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范哲唐荣
懵生2018-04-03 16:243,920

  “师姐,这里的酒不错吧,由灵谷灵液酝酿,存储有千年之久,每次我下山都要过来喝的,不过我每次就喝一杯,凡域不是有句话酒前贪杯,酒后犯错嘛,我也觉得在理。所以我每次就尝尝,如果真想吃就打多点回家,还可以孝敬给师傅吃。就是不知道这个新品种的酒会怎么样。”

  青衫给路心盏了杯酒,给路萨叫了一杯晨露泡的淡茶水,还没有修为的喝了强身健体。青衫一边喝一边说着这酒这茶多么的好的。

  路心并不是一个会喝酒的人,虽然以前是要陪客人吃饭但是都是有同事帮自己挡,就只有朋友聚会开心喝一点,但是一喝就醉。

  她小抿了口,清冷酒香比较纯,入口就有一股自然土木香,随后就灵气散开温润着心房,没有凡域的呛,只有股清香的发酵谷酒串入鼻腔内,让整个身心放松了。说罢她又抿了一小,

  路心赞同的点了点头,笑道“恩,到不是很烈!灵气的确是很浓。”

  青衫大惊,忙抢了路心的酒杯,“师姐,这酒你确定不烈?莫不是喝醉了?”

  路心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解的问道“这酒如大自然的土木香,很让人喜欢,就如清晨行走在乡间小道。”

  路萨看了看青衫看了看路心,觉得两人应该不是在说一个把?说罢抢了青衫刚才拿的那杯酒,小口的抿到,“妈妈,你确定这水是你所说的?”

  路萨就觉得这杯明明就是一杯水,只是入口后蛮甜的。

  “啊?”青衫虽然被路萨抢了杯子有点生气,小孩子就不该喝的,至少在自己六岁的时候师傅不准自己出宗门的。

  “我喝喝,不可能啊,难道上错了嘛?”青衫拿了起来,还未入嘴,就浓烈的酒精发酵味,

  大喝道“师姐耍我么!”马上就想到是自己的师姐和师弟在骗自己。

  “我还没喝就一股冲鼻味。”作势的用手扇了扇冲鼻的酒味。

  而另一个隔间,两个青年男子相视一笑“范兄,你的酒可是终于有人喝出来了,只是不知道这大自然土木香是不是你在我这拿的过仙土?”一个蓝衣古袍男子问道坐在自己对面穿着的一套凡域的休闲衣的黑发男子。

  “这,我想是的把,这酒自从放入你的过仙土埋在了碧轩宗南方位最接近灵脉的土壤里,这刚刚满千年,我才拿出来,灵气自是不同凡响,倒是不知道你的过仙土是个不错的。”

  过仙土,是传说仙人入定的时候坐过的土地,因为修炼灵气循环走周圈,所以仙人坐过的土地生了灵气便不在是凡物了。当修士发现的时候拍过千万的价钱,而能得到这过仙土的人便不是普通人,身份定是非凡的。

  “行了,好歹你也是在凡域待了这么久的,比我说话还要慢吞。走,过去看看能入口甘甜,还可吃出过仙土的自然气息的定不是俗人,只是刚才有人说是水的,我还真是好奇。”蓝衣古袍男子起身拉起了休闲男子,大大咧咧的猜测的说道。

  休闲男子反拉着他,带着点不好意思又满脸的哀愁的说道“唐兄,我看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人了,我也是许久未回来,说会话就的回族了。”

  “范兄,看看,去看看吧,不呆多久。”握起了他的手掌,推开了门,走到路心的房间外,敲了敲。

  “小兄弟,请问许仙友在嘛?”青衫开了门,看不到认识的,刚准备关门,就听到对方问道这话不由的扑哧一笑。

  青衫笑着道“我竟是没看过许仙友,白素贞到还是看过。”

  蓝衣男子惊讶的问道:“小道友,白素贞在里面嘛?我倒是粉了她很久了。”说罢,拉着后面的男子进屋。青衫想到师姐在里面,气急败坏的道“我竟是不知晓,有人是这样耍赖的,难不成问道酒香就一顿胡扯。”

  “莫不是小道友到是一直在骗吾?既没见过许仙友,也不要这样的让吾白开心一场。”顿时蓝衣男子脸一板,身上的灵威让青衫后退不已,这才知道刚才的笑话不过是让自己难堪一场。

  路心无奈,想进来这样找法子的还是第一次见到,看到青衫被逼迫更是有点生气,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道“两位长辈怪罪了,不如进来喝一杯,可好?就当是原谅了我的师弟。”

  后面的休闲男子并不是怕事,只是不想刚回来就陪着这个小爷一起欺负弱小,拉了拉蓝衣古袍男子。

  “善哉也,既然小姑娘都说了,不进来到是我的错。”不管后面的拉扯,硬是拽着休闲男子坐下了。

  “道友,我看我就直说了,这酒如何?”休闲男子把衣襟整理好,抢先把蓝衣古袍男子要胡说八道的话给打住了。

  “噢?很好,挺不错的。我想你们进来之前也是听了我说的那番话才进来的,你们自是没听错,酒有股大自然的土木香而且还很重,入口灵气就温润了身子,倒是我第一次吃如此之好的酒。”路心不是一个俗人,自是知道他们不是找什么许仙友,只是好奇自己喝酒后的感觉。

  “如此,那多谢道友的夸奖了,鄙人范哲,因为这酒楼是我自己开的,且这个酒今天凌晨挖出来的,所以无意听到道友的一番话才敲门询问,倒是我们冒昧了,今天打扰了诸位。”范哲微微的低了头,歉意的说道。

  路心侧了侧身子,避开了范哲的歉礼,道“是我自己的口福,没有歉意之说。只是不知道这酒叫什么,为什么我们三人喝出了不同的口味?”

  路心看他们浑身的高雅气息,目测两人都是身高两米左右,蓝衣古袍男子有点童趣长的清秀干净,而范道友则是满脸刚毅,定是一个上位者的身份,这酒楼都是他的,而这个酒楼就在轩京最好最繁华的位置,那么不用想,云域的皇亲国戚的铁定的,更何况他们的修为是深不可测,不得罪就好,更是不好意思去接了这个礼。

  “我叫唐荣,小兄弟可不要见谅啊。”古袍蓝衣男子看范哲也介绍了,想到自己刚才居然用灵威压了一个练气十层的小道友,很是歉意。

  青衫忙摆手,“长辈不恼我就罢了,不见谅的。我叫青衫,大家都叫我青衫。”

  路心想了想,这才起身道“我叫路心,这我,这我儿子,路萨。”不是路心不想介绍,只是想到这云域特别排外就有点不适应,这才思考了下,还是决定这样的介绍。

  范哲看了看路萨,眉头一蹙,半响才说道“你儿子很特别。”

  路心不知道范哲看到了什么,但是这句很特别,倒是让她很别扭“范道友,这话到是让我不懂了。”

  路萨看了看对面的两人,便又坐了下去,轻轻的吸了口晨露茶水“妈妈,这茶很好喝。”路萨很开心妈妈说自己是他的儿子,更没有别的心思去思考那句话,撒着娇跟妈妈说道。

  唐荣刚才倒是沉思了起来,“这酒啊放了很多珍贵材料,酒嘛,是绝对要灵谷的,还有有已经成精的鹿茸粉,磨碎的上品灵石粉,最重要的,”唐荣耸了耸眉毛,

  兴奋的叫道“范兄你说,你说,”说罢手揽着他的肩膀,满脸的得意。

  范哲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还放了过仙土,用白布包着沉在了酒缸里,所以才会有这土壤树林香,这麋鹿本就有魅惑的本能,神魄越大,这酒喝着就越没味,但是灵气就纯吸收了!所以这酒修为越高的喝了就越有益!”

  范哲有意无意看了看路萨,发现这个孩子没有灵根,可是为什么有有股自己不能侵犯的感觉,别扭,别扭。

  又道“这酒名字到是还没取,你们是第一个喝酒的顾客,不知道友可有适当的名?”范哲喝了一小口青衫给倒的酒,眯了眯眼。

  “小道友,小青衫,来,给我也倒一盏。”唐荣拿着小酒杯,急着喊着让青衫倒给他。而唐荣刚入口,扑的一声,把酒给吐了出来。

  呸呸的说“什么嘛,我都金丹后期了,难道还喝不出筑基初期那种美味?真真是比苦瓜还苦啊。”唐荣拿了杯茶涑了涑口。

  又道“范兄,你怎样?可是喝了出来?”唐荣一脸的希望。

  范哲摇了摇头,苦涩的道“苦到是不苦,只是有股说不出的怪味。”说罢眉头还是蹙了起来。看了看路心,“道友你看?这酒名?”

  路心想了想,问道“范道友,这酒里放了过仙土?”

  他们两点了点头,有点莫名的看了看路心。

  路心笑了笑“我看这酒就叫过仙酒,只是这酒这么珍贵,也不知我起的这俗名可是有不妥。”

  青衫拍了拍了手,惊呼“师姐,这名字好!”

  路心其实在一本游记手札里面看到记载,说过仙土在云域出现的不过数斤,其土壤用到香包里,常挂在身边比阵符的聚灵符还要强,而像范哲唐荣这样浪费的还真是第一个。

  “我看也是不错的,就这个吧。范兄你怎么看?”唐荣点了点头,侧头问了问他身边的范哲,

  “恩,是不错。以后满福楼可是又有个畅销的酒水了。”范哲笑了笑,看着一边的唐荣满脸高兴的脸,揉了揉他的头发。

  “范兄,不可在和千年前一样,把的我长发给弄乱了!”唐荣不满范哲蹂躏他的黑色长丝发。

  路心看着是满脸的黑现,怎么越看越怪,这莫非?

  “小道友,小青衫,等下我,我且去弄上一大缸你带回去,留着给你的师姐吃,我看这酒也是和她得缘,我们几个就她喝的味道最好。”唐荣似乎很开心,但是青衫很想问,这个酒楼不是范长辈的嘛?他说的话可是作数?

  路心满是惊讶,但是也是不好意思“这是万万不可,我如有机会自是上门来吃的。”先不说酒的珍贵,更是不想再多呆,在云域这样让人讶异的感情她可是不想知道。更是不想再多牵扯,自己还没有可以保护的能力啊。

  范哲笑了笑,“没事,我那缸子是喝上十年都是没问题的。”范哲的酒缸是好芥子似地酒缸,里面的空间大到可以装进去数万人。

  这老板都开口了,自然是不好在多拒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我看你似乎是上刚来云域?”范哲问了问路心他们。

  青衫给路萨倒了倒水,摇了摇头:“我从小在轩京长大,师姐师弟是才从云域过来的。不过他们以后会一直留在轩京的。”

  路心一听范哲这样说,从而联想到“你是范氏集团年轻董事长?”

  范哲未有多想,点了点头“哦,你也是知晓?”

  以前路心当销售员的时候是非常崇拜这位尚未谋面的范哲,就觉得此人是个人才,决策和执行力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外界也只有少许的广告曝光了范氏是由一个年纪轻轻的CEO主持的,广告界和杂志界媒体新闻范氏集团可是业界的首翘,无处不是亮着范氏的LOGO。

  只是从没有想过范氏制裁人会坐在自己面前。

继续阅读:第16章 师礼大会 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后现代修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