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挑战
虚眞2017-04-13 06:351,814

  秦凤鸣双腿跪地,双手接过师傅赠与的宝剑,道:“弟子以后一定勤学剑法,用此剑除魔卫道,伸张正义,不给师门抹黑。”

  见到秦凤鸣如此小,就能如此回答,张堂主夫妇都欣慰点头。

  秦凤鸣又给师傅师娘磕了一个头,这才拜别师傅向自己住所走去。

  就这样,以后半月之内,秦凤鸣把整套飘柳十三式剑法招数学习了一遍,但是要说精通,那肯定是谈不到的。

  之后的每日,秦凤鸣都到丹云峰后山的僻静之处习练剑法。晚上之时,则打坐习练那口诀。在这时日之内,师傅也时常指点其轻功口诀的修行。

  经过严师指点,秦凤鸣现在跳跃之时,身子轻灵异常。半丈高的大石,轻轻一跳,就能轻飘飘的落到上面。但与小师姐若彤的轻身功夫,还是有不小差距。不过也已经有了三分神似。

  学习完整套剑法后,秦凤鸣勤奋更甚,每日天蒙蒙亮就去后山练武,天黑之后才回来。

  段猛和袁克俭二人同样刻苦,他们也各自找了一个僻静所在,勤练张堂主交给的秘笈。

  尽管三人住在同一院落之中,但是见面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但每次见袁克俭之时,秦凤鸣就自觉察,其看自己眼神充满敌意,但仔细想来,自己从来未曾得罪过他,实在想不明白原因出在何处。

  暗自摇摇头之下,秦凤鸣也只有将之束之高阁,不再理会。

  转眼,一年时间已过,秦凤鸣每日除去勤练剑法,就是打坐修习那篇内功。

  闲暇之时,也会拿出那个葫芦把玩,直到此时,那个葫芦也毫无变化。每次,他都会用力扭动一下那盖子,但每次都会失望,那盖子如同长在上面一般,纹丝不动。

  他还时不时去百丈崖给师傅师娘请安。有时还和小师姐比试一番。师姐对他进步之神速,却也惊讶非常,仅一年时间,二人就已打的互有攻守。

  在此一年之内,秦凤鸣也分别见过了两位师兄。大师兄杨澜,长得高大威武,面色黑紫,年纪在二十二三岁。二师兄吕轩,却生得英俊潇洒,目似朗星,年岁在十八九间,打冷眼观瞧,与师傅到有几分神似之处。

  秦凤鸣也自发现,小师姐对二师兄异常亲热。对待大师兄只是礼貌问候。

  对于秦凤鸣,两位师兄甚是欢喜。大师兄送他一个用精铁打造的管子,有大拇指般粗,有半尺来长,前端有一个黄豆大孔洞,后有机括,能与手臂相连,能打出三支飞签。

  呂轩送了一把玉质小剑,有巴掌长,虽是玉石之物,但也异常锋利。

  虽然一年之中,秦凤鸣生活极为枯燥,但其却乐在其中,虽有时他也会想到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家中父母亲人。但有一个信念却是撑着他,那就是,他必须要出人头地,学艺有成。然后其才有能力让家人过得好些。

  这一想法,也是秦凤鸣十岁离家,来到落霞谷唯一目的所在。

  秦凤鸣每日练武之地,在丹云峰后山极远处的一处小山谷。那处山谷,是秦凤鸣寻找了许久,才发现的。

  去到那里,需走数里之远。开始之时,进入那隐秘的小山谷没有路经可寻,但经秦凤鸣一年以来的往返行走。一条隐约可见的路经出现在了茂密的的灌木丛中。

  每日习武,秦凤鸣都是天还未有什么亮光之时就动身,当行走六七里山路,到达那山谷之时,天也仅是蒙蒙亮。

  当他习练一个时辰剑法,再返回之时,早饭也不过是刚刚开始。

  此一过程,在这一年之中,从未曾改变过,就是刮风下雨,冰冻飞雪,也未曾有丝毫变化。

  这一日,秦凤鸣依旧在天还未放亮之时,就已然起床,稍事整理衣物,手持师傅所赠的宝剑,轻推房门,走出院落,直奔数里之外的小山谷中奔去。

  虽然天色依旧未曾放亮,但这条山路,秦凤鸣已然走过了不下数百次,就是闭上双眼,他都能知晓那里有山石阻挡,那里与沟壑拦路。故此毫无耽搁,在施展师傅所教授轻身功法之下,极为快速的便隐没在了黑夜之中。

  可能是今日天色略微阴沉,当秦凤鸣来到山谷之时,天色依旧还未有丝毫要放亮之意。

  对此,秦凤鸣自是不会有丝毫在意,将身上一件外披的长衫去除,放置在一侧的小树之上,身形一动,其就想展开剑诀,开始今日的习练。

  但就在秦凤鸣弯腰将衣物放下,其身形还未站直之时,陡然听闻其身侧数丈之处,一声轻微的机括‘嘎嘣’之声陡然响起。

  接着一道森寒的微弱光芒自远处灌木丛中一闪而出,迅如奔雷一般,直向秦凤鸣左侧软肋之处激射而来。

  “啊,不好!“

  随着那声机括之音,秦凤鸣就已然有所感觉,眼角余光一扫之下,那道森寒微光已然落入了他的眼神之中。

  此时的秦凤鸣再想跳跃躲避,已然难以如愿。口中呼喊之下,其手中长剑,却是连带着剑鞘本能的向着那道寒芒飞来方向急劈而去……

继续阅读:第16章 完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炼飞升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