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我姓路名萨
懵生2017-04-14 23:063,280

  路心往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把它的芥子袋捡了起来,捏了个火球术把鼠精的身躯给烧了,不过片刻,就只留下一滩黑色灰。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别的修士盯上,只是就算是伤再多人,或者别的修士再如这般不讲理,打上照面就夺人命的,自己断然是不会束手就擒。

  路心抱着路萨赶到了一个镇子上,不准备再去什么景点晃悠了。

  “咚咚”的两声敲门声把路心的思绪打回现实,这才起身,她没走到门口,

  外面的人轻松说道:“路小姐你可以不用过来!李微启先生让我告诉你,他已知晓事由,让你不用担心。他去会见老友,如何回家的路线,他会让人去找你。”

  说罢,就听见门外脚步走远。

  师傅他不问她怎么回事,他告诉自己不用担心,路心她这一刻觉得这个老头应该蛮倔强蛮护短,这一刻的哭笑不得更是暖心。

  四面八方的神识一直望着自己这个方位,她先是担忧,随后,才想起,告知自己的人还说出了师傅的名讳。

  路心不知晓在不久前和鼠怪的那场打斗让两个散修看到了,一路尾随了过来,站在另一栋楼的屋顶盯梢,希望可以捞点好处,待看到有人过来这才惊呼声一片,

  “你看到没,刚才说话的居然是管辖凡修会(管理地球修真人士最高会所)羽长老的嫡孙。”

  “岂止啊,还提了碧轩宗三个老鬼中的李微启,啧啧,这个女娃娃的面子可真大,活该那个鼠精,好死不死的去惹官三代,红四代。”

  “不知道这个女娃娃和李微启什么关系,这铁定是不过五十岁就修得筑基……”突然浑身如陷阱符阵,一双水蓝色如龙一般犀锐的眼睛隔空看着他的蔑视的嘲笑了下。

  惊得他哆嗦忙止住余下的话语,因为他满脑袋的想起这个孩子随便就捏碎一个筑基二层妖修士的魂魄,不禁冷了背夹,赶紧低下头,试着让他转移视线。

  他身边的人看着他欲言又止,用手肘戳了戳他,贱骂道是否见鬼了,这般子摸样,莫不是太久未出界才这般丢人。

  “身份铁定不一般,谁如今还有这般能完全隐藏修为的法宝,也怪不得找个鼹鼠精。……你干嘛……”待他还没说完,自己刚才看不起的人居然捂着自己的嘴,这才发现那一双锐利的眼睛。

  路心现在是身心疲惫,除了“空间”里面的奇异果,入定打坐,在地球上还真是难恢复过精神来。

  她掂量着自己的修为,如果再有人偷袭,就算在给她一百分的幸运也不会如上次般,戒子空间里面有灵丹,她以往都都不曾想过要服用,因为一想到自己前世本体就是一株蓝花,一想到要吃就觉得有点病态。

  好像自己一直对吃中药都有点抗拒,想来自己多少是受蓝竺影响。

  在这个小镇上呆了几天,等恢复过来了就带着路萨直接坐飞机到了省会长沙,路心出了站口,打了一个的士来到,到了某个乡镇,牵着阿萨漫无目的的找寻着什么。

  等站在一个四合院的时候,路心苦涩的笑了笑,这栋房子是外祖母留给妈妈的,记得自己十多岁的时候妈妈带自己来过,当时只是觉得这栋房子很诡异,再妈妈过世前也是说过祖宅是不可以卖的,要一直传承下去。

  而关于这栋房子路心的了解不多,仅仅只是知道流传千年之久。这古宅坐落在湘西老区,现在周围的房子更是少之又少,村民也早就搬到安置区,不在留在乡下,这个房子闲置至少有百年之久,而且这房子还和自己最初的印象相叠合,好像上次的离去,仅仅是昨日。

  “妈妈?”阿萨疑惑的看着眼前房子。

  路心拿出钥匙推开了红漆铁狮的大门,久未被打开,吱呀的声音甚是大,拿着手帕捂鼻子,防灰尘大。还未踏进门槛,身后突然有人说话,惊得路心手上的钥匙差点掉落。

  “你们是谁?”

  “……”

  “这偏僻老区不知你们进这庄子有何贵干。”还未等路心转过身回答便再次开口问道,似乎更不想和路心多说一句话,话语冰冷不已。

  听到如此无礼的话,路心怒了。

  “我还不知道,有谁回自己家进自己的屋子,还要和别人通报!”路心转过身,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愤怒,扬着眉毛叱问道。

  她转身后才发现这个年轻人,年轻男子,不能用帅字形容,而是沉鱼落雁。

  男子看着眼前样貌堪堪的女修士,和一个似乎有域外血统的孩子,这才发现女子手持大门钥匙,这才抱歉的说道:“非常对不起,我家祖上受人所托,在宅外安置了阵符,所以,冒昧之处请多多指教。”这时路心才发现,该男子和自己同为修士,顿时警惕起来。

  “这是我外祖母的陪嫁,我接手的时候也没有人告诉自己此宅还有人看护着。错不在于你,只是这是刘家独女的祖宅,不知?”她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什么意思,但都同自己一样,似乎都出于祖上之嘱咐。那这样子,自己是进还是不进,也不知他的修为怎么样,在这僻野之地,她更不想闹事。

  男子沉吟了下,面色严峻,道“我先回家看家父怎么看待,不如,你先在此等待我会,此事我看只能这样,所以,姑娘请见谅。”

  路心想了会,觉得天色见晚“这个房子的钥匙和房证都是我的名字,你交代了又怎么样,这始终都是我的房子。今天我就先不进去了,我在前面酒店,如有异议,明天正午之前来找我,过时不候。”

  “阿萨觉得刚才的房子好看吗?嘿嘿,很恢宏不是嘛?那是我妈妈的陪嫁,以前我妈妈家穷的一家挤住在一个四十平方的房子里面也不会去刚才的房子,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这么大的房子住着估计心都会住冷的。”

  牵着阿萨的小手,有上句没下句的说着有的没的事,夕阳下的他们似乎很协调。

  路心从空间拿了水和果子和阿萨做晚饭吃,在拜了李微启为师后,她也很少吃俗物,怕自己一吃,然后第二天满身黑乌乌的脏东西。

  “妈妈,阿萨喜欢。”阿萨幸福的咬了一口白色雪果,不放过一丝的果汁。傻傻的朝着路心笑。看了看这个孩子,缓下脸上的笑容,试探性的问道“阿萨,黑色骨灰盒是谁的呢?可以告诉我嘛?”

  她认真的看着他,他的眼中只是闪过一丝懊恼,随后才道:“是我的爸爸!”

  许是想到什么,眼泪吧嗒吧嗒的擦在了路心怀里,“妈妈,就算你帮了我我还是没能救到爸爸。”

  阿萨爸爸的骨灰盒?也不枉费自己埋在自己的空间里!但是她有点不明白,阿萨说她帮了他?

  “妈妈有拿钱给爸爸治病,爸爸还是离开我们了!”

  好吧,真相了!自己卡上的二十万不翼而飞就是这样,想过千万个自己喝醉做傻事,但是也没想过是拿去救人命。

  路心拿出湿巾擦了擦他的泪水,深知失去父母的伤痛,可不知怎么安慰他。

  “阿萨以后乖乖的跟着阿姨一起生活,阿姨不离开阿萨,好不好,不要哭了哦。哭花脸的孩子最不逗人喜欢了哦。”路心的的一句话就让阿萨停止的哭泣。

  “那阿萨不哭了,听妈妈的话,要和妈妈在一起。”很想翻桌,问他为什么他的眼泪说出就出,说停就停,阀门呢?

  “阿萨以后只要听话,阿姨就一直和阿萨在一起。”这次路心是真心要好好的把孩子带大。

  “阿萨,你姓什么?”路心又拿出了一个雪果给阿萨吃,在酒店的浴室放满了水,给他洗了个澡才问道。

  阿萨回头有疑似地看着路心才应道“妈妈,我姓路啊,路萨。”

  “……”路心停顿手中的事,想着这算是跟自己的缘分还是?摇了摇头,因为这从开始到现在,那都是跟安排好似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所以本来就是缘分吧?

  路萨从床上爬了起来,慢慢的坐在了路心的身边,趴在她脚上,闭着眼睛,上翘的嘴巴,说明着他现在是开心的。

  路心看着眼前这个白净的孩子,睫毛真长啊,羡慕的掐了下路萨的脸颊,轻声呼疼的路萨,嚷着让妈妈下手轻点。

  还别真说,真有点青紫,自己下手明明很轻啊。最后还是唱了几首歌才得以把路萨哄睡。

  等自己进空间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凌晨了。想到一天也没得已休息,便抱着路萨在玉石床上睡了记个小时,才醒来。

  步行走出房子,在一个亭子间坐下,想着已经死去的鼹鼠精,胃就一阵翻腾,这件事情更是心灵一种阴影!看着手上的纸扎,蓝竺的手记,是说可超万物的生。这空间还真是跟自己灵魂契啊,想到什么就送什么。

  而路心念完这本书又是一天过去了,当最后一个音落下整个身心自然的放松了,她这才起身去浴池泡澡。

  摁了一个机关,送出了一个黑色格子,摸着上面的字符,是自己所不懂的,就算自己把空间里面所有的竹简和手札看完也是找不出蓝竺为什么会留下这个黑夹子,和自己有关系嘛?

继续阅读:第8章 世家李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