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惊见黑匣
懵生2017-04-14 23:063,756

  路心他们在云域生活了数个月了。

  眼看师礼大会就要筹办完毕,而自己天天在后院习练师傅给的功法,虽然还不精,也算进步不小了。

  路萨经常被青衫叫了出去,本就单纯的青衫不管闲人碎语的,和凡人玩不的的吗?他是我师弟,这么可爱的师弟,他的麻麻还是我的师姐。

  当青衫第一百零八次说这天气真不错的时候,路心这才放下手上的书,无奈的带着阿萨与青衫去轩京逛集会。

  云域的货币是灵石。细碎的小灵石,色泽不好,灵气不充足好比凡域的十元左右,在云域可够买原符纸一张可以自己练习画符;灵石越大越好,灵气越充足的就越值钱。虽然云域有几座大灵脉,但是也是又各个家族宗门掌管,所以流通的比较的多则是碎小的灵石快。

  师傅给的上品凝灵丹据后来青衫所说,丹药都是分级别来,有下品,上品!

  而师傅所给的上品丹药都是可遇不可求,这些丹药在云域(蓝星球)是属于私供专门给长老的。

  三人是步行出来的,青衫一次也带不了两人。路心很无语,自己居然还没有学会御剑术,而且空间里面的剑都是仙器,师傅也没有给自己什么剑,倒是掌门有送来一把不错的。

  从侧门出去,山顶看下去的路就如云南仙人田梯,本来云域和凡域有许多的差别,云域是被灵气孕育出来的,大多的动植物都是比凡域多了份聪灵。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青衫又带着凡人出来了。”

  下了山的三人,陆续的碰到同是宗门的门生们,遇到路心等人都是一阵的厌恶及辱骂,年龄大一点的也就只是疾步速走,生怕被自己家族人看到,还误以为自己结识这样的人。

  “阿萨,狗眼看人低之事万万不是我们该做的。知道嘛?”路萨是不用担心青衫,这都三十多岁了,心眼都这么低,这得活的多自我,才会这样。

  “妈妈,他们说什么,阿萨都不会听,不会学的,我会是神仙。等阿萨长大了就和妈妈一样成神仙的。”

  听着阿萨的话,路心终是觉得自己不该带他来到云域的,这里的人都是格外排外的,很早以来没有灵根或者修为的都是要送出去的,那么就是犯了众怒。

  阿萨有没有灵根路心不知道,但是师傅都说了阿萨以后是拜我为师的,那么阿萨是一定有灵根的。

  青衫道“师姐,我就不喜欢和他们玩,每次玩游戏的时候我不和她们都玩以为我不知道玩,骂我是个蠢猪,其实我一点都不蠢,她们蠢的要命,就知道玩,到现在也没见她们的修为涨了多少。”

  路心憋笑“看来青衫还是很努力的,加油哦。”拍了拍他的肩膀,作势是鼓励。

  而刚才说了那番话的路萨这才抬头白了白青衫“青衫,你可要加油,我现在六岁半了,等我十八岁后也和你一样,还有十一年哦。小心我赶上你。”

  青衫这下笑的可开心了,准备摸莫路萨的头被路萨躲开了,这才笑眯眯的道“师弟,我自是知晓要加油,可你和我打赌可是做不得数,不说你会不会赶上我,我也不会和自己的师弟攀比,师傅晓得了我会很惨的。”

  “哼,我说了会就会,十年不行我就二十年。”说罢,就不在理会青衫,小跑一个人走在了前面,想了想,又跑回来,牵着路心的手,不管不顾了。

  青衫可不是一个看人脸色的,笑了笑又去找路萨说话,路萨也不做声。

  身后传来了呼喊,路心这才停下脚步看了看,“师叔师叔!”一个大约十岁高的青衣弟子喘息的拍了拍胸口。

  呼吸急切“掌门师祖听闻师叔您去集会,也不知您有没有钱币,所以特意让弟子送来的。”说罢拿出了一个紫色绣着木槿花的芥子袋。路心看了看,有十块上品灵石,五块中品灵石还有下品灵石,倒是碎灵石没见到。这十个大的灵石用路心的估量似乎就是和凡域一百万块钱差不多了。

  “师傅真偏心,每次我去集会就给我几块下品灵石,上品灵石……”路心赶紧捂着他的嘴巴,这孩子,真天真,是我也不会给,祸从口出,怀璧其罪他都不知道嘛,也不知道在这大路上的会不会隔墙有耳啊。

  “好啦,不就是抱怨没给你这么多吗,回头我帮你说说话。”也没有再里青衫。看着这个大汗淋漓的青衣小弟,想了想拿了块下品的灵石他,就让他回去了。

  “师姐,青衫错了。”这孩子认错倒是蛮快。

  进了城坐院门店一排排的,看着街上穿着奇怪的人们,大部分的房子都是两层的,少数有三层的木楼阁。叫卖的伙计更多,伙计各个都是穿着店小二的衣服接待这进门客户。刚走到一个酒楼,一个眼尖的小儿,

  “哟,青道友上街了,可是有段时间没看到了。”路心看了看,这个小儿的修为居然是练气八层了。

  青衫点了点头才道“摁,我和我师姐和师弟出来玩。我先去前头看看,待我回头的时候上你店里吃酒。”扬了扬手,就没与他人多交谈了。

  路的两边有不少人在摆摊售卖东西,法宝法器珍贵制材,昂贵丹药珍草手札游记书等看的路心是眼花缭乱。路心发现只有大多丹药摊位前都是堆满人的,就数原材料摊位前没有人。

  想到到自己不用买丹药,就游荡在没有多少人的摊位看看,

  “这位道友,可是要买攻击法宝还防御法宝?”摊贩上的一个个子精瘦的年青男子,看到路心左挑右选的这才打断路心一直看下去的决定。

  路心这才发现自己失礼了,“我想要一个攻击的。”看着手上的一把羽毛扇,不似鸡毛,颜色是灰色的,很丑,她拿了看了看。

  “道友手上的是可防可攻的灰凤扇,而且还是个飞行法宝。道友也看到了,颜色不大让女修士喜欢,男修士更不要说了。我在云域边境接近黑熊族区域的时候看到圣山雪妖拎着一只已经死亡灰凤凰丢了下来,这才采集了灰凤羽回来制作了这个,这个也足足买了十年也是没动的。”

  “哦?圣山雪妖?”路心并不好奇这个凤凰羽的来历,只是奇怪居然有雪妖?

  “道友看似是没有去云域北上边境了,那边筑基以上修为的倒是经常去历练。雪妖是圣山不常见的一个边境妖怪。下雪的时候十个筑基都杀不了它,如果不下雪,它们到是轻而易举就给杀了,雪妖杀了后所融化的水是可以吃的,雪妖到底也是吸收了日月精华所幻化而成的,所以化成水后就可以称的上灵液了。可惜了上次碰见的雪妖个头十分壮大,且天似要变了,不然我也会冒个险,灵液可比凤凰羽钱来的多和快啊!”

  路心没在接话了,要想真的自己出门去历练还不知要多久!心里叹了口气,看了看摊位上别的东西,才说道“是嘛,下次有时间定是去北边看看。不知道道友这里还有什么法宝?”

  “有有,”说着隔空拿出了一个包裹,杂件的真是蛮多的。

  路心惊讶的看着手上的黑色夹子,居然是自己澡池里那个隐秘黑夹子一模一样,左右翻看了一番,压了压自己吃惊的心,自然的问道“这是什么呢?”

  年轻道友有点不好意思,“这我儿子5岁的时候一个人跑到云域外的青岩玩捡回来的,我看了半天竟也不知晓是什么。”

  “是个奇怪的。”路心点了点头。

  “师姐,这个黑夹子有什么好看的,我看他这里的东西都是些破烂货,去看别的把,看完好去吃酒。”青衫拉着路萨站在路心的身后,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路心挑好,这才不耐的说。

  “青衫,不得无礼。”回头斥声责备了下他,才跟青年男子歉意的点了点头。

  “道友,这把羽扇我买了,多少货币呢?”路心想了想才问道。

  看了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友,您看要不看点别的,这把着实是蛮久了。”

  路心觉得好笑,最近见到的倒是都是一群诚实的人。拿出芥子袋,又问了问“没事,我挺喜欢的。”

  “就给十块下品灵石和四十个岁灵石把。”青年男子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有点不好意思的再次说道“我制作的时候穿针骨塞是用千年难得的青蛇最柔软的那一节骨头,是很难得的,我多次想取了下来做别的扇子,可也不想报废了这把灰凤扇,才一直留了这么久。”

  “没事,是多少就多少吧。呐,给你!”路心掏出了灵石给了青年男子,青年男子小心的数了数,想了想“道友要是喜欢这个黑夹子我便送给你,可好?”

  路心本是想自己开口要了这个的,倒是没想到他倒是蛮大方。

  “那就谢谢了。”路心也没客气,就塞进芥子袋,其实是放进了空间里!心思也没多大的逛头,跟摊主道了谢便和青衫他们一起往前走。

  路心有教路萨识字!但是却路萨一直记得自己往后多读书,看到书摊上的书就不移脚,路心看了看,蹲了下来,看了看这个手札占对数的书摊。路萨看到路心在看,这才笑眯了眼睛,一起蹲着挑选。

  “师姐,藏书阁那么多书,野杂也不知看多了会不会入魔。”青衫一直记得师傅的话,外人的话不要信,来历不明的手札不要看,更不要练。如果青衫很路心说了他师傅所说的话,路心也会这样嘱咐的。

  “青衫,就好,让阿萨也看看,你在附近先看下,完了我找你?可好?”路心看到青衫这样兴致不大,就想他应该也有想要看的摊位,才说的让他去别的地方看看,可是青衫完全就曲解了。

  “师姐,青衫不说话了可好,别生气嘛。”青衫嘟着嘴有点快哭的样子让路心哭笑不得,这孩子也难怪掌门师叔喜欢,没有心防的人是要可爱点。

  路心道“青衫,你可要说话啊,我可喜欢听你说话了,你如果不说话,我都不知道去哪里玩,和吃酒了。可是你要等下我挑完手札。”

  青衫乖巧的点了点头,“师姐挑把,青衫等着!”

  路心挑了两本手札,据摊主说他的手札都是家传的,只是现在手头紧不得已才拿出来卖的,看着他,路心到是不相信,一副贼模鼠样,一看就是个不好的。

  一本是说云域地方介绍,另一本就是散修修士记载了仙界在云域和凡域曾出现过的推理和证据。

  阿萨则是选了一个云域妖兽云集,这应该无大碍吧?

继续阅读:第15章 范哲唐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