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4章 王者孤傲!
烟枪2018-03-29 11:022,375

  “但说无妨。”

  老者显然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存在。

  尽管叶乘风的打扮,只是个普通保安,但他依然礼貌相待。

  “那我就直说了。”

  叶乘风道:“你这温泉池,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温泉。”

  “这话从何说起?”

  老者不明所以:“如果不是温泉,池水怎么会热?”

  “我只能说,池子底下有东西,而且还是对人身体非常有害的。”

  叶乘风微微严肃道。

  “怎么可能?”

  老者分毫不信,眼中已然多出了几分警惕和失望,觉得叶乘风可能是想借此骗钱。

  “老伯最近,是不是经常无缘无故发烧?是不是感觉只有呆在池子里泡着才会非常舒服?是不是每天半夜口渴难耐?是不是偶尔还会感觉肚子里像火烧一样难受?”

  “你怎么知道?”

  老者猛然惊呼,心中已然震惊万分。

  虽说他病危的事情,很多人知道。

  但具体怎么个详情,却是极少有人清楚。

  甚至,呆在池子里泡着才会非常舒服这点,他可是连医生都没有告诉,因为他觉得泡温泉本就舒服,与病情无关。

  现在这年轻人一说,他倒真是察觉到,自己对于温泉池子的依赖程度,似乎远超正常人对温泉的需求。

  还记得以前,他每晚睡前都要泡上一泡。

  而自从生病发烧以后,则更是一天至少两次。

  最近的话,一天三次以上,有时候半天时间都不觉得太长,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呆在池子里泡。

  “一月之内,如不采取有效方法治疗,必定五脏六腑俱焚而死!”

  叶乘风伸出一根手指,郑重而又认真。

  略微一顿,叶乘风又看向那正泡在池子里的小布:“他现在没泡多少次,但身体同样出了问题,弄不好会夭折。”

  “啊!”

  老者惊恐大叫,二话不说就将小布从池子里拽了出来。

  到现在,他已经完全信服了。

  早在七天之前,他就接到了医院的病危通知书,说他最多还有一月时间可活,所以才在孙子放暑假后,便急忙让人不远千里地接过来陪伴。

  却没想,现在孙子也跟着出问题了,这让老者后悔不已。

  略微想了想,老者不禁问道:“这位小兄弟,你是不是懂医术?”

  “不瞒老伯,我自小和爷爷学了几招中医。”

  叶乘风随口胡诌了一个医术来源。

  “那……小兄弟有办法可医么?”

  老者充满期待地问道,末了还不忘补充了一句:“只要你能医好我爷孙俩,价钱随便开,只要范某力所能及的,都能办到。”

  他今年,已经六十有八,虽然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为家族打下了浩瀚江山。

  但他,却还没来得及好好地享受那天伦之乐,不想带着遗憾离开,更不想让疼爱的孙子步入后尘。

  “办法嘛,倒是有一个。”

  叶乘风笑着点头:“不过报酬,我也不需要什么金银,只想取走池底下的东西。而且,是先取走再看病,到时候您老这‘温泉’就要消失了!”

  “没问题,温泉不要都不打紧。”

  老者一听,竟然是这么一个报酬,当场爽快地答应。

  在他觉得,自己和孙子之所以生病,就是因为池子底下的东西作怪。

  即便叶乘风,不提出取走池底下的东西,他也要让人把池子给挖了!

  “爸,您怎么能随便相信一个陌生人?”

  这时突然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只见老者后方出来了一个身着得体办公制服的中年妇人,显然是之前就有在暗处偷听,现在一见情况不对劲便出来阻止。

  她虽然腰间系了围裙,但那高贵的气质犹在。

  不过高贵的同时呢,却有种狗眼看人低的韵味夹杂。

  对于叶乘风,她的眼神明显有些鄙夷和敌意。

  “雅丽,这位小兄弟相当高明,你别误会。”

  范老不禁解释道:“再说了,他也没说要钱,只是一个致我爷孙俩生病的温泉罢了,没什么大不了。”

  “谁知道他,是不是发现温泉底下藏着什么宝贝!”

  中年妇人冷笑,态度实在有够刻薄,竟直接挥手把叶乘风赶走:“你走吧,就算治病也不会请你。”

  说完,她还小声嘀咕了一句:“江滨花园的保安,也真是的!这可是豪华别墅小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进来的。”

  面对中年贵妇这般态度,叶乘风的眉头直皱,心下已是暗骂得厉害,怎么快要到手的赤炎灵铁会遇到这么个狗眼看人低的极品阻拦。

  不过,他也不急。

  知道他医术厉害的人,要请他治病可是求都求不来。

  虽然这块赤炎灵铁,可遇而不可求,但也不是人人都能碰触的存在,留在原位他很放心。

  因此,叶乘风根本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不带分毫留恋。

  “小兄弟,留步啊!”

  范老在后头急叫。

  然而,叶乘风却也有着自己的孤傲,根本头也不回。

  之前他,是主动想替范老爷孙俩治病。

  但从这一刻开始,他不愿意主动治了,看看谁才是最着急的!

  “你呀……”

  范老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中年贵妇一眼,叹息道:“我这怪病,就是因为泡温泉池引起的,几乎找遍了著名医生都没有用,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能治的高明小兄弟,你却嫌人家普通贫穷而怀疑!”

  说到这里,范老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就算你不为我这条老命着想,也要为小布想想啊!刚才那小兄弟说的,想必你也在屋里听到了,小布已经出问题了。”

  “他要是有能耐,就不至于当保安了,谁知道是不是瞎说的!”

  中年贵妇依然不屑。

  “妈妈,小布好难受啊。”

  那八岁小孩,突然不停地揪着胸腹,眉头紧锁,脸色惨白:“肚子好像着火了一样。”

  “看吧,小布也发作了!”

  范老顿时怒极,指着那中年贵妇大骂:“现在你满意了!我当初发病,就是这么个征兆!”

  “那……那怎么办?”

  中年贵妇这才意识到,自己错怪刚才那年轻人了。

  “解铃还需系铃人,自己犯的错,自己处理!那小兄弟住在9号别墅!”

  范老冷冷丢下一句话,便是抱着小布回屋去了。

  虽然小布眼下的情况,令人着急,但作为一个‘过来人’,范老倒也明白,小布过几分钟之后就会有所缓和。

  但如果,一直找不到有效办法治疗的话,相信要不了多久,便会步他后尘。

继续阅读:第0015章 就爱吃罚酒,怎么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真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