掩不住的揶揄。

  闻言,墨狐狸却皱起了眉头,眼里也飘过一丝疑惑。“蔓蔓的童话,是谁?”

  “我去,败给你了,什么破记性啊,”墨谷雪鄙夷的看了看墨狐狸一眼:“就是巫家的三小姐,巫蔓啊,你忘了?”

  “我是不大记得了,不过既然小妹你记得这么清楚,就麻烦你去请巫蔓上来吧。”墨狐狸嘴角逸出一抹浅笑,将墙上的电子屏幕打开,屏幕上显示的正是拍卖场外面的场景。

  因为拍卖场一个月只能开一次,因此除了特级包厢的客人可以随时来访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许进入,因此巫蔓正站在空无一人的拍卖场门外不耐烦的等着。

  “要不我去请吧。”巫家三小姐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刁蛮,只有一个人制得住她。可是这个人,墨猪看了看墨狐狸,恐怕这个人现在根本就懒得理巫蔓。明明还有很多人可以叫,墨阳羽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叫了这个大小姐过来。

  “算了,”墨谷雪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要是墨猪下去请,就巫蔓的脾气,墨猪还不得被骂的狗血喷头?“我去了,88。”

  怎么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赶脚呢?元初夏看了看一脸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痛苦的缓缓地消失在门口的墨谷雪,心里琢磨,这个巫蔓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能让场上的人都变一个脸色。

  元初夏盯着大屏幕,巫蔓也转过了身来。巫蔓的容颜也长得极为精致,眼角眉梢都有种养尊处优的风情,一看就是大家族娇宠着的小姐。其实墨谷雪和巫蔓倒还是有些像,不同的是墨谷雪身上的气质是更偏于自然和大气的,而巫蔓身上有种小家碧玉式的娇柔感。

  “好像也没什么啊,”元初夏看向墨猪问道:“你们怎么都感觉那么的,嗯,厄,烦躁呢?”

  “你见了就知道了。”巫蔓的大小姐脾气几乎就没有能hold住的人,仅仅的几人中,墨谷雪勉强能算一个,还是拖了她表哥的福。

  “他们两个是谁啊?”巫蔓站在了包厢的门口,一眼看过去,没看到她想见的宇翰墨不说,反倒见着一个戴面具的神秘男人和一个长得极为可爱的女生。

  “那个,是我的好朋友,”墨谷雪朝着墨狐狸怒了努嘴,随后又搂过元初夏的肩,脸上做出色色的表情,一只手抬起元初夏的下巴道:“这个,是我的压寨夫人。”

  黑线,元初夏满头黑线乱飘。昨天她还是后宫成员呢,今天就做了压寨夫人。这世道,可真难混。

  巫蔓上下打量了元初夏一番,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生,这个女生明显不是他们那个圈子的。可是这个女生却和墨谷雪的关系如此之好,难道是和她一样,看上了墨谷雪的表哥,打定了要通过讨好墨谷雪的方式来接近墨谷雪的表哥?

  就算不是,元初夏的存在也是个潜在危险,绝对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元初夏。一定要让她知难而退。

  “你好,我是初夏。”看到在场的几人都没有请巫蔓进来的意思,元初夏伸出了手,怎么说巫蔓都是来帮着她做任务的,她也不能怠慢了巫蔓不是?

  “哼。”巫蔓心里计划着怎么挡着元初夏不见宇翰墨,对于元初夏伸出的手自然是视而不见。应该先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吧,巫蔓心里想着。宇翰墨身边鲜少有女人存在,而且圈里人都知道她喜欢宇翰墨,也很少有人敢挑战她的权威,即使有那么几个,也早被她身边那些个想要讨好她的人解决掉了。至于这个亲手解决掉麻烦,巫蔓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做起来既不得心也不应手。

  只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下马威而已。巫蔓走过元初夏身边时,心里突然生出一个计谋。在元初夏感到尴尬,快要放下她的手时,巫蔓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元初夏的手。然后,狠狠的狠狠地掐了元初夏。

  元初夏只觉得巫蔓的长长的指甲盖已经全部嵌进了她的手心里,几乎都要对穿她的手了。这个女生,元初夏眉头深深的皱起来,脸色也变得难看,就差尖叫了。

  “初夏,怎么了?”墨猪直觉元初夏好像不怎么好。

  “没什么,”元初夏看了看面前一脸警告的巫蔓,低下了头。巫蔓可真是不错,跟墨狐狸一个德行,弄伤了她的手后又用治疗卷轴飞快的帮她治好了手,现在她就是有心想要抱怨,也抱怨不出什么。

  没关系,元初夏无所谓的想了想,她人品一向不怎么好,别人不待见她,也蛮正常的。但是,别人不待见她,她也不会主动去待见别人。受了气,总不能忍气吞声的吧。她没有巫蔓的花花肠子,也没有巫蔓那么有钱,为了整她这么珍贵的卷轴也可以用上。

  她比较喜欢直截了当的方式。元初夏看了看面前笑得得意的巫蔓,也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缓缓地缓缓的,踏着巫蔓的脚走向了墨猪的旁边。

  “啊,”巫蔓没想到本来像是小媳妇一样的元初夏会突然爆发,一时不查。两只脚就被元初夏当了地板,踩了过去。

  “你、你、你,”巫蔓眼泪顿时上涌,只可惜大家的教养,让她没办法没有气质的抱着脚痛哭,只能伸出了手指着元初夏的方向骂道:“你眼睛有毛病啊,没看见我在这里站着吗?”

  她视力好的很呢,所以看见了,就是因为看见了才踩过去的啊。元初夏拉着墨猪躲过了巫蔓随手丢过来的玻璃杯,心里暗想,难道巫蔓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是hellokitty,只能任她整着,乖乖不还手吗?

  “厄,不好意思呢,”元初夏没有掩饰自己语气里的幸灾乐祸,“可是你站在那里挡着道,我没办法过去啊。”她真的是很无奈才会初次下册,踩着巫蔓的脚过去。

  巫蔓气极,想要追着元初夏打,可是元初夏从小在她爸爸的耳提面命之下,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放弃过体育锻炼,身体的灵活度和柔韧度哪能是巫蔓这个娇滴滴的大小姐能比的。巫蔓几次想要收拾元初夏未果,反而差点伤到自己。

  一怒之下,巫蔓几乎是将身后桌子上拜访的各种饮品杯子全部甩到了地上。

  元初夏还来不及感慨巫蔓的爆发力惊人,眼睛却顺着那些杯子饮品飞舞的方向看去。墨狐狸,很好很不错,不幸中彩。

  巫蔓、死定了!元初夏心里瞬时闪过这个想法,另一个就是,她今天不应该逗着巫蔓玩啊,现在墨狐狸中彩了,该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墨狐狸的怒气也转移到她的身上吧。

  那个男的?巫蔓看了看被自己泼到的男人的背影,心里突然划过一丝的冷意。他只是墨谷雪的朋友而已,没什么重要的,更何况,她和初夏这个死女人打架,在场的两个男人竟然没有一个帮她的。而墨猪更是几次三番的在她可能会打到元初夏的时候拦住她。

  她从下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对象,何曾受到这种委屈。巫蔓气上心头,怒气全面的散发过去,拿起酒柜上的一瓶酒就朝着墨狐狸扔过去。

  这不是虎口拔牙吗?元初夏看着那瓶酒的轨迹真有种自己前去挡住的冲动,这要是墨狐狸挂点彩,万一墨狐狸斗不过这个巫蔓,将所有的账都算到她的头上那可怎么办?

  只是,巫蔓连元初夏都砸不中,能砸中墨狐狸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巫蔓的那瓶酒,砸在了柜台的角上,然后,再次溅了墨狐狸一身以及墨谷雪一脸。

  “巫蔓,你发的哪门子的疯啊?”墨谷雪本来是津津有味的看着这场巫蔓被人牵着鼻子耍的场景。巫蔓每次出门,身边必定都是保镖从绕,她倒是有心想要去欺负巫蔓,可是她出门没有带保镖额习惯,再想想她的小胳膊小腿,对比一下巫蔓保镖们高大的身影,墨谷雪每次都只能无功而返。今天眼见着元初夏将巫蔓整到这么狼狈的境地,墨谷雪就差鼓着掌叫好了。

  在看到巫蔓将酒倒到她哥哥的背上时,墨谷雪心里的愉悦立马飙升至高峰了。墨狐狸啊,那可是她心目中天神级别一号的人物,可是一旦惹到她哥哥的人,墨谷雪不禁缩了缩脖子,她可以预想到巫蔓未来的悲惨生活了。

  只是,这酒倒在她的脑袋上时,她可就笑不出口了。墨谷雪伸出手接了几滴从脸上掉下来的酒,这辈子第一次被人泼酒啊,巫蔓,呵呵,她记下了。

继续阅读:第30章 悬赏追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呆萌奶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