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四 上)
酒徒2018-03-15 10:123,175

  毕竟只有十七岁的年纪,王洵在心智上还远远到达不到一个成年人应有的标准。连番受挫之下,多日来积累的怨气彻底爆发,也不管什么封四叔,封五叔在不在场了,揉掉眼睛里的尘土,抡起木刀,兜头朝饿死鬼便剁,“我杀了你,杀了你这缺德家伙,杀了你,杀了你……”

  饿死鬼十三不敢跟他硬碰,只是一味地躲闪避让。封常清见到此景,又抿了口茶,笑着命令,“十三,出全力跟他打吧。别管几局为胜了,打得他心服口服再说!”

  “是,主上!”饿死鬼闻言大喜,轮着木刀与王洵对劈起来。这回,双方不再点到为止,而是以一方彻底弃械投降为目的。王洵的腿上,肩上很快就挨了十几下,好在木刀外都缠了葛布,所以倒也没伤筋动骨。每次跌倒,则迅速爬起来,呼喝邀战。

  那饿死鬼十三也杀出了狠性子,出手再不留情。招招都透着阴险毒辣。王洵是街头打架打出来的混混头儿,别的本领不论,韧劲儿却是十足十。因此无论吃了多少次亏,也绝不讨饶。只管抖擞精神继续缠斗。

  云姨看得心疼,站在场外,眼泪直在眶子里打转。封常清笑了笑,趁人不注意时低声安慰:“你别害怕。如果真想伤他,十三在五合之内,就能叫他再也爬不起来。由着他们闹去,折一折他这浮躁性子,顺便也把他肚子里的火气也泄掉一些。否则,从没受过挫折的人初次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难免会憋出毛病来!”

  云姨听后觉得有道理,只好站展颜做笑,冲着封常清微微点头。封常清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摇头,无意之间,目光中居然露出了一丝眷恋。

  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自己,也就如王洵现在这般年纪。与王子稚偶然相遇,结为知交。完全忘记了了彼此之间的身份差距。直到有一天,遇到眼前这个女子。

  那时她也一样的年青。心中根本不看重谁是伯爵之子,谁是守门老军之子。可自己吃着王子稚的,用着王子稚的,又怎么鼓得气勇气与王子稚相争。于是,在某一天,告别好朋友,只身回到西域。

  功名但在马上取。这么多年来,自己从一个无名侍卫,一步步当了判官,将军,朝散大夫,节度留后,节度副使,每每走到人生的辉煌处,心中却总有一缕遗憾挥之不去。这么多年来,自己身边有过高句丽女人,大食女人,铁勒女人,楼兰女人,却没有一个女人,能掩盖住她留下的影子。

  功名但在马上取。后辈们富贵到手的轻松,不会明白前辈们的艰辛。而前背们有时辛辛苦苦一生,只是不想后代身上,重演自己年青时的遗憾而已。

  一代又一代,这便是人生。

  “四郎,你说得真对。洵儿看上去真的轻松了不少!”突然一句四郎,令封常清心头一颤,思绪立刻从不知名的地方飞了回来。将目光转向比武场,只见王洵身上黑一块,白一块,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但双目之中愤懑之色尽去,代之是一种无法抹杀的年青与张扬。

  “快出结果了!”封常清笑了笑,低声说道。目光不敢再与云姨相接,只是紧紧盯住场中二人的一举一动。

  “你就不知道个累啊!”王洵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将饿死鬼十三劈过来的招数化解掉。打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慢慢熟悉了对方路数。虽然时不时依旧要挨上几下,但偶尔已经能还上一两招。

  “习惯了!”饿死鬼飘然退开,令王洵的反击走空,然后又一刀劈将过来。“一千下,每天一千下劈砍,从八岁起,十三,没中断过!”

  “你他娘的砍柴的啊!”王洵用力斜磕,将饿死鬼十三的刀刃磕偏,然后又一招还了过去,“一千下,你就不怕把胳膊砍肿了。”

  “肿着肿着就习惯了。小侯爷!”十三一边招架,一边用非常生硬的唐言回应,“不瞒小侯爷,十三本来就是砍柴的樵夫。后来承蒙下道朝臣大人提携,十三才做了他的侍从!”(注1)

  一听下道朝臣这几个字,王洵就明白对方不是中原人。心中更不愿主动向对方示弱,向地上吐了口吐沫,继续用话语分饿死鬼的神,“那你怎么又跟了封四叔?就是你家将军大人!”

  “下道朝臣大人把我送给了将军大人!”饿死鬼不知道王洵的用意,一边劈砍,一边大声回答。

  “你又不是东西,怎么能随便被送来送去的?!”王洵居心叵测,突然问了一个非常失礼的问题。

  谁料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招数,对饿死鬼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对方只是稍微想了想,便理直气壮的回答,“下道朝臣大人是十三的主人。十三的一切都是主人的。主人愿意把十三送给谁就送给谁!”

  “那你现在的主人是封四叔。封将军?”王洵一计不成,心中立刻又生一计。不断发问,缓解兵器上的压力。

  “是的!”饿死鬼干脆地回答了两个字。

  “我是封四叔的侄子,也是你的主人,对不对?你是仆从,怎么能跟主人动手?”

  “不对。小侯爷,您姓王,不姓封!”十三想都没想,顺口回应。

  “那你姓什么?”王洵发现自己的招数很管用,变本加厉地将其功效发挥到最大。

  “回小侯爷,十三没姓。十三是樵夫。樵夫是贱民,没姓!”

  这回,轮到王洵暗暗纳罕了。几乎出自本能,顺口问道,“那你为什么又叫十三?”

  “下道朝臣大人征集同船的侍从,十三是第十三个,所以叫十三!”对方的回答认认真真,却荒诞得令人喷饭。

  王洵忍不住笑了起来,稍一分神,肩膀上立刻重重挨了一记。“不打了,不打了!”他捂着伤处大叫,迅速与好笑的饿死鬼拉开距离,“你这人根本不知道累,我不跟你打了!”

  “主人有令,必须打到一人心服口服为止!”饿死鬼十三好像是直肠子般,拎着木刀紧追不舍。

  “我服你了,服你了还不成么?”王洵被他纠缠得筋疲力竭,一边绕着比武场兜圈子,一边大声叫嚷。

  “小侯爷这是口服,不是心服!”十三不肯罢休,继续追在身后不离不弃。

  “什么叫心服,你还没完了你?你先告诉我,心服是什么样子?”一不小心,王洵脊背上又挨了五、六下,呲牙咧嘴地质问。

  “这样,我先做,你跟着学!”饿死鬼不知道是计,停止追杀。将木刀举过头顶,恭恭敬敬地跪倒,以头抢地,“我输了,心服口服,请您收下我的兵器!”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王洵上前一把夺过对方的兵器,然后飞起一脚,将对方踢了个跟头。“这个个笨蛋,可想到还有这么一招!”

  围观的仆人早就猜到自家小侯爷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看了此景,忍不住哈哈大笑。笑声中,饿死鬼十三翻身从比武场中爬了起来,手指王洵,怒不可遏,“你,你这不是上邦风范。大唐天朝的人,不应该使诈骗人!”

  这下子,倒把王洵给说楞了。站在那里,好不尴尬。上邦天朝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他心里也没此概念。长安城中的各国使节、商贩以及跟着使节和商队来大唐讨生活的人多了去,平素大伙见怪不怪,早已忘记了彼此之间的分别。

  “好了,十三,小侯爷跟你闹着玩呢!”好在封常清及时插言,化解这场尴尬。“你退下吧,回头去军需官那里领两吊铜钱。”

  “谢主上恩典!”听到封常清的话,饿死鬼回过头来,躬身施礼,话语里带着难以掩饰的委屈,“十三没脸要您的赏赐。十三今天不小心,被他给骗了。”

  “你做得很好。他已经输了!”封常清摆摆手,笑着夸赞。“他年龄还小,按照我们大唐的习俗,年纪大的,不跟年纪小的一般见识!”

  “是,十三年纪大,不跟年纪小的一般见识!”饿死鬼又躬了下身,大声重复。

  “如何?”封常清扫了王洵一眼,笑呵呵地问道:“今日如果是在两军阵前,你可算过你已经死了多少次?”

  “多谢四叔指点!”王洵擦了把脸上的汗,郑重致谢。一场恶战打下来,他心中郁结之气尽散,心胸也跟着开阔了不少。“但我依旧愿意从马前卒开始干起,四叔既然奉旨整训飞龙禁卫,我也可以跟他们一道接受训练。”

  这个答案,倒是有些出乎封常清预料了。望着对方那稚气未脱,但充满坚毅的面孔,他忍不住轻轻点头。

  王子稚,算老封这辈子欠你的。当年受了你那么多恩惠,这回帮你教导一个争气的儿子出来。

  注1:下道朝臣,即吉备真备,日本遣唐使之一,日本望族。归国后根据大唐留学所得创造了律法,历法,片假名,并为当时的日本培养了大量人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