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三王柳2017-05-13 12:282,347

  西门庆和武大郎二人安坐后,西门庆便道:“不瞒武道兄,明日兄弟在提刑衙门有一桩讼事,分身乏术;后日我府上要发嫁一婢女,本县李知县和夏提刑作媒,守备周秀亲来下聘,这一日也不得闲空;不如约在大后日,武道兄你在狮子楼头设宴,只有你我兄弟二人,作一‘双星会’。如此一来,我既不须犯紫石街之讳,武道兄也尽了自己的心意,岂不是两全其美?”

  武大郎听到提刑衙门、李知县这干大名,早又吓矮了三寸,只剩连连点头的分儿。他见西门庆并不顺水推舟去自家吃饭,可知是自家娘子多虑了,于是便急急向西门庆告辞,回家报信去了。

  进门如此这般学说一遍,潘金莲亦作声不得,想了半天后才道:“世上难道真有地府还魂之事?我却是不信!且待我再试他一试,若那西门大官人能始终如一,我潘金莲才算是死心塌地的真服了他!”

  武大郎急了眼:“明明说好只试一次的,怎的接二连三的试个没完了?”

  潘金莲却梗着脖子道:“只因我从小生就了这么一副好模样儿,也不知为此吃了多少惊吓,早成了个惊弓之鸟。若要我深信不疑,必然要多试几次!反正我又不是你们男子汉大丈夫,便是出尔反尔,也没甚么丢人丧品的!”

  武大郎张大了嘴,想要数落她几句吧,但对着潘金莲的娇骄模样,最终还是化成了一声叹息。

  潘金莲又附耳道:“家中做炊饼之面,再过个三五日,便要净了,那时你便向那西门大官人言语一声,说要去城外下栅村买面,请他帮着照看家中一二。那天,你却不可出城,只藏在家中,等着看分明。那下栅村和清河来回需两天工夫,在这两天中,若那西门大官人不来,便显得他真是见不得‘紫’字的转世天星;若他竟来门上罗嗦……你我二人便只能向那阳谷县安身立命去了。”

  武大郎摇着头道:“我敢说西门仙兄必然不来!”

  潘金莲貌似不屑地“哼”了一声,心中却道:“我也只盼他不会来!”

  原来,今天她在家中帮着武大郎做好了炊饼,打发走了西门庆家人来旺之后,便去间壁王婆的茶坊闲坐。每日这时,茶坊中必然聚了许多邻家妇女,大家七长八短,满清河县家长里短诸般琐碎事,无话不说。

  潘金莲的出身微贱,是清河县张大户家中幼养的一个使女,那张大户垂涎于她日新月异的美丽,想要玷污她,潘金莲誓不相从,张大户恼羞成怒,索性倒赔些妆奁,分文不取的将她嫁给了清河县中诨名“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

  这一番羞辱实是非同小可,从此之后,潘金莲几乎在人前抬不起头来,凡是左邻右舍妇女们之间的聚会,她总是默默地畏缩在最后面,默不作声的听着别人高谈阔论,自己却不敢吭一声儿。那些黄脸婆子们一来妒忌她的聪明美丽,二来嫉恨她的心灵手巧,若她再在言语见识上压倒了她们,那些自卑的婆子们不把她生吞活剥了才怪。

  每次妇女们聚会回来,潘金莲都要憋一肚子闷气,恹恹不乐数日,但她生性偏偏是个好热闹的,到下一回聚会时,身不由己的又要跑去给人家垫踹窝了。还好隔壁的王婆很照顾她,总能让她安安份份地来,和和平平地走。

  潘金莲痛恨这种无锁之监、无枷之狱的生活,谁知就在今天,这个大监狱突然在她眼前被打得稀烂。

  从她一进茶坊门开始,她就觉得气氛特别不对,王干娘倒还是和平日里一样热情,可那些其余的婆子们看她的眼光就古怪了许多。

  潘金莲虽然心下有些猜疑,但还是把胆气正了一正,刚要向角落里自己的老位子走去,早被王婆一把拉住,硬扯到茶坊中间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在北宋茶坊论坛中,这可是版主的御座啊!

  不亏是个最伶俐的,一怔之下,潘金莲心中就明白了八分--看来自家男人地厨星的那个传言,不管自己信不信,反正别人是信了。

  不过即使是个最伶俐的,但突然间从末座被提升到了御座,还是让潘金莲有些手足无措,一时间竟不知怎么做好。

  还好有那八面玲珑的王干娘,在一旁输寒问暖、吹嘘铺垫,金莲也是个胆大泼辣的,自然而然便进入了角色,主持起她人生中第一次妇联会议来,倒也似模似样。

  说来说去,这几日清河县中最知名的话题,当然少不了地厨星武大郎。若是平时提起武大郎,那些婆子们哪里会跟潘金莲客气?竟是十分之外,非要更加贬损几分,方能折一折眼前这个美丽女子的锐气。但今日里,这些婆子们提起武大郎时,一个个不亲假亲,不近假近,硬生生将一朵牛屎菊打扮成了太阳花。

  然后,话题不知不觉便扯到了潘金莲的身上。那些婆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又是恭维潘金莲是个巨眼英雄,识武大郎于末路而不离不弃,乃是风尘中的知己;又是恭维潘金莲和武大郎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二人之遇合,若不是星君转世,便是造化之奇,也不能有这等奇法;还有的说,将来潘武二人的故事必然要有文人才子渲染一番,做成戏文天下霸唱……

  潘金莲不说话只是笑,她心中早已明白了这些婆子们打的是什么主意。果然到了最后,王婆婉转地归纳总结一番,意思就是这些邻里邻居都不是什么富贵人家,那二三十贯钱一个的炊饼,大家实在供不起,但对地厨星和地厨星娘子的仰慕之心,大家却都是十足真金。希望金莲能看在从前的情份上,多多抬举她们,若是能漏一个两个的炊饼出来,那时就是观音菩萨显世,也没有金莲那样的慈悲……

  潘金莲只说炊饼事是丈夫的外务,自己不欲插手,否则便显得自己不贤德了。但她也没把话说死,反正现在是她的主场时间,这些婆子们的巴结和谄媚,倒正好成就了女孩儿心底那享乐的本性。

  从王婆茶坊回来,潘金莲的心中从来没这么快乐过,她当然希望这种快乐的日子永无止境,她当然希望武大郎的地厨星是个真的,她当然希望西门庆不要踏入紫石街一步。

  和武大郎商定好第二次试探的计策后,潘金莲忍不住眼望窗外天空,暗中祷告:“诸天过路神佛,奴家潘金莲志诚敬礼,只求那西门大官人对我家夫主如此殷勤,并不是贪图奴家的美色!”这正是:

  莫怪红颜如狐狡,皆因命数比纸薄。要知西门庆中计与否,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1.15 春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宋西门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