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霜降 (六 下)
酒徒2020-01-19 14:193,070

  目送着贾昌的马车去远,雷万春笑了笑,飞身跃上了坐骑。他终于有了一个足够地借口向朋友们解释自己为何夜不归宿。让书呆子张巡和小娃娃王洵两个见鬼去吧,还有他们那满脸的坏笑。老子今晚就去重操旧业,痛快地做一回大侠,哈哈!

  带着三分酒兴,他又风驰电掣般跑过了两个街道口。在纵贯长安城南北的朱雀大街上,一队看似比较认真的巡夜士卒拦住了他。带队小校一看雷万春递过来的银牌,立刻楞了楞,后退半步,抱拳施礼。然后恭恭敬敬地将银牌交还,带着士卒们急匆匆地跑远。

  这种见了官差横着走的感觉,令雷万春心里非常舒坦。他霍然发现权力带来的好处不亚于武功,甚至还远远在于其上。以前凭借武功恣意纵横,他总是要担心被官差以夜半扰民的罪名抓获。而如今,凭着一块来历不明的银牌,他就可以把长安城不准夜间在外行走的规矩,安安心心地踏于脚下。

  哼哼,怪不得很多人一辈子都在不停地想往上爬。收起了银牌,雷万春偷偷地腹诽了好朋友一句。在他面前,张巡从没掩饰过个人对权力的欲望,总是说必须到达一定位置,才能实现兼济天下的抱负。而今晚,雷万春却发现,权力不但能实现个人的抱负,更大的好处是你到了一定位置,就可以无视这世界上很多规则,无论是明面上的规则还是桌子底下那些见不到光的规则,向来是约束普通人,对于到达了一定高度的上位者而言,无异于废纸一张。

  他知道自己今晚肯定是喝醉了。否则心里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头。但这种微醉的感觉令人很舒服,仿佛已经掌控了身边的一切,又仿佛对身边一切东西都不在乎。“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当年李白醉卧长安街头的时候,估计也是同样的而感觉。只是他醉得时间太短,醒来后还得规规矩矩入宫去给皇帝陛下赔礼。

  酒醉后的思绪就像一头脱缰野马,让他不受控制地想起很多事情。想到自己刚刚学艺有成,立志提三尺剑扫尽世间不平的少年狂妄。想到自己名满中州,无论走到哪里都被江湖豪杰敬仰的荣耀。想到自己突然厌倦了四海浪迹的生活,断然决定金盆洗手时朋友们的惋惜。然后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杨玉瑶,这个此生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偏偏又给他留下了难忘记忆的女人。

  也许在十年前两人相遇,说不定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那时她眼中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沧桑,而他心中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顾忌。你在想什么啊,这傻瓜!他突然笑了笑,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那上面烫烫的,仿佛还坐在炭盆边,一边吃酒,一边看她的一颦一笑。

  正胡思乱想着,猛然抬头,今夜的目的地,大通坊已经近在咫尺了。京城里的坊市规划相当整齐,由于皇宫位于正北方,东西居中的位置,所以以皇宫为核心,城北的东西两侧住的全是达官显贵。以朱雀门和东西向的春明街为界,往南则住的是低级官员和普通百姓。越往南走,距离皇宫越远,居住者的身份也就越趋于普通。唯独东南角曲江坊是个例外,因为靠着曲江池的缘故,那附近的宅子多是显贵们的别院,住户的身份反而愈发尊贵些。至于雷万春现在所在的位置,大通、归义、显行、大安等西南角的数坊,则是标准的下风下水, 除了那些家境非常贫寒的平头百姓和想住大宅子,又买不起城北地皮的爆发户外,基本没有多少人居住。

  万年县县尉薛荣光的宅院就在大通坊的最里端,大小规模足足是这个坊子里其他宅院的十几倍,因此非常容易找到。雷万春先牵着坐骑,装作迷路的样子,围着大通坊前后左右的街道走了几圈,摸清了薛宅的具体位置。然后将坐骑隐藏在一处人迹罕至的高墙下,脱了外套,扯下袍子一角猛了脸,双手扒住大通坊的外墙上的砖缝微微一用力,整个人立刻如猿猴般沿着外墙攀了上去,瞬间消失在高墙的另外一边。(注1)

  已经很久没高来高去过了,突然重操旧业,他身体里瞬间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少年时所有豪情壮志刹那间又回到了血脉里,仿佛整个人转眼就年青了十几岁。也许那些豪情壮志一直就藏在他血脉深处,只是被他刻意掩盖起来了而已。今晚被几个突然事件连续触发,立刻熊熊燃烧了起来。

  雷万春发现自己对这种高高再上的感觉十分迷恋。站在高高屋脊之上,整个大通坊一览无余。尽管夜色漆黑如墨,但他眼底却再没有秘密。包括那些在黑暗中才能进行的交易,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万年县县尉薛荣光家居然还亮着灯,这让雷万春感觉很惊诧。已经是后半夜了,不抱着家里那七八个小妾之一睡觉,姓薛的这是在干什么?很快,他的好奇心便得到了满足,两个全副武装的差役打着哈欠从房檐下经过,一边走,一边喃喃地骂道:“他奶奶的,有完没完。一天到晚商议来商议去,什么时候才能商议出个结果来!”

  “行了,老刘,少说两句。一旦被薛头听见,仔细你的屁股!”另外一个差役四下看了看,低声喝止。

  “我怕他?”被称作老刘的家伙撇嘴冷笑。“他以为自己做的很机密么?若是把老子给惹急了,就到上面去出首。这么多事情,随便抖出一桩来,都能让他抄家……”

  “你作死啊!”另外一名差役吓得赶紧用手捂住了老刘的嘴,“作死自己去死,别拉着我。上个月顾小个子怎么死的,你忘了么?人都在臭水沟里泡软了,妻儿还背了一身的官司!”

  听到从前同僚的下场,姓刘的差役猛然惊醒。“我只是……”四下看了看,他低声表白,“我只是痛快一下嘴。老王,这话你千万别说出去!”

  “我是那人么?”另外一名王姓差役瞪了他一眼,低声撇嘴。“但你这张嘴巴,最近可得小心点儿。念在咱俩多年的交情上我才劝你,不该说的别乱说。非常时期,能当哑巴最好。”

  “那是,那是!”刘姓差役连连点头。提着明晃晃地灯笼,打着哈欠走远。

  待他们的身影在拐角处消失了,雷万春才从房瓦上重新把身体拱了起来。尚未被夜风吹干的雪水浸透了他的衣衫,让他胸口处仿佛抱了一块冰。同时,他的头脑也因为受到冰水的刺激而变得异常清醒。

  这个宅院里还隐藏着其他秘密!一瞬间,雷万春清醒地认识到,自己闯进了一个更大的阴谋当中。万年县县尉薛荣光跑到长安城西南角的下风下水之处起了这么大一座豪宅,为的不是过一过大户人家的瘾,而是另有图谋。实际上,这个宅院还是万年县衙门的一个暗中据点所在,一旦哪天长安城中发生异变,聚集在薛宅里的差役,帮闲们冲出去,便可成为一支奇兵!

  可京师西侧,偏偏又是长安县的管辖范围。万年县不在自己的地盘里设立据点,把爪子深到长安县里来干什么?按照那张“护官符”,这两个县的县令,可都是京兆尹王鉷的嫡系,照理说,绝不该互相朝对方捅刀子!

  正闷闷想着,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脚下的回廊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有个小厮提着灯笼跑来,一边跑,一边低声喊道,“老刘,老王,死哪去了你们两个。大人有令,让你们两个赶紧过去!”

  “唉,在呢,在呢!”方才说话那两个差役又颠着屁股跑过来,冲着小厮满脸赔笑,“我们不是一道去解个手么?人有三急……”

  身为薛家的奴仆,小厮地位仿佛比衙门里的官差还要高一些,把眼睛一瞪,厉声喝道,“这话跟大人说去。我看你们是懒驴上磨!再磨磨蹭蹭的,仔细你们两个的皮!”

  “唉,唉,我们哪敢啊。六爷,你走先!”两个官差敢怒不敢言,拱手哈腰,请薛家的小厮走在了前头。

  “狗仗人势!”雷万春在肚子里暗骂了一句,身体贴着屋脊,狸猫一般蹑手蹑脚地缀在了回廊中三个人身后。深更半夜,没人愿意往房上看。即便看,在这彤云万里的深夜,不用铜镜子聚光,也未必能发现他。

  那个秘密就在眼前了。他兴奋得全身战栗,慢慢伏低身子,屏住呼吸。

  注1:按照唐代长安城的格局,整个城被街道划分程一百多个坊。每个坊都可以单独封闭起来,住户的家门皆朝坊里,夜晚时关上坊门,则外人无法进入。类似于现代的封闭化管理小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