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特殊体质
疯橘子2015-12-21 10:143,311

  “左风还不快起来,你想睡到天黑么。”

  一个粗重的男子声音在左风的房间外响起,左风心中暗自叹了口气。想起昨晚和沈蝶分开后,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是因为沈蝶临走前那最后一段模棱两可的话语。

  他几乎是在快天亮前才勉强睡了过去,仿佛也就刚刚睡着,就立刻听到父亲那略显严厉的声音。

  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想起自从去东山峡谷到今天,已经几乎两晚没有好好休息过,不禁感叹自己的苦命,打着哈欠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迎面正好撞见一身雪白的沈蝶,稍愣了一下就客气的说道:“你起来的很早呀,昨晚睡的好么。”

  沈蝶展颜一笑,答道:“睡得很好啊。”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早,沈姑娘天刚亮就起来帮娘烧火做饭了,就你这只大懒猪才起床而已。”

  左天添站在院中向屋子里探出头来,皱着小鼻子说道,说完还不忘对左风扮了个鬼脸。

  无奈的摇了摇头,左风扭回头来疑惑的问道:“记得你昨晚也睡的很晚,如果天刚亮你就起来,也就只休息了个把时辰吧。”

  沈蝶看了眼左风双目周围淡淡的一圈青色痕迹,情不自禁的掩嘴浅笑,随后说道。

  “我昨晚不是同你说过,我的体质极为特殊,不只是我的修炼速度快过一般人。就连睡眠,一天也只需要两个时辰就已足够。”

  左风目瞪口呆的听着沈蝶的讲述,心中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他自认为天赋极佳,获得神秘的雷霆之力锻体后,更是觉得自己的体质远超常人。可现在看来,自己和眼前的女子相比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上稍许而已。

  沈蝶冰雪聪明,从其表情的变化已猜到左风心中所想,下巴微微上扬说道。

  “是不是很羡慕我的天赋,我们团长曾经说我的天赋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你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沈蝶话音刚落下,左天添俏生生的说道:“大哥,你也就只剩下羡慕的份了,沈姐姐可是五岁修习炼体术,七岁就突破了强体期一级,比你还要早一年呢。”

  看着话还未说完就没了踪影的妹妹,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一眼沈蝶。他发觉这沈蝶好像不像初见时那般的冰冷,‘也许这才是他本来的性格吧’。左风这样想着,继续开口道。

  “我这妹妹一向是个鬼灵精,连父母拿她都没有一点办法,没想到这才一天不到,你们之间就亲密成这个样子了。”

  沈蝶眼角眉梢全是笑意,一副将左风看了个通透般,说道:“一个大男人还嫉妒我这个小女子,其实你妹妹外表古灵精怪,她的内心却非常善解人意,只是你这做哥哥的整天忙着修炼,却从未真正细心留意过她。”

  左风有些惭愧的点了点头,自己平时虽然很宠爱妹妹,却真的没有用心的去关心了解过她,就是那自己一年的空白期也是如此,同时也暗下决心,以后要多花些时间和精力来弥补。

  “你的妹妹体质非常特殊,你清楚么?”

  有些疑惑的望了一眼沈蝶,左风有点踌躇的说道:“她好像自幼就无法修习炼体,难道她的体质还有……。”

  “你别胡乱猜测,不是她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沈蝶秀美微蹙,白了左风一眼,严肃的说道:“因为我的体质很特殊,所以也曾特别跟着猎团团长学习过这方面的知识,你的妹妹绝对是一类极为罕见的体质,并非是不适合修习炼体,而是没有找到修习的真正法门。”

  左风听的暗暗心惊,藤肖云曾经说过妹妹是天生不适合修习炼体。但当时妹妹还很小,而且一个女孩子,就算无法修习炼体大家也都没有太过在意。

  此刻听到沈蝶的判断,左风忽然觉得心中一阵透亮,妹妹自小也非常想要修习炼体,以后无论多困难自己都一定要找寻到能够让妹妹修习炼体的功法。

  “你讲了这些,究竟什么才是特殊体质,或者说特殊体质是需要什么条件才会形成?”

  左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询问道。

  “其实我也就是一知半解,如果要说的话就必须从天地灵气说起,你可知道任何生长在大陆之上的存在都有着各自的差异。”

  左风虽然点头同意,但却未曾开口,显然沈蝶要讲的不会如此浅显。果然,沈蝶似水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植物分作普通的树木花草和药草、灵药、天才地宝等,动物也有普通小兽、野兽、蛮兽、凶兽甚至妖兽,大家都吸收同样的天地灵气,却最终有着那么大的差异,而这一切都取决于它们的基础属性。”

  左风听到这里也略有所悟,他以前也曾经考虑过类似的问题,但却从没有如沈蝶理解的这般深刻。

  “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存在于体质上,通常在强体期时根本分不出太大差别,只是修炼速度有着高低之分而已。当达到炼气期后,自身的元素属性得到开发,其中的差别就变得易于发现了。一些人的天赋极高,也是因为他的身体能够亲和更多的元素属性而已。”

  “那你是通过什么方法来判断一个人的体质是否特殊的?”

  左风一直仔细倾听,直到此时才随口问道。

  “我的体质属于一种叫做‘多元素平衡体质’,就是我的身体中多种元素共存且达到一种平衡。而因为我体质的原因,对于其他特殊体质会有一种微妙感应。你和你妹妹都是极为特殊的体质,甚至是连书中都没未曾有记载的一类。”

  听到这里左风心中一动,‘自己的体质特殊绝对是因为那次雷霆锻体所致,但妹妹的特殊体质却是太过诡异,连师父那样的实力竟然都看不出蹊跷。’

  此时饭菜的香味传入左风的鼻中,母亲又再次提醒了让二人尽快吃饭。左风终于记起了自己同左厚还约好了见面,像沈蝶尴尬一笑说道:“在老妈发怒前,我们还是快些过去把饭吃了吧。”

  沈蝶微微一笑,心中却有种回家般的感觉,这个家庭表面上相互间说话一点不客气,但那其中充斥的浓浓情意却着实温暖了她冰冷的心。

  左风简单的吃过饭后,刚刚从屋里走出来,就被沈蝶给堵了个正着。

  “你和左厚到底要筹划些什么,我相信有我的参与绝不会托你们的后腿,而且会给你们些帮助也说不定。”

  左风稍稍犹豫后,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沈蝶的话很有道理,她的实力和聪明才智确会对于他们将是不小的助力,但这次的行动存在一定的危险,而这些本就是左家村内部的事情,他打从心底不愿让沈蝶陪自己冒这个险。

  “你的好意我都明白,只是这次的事情涉及到一些村子里面比较特殊的人,你若参与进去还是不太方便。”

  他不敢讲实话,只能硬编出这样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果然如左风所猜的那般,他刚刚讲完就碰上了沈蝶那双略带质疑的目光。

  面对沈蝶那明显不悦的神情,左风感到如芒刺在背,匆匆敷衍一句就从家里冲了出去,他甚至记不清最后一句跟沈蝶说了些什么。

  “死疯子,你这家伙是故意耍我的吧,让我在这里干等了你半个多时辰。”

  左风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当看到左厚时,不知不觉就轻松了许多,甚至于对自己的迟到反而没有一点歉疚,可能这就是人们说的“兄弟间不见外”吧。

  “你这臭猴子,废话就给我省省吧,怎么样?”

  前一句和后一句完全不搭的两句话,左厚却是立刻会意。本就没多少肉的脸庞上,此时堆起笑容更是多了几道深深的皱纹,加上他搂住左风肩膀的动作,更是让看到的人想捧腹大笑。

  “你还别说,真让你这疯子猜对了。昨晚一共有两波人来看过我,表面看去都好似在关心我的安危,实际上却是在探我的口风。”

  左风用手肘将左风搂住自己肩膀的手臂推开,露出一个极为自信的笑容说道。

  “他们果然还是不敢直接来探我的口风,就像从你那里找寻突破口,搞清楚我这次为何能从东山峡谷的包围中脱身出来。”

  略一停顿,左风继续道:“跟我说说,他们都是怎么问的,你又是如何回答的。”

  左厚口沫横飞,一会惟妙惟肖的学起村中一个少年,一会又扮回自己。用了好半晌才将昨晚发生的事情讲完,左风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头,和这么个家伙搭档就要忍受他这种无厘头的风格。

  左厚虽然添油加醋的讲了大堆废话,但左风依旧从其中判断出了两点。去探左厚口风的两人一个叫左行,另一个叫左华,他们和左成两兄弟关系一定很近,即使不是奸细但也一定参与了左成的计划。

  其二,就是左成他们也不敢肯定自己的计划,或者说是他们奸细的身份是否真的暴露,这也解释了他们为何如此严密监视左风。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是否将事情告知村长。”

  左风眼中寒光闪闪,冷冷的说道:“我要让左成和左鹏两人后悔算计过我,先尝尝我亲手为他们准备的‘大餐’吧。”

  当说道“大餐”时,左厚本能的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继续阅读:第18章 诱敌之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逆焚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