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偶遇拜师傅 下
懵生2017-04-14 23:063,050

  公园此刻人有许多,看了看附近的人,都是一脸无恙。如果不是湖泊中央散去的波纹,让路心知道自己刚才没有眼花,那么有谁可以告诉自己刚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路心看着一脸疑问的李老头,心知这个沉船似乎就自己看到了。莫名的心悸,让路心吞咽了口口水,害怕由心而发,人都是怕死的,特别是自己好像还有许多事情没做的事情。

  远处突然一阵一阵的敲打声由小变大的传入耳朵,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自路心的神经。路心看着还一脸疑问的李老头,事情也许不是路心想的那么简单了。

  没有迟疑开口问李老头,“师傅,为何附近灵气这么纯厚?”

  李老头不在意的看了看远处的浓厚木灵气,这才想起自己的徒弟在修真界还是一个文盲,抓了抓自己的胡子,才道到

  “唔,你是单灵根,木系的,这个公园有原始气息,这个园子里有树木已成气候,所以,才会有这么浓厚的木系灵气,这等气运也算是你的福气把。”

  路心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他俩所不知的是,李老头说对了一半。园里是有一个树精,但是它是放不出这等浓厚且这么纯的灵气,所以,路心所吸收的灵气是另有奇宝。

  路心在空间里找起了了资料,兴许是竹简太多,过了大半个月的晚上才翻阅到有佩戴在身上可以隐藏修为的东西,而且进空间不会引起空间波动。

  那天拿着师傅白石就回家了,似乎有事情自己还是没弄懂。但是已经知道这个空间的状态,修真者凡是留在地球是有登陆详细档案,和推荐下来历练的证明,才可以来地球,也就是凡域。

  而修真者不可以再凡人面前动用法术,凡域管理人员一旦知晓严惩不贷。

  路心房间找到了一个元婴后期都探不到修为的耳钉戴着。憋了这么久,忍着没修炼的路心,终是打坐练习起“仙竺”,不知许久过去,当路心感觉到一股微小的灵气转周的时候,微松了一口气,一直在怕自己年龄大修炼不了,这下心里终是放下了,继续绕着周圈,寻找灵气代入丹田。

  路心看着眼前貌美又年轻的刘佩,她笑的晃眼,又渗的人慌,停下手下的工作,让她坐下,自己亲自去泡了一杯香茶,说起茶,路心怕是消化不了,不敢再乱吃“空间”里面的东西。

  “我以为刘总监找我这个老太婆来聊天的,来,人老了就爱喝茶回忆从前。这茶还不错,我特意请人带回给我的。”路心心神不宁的,因为自己的师傅伤了她的人,她随便一招也是可以对自己致命的。

  “唔~不错,以后可是可以经常找路~??心喝茶?”耸了耸眉毛,似俏皮的问了下,这才端正的坐着看着满脸疑惑的路心,轻轻的咳嗽一声,才拿出一个白色玻璃球?

  “来,用双手摸着它,用心感应这个测灵石。”刘佩看着已经恐吓到准备跑的路心,朝着她用灵威定着动弹不得的路心说道。刘佩对她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没有吓到晕倒已经算不错的,因为这个社会没有神论,所以对于修真者都是保持在神话故事里。

  “不用怕,我并不想伤你或害你,来,你只要摸着这个石头。”刘佩盆着测灵石,坐在路心身边轻声的说着,也带着一丝不容拒绝的话语。

  “我可以当做今天没看到和没听到。”路心深知今天的事情是逃不了的,对于刘佩的恐慌还是有的,装的成分更多,当是对于威逼还是有一股子火,只是不知她看上自己那了?她已经在自己面前露了底,竟还是对她柔声相待。

  “刘佩,我是半条命进棺材的人了,我不知道你今天要做什么,好歹同事这么久了……”路心满脸惊恐,像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了这句话。路心知晓什么是测灵石,只是不知道她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可是想着木秀的死亡,让路心着实是害怕,想着还是尽早的离开世俗才是上计。所以打着装傻,和卖老,告诉刘佩自己年龄很高,你想怎么样都不行的,因为我老了。

  可是路心终究是对刘佩没有办法的,当测灵石发出耀眼碧蓝色的光芒,路心就知道事情已经暴露了。

  “我也不拐弯抹角的说了,你有灵根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收你为徒!”刘佩收了测灵石,因为她是直爽的人,也不愿意绕来绕去,可以直接说就直接说,但是她深信没有人不愿意长生不老,更何况路心这个年纪都不算年轻了。

  “……”

  刘佩今天本来就有点急,听说路心遇见一个修真者,而且还是很厉害的修真者。

  她的奶奶曾经说修真本是逆天而活着,上天有好生之德才会给予许多人仙位,从古至今有许多未曾修得仙体就上界得仙位,就是因为功德过剩,或者是几世轮回畜道,在体会人世十大悲之事,才会的上天的青眼,得道缘,生灵根。

  如果不是奶奶所说的那样,那么路心是得到了易髓丹才能从凡体到单一灵根?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你没看的事物,和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少人求着入道都没有门路,我门下也无人,我入门已有百年之久了。你可以考虑几天,你也不必担心年龄的问题,找上你没有让你等死的道理。”刘佩这才收了灵威,也并没有告诉路心为什么会收她为徒,更不想和路心在多说,只是喝了口路心泡的茶才转身离开。

  路心侵湿了后背,她看不透刘佩的修为,自己的修为也就在练气二层游荡。蓝竺有说灵根越是好的,门派抢人夺人是存在的,只是并未想到自己也碰到了。

  看刘佩拿出和收起测灵石,看样子还有什么法宝可以放物体,和无形取东西,也并无空间灵气波动,那么芥子空间都是这样?

  路心刚打算说自己已有师傅的时候她就已经走了,更多的庆幸刘佩没有过激的行为,更是恼自己做事怎么这么没逻辑!抹了抹汗,在办公室坐了许久,最终还是和老总请了一个月的长假,无视议论纷纷的话语匆忙跑了。

  刘佩看着街道上的路心,讽刺的笑了笑,凡人注定是凡人,就算有人指点了,依然是不开窍的,现在自己的宗门任务也快做完了,只是希望能带路心回去,也可以给自己和奶奶长脸。

  越想越觉得路心不当自己的徒弟是千大的错,看了看伤差不多好的罗立,又想到他盯个人也会闹笑话的罗立,越想越发觉得没有立刻答应做自己徒弟的路心是如此不知好歹,一个掌风就把罗立给扇到门边。

  罗立自是不知晓刘佩把火发到自己身上,只是觉得此刻的刘佩是危险的。擦了擦嘴角的血,又站起来,走向前低着头老实站着,等候指令。

  路心回到家,一个闪身就进入了空间,今日之事确实是吓到自己了,如果真心想要不怕刘佩,那么靠的就是自身能力,所以空间是要隐藏,但是也是自己的庇护所。

  空间没有多大的变化,好像每次出去一切都会还原。路心想到自己是要走修真路线,不管这里面的东西是可食用还是不可取,迟早都要验证。随而就在茶房用水泡了一壶茶!整整呆坐了十天十夜,才晃过神来。反应过来的时候茶水还是热的,擦了擦眼睛,泪水湿了眼眶。这十天十夜,路心是顿悟,练气二层直接进入筑建期?

  路心这十天十夜只是感叹了凡人在食物链上一个弱小的可怜,自己必须强大。然而就这样发呆,居然就这样顿悟了。

  路心起身去了净池泡了一个澡,这件澡堂本就看过,现在看着依然是有点震撼,白玉石出水管道,房间四个角均是放着夜明珠。真真是奢侈啊。

  她不知道的是,玉石和明珠其实在几百万年前根本就不是奢侈品。说要奢侈的就是园外硕大一片药园才是千金难换之物。

  蓝请求现在的灵脉虽然还有许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食物链的变化,导致多种可制药的灵种子,灵草,和灵物随之消失。就算有一株二珠也是稀罕品。

  路心低头看着自己丹田里的一小团,吃吃的笑着,想着等下出去去宗门找师傅,想着又不妥,出去一天也没过完,就到筑建期。路心乱划的手突然在澡池壁边摸到一个凹凸,想也没有想就用力摁了下去,随之弹出了一个盒子,手没接稳,噗通一声就落进了池里。本就莫名的路心,更是觉得这个一定是蓝竺留下的,但是放在随手可拿到的地方也不至于藏进暗夹了吧?

继续阅读:第5章 男孩阿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