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莺柯 (五 下)
酒徒2016-02-23 16:204,222

  第二章 莺柯 (五 下)

  “这林老爷好生糊涂!弟兄们辛辛苦苦一整年,不过寻个千十吊钱,还得上百号人来分!好端端地,他又安插个鸟兵曹进来!奶奶的,莫非还嫌钱赚得多么?”县城中央偏北的一所大宅院里,有名头上 缠满了白布的男人骂骂咧咧地道。

  屋子里点着上等的檀香,缭绕的烟雾后,露出一尊红铜铸造的财神和几个陪着笑脸的熟悉面孔。弓手蒋烨,牢头李老酒,还有刚才与程小九一道喝酒的几个头面人物都聚在这里。每人捧着一盏茶,两眼中隐隐透着几分凶狠。

  “我刚才套过我那便宜外甥的话!”弓手蒋烨放下茶盏,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姓程的小子是个犯官之后,家里没什么靠山。今日能被林县尊看中,完全是走了狗屎运!您老如果觉得他扎眼,就直接吩咐一声。我立刻派人给他设个套,三天之内,保证他自己卷铺盖走人!”

  白布包头者看了一眼蒋烨,不置可否。蒋弓手见自己的谏言没有被采纳,只好低下头去,继续喝茶。浓郁的檀香、酒臭还有茶香混杂在一处,熏得屋子里的人昏昏沉沉,仿佛不知道身在何处。

  “那小子今天捞了不少好处,也该知足了。您老放话吧,我派人帮着老蒋动手!”又沉默了片刻,半个时辰前还拍着程小九肩膀叫兄弟的牢头李老酒信誓旦旦地保证。

  白布包头者又看了李老酒一眼,目光中依旧带着几分阴森。转过头,他一一扫视其他几名衙役、帮闲,“你们看呢,咱们应该怎么办?”

  “我看县尊大人是被土匪吓傻了,急着找个会武的当保镖。就不想想一个小毛孩子顶个蛋用,看上去人模狗样的,真刀真枪地打起来,早就吓尿裤子了。”

  “不过那小子的酒量真不错。我们几个轮番敬他,居然没将他放翻!”

  “贾头儿,我们都听您的。您说赶他走就赶他走,弟兄们没二话!”

  几个帮闲、衙役七嘴八舌地说道,都认为程小九是个无足重轻的小毛孩子,如果贾捕头不想多一个人来分大伙的钱,随便使个绊子就可以将其从衙门里踢出去。

  “你师父呢,他老人家怎么说?”满头旧伤的贾捕头又将头转回来,冲着弓手蒋烨发问。

  “我师父让我一切听您的安排!”蒋烨拱了拱手,非常干脆地回答。

  “老郭做人倒是潇洒!”贾捕头冷笑着耸肩,对蒋烨的师父郭进的滑头举止很是不满。仔细揣摩了一下对方拒绝出头的原因,他再次耸耸肩膀,笑着道:“既然县尊大人需要个保镖,咱们就让姓程的暂时多乐呵几天。反正如果贼人真的打来了,也的确需要个敢出城迎战的傻大胆儿。你等看好了账本儿,别让他清楚咱们都有哪些进项。子光,你负责盯着他,如果他有什么非分之想,随时给大伙提个醒儿!”

  “没问题!正好县令大人让我去乡勇那边掌管军械,平时少不了跟姓程的打交道!”三班衙役的头目刘子光拍着胸脯答应。

  “希望他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贾捕头非常不痛快,瞟了弓手蒋烨一眼,气哼哼地道。

  “那小子今天倒是说过,他只想帮县令大人练兵,不敢动咱们的台盘!”蒋烨赶紧低头,将对自己有利的消息递过去。他师父郭捕头和贾捕头虽然联合起来把持着整个馆陶县的所有额外收益,但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铁板一块。二人为了地盘和收益分配问题经常起一些小摩擦,每次都是他们这些做徒弟的夹在中间当擦脚布。

  听了这话,贾捕头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鼻孔中轻哼了一声,冷冷地道:“算他识相。不过你们也别相信他。不知道水深水浅时,谁还不会夹着尾巴做人?一旦他把兵曹位置坐稳了,胃口也肯定会跟着大起来。到那时,他多拿一分,大伙就少得一分!谁也讨不到便宜!”

  弓手蒋烨满脸堆笑,“您老说得一点儿没错。我师父估计也是想先观察他几天,然后再跟您老商量如何把他从衙门里边挤出去。他今天已经给了姓程的不少小鞋穿,要不是董主簿从中插手,也许等不到明天早上,姓程的自己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姓董的就会装好人!”贾捕头继续冷笑,“反正只要跟定了林县令,咱们每年的收益都少不了他那份儿。奶奶的,虚伪!”

  众人听贾捕头又开始将矛尖对准了主簿大人,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说怪话也需要讲究级别的,捕头和主簿大人两个互相看不顺眼,属于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小鬼最好连看都不要看,免得不小心遭受池鱼之殃。

  李老酒是贾捕头的嫡传弟子,不敢冷了师父的场面。见众人都低头喝茶,赶紧站起来,笑着给贾捕头出主意:“其实您老也不用太看重那小子。这不是要对付张金称么,到时候想办法让他出城立功便是。反正那小子自以为枪法好,武艺高强得没有边儿!”

  贾捕头跟杜疤瘌父女交过手,知道对方的厉害。那真真是绝顶高手,好在自己当天见机得快,发现势头不对立刻转身后撤。如果换了其他一条路走到黑的家伙,肯定已经被杜疤瘌父女卸成七八大块了。

  话说回来,如果能让程小九跟杜疤瘌父女火并一场,当然比由自己动手收拾他更好。林县令那边,也不会怪罪大伙不给他留颜面。想到这层,他心里火气渐平,点点头,笑着说道:“这个主意不错。暂时就这么定了。姓程的不是武艺高强么,届时就让他跟杜疤瘌比比谁胳膊头更硬。”

  “还是您老人家高明,随便一道就让那小子栽沟里边去!”众衙役们笑着称赞。

  贾捕头心里觉得受用,得意洋洋地喝了几口茶,继续安排道:“既然定下来了,最近这两个月,也别亏待了那姓程的。免得被他看出端倪来,到时候不肯好好用力。小蒋,你按照给市曹、户曹旧例,每月的车马钱也给姓程的一份。至于那姓王的小跟班儿,就照你门下弟子的标准走吧,反正他也是你外甥。需要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拿来用一下!”

  “是。我明天一早就去安排。我师父也是这么说!”弓手蒋烨点头答应。

  “就怕那小子突然闯了大运,连杜疤瘌也收拾了!”三班衙役的头目刘子光看了看贾捕头的眼色,小心翼翼地提醒。他不敢直接说程小九的武艺看起来比贾捕头好,只得从时运角度来推测这种可能。

  “也是,那小子的枪法挺能糊弄人的。我今天在校场看见了,一枪下去,真能刺出七个枪头来!”李老酒也怕大伙算计人不成,反而让程小九立了大功。如果那样,众人再想将其从兵曹位置上弄下去,可就得多费一番力气了。

  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处心积虑地陷害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有什么不妥。要怪只能怪对方运气不济,非得来馆陶县做什么兵曹!这个县的县丞位置已经空了十年,两个捕头都在盯着,谁也不肯让对方先爬上去。朝廷派来的历任县令也清楚这里边的猫腻,所以总不动声色地维持着底下的平衡。今天林县尊突然心血来潮点了个兵曹出来,就等于在县丞位置旁边又增加了一个窥探者。两个捕头的弟子们当然要替师父拔去这个眼中钉。

  换个角度说,衙门里发的那些薪水,根本不值得大伙拼死拼活地忙碌。全靠着店铺、村庄以及过往行商的孝敬,大伙才能有滋有味地把小日子过下去。如果突然跳出个不懂行情的县丞,把诸多潜在的规矩一改,岂不是让三班衙役和众多弓手、帮闲、小牢子们都去喝西北风么?

  所以于情于理,大伙都不应该让程小九在兵曹位置上做安稳了。哪怕是林县令钦点的他。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林县令再威风,没有大伙给他抬轿子,他的政令也出不了馆陶县衙门!

  贾捕头原本不相信一个毛孩子的武艺能比自己好,但坚信凡事小心总没什么坏处。听完李老酒和刘子光二人的提醒,他为难地嘬起了牙花子。板着脸沉吟了片刻,突然间,他又开心地笑了起来,“没事儿。如果他能打败杜疤瘌,估计不用咱们赶他走,也有人要惦记他了。更好,更好!”

  众衙役、帮闲们被他没头没尾的话绕得发晕,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恭候他的下文。看到众人如此表情,贾捕头心中愈发得意,向窗户外边指了指,笑着暗示:“难道你们没感觉到一点动静么?这运河上最近船来船往的,可是热闹得很啊!”

  “运河?”众人面面相觑。最近运河上过往的船只是很多,但停靠在馆陶城外码头的却只有一批。并且那批船是帮本城有名的高门大户老周家运米的,大伙没胆子去纠缠,自然也没看出其中有什么特别之处来。

  “是啊,运河。周老爷子家人是多了点儿,可田产也多,根本不需要从外边买粮食吃。这一下运二十船米来,不是钱多烧得慌么?”贾捕头点点头,神神秘秘地道。

  “可能是南方今年丰收,米价大落呗!”刘子光拍拍脑袋,笑嘻嘻回应。

  “哧!”贾捕头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对刘子光的愚蠢之言甚是鄙夷,“米价大落,自打皇上开始征辽以来,你可见米价几曾落过?”

  “也是!”众人挠挠头皮,满脸茫然。

  见大伙都不明白其中关窍,贾捕头只好将暗示说得更清楚些,“不光是馆陶周家,我听说贵乡赵、魏县郑、清泉时,这些有头有脸的大户都得了不少米。全是从黎阳运出来的,价钱便宜得就像白送一样!”

  “您是说,有人盗卖军粮!”蒋弓手被吓了一跳,脱口说道。

  “我什么都没说,不管盗卖还是私吞,都是你自己瞎猜的!”贾捕头捧起茶盏,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笑着补充。

  “他们,不,不要命了!若是皇,皇上发现此事……”毕竟只是一个小弓手,横行乡里的胆子不小,提到军国大事,脑门上立刻渗出了冷汗来。

  贾捕头冷冷地瞟了他一眼,满脸不屑,“看你这点胆量,尽给你师父丢人!”信手放下茶盏,他翘起二郎腿,一边得意地轻颤,一边反问众人,“皇上要是回来,有人自然得掉脑袋。可如果这皇上在辽东回不来了呢?谁还追究他们私吞军粮的事儿?”

  “啊!”众人吓得一哆嗦,胆大的人勉强还稳得住心神,胆小的人已经把盏中茶水都泼到了衣襟上。军粮半路都分掉了,辽东那边自然没粮食吃。百万大军断了炊烟,即便皇上是神仙,也难差遣得动遍地饿殍!

  馆陶距离黎阳就百十里水路,有关那边的一些风言风语大伙平素也有耳闻。先前还不敢相信某些流言是真的,此刻既然在黎阳总督军粮的杨玄感大人将征辽大军的补给都私分掉了,其用心在大伙眼里也就昭然若揭了。

  林县令平日里总自称是已故楚国公杨素的门生,如果杨玄感起兵造反,少不得馆陶出力支持。程小九在这个时候突然风头出尽,自然会被派到黎阳去担当大用,不会再赖在馆陶县内跟大伙争眼前这点儿鸡零狗碎的红利!所以大伙根本不用想办法驱逐他,老天早就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

  “那岂不是要改朝换代了!”有人暗自高兴,也有人打心眼里嫉妒程小九的好命。

  “说不定姓程的日后能做大将军!”

  贾捕头嚼了嚼口中的茶梗,然后用力向地上吐去。“谁当大将军,谁当皇上,都不关咱们的事儿!这大周也罢,大隋也好,怎么着也得用捕头跟捕快。只要馆陶这一亩三分地是咱们的,咱们就能吃香喝辣。至于外边怎么折腾,天塌下来,由着他去!关咱们几个鸟事!”

  “对,关咱们鸟事!”众人轰笑着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