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晚会闹剧 上
懵生2017-04-14 23:062,615

  碧轩宗坐落蓝星球最高的山峰,比凡域地球的喜马拉雅还要高,蓝星球可以说是地方的复制版,一样碧空蓝海。

  据李师兄所言,碧轩宗占了最大的灵脉,宗门修士占了云域蓝星球的百分之四十,多数门生结婚产子把生来就没有灵根的孩子送到凡域地球给家族供养,大多数凡域的豪门子弟一辈子都是没见过远在另一个星球的父母。

  自从上次的滑稽事情,路心知道李莫是师傅的侄子,也是师傅让他来接我去蓝星球,而李家在凡域地球有产业,

  李家二门现任掌门(世家爷爷)还得巡视世俗的宗门产业,所以李家尽地主之宜让李莫好好带路心到处玩玩。

  而浅絮当时是言又止的犹豫半会才开口想去看看以往的老友是否还在,调笑着脸红红的浅絮后打发的让她快去快回。

  路心悄悄的瞅了瞅了前座开着车的师兄“师兄,你已经金丹修为,为什么不御剑飞行。”

  路心觉得神仙人物都该是一身白色古袍,踩着一把超霸气的剑飞行,路心不仅这样想还说出来了。

  李莫头侧了侧,转而继续认真的看着道路,片刻才道“弱肉强食不管在凡域和云域一直存在,时代的进步是每个生命开的新窗口,适应新纪元更是云域要学会的第一伪装……”

  路萨一脸无聊的看着李莫撇了撇嘴,她瞪了下路萨,轻轻的摸了摸路萨的头,无声的说了一个乖字,才问的李莫“所以说,你在凡域学做一个普通人?”

  李莫从后视镜看了看这对无声交谈的母子,心里有点涩,说不清这是为什么。当知道路心居然有个这么大的孩子的时候,所有脑海里想的事情被一盆冷水咣的一下浇醒了自己。

  “在天帝面前我们人人都是普通人!更何况,漫漫仙途要有耐性,乐于寂寞!每几年可以接任务到凡域散心也挺好的,不过我们蓝星球可是比凡域美多了!”

  路心想到自己的外祖以前都是住在云域蓝星球,就莫名的伤心!看着窗外的风景,形形色色的人匆忙的赶走着,忙什么呢?

  人的生命因果循环过于太快,反而什么乐趣都没有,一辈子都背负着沉重的担子!

  路萨捏了捏路心的手,头轻轻的如猫一样撒着娇,似乎是在告诉她身边还有他呢。

  李莫把车停在一栋高大约五十多层的门口,把钥匙个了泊车小子,就亲自走到后车位扶着路心出来了,车门口停满了豪车,看来今天的晚会大部分是世俗贵族了。

  今天来的比较晚,李莫零时调了很多人给路萨化妆和换礼服,浅絮看到这么俗物的东西,都没快脸都气绿了,统统的把凡人赶出了房间,想到刚才所看到的礼服,不过十五分钟就织出了一件谈绿色长款蝴蝶领礼服,长尾点缀高级碎灵石,拿了一小片叶子拍在脸色,转而一看居然是一个自然谈妆,在巨大的光芒照射下,路心整个人好不美丽。

  浅絮走的时候想了想,又拿出了一套路萨穿的小礼服,看浅絮欣喜的表情,就猜到这制裁是一定不简单。

  在酒店不远处被保镖人墙挡住的狗仔看的那个惊艳啊,都这么远了居然还可以看见长尾后面的钻还在闪闪发光,这钻得是几等品啊,光是钻得多少钱,他们发了疯的想冲出人群,想去一拍芳泽。

  路萨很委屈,妈妈穿的这么漂亮,真不想给别人看,真不想出去,抓狂!!

  当大门打开的那瞬间,整个场子的人似乎都是静止的,他们知道今天会来大人物,会是妈妈那个世界的,他们也看了很多云域的,虽然向往,可是却是无能为力的。

  “天啊,居然是碧轩宗掌门最宠的弟子,天赋在宗门可是最高的,十五年前就已经是金丹了,听说三百年不到就是金丹了,现在三百岁都没有,天啊,我的手机呢,不在?这该死的规矩,居然不肯带手机。”

  “那女的是谁?长的这么丑都能和李莫一起,莫不是关系……”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推倒在十几米以外,吓的边上的女士叫嚷。

  待看到李莫一脸冷酷的摸样,便知道那女的惹大发了,更庆幸刚才不是自己说的,就算自己是真的讨厌那女的。

  场内一群保镖迅速的把伤人撤了下去,明日的头文消息一定某公司破产,最后某家族倒闭。这是潜规则,他们得罪了大人物,小人物不敢再接她们生意,不敢再合作。全场都住嘴了生怕自己也一起遭殃。

  路心直接无视了刚才的闹剧,这不是自己想看的,自己也不想看。她从来的路上就在按自己以往是普通人的角度思考都可以想的到是议论什么,凡人真微小。

  三人从红地毯走了过来,男人帅的让人无法直视,女的富贵逼人,小男孩一股让人无法无视的气质就知道是不简单的。小男孩紧跟着路心走入会场,不会一会,就围满了人。

  而会场的另一个角落,一个女的气得差点砸了手中的酒杯,心里狠骂道,这不是路心嘛,她的修为都已经是筑基一层了,自己居然把她当做是一名初练修士,说罢把发丝整理了下,举起酒杯就走向了李莫。

  “嗨,李师兄,可是好久不见,来凡域(地球)也不知道来找我,不知道我接了任务在凡域十年了嘛。”说罢,扬脸笑了一个自己最有自信的笑容,有点小可爱,也不失妩媚。

  “刘师妹?我想我们的关系不至于到私下找谁,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李莫有点烦心,发现整个会场都是议论纷纷,竟比蚊子还吵人,心里只叹到底是凡人啊。

  周围扑哧的笑出了声,刘佩跟没听到似地,“我师父说李师兄在我们这辈是最出色的,忘记我了也是应该的,不是嘛。”

  刘佩看了看周围,似是才发现路心,惊讶的大声说道“诶,这不是路总监嘛,才上任不到两个月就请了一个月的假,我道是什么让你工作心不在焉,原来是带小孩嘛,也是,单亲家庭孩子比较难带,可要仔细了哦。”

  哄的一声,周遭跟开枪似地,“单亲?未婚生子?”

  在云域未婚就生子是要打下魂印,印的是一个云域龙族字,“贞”!因为能待在云域的人都是德高望重,丢不的人,也丢不起人!所以特别的不接受未婚就生子的行为。所以大家一听,都觉得不可思议。毕竟是谁都知道她是一位修士。

  路心还是一脸事不关已的表情,看了看眼前明亮照人的刘佩,心里嗤笑道今天还真是狗血了一把。

  也不待李莫说什么,路心上前就是给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奏乐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乐器,看了看声音的出处。

  “还真是抱歉,这手真不听使唤了,和你那嘴一样,真让我头疼啊。我想你也不是故意的,对吧,你看你天生丽质的,必是不会和我生气的,真是抱歉。”谁不会装疯卖傻,路心还真不是吃一套的人。

  李莫走向前,挡住了刘佩的脚步,低声的说道“我想你也不想惹事,最好不要让我发火。”说罢就带着路萨路心走开了,留下刘佩站着,好了半天再也没说出什么来,气的刘佩摔下手中的酒杯,气足的离开了会场,没人敢说什么,刘佩是个修士,说多了就怕气足的刘佩把自己当出气筒。

继续阅读:第10章 晚会闹剧 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