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春晓 (六 上)
酒徒2019-10-29 13:263,184

  安福门外这家不怎么起眼儿的酒楼乃宫中几位极有背景的太监所开,想要进去喝酒需要专人引荐。在赴宴之前,把自己需要求公公们办的事情,写清楚了交给中间人。酒店的东家便会根据事情的难易程度明码标价。因此,你并不需要跟办事的人碰面儿,只要人家肯允许你去摆酒,事情就成功了一半儿。饭后再将“酒席钱”如数交给掌柜,便可以回家听信儿了!所托的事情,半个月之内,必有结果!

  居然会有这种事情!

  王洵自诩在京师里混了十好几年,居然连这样一家酒楼都不清楚!当听贾昌透漏完那顿饭的玄机之后,他惭愧得差点没找个地缝钻进去。因此也顾不上探究这些话的真伪,跟对方告了别,低头耷拉脑袋就回家“听信儿”去了。

  也没让他等太久,第二天刚过了正午,王洵正在卧房里跟侍妾紫萝一道收拾自己去军营时的行装,小厮王祥急匆匆地跑进了后宅,隔着老远,便冲窗子喊道:“小侯爷,小侯爷,大喜事,大喜事,出来了,宇文公子出来了!”

  “谁……?”王洵差点没反应过来,推开窗子,冲着外边喊道:“走到近前来说,到底是谁出来了?”

  “宇文公子,宇文至!”小厮王祥看了看站在门口花廊下做针线的两个侍女,轻轻吐了下舌头,“小的不是故意要打扰小侯爷。是宇文公子被从大牢里放出来了。人给折腾得,那叫一个惨啊!刚刚在前面敲门儿,差点被王福他们当叫花子给打出去!”

  “少废话,他现在在哪?”王洵心里登时涌过一阵狂喜,手用力一按,直接从窗口跳了出来,“快,快带我去见他!”

  “王福他们怕他把一身晦气带进门,先拉着他去西跨院洗澡换衣服去了。云姨命人煮了肉粥和红枣汤,一会儿让去前院的会客厅吃!”

  “那我去会客厅见他!你找几件我没穿过的衣服,先给子达送过去。顺便再通知王吉,让他骑着快马出去,给秦家哥俩,小张探花,还有马方那边,一并报个喜!”王洵想了想,觉得云姨的安排也合情合理,推了王祥一把,抬腿走向会客厅。

  “唉,唉!”王祥连声答应着,抬腿又往供贵客歇息的西跨院跑。一边跑,还一边念念不忘地嘟囔道:“这回谁都不用再担心了,万年县既然肯放他出来,就没有,……”

  王洵笑了笑,不理睬下人们的多嘴。这些天虽然自己没受到什么波及,但自从孙捕头来过之后,全家上下手里都捏着一把汗。如今终于雨过天晴了,大伙因为高兴稍微张狂些也没必要追究。

  不多时,宇文至梳洗完毕被仆人们领回。一进客厅门,看到王洵,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咧着嘴巴哭道,“二哥,二哥,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洵心里边,其实一直为宇文至当初背了自己惹下这么大的事情而郁闷着,本想借着重新见面的机会,狠狠收拾对方一番。听了这句话,心登时一软,抢上前数步,双手拉住宇文至的胳膊,用力扯起,“你,你总算出来了。今后可改了吧?别再让大伙为你担心!”

  “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宇文至拉住王洵的手,鼻涕眼泪一起往下淌,“我也是一时糊涂,才想去抱杨家的粗腿。我以后再也不犯傻了,二哥你千万不要恼我!”

  “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怎么会真的恼你!”王洵幽幽叹了口气,低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可以说让他对自己和身外的世界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不完全是坏事,至少内心深处已经不像先前一般懵懵懂懂。

  “多亏了二哥了。我在大牢里边,一直咬着牙挺。就是相信二哥不会怪我。二哥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救我出来。二哥,您放心,无论花了多少钱,我将来肯定一文不差还你!”宇文至抽回一只手去抹了把鼻涕,断断续续地说道。

  “谁稀罕你的钱!”王洵将对方的另外一只手也丢开,大声说道。“留着那两个臭铜给自己买棺材吧。下次遇到麻烦,千万别再来烦我!”

  “二哥……”宇文至愣了一下,瞪着泪眼看向王洵。旋即,他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抬起手,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看我这德行。就知道一个钱。二哥,我不提钱了。你对我的好处,我一辈子记在心里!”

  “你别再让挖坑骗我往下跳就行了!”王洵扫了他一眼,哭笑不得。宇文至压根儿就是个无赖,自己根本不能跟他一般见识。“赶紧过来坐吧。先喘口气儿。云姨命人熬了肉粥和红枣汤,马上就能端过来!”

  “谢谢云姨,谢谢二哥!”宇文至讪笑着擦了把脸,拖拖拉拉地走到桌案前。“饿死我了,在里边,天天吃糠窝头,还不管饱。我喂狗的东西都比那强!”

  他身材远比王洵矮,在监狱里又折腾掉了膘,穿着对方的衣服,就像梨园里专门装扮来逗人发笑的丑角。王洵替他理了理衣领,笑着说道:“我家没有太小的衣服,这几件你先对付着穿。已经让人出去锦绣轩给你买新的了,估计待会儿就能送过来。”

  “嘿嘿,谢谢二哥!”宇文至咧嘴傻笑。“其实这身挺好的,天竺棉的呢,贴在身上很软乎。我拿回去,找人改改,也就能穿了!”

  王洵笑着摇头,看了看宇文至的脸色,低声问道:“回过家了?你哥让你进门么?”

  “别提那厮!”宇文至沮丧地一甩袖子,倒不见得有多恼怒,“他奶奶的,以为我进去了,就好欺负。把宅院,田产全霸占了。可他就没想到,账本和房契、地契,我都找个专门藏了起来。这几天我先缓口气,等有了精神,再慢慢跟他算总账!”

  “能好聚好散,就好聚好散吧!毕竟他是你亲哥哥!”王洵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劝道。

  “问题是,他从来没拿我当兄弟!”宇文至眼中瞬间闪过一丝阴狠,咬着牙说道。“要不是二哥你救我,我死在大牢里,他才开心。不提他,早晚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王洵自己没兄弟姐妹,所以也体会不到亲生兄弟争夺家产时那种怨恨。见宇文至恨成这个样子,也不好再劝。笑了笑,低声道:“你那两个小妾,都被马方藏在平康里了。你小子,倒是有福。她们两个宁愿流落街头,也不肯背叛你!”

  “真的?”宇文至喜出望外,“没想到还有人会等着我。我还没来得及去平康里呢?从宇文家门口离开,立刻就奔你这来了!马方这小子,他也真会挑地方!”

  “为了你的事情,他被他父亲差点打折了腿!”王洵笑了笑,低声说道。

  宇文至的脸色瞬间又变了变,带着点哀伤,又带着几分满足。“让他遭罪了。我这辈子忘不了他。二哥,我这回在监狱里,把很多事情都想明白了。关键时刻,除了有权有势外,你还得有一伙铁杆兄弟。否则……”

  王洵又笑了笑,懒得搭腔。宇文至刚刚从大牢里出来,又经历了亲哥哥的背叛,以现在的心态,说出来的话肯定毫无理性可言。还不如由着他去,发泄完了,也就忘了。

  兄弟两个随便又闲扯了几句,仆人便将新煮的肉粥端了进来。宇文至闻见肉味,两眼立刻发直,也不用筷子和勺子,直接端起碗,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仆人们忍住笑意给他添了一碗,宇文至又是“咕咚咕咚”两大口,将整碗粥喝了个干干净净。不待仆人伺候,伸手便去抢勺子。王洵见状,赶紧一把拉住了他,“肠子饿细了,千万别吃得太急。你先缓缓,喝碗红枣汤,去去晦气再说!”

  “噢!”宇文至傻傻地回过头,手里死死攥着一个空碗。半晌之后,才确信对方不是不肯给自己饭吃。抽了抽鼻子,沙哑着嗓子说道:“二哥,我听你的。你不会害我!”说罢,抢过盛满红枣汤的小碗,咕咚咕咚又喝了个底朝天。

  “你可真是饿急了!”王洵笑了笑,低声叹气。“国用和国祯可能一会儿就赶过来,马方能不能来我不知道。为了你的事情,雷大哥受了伤,如今现在正躺在驿馆里,所以张巡大概来不了了。晚一些时候我带你去登门拜谢他们。这几天你就住在我家,我可以命人把你的两个侍妾也接过来住。等风波平息了,咱们再给你重新去买宅院!”

  “不用,不用!”宇文至放下红枣汤,连连摆手。“我就去平康里的妓院住,挺好。”

  “你……”王洵又是为之气沮。为了赚昧心钱,宇文至开妓院也就算了。如今还要亲自住进去,被外人看见,他们宇文家祖宗的脸该往哪搁?

  不用问,宇文至就猜到王洵想说什么。撇了撇嘴,笑着道:“没事,二哥不用担心。丢也是丢我自己的人。宇文家,如今跟我还有任何关系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烟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