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雷霆之力
疯橘子2015-12-21 10:143,486

  “下一位”

  冰冷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在一张大桌之后传出。

  一名身材削瘦的少年,步伐略显沉重的缓缓向前走去。

  这少年从外貌看去也就十三四岁的年纪,身形瘦弱犹如同百病缠身一般。白皙的脸庞上,英挺如峰的剑眉直插入鬓,双目如碧水中的黑宝石般澄净透彻。虽生的男儿之身,看去却略带几分清秀之气。

  “是左风,这家伙又来了。”

  “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废人一名也跟着来领月例钱。”

  “这家伙修为一落千丈,脸皮的功力倒是与日俱进。”

  周围的哄笑和一声声刺耳的奚落,已经无法让眼前少年再如当初那般激愤难平。曾经的羡慕与嫉妒,好似让这些人变得更加刻薄。

  被称为左风的少年心中微微叹气,这发放月例的日子对于村中所有少年都是最愉快的,唯独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六岁修习炼体,当年便突破屏障。八岁强体一级,九岁进入强体二级,十岁突破至强体三级,十二岁再次突破至强体四级。这种堪称变态般的突破速度,都在他身上一一实现。直到一年前的那次事情,彻底粉碎了他头顶的光环。

  “你这废物还有脸来领月例,对村子毫无贡献也就是只吃白食的蛀虫。”

  宽大的木桌后方,一名少年缓缓抬起头来口中之言比起其他人更加尖刻。少年生的白净面皮身材挺拔,外表看去也算俊朗不凡。但微微上挑的细眼,却给人以奸猾之感。

  “村子规定,年满十岁者都可以按月领取月例。若你不肯发给我,我只好到村长那里去领。”

  听到左风如此说,桌后少年脸色略微变了变,随后就嗤笑着说道。

  “哼,后天就是村内三年一度的成人礼。成人礼一过,不但没有月例,像你这样的废材肯定要分去做苦力。放心,倒时我一定找人好好‘照应’你。”

  说到“照应”两字时刻意加重几分,同时抓起桌上的一个小袋子随手丢出。看似无意,丢出的袋子打着旋斜斜飞出,将内中的钱币倾洒出了大半。

  排队的众少年中,不知是谁带头朝地上丢出一枚钱币,随后又有人不断向地上丢出钱币。

  左风的心中已经压抑许久的怒火在不断燃烧,他的拳头紧了紧,回头怒目看向桌后的少年。

  “藤方,你不要太过分。”

  左风的声音冰冷中微微带着些颤抖,他虽然修为全无,但却并不是瞎子。他清楚看到在对方丢出钱袋后,一脸阴笑的向着人群中使了眼色。

  “呦,我们的‘武神’要发火了。怎么,还以为自己是那修炼天才,我现在打个喷嚏都怕把你震伤。”

  左风的脸色阴寒如欲滴下水般,他很想就这样冲过去一拳挥在对方那可恶的脸上,但最终只是在牙缝中挤出一口气。他现在毫无修为,即使对方一动不动让自己揍,受伤的依旧会是自己。一名强体三级的武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别,好比成年人与幼童一般。

  默默的弯下身体,将地上属于自己的那部分钱币拾起放入袋中,耳中充斥着周围人的嘲弄与讥笑。

  “后天的成人礼会有其他村子的村长到场观礼,我不希望你这废物出来给我们大家丢人。”

  在左风转身离开之时,身后传来藤方略带命令口吻的声音。左风的身体一顿之后就快步离开,在这里多停留一刻都是对他忍耐力的最大考验。

  山风呼啸着吹拂而来,将少年的长发吹拂的向后乱舞。瘦弱的身影在狂风中微微摇晃,如漆黑夜空般的双目却一瞬不移的望着远处。已经在此处站立一个多时辰的少年,正是白天受尽屈辱的左风。

  每个月领取完月例后,左风都会独自一人来这里站上一段时间。待心情平复之后才会回家,他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家人。

  “轰隆隆”

  浓密的云层之中电弧翻滚,随后沉闷的雷声如在显示天威浩荡般,滚滚而来笼罩四野。

  雷声如同在平静的湖水中投下一颗大石,将沉淀许久的记忆如泥沙一样掀起。

  那一天左风就在这高崖下的瀑布中,像平时般练功直至深夜。当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准备离开时,却看到两条如鬼魅般的身影在水潭边飞快掠过,直觉让他立刻又缩回到身后的瀑布之中。

  那两道身影就在水潭边停住,看上去好像在交谈着什么,耳中除了瀑布巨大的轰鸣声左风再也听不到其他。直到两人分散离开向不同方向远去后,左风才缓缓从瀑布内走出来到水潭边。

  两名如此深厚修为的武者,在距离村子仅数里之遥的此地秘密见面,这其中必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他决定先将此事告知师傅,可还未来得及移动半步,就发觉背后与前胸微微一凉,低头看去时前胸处已多出一截剑尖。

  他努力想要扭回头去,却被人在后背重重踢了一脚。随后整个人就腾空飞起,重重砸落在水潭之中。

  这一脚不仅将左风踢飞,那狂暴的灵气也同时透体而入。强忍着身体如撕裂般的痛楚,勉力在水中转头望去,只隐约看到一道黑色身影消没于漆黑的密林中。

  从对方的身形左风已经看出就是刚刚离开的两人其中之一,此刻自责已经无用,身体在水潭中渐渐向下沉去,生命的流逝使得意识开始渐渐模糊。

  “轰隆”

  一声惊雷在水潭上方炸响,几乎同一时间,一道粗大的银色闪电自天空之中滑落,不偏不倚的落在水潭之中。电流在左风身体中划过,使他暂时恢复了一丝意识。

  他隐约看到身体前方不远处有一团淡蓝色光团闪烁,虽然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但直觉告诉他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用尽所有气力,左风挣扎的游到那光团上方,距离近些左风能看到那是一个接近水滴形状的光球。在探手握住那光团的同时,他也终于沉沉的闭上双眼。

  当自己再次醒来时,身上伤势诡异的痊愈如初。不论是那将他刺个对穿的剑伤,还是伴随那一脚侵入身体内的灵气造成的破坏,都奇迹般的完全治愈未留下任何伤口,除了胸口处多了一个水滴形怪异的凸起。

  长长叹了口气,渐渐收回思绪。左风的视线缓缓看向崖下的水潭,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年了,记得那晚也是这般气象。虽然死里逃生却修为尽费再也无法修炼,这难道就是活下来的代价。”

  修习炼体就是通过吸纳周遭的灵气,经过炼化后存储于气海,然后按照功法运行改造身体。可自从那次特殊的经历之后,左风发觉本身修为点滴不存。自身的筋脉也如同被打上沉重的桎梏,再也无法吸纳一丝灵气。

  冰冷的雨水掉落在左风的脸上,他仿若毫无所觉一般。后天的成人礼后,他将失去领取月例的资格,没有修为的他只能分配到一些最粗浅的工作。

  “老天,难道你让我不死,就是让我承受这些无边的屈辱么。”

  左风的怒吼声远远传荡开去,周围除了凛冽的风声外就只有凄漓的雨声。这一年来他受尽了白眼和嘲讽,可这些远及不上他变得连普通人都不如的身体,更使他痛苦和煎熬。

  雨势渐渐变大,天空和地面都好像随着雨水的降落融为一体。一道道粗大的电弧在云层中游走,偶尔会有着一道闪电划过空际直劈下来。

  左风好像发泄一般的高举双手,迎着狂风暴雨屹立于山崖之巅。

  “若你让我活下去就是为了尝尽这无边的痛苦,那就将这条命收回去吧。”

  他略带嘶哑的喊声,被轰鸣的雷声湮灭无踪。

  忽然,一条极为巨大的闪电落下,正是朝左风这个方向而来,他下意识的瞪大双眼。但紧接着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这弧度慢慢扩大直到变为灿烂的笑容,这笑容带有一种解脱的喜悦。

  “咔嚓”

  巨大的电弧透体而入,远远望去山巅之上的左风如同变成了一个发光体般。父母和妹妹的身影一一浮现在脑际,这是他在这世上最惦记的三人。

  时间缓缓流逝,左风惊讶的发觉自己不但没有立刻死亡,身体的疼痛还在不断的持续着,意识却反变得更加清晰。电流在身体中穿梭时带来的痛苦,让左风那清秀脸庞变的愈加狰狞。

  就在他被这锥心的疼痛折磨的痛不欲生之时,胸口处那一块水滴状凸起,好似有了生命般出现阵阵波动。这波动初始非常微弱几乎不可察觉,但一次比一次更有力,一次比一次扩散的更远。而这神奇的波动所过之处,身体的痛楚会随之减弱几分,直到波动传遍整个身体。

  左风现在整个人都陷入震惊与呆滞中,他有点分不清这力量究竟来自身体内的那块凸起,还是来自那从天而降的巨大雷霆。好似二者本就为一体,只是借由自己的身体合二为一。

  让他惊喜莫名的是,身体在这一刻渐渐有了变化。一股股精纯的灵气,好似从身体各处被挤压出来一般,纷纷冒出头来向气海处汇聚而去。

  周身光芒渐渐褪去的左风双目紧闭依旧挺立不动,自身的气势开始不断攀升。强体期屏障,初期,一级,二级,就这样一直攀升至强体且三级才停止下来,身体内那波动如同海绵吸水般的缓缓缩回到胸口位置。

  左风猛地睁开双眼,在这刹那间他的双目之中电光迸发,如同划过两道利闪一般,只是他对此丝毫未有察觉。

  “回,回来了,我的身体终于恢复了。”

  一股由心底产生的激动与喜悦浮现脸庞,虽然没有回复到一年前的强体期四级实力,但他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内的那道桎梏已经打破。

继续阅读:第2章 风轻云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逆焚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