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我就是西门庆!
三王柳2017-01-07 09:512,371

  昏迷之中,前世和今世经历过的诸般情景纷至沓来,在脑海中如走马灯般乱闪,时古时今,亦古亦今,让秦梦溪如堕入了一个荒诞的梦中,诸般大悲喜、大烦恼、大苦楚,情情不尽,数数分明,却不知何处才是个尽头。

  恍惚中,又看到了那位仙风道骨的老道长,带着自己行走在云雾之中,秦梦溪紧赶慢赶,想要跑到他身边去问个明白,却不防那老道长把头一回,脸一变,喝道:“孽障!还不纳下命来!”

  秦梦溪大叫一声,从云雾里真跌了下去。猛睁开眼,却见屋子里阳光明亮,鼻尖前方却有明晃晃一柄利剑,剑气森寒,正指着自己的哽嗓咽喉。

  “苦也!”秦梦溪心中一声惨叫,“想我西门庆并没有害死那武大郎,霸占了潘金莲,怎的那武松这就上门来赶尽杀绝了?如果就这么死了,到了阴曹地府,也是酒糟鼻子不吃酒——枉担了个虚名的冤枉鬼!”

  但一愕之下,却发现有些古怪。眼前的这个武松身材魁伟倒是不假,却怎么生了好一部大胡子,还穿着一身道袍?

  正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却听得床边屏风后有女人一声欢呼:“道长果然法力高强,驱除了邪魅后,将我家官人的性命救回来了!”

  想也不想,秦梦溪便道:“月娘快逃,此人是来要我性命的!”

  面前的道人徐徐收剑,蓦然间长笑道:“无量天尊。铁船有风飞黑海,月朗星稀故人来,西门大官人可还认得贫道吗?”

  脑海中仿佛有无数张脸飞快地掠过,秦梦溪心中突然灵光一闪:“你是清河县城外玉皇观的观主吴宗嘉,法名道真的便是!”

  吴宗嘉捋须长笑:“哈哈哈!然也!”

  秦梦溪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武松!这真是福无双降,祸不单行,刚从噩梦中惊醒,却险些又被喉头利剑唬掉了我西门庆的魂魄!”

  一念方生,全身不由得一颤:“我是秦梦溪呀!怎么突然间,却又自称起西门庆来了?”闭上了眼睛深深吸气,只觉得脑中如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一片混沌中,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秦梦溪,还是西门庆了。

  他在这边发呆,吴月娘在那边恭声道:“请问吴仙长,我家官人,可万安了吗?”

  吴宗嘉拂尘一摆:“如今邪魔尽去,西门大官人魂魄俱已归位,他也记得贫道之姓,也记得夫人之名,自然是已经平安康复了!”

  月娘在屏风后深深下拜,哽咽道:“仙长大恩,今生今世,西门家不敢或忘!”

  吴宗嘉急忙还礼:“哎呀呀!如此大礼,这可当不得!当不得!……哎呀!这个!贫道且到大厅上,和大家伙儿吃杯茶去……”说话同时,避开了月娘的大礼参拜,吴宗嘉三步并作两步,逃也似的去了。

  出了门,吴宗嘉赶紧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道:“无量天尊啊弥陀佛!幸亏贫道我装神弄鬼的时候,那西门大官人清醒了过来凑趣。否则,今天玉皇观的招牌,就算是砸在我吴宗嘉的手里了……”

  不说吴宗嘉暗中庆幸,且说屋中的吴月娘早已来到秦梦溪榻前,秋波澄澈,凝望着他道:“官人……”

  “月娘……”秦梦溪身不由己地回应。等他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三不知的已经把美女的手给握住了。

  “西门庆!你这个大色鬼!”秦梦溪刚在肚子里骂了一句,就觉得软玉在手,香泽微闻,小宅男的灵魂已经轻飘飘飞到了九霄云外,模模糊糊中脑海里却生出了一个念头:“做西门庆也没什么不好的!”

  此念一生,心中就是一惊,清醒过来的他正要把这邪念和掌中美女的玉手一起甩开,但手上一暖,吴月娘已经反过来抓紧了他的手。秦梦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道:“苍天在上!这可不是我不放她,是她不放我!”于是,小宅男心安理得了。

  也可能是过了三年,也可能只过了三秒钟,朦朦胧胧中秦梦溪抬眼一看,却发现吴月娘已经是泪流满面,这一下他可慌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握疼你了吗?”

  月娘急忙拭泪:“官人哪里话?月娘只是一时心酸……啊!官人这两日……这两日辛苦了,我且让灶上的雪娥做些清淡的饭菜送上来……”一边说,一边急急地去了。

  秦梦溪一仰身,又躺回了床上。雪娥?既然有了西门庆,有了吴月娘,那再来个孙雪娥又有什么可奇怪的?过些日子什么李瓶儿、孟玉楼、潘金莲再接踵而来……旁人也就罢了,那潘金莲可是刀口蜜,舔不得,胆敢勾搭她?那绝对是非要了亲命不可!

  用力抱紧了头,秦梦溪忍不住咬牙切齿,现在的自己,到底是象秦梦溪多些?还是象西门庆多些?他突然又想起来一件关键的事情来——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可是只活到三十三岁就死了,而今年是大观四年,现在的西门庆已经是二十五岁了!

  万一金瓶梅象生死薄一样掐准了西门庆的寿数,那他就只能在这个世界上活八年了!

  这个恐惧象秤砣一样压在他的心上,他无法将这看成是无稽之谈,既然都已经穿越重生到西门庆的世界来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真的是福无双降祸不单行,又一件倒霉事情被他想了起来——明年就是大光棍年,政和年,1111年,明年过后也不知是十五年还是十六年,金灭北宋!

  就算他西门庆逃过了三十三岁的那一劫,可到了金灭北宋的时候,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我该怎么办?秦梦溪呆呆地看着床帐顶部,他仿佛在那上面看出个时钟来,时间一到,那三根长短不一的针就会掉下来,化作达摩克利斯宝剑断人的性命!

  秦梦溪闭上了眼睛——烽火、狼烟、鲜血、马蹄、金鼓、战旗……最后是月娘刚才那一张泪流披面的脸!

  秦梦溪猛地睁开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跳到了地下——唔!西门庆的身手还真不错!

  看着墙壁上铜镜里那张英气的脸,秦梦溪心潮澎湃!

  既然上天把我送到这个时代,就有我必须去做之事。那么,就让我象八年后就死一样,去为了生而战吧!我不要天残地缺,我不要国破家亡,我只要身边的那张脸开心地笑着,就算是酬谢她执我之手,为我流泪那一瞬间的温柔!

  深深吸了一口气,秦梦溪一拳击碎了铜镜。

  “从今天起,我就是西门庆!大宋,我来了!”这正是:

  一朝兴亡蕉下鹿,千载情仇壶中天。要知西门庆如何行事,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1.3 上应天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宋西门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