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晚会闹剧 下
懵生2017-04-14 23:063,314

  宇文成看了眼路心似笑非笑的道“路道友这其人天赋真真让人羡慕啊!往后行走在云域可是要小心一些为好。”

  路心脸色颇为难看,她不知他的话语是什么意思,尽管今天不计较宇文成为什么强硬要带走自己,但是他这话中有话的话语让众多俗世家族传达到云域,这以讹传讹的效果不用想都可以猜到,自己今天就算活着出去,对自己下恨手的不定会有多少人。

  心里就算再怎么惊恐宇文成为什么莫名针对自己,更明白他是真想要了自己的命,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追杀我,居心何在?我师傅李微启如果追究起来我想不会是你可以承担的。更何况你只是一个魔修者,正道岂是会容忍你肆意行为。”

  路心内心是忍不住的想苦笑,想来诺不是看宇文成那人似乎真的是不杀死自己便不会罢休的行为,自己本是不屑用自己师傅的名声。

  “或者你可以把你手上的小孩给我,我也不为难你,你如果想等人救援,我倒是要看看,远水救近火不成?”

  宇文成目内寒芒闪烁,他可不相信一个金丹初期和一个筑基一层的自己还摆平不了。这一切,都是在他的算计之内,只是不知路心还有不为人知的法术。

  就算自己逼迫了李莫把路心让自己带走,从中的阻拦只怕会更多。

  时间不长了,宇文成漂浮起身,在四周撒布了自己的魔宠,拿出一颗上品魔兽的内丹,双手合十,嘴里念着古咒魔语,内丹逐渐从黑红色变成血红色,迅速的转动着。四周散布的魔宠龇嘴把人群慢慢的聚拢。

  路心神识一扫,便知晓宇文成居然当成就准备炼化大家?看着会场凡人痴呆样子,就想到刚才的鬼魂,路心刚想在祭出符纸,才发现袋里已经没有路心可以用的符篆了。

  会场异常的安静,宇文成凝重,右手一点眉心,顿时宇文成化成数个身形形态各异自己的复制品,咆哮的冲到会场中央,横扫一圈后,妖艳的红眼盯着一个抱着双肩一直在颤抖的女人,瞬间抱着其女人的头,中指竖起穿过脑门盖就是打了进去,随后一拉,一个白色的魂魄给拉了出来,掐着魂魄放置嘴巴,如吸面条似的,梭梭的声音,让人听着胃里一阵翻腾。

  李莫咬破中指逼出血,化成符,点进宇文成的复制品的脑门,剑一刺就如烟一样,一股恶臭的水流了一地。

  而路心的双手运转的灵气壮大光罩,希望可以多保护点人。许是光圈过,或者是灵气运用过久。不过半会,路心鼻翼掉了一点一点的汗水。

  这时,被路心保护的光圈内一个女人,大声的叫嚷着“就是这个女人,是这个女人带来的灾难。”说罢,把防御不及时的路心就这样的给推了出去。

  路心回头狠狠的看了那女人一眼,不想在多计较,反正自己也维持不了多久。

  左手抱着路萨,右手推出灵气,把近身过来的复制人给打走,中央的宇文成还在闭眼炼制着人们的魂魄,路心没有心思在去管边上还在奋斗是李莫,她自己也知晓呆的越久受伤的人会越多,自己出了酒店就可以躲进空间的。

  路心刚踏出酒店门口,宇文成的一声低咒从里面都传了出来,冷的站在门口的门童都纳闷,还没说要结束了,车都没开过来,两个门童使了使眼色,赶紧去把刚才来的最后的豪车开过来,也正好没让他们看见没有进虚界的宇文成。

  路心一个转身就躲避了宇文成的手掌,气急败坏的喝道“不就是想要隐身修为的法宝嘛?我给你,何必这样的大开杀戒。”说罢,从戒子袋里把耳环扔给了宇文成。

  说罢给脚下注了灵气疾步朝远处飞奔。不待多久,跑到了一个林子里,迅速的朝着林内的峡谷飞奔去,在巡视附近没有人气,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这才把怀里的路萨放进了空间,并告诉她自己等会就去找他,正要疾走另一个方位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压迫席卷着路心正要飞远飞身躯,一个不稳,身子扑向了前面的树枝,刮的手臂生疼。

  右手一挥,把不远处的一快大岩石,撞向了宇文成。路心忍着被刮疼的手臂,准备在岩石要被撞列开的时候自己好闪进空间。

  收拢刚放出的神识,准备进空间的时候,就被一双手给绊住,宇文成的修为到底比她厉害多,一双完全被魔化的双手瞬间的出现一团黑色的焰火,

  “小孩呢?居然给我耍诈?”这焰火越凝越大,侵蚀着周围的空气,路心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宇文成的手抓的地方很烫。

  说完这些宇文成看见路心不说话,双眼充满敌意到似乎想一口就撕咬碎。

  “说,你的小孩呢?如果你把小孩教给我,信不信我杀了你”宇文成大声喝道,黑色的眼球逐渐的由黑变红。

  “你可以选择杀了我。”路心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小孩在什么地方,说多也是无益,

  “你以为我不敢?”猛的举起路心的脖子,高高的挂起路心,双脚远离地面。

  宇文成手刚想用力把路心的脖子给拧断,一道白色的身影只是轻碰了下,只听见宇文成的手咔的一声,路心跌倒在白衣谪仙男子怀里。

  因缺氧路心大声的咳嗽了声,还未缓过神就晕倒了过去。

  而宇文成的断手整个性质的粉碎,从未有疼痛感的宇文成尖声疼叫,知晓不是眼前白衣男子的对手。

  他一拍芥子袋,手中多出的一颗绿色种子,单手捏出一个法诀,手上的种子一道青光,忽变成条然大物的触条,抽象了白衣男子,趁着白衣男子应付藤条,赶紧捏碎了一个千里符从原地消失。

  这个闹剧好像就此收场了,当李莫一群人赶来的时候就只见一个白衣男子放下路心就消失在原地了。

  李莫走进把路心扶了起来,摸了摸脉象才是缺氧造成的昏迷。此刻李莫从未有过的失败有心而生,神识看了看附近,没有看到路萨?

  心生惊慌,赶紧让自己会所叫来的人去找。

  蓝星球(云域)碧轩宗内

  “师兄,当真不要去看看嘛?”刚毅的脸庞带着些许忧郁。

  “去与不去又怎么,既然卜到这样便就是这样,即是福祸各半也只有听天由命啊!”白胡子老头不由得叹了口气,生硬的话语里更是透露着让他的担心。

  而碧轩宗的宗门门派族长不仅担忧的是自己的徒弟更担忧的是自己尚未见面的路心。怎么说也是自己师兄唯一的继承人!师兄的这么自然自己是怎么也学不会的。

  李微启把茶杯里的水喝完,才悠悠然的起身“回来了就让我徒弟先过来找我。”

  路心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李莫差点以死告罪,也准备发奋图强的回宗门闭关修炼,更是放下狠话要拿下宇文成。她看着李莫的样子就觉得好笑,更不好意思告诉李莫,路萨安然无恙啊。一脸的惭愧吓的李莫不知所措。

  待李莫出去了,路心才放下心思慢慢的想着那张比李莫更是干净的脸,许是倾城字样形容刚才的白衣谪仙男子都是不够的。

  可是这张脸和眼神都让路心生出一股熟悉感,可是自己在地球生活三十六年了,见过这样世间少有的男子是绝对不会忘记,想起他的眼神就让路心一阵脸红,发了一会呆,才想起路萨还在空间里。

  对了路萨,闪身就进入了空间。

  而空间里面,路萨已经睡在玉石上面,童稚的脸庞让路心心里似乎放下了那种莫名的不安。亲了亲路萨的小脸蛋,抱着他出了空间

  走进浴室,想看看脖颈是不是青肿,这才发现居然没有点伤痕,连被树枝挂出来的伤口也消失不见。

  摸了摸脖颈深知自己的小命还在,这几天经历的一切说明的就是自己还很脆弱,或者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如果要想生存就必须有自保的能力,也只有修真,可是如果自己修真,那么路萨呢?

  为何魔修想要得到阿萨?路心不知道,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神识进入了丹田,看着小小的一圈碧绿色的圆球,它似乎感觉到路心一样,一个劲的靠近着莫须有的人,看到这样,路心干脆就这样的入定打坐,引着地球少有的灵气进入身脉慢慢的引进丹田。

  灵气进入丹田后也一丝丝的壮大着圆球,数个周圈后身体才恢复过来了。

  会所所发生的事情结果调查出来了,大家也都知道路心是被人推出来的。

  推出路心的是凡域元家老大的亲孙女,在云域(蓝星球)待到了六岁才来到世俗凡域的,她父母因为她没有灵根,到处求药希望可以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生出灵根,药求了,吃了,可是一丝丝的反应都没有,这才被云域管理部给赶到了凡域(地球)。

  而李莫更是看着她长大的,一个这么小的小女孩居然是这样的心肠,当场就废了她的一双手,没有更大的惩罚了?

  不,李莫已经把这个事情传到碧轩宗掌门那边,云域(蓝星球)那边怎么处理他是无权过问,可是依云域的作风,这小家子如此是毒蝎之心,做后面的小人是修真者最难容忍的事情,因为谁都不希望自己的伙伴从后面给自己一刀。

继续阅读:第12章 云域碧轩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