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凶多吉少
懵生2017-04-14 23:063,248

  路心和阿萨一路南下出行有几天了,碰到好的风景都会停下脚步看看玩玩,几天前阿萨一字不语,不是喊妈妈就是抱着黑盒子哭,试着开导内向孩子的心,才发现是徒劳。

  每次进空间,这孩子都没醒过,路心进空间也都会带着熟睡的他,昨晚路心在书阁上找了几个仙术防身,因为不说不知道待在凡域里的修真者平均修为是多少,危险能有自己就得给自己一个救命圈,仅仅凭着“空间”是不可能的。

  空间里的书楼,第一阁层都是防御术,翻阅了大半天路心才找了一本是用灵气形成光罩,灵气消耗的不大,看竹简的颜色,不似黄绿色,有点紫色,比玉还润滑,让路心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路心在“空间”内一处空地,拿出竹简在额头轻贴了下。当周围的灵气涌过来的时候,巨大的灵压挤压着路心一时之间竟是全身着透不过气,马上停止运行中的光罩,不过瞬间就全身湿透。

  第一次尝试运转灵罩说是失败,不指望马上就会,但让路心明白这条路自己要付出的汗水远远不是这些。路心点着自己的太阳穴,注入些许灵气后才让整个疲惫的的身心放松下来,整个“空间”清风依旧,盘腿坐下,入定调息体内疯狂的灵分子。

  而这个保命的法术路心还是不停歇的学习了好久,终究是不负有心人。

  “阿萨,听着,不准装可怜,不准卖萌,不准叫我妈妈!你可以叫我阿姨,叫心心阿姨”

  “嗯,妈妈”阿萨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一头埋进了路心的怀里。路心终是败给了这个认真又执着的男孩。

  “妈妈!”阿萨发现路心心不在焉的,摇了摇路心的手,拿了本书出来,指了指。阿萨的意思就是让路心念书给他听。路心点了点阿萨的小鼻子,亲了亲他的额头,阿萨那苍白的面孔才带了点血色。

  “你儿子非常可爱!”同个车厢睡在路心对面上床的一光头大肚子中年男笑眯眯的对路心俩说道。

  路心看了一眼,只是笑了笑,并没多说。

  她发现他是一个修士,就是不知道是他人类,还是魔修妖修?许是他也知晓自己,所以路心并没有用神识去看他的修为,她还是知晓这样是不礼貌的。

  拍了拍床里面,让阿萨坐进去。

  “阿萨,晚上念好不好,你看大家都在休息!”路心问道,手摸了摸他短碎墨黑的头发,又说“要听话哦,不然不是个乖小孩哦!”

  阿萨有点黯然,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想了下才道:“妈妈喜欢我,我就听妈妈的。”路心顿时语塞中,这算威逼么?

  等下了火车,抱着阿萨出了市中心,去拿了车子,刚行驶到一半,突然,如鬼魅般迅速的形成一个无形大爪猛的抓向路心车子直拍下来。

  这边是路心准备去下一个景点的路上,在网上租借的车子被别人这么一拍已经报废了。

  路心心里大喊“去”字。睁开双眼,幻象的双手从内至外推出一团银绿光团,霎时间整个车厢光芒刺眼了下,车子碎成多片,只留下光罩内的路心抱着阿萨,她连忙给阿萨丢了一个睡虫。

  因为十丈之外有一只硕大的田鼠盯着自己,整个路道没有人,现在并不是旅游的高峰期,这叫路心怎不心惊,更是暗恨出门没看黄历,居然碰到鼠怪。

  鼠怪“假假假”的嗤笑着,它望着路心怀里的阿萨更是恨不得扑上前一口给吞了,然后找一个地方炼化。

  “哈哈……鼹爷我今天还碰到两个宝贝了!”鼠精吧嗒着它自己的大牙齿,眼睛闪着精光,依稀的可以听清它说的是什么,

  “唧……唧,你藏了什么宝贝,为什么刚才我竟看不懂你的修为?”鼠精的眼睛更是亮,两只手顺了顺嘴巴的毛,比身体长多的尾巴上的毛如蝎尾似地,张扬的立在头顶。

  鼠怪?它的修为以是筑基二层,自己仅才筑基,看着面前的鼠精,

  “道友,大家都是出门在外,交个朋友自然比现在这个情况要好?如果我身上有东西你可以看的上,我完全可以送给你。”路心试着和鼠精谈谈,虽然这个可能性为零。

  “吸食你们两个的元神精魄,我便修为大涨,自然,你死了,你的宝物便是我的,束手就擒把,不然你会更痛苦。”鼠精说罢细长的尾巴带着一股死气朝着路心方位鞭打过来,

  路心急忙祭出一张符雷,这是在师父戒子空间里拿的,不知道厉不厉害,希望这个可以保险,护住自己和阿萨。连忙扔像鼠精,只听到轰炸,符雷形成紫色光圈。车外天空然闪轰炸干雷,火车仅仅震了下,外面的雷声就消失了。

  正在入定打坐的李微启的神识一动,心道不好,虽然在自己徒弟上放了一丝神识,但是终究不放心,才在芥子空间里面的几张器符都留了“念”,器符一旦启动,念自动的传达。没思量更多,李微启便速朝路心的位置飞去。

  紫色光圈里面的雷声还在继续,鼠精的叫唤咒骂声,最后变成老鼠“唧唧”的叫声,不出半分,路心明显的感觉到没气息,刚想去摸紫光圈,一道白色影子冲向路心。心知不好,路心吓得,右手手掌紧忙推出从内丹逼出灵气,光罩随灵气增多后涨大一圈。

  白色影子如电视里的鬼魂很相似,白色透明,漂浮着,隐约可以看到五官,这就是修真者的元神?

  路心看到鼠精的元神冲了过来,马上从芥子袋里祭出一张符纸,朝着鼠精的元神打去,可是好像是徒劳,因为符纸隔空就消失了。惊恐的路心,退后试图护着后面的阿萨,更是一张接一张符纸的往外扔,

  “你自己图谋不轨,既然死了就赶紧去投胎,不然休怪我手下不留情。”她一滴汗水从背夹直流而下。她不敢轻视这个还在光圈外撕咬的鼠精,右手还在源源不断的输送灵气,试图让光罩更厚实和坚硬。

  左手摸出了师傅给的白玉石,想了想,还是决定了,空间不可被这个鼠精知晓,不然就是躲了,它和它的族人都是自己往后的祸根。即使自己今天亡命于此,也要找个人收尸。

  她不知道这个时刻该怎么处理或者该怎么自救,唯一想到的是阿萨怎么办?迅速的按下键跟李微启求救。

  看了看身后的阿萨,如果自己这次害他丧命,那上次救他也就同等害他。此刻更希望师傅可以赶的及,不然最后就算自己丢命也要把阿萨收进空间!

  “妈妈?”阿萨似乎是被吵醒了?擦拭着还未全争的眼睛,嗲嗲的童音,跟路心温温的撒起娇来。

  “阿萨乖,继续睡!”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睡虫不管用,但是她现在最想的就是阿萨继续睡觉,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也只能把他放空间里去。

  鼠精的笑声从外传进,声音低沉如来自地狱般“现在还这般母子情深,待我把你的元神吞噬夺了你肉体,你便知道你今天毁我肉体是多大的错误。”

  鼹鼠精本以为到手的肥羊只需待宰,那知她居然有高阶符纸,真是低估,更恨自己当时这般犹豫,才导致自己的肉身炸毁。说罢便更恨更拼命的毁坏着这该死的光罩。

  “你还这般执着,你现在速速离去,我饶你不死,不然毁你元神,不然你后悔的地方都没得去。”她看着光罩发出嘶嘶如破碎的声音,心里更是焦虑,神识看了看周围,更希望有修士可救救她。

  而就在这时,阿萨的手穿过光罩顺手捞起鼹鼠精的元神,用手弹了弹,

  鼹鼠精看着眼前的手顿时吓得屁股尿流,嘴巴竟然一直在哆嗦着,阿阿个半天也没见说出什么。

  阿萨看着眼前如水球的透明水袋,如小时候玩气球一样,用手用力一捏,鼠怪的元神如烟破散开来,就这样的一丝丝的不见了。

  阿萨看了看手中已经没有东西,低着头,瘪着嘴嘟喃着“妈妈,阿萨玩?”

  路心她有点没反应过来,她该说什么,或者该怎么说,这一场对于刚踏入修真界成为修士的她来说,更是第一次战斗,就在自己难以应付的情况下,被一个小孩捏破了对手的元神最后对方连个渣都没剩!

  随后,路心她想开了,自己的灵气为了支撑着光圈已经没剩多少,许是鼹鼠精它本就要消逝的,只是阿萨刚好碰到这个时间点,所以这样下来,也是自己耗死它的?

  “阿萨,这样做事错的,以后阿姨说可以玩,可以吃你才可以!”她很想打他的屁股,可是又舍不得,又有点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没开口训话她的眼眶就红了。

  她颤抖着自己双肩,咬着嘴唇,并不强壮的身躯,而且修炼时间晚和少,各方面比起来都是输给同修为的人!

  今天赢更是庆幸自己幸运,现在更多的是后怕,因为自己杀了一个人,自己也差点丧命。

  轻轻的把阿萨揽进怀里,“宝宝乖啊,阿姨不是故意凶你的,但是以后一定要听话,要做个乖孩子。”

  阿萨乖顺的没有再多说,只是口里一直在喊着妈妈。

继续阅读:第7章 我姓路名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