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祁嘉城
虚眞2016-05-31 11:322,594

  自大哥离去之后,仅有十岁的秦凤鸣心中,却象看到了生活的方向。开始每日随父亲进山打猎,以锻炼体力。母亲更是为他花费不少银两,刻意增加饭食的营养。

  四个月时日,一晃就过。这一日,秦凤鸣正自在村外一处小山之上练习体力之力时,陡然有两名伙伴飞奔而来,言说大哥秦祥已到了家中。

  秦凤鸣听闻,心中陡然一丝异样涌起,知道自己离家之时到了。

  对于仅有十岁的秦凤鸣独自离家,秦家众人自是有许多言语要对其叮嘱,但说来说去,不外乎两条:一是遇人要多留一个心眼,不要轻易相信人;二是遇事要忍让。如果没选上或吃不了苦,就返回家中来。

  秦凤鸣乖巧以极的频频点头。望着渐行渐远,但依旧站立在村边挥手不止的父母亲人,秦凤鸣的眼泪,却也禁不住长流不止起来。

  祁嘉城,整个城墙都是由巨大山石筑成,整座城池巨大无比,一眼看不到边际。

  城门处有一高大门楼,门楼之上露出的兵器闪闪发着亮光。城外有一条宽阔的沟道,伴着城墙伸向远方,沟壑中水流哗哗流淌,一眼看不到底,显得十分之深。此时,城门处有十多个兵丁正在维持秩序。

  秦祥毫不迟疑,与驻守官兵稍加打招呼,便自催动战马直接进到城中。

  看着比腾龙镇不知大多少倍的高大城池,秦凤鸣有种看不过来之感。

  停身大街之上,秦凤鸣面露惊异神情。祁嘉城乃是方圆两百里之内最大城池,城内自是繁荣以极。

  此时,大街之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众人身穿各色服饰,显得很是光鲜。街道两边店铺一家挨一家,各种货物珍奇百怪,应有尽有。让秦凤鸣有种应接不暇之感。

  秦祥并未在街上停留,而是催动战马,拐弯抹角径直进到一小院中。

  “三弟,你在此处休息,大哥还得到军营报道,街上行人太多,千万不要出这院子,以免走失。”秦祥安置好秦凤鸣,叮嘱一番,便欲到军营报道。

  “嗯,大哥尽管去忙,小弟知晓了。”秦凤鸣虽只有十岁,但却并未感到多少拘谨。

  将近旁晚,秦祥才回转,见秦凤鸣正在院落中端坐,微微一笑后,直接将秦凤鸣带到了一个酒楼。

  “秦军爷,您来了,楼上请。”刚一进楼,就有伙计热情招呼道

  面对如此繁华的酒楼,秦凤鸣可是第一次进。跟在秦祥身后,眼睛不断四处打量。

  “还照老样子,再加一个丹参炖乳鸡。”

  秦祥带着秦凤鸣径直坐在一个靠近窗户的桌旁,立即吩咐伙计道。

  看着大哥从容模样,秦凤鸣心中却也向往不已。

  “三弟,经过这几天赶路,一定很累了吧,今后几日,你要好好休养,准备迎接入门考验。”秦祥看着面前稚嫩的三弟,眼中充满了关爱之色。

  “大哥,我知道了,请大哥放心,这次落霞谷选拨,我一定会选上的。”秦凤鸣抬起稚嫩的脸暇,眼中闪现出了一丝倔强且极为坚定的神情。

  之后数日,秦凤鸣并未闲着,每天在那个小院之中的石凳之上不断跳跃。以让自己保持体能。

  第八日下午,一向从未早回家的秦祥突然兴匆匆的推门而入:“三弟,今日落霞谷迎接新晋弟子之人已到,明日就是你将要离去之日了。”

  听到大哥此言,秦凤鸣心中知晓,自己离去的日子到了。此时,其幼小的心中即高兴,又有些惶恐,今后之事,将是小小年纪的他难以把握的。

  第二日,吃过早饭,秦祥将一个装满干粮的袋子和几件换洗衣服交于秦凤鸣道:“三弟,今日离去,就只有你一人面对今后险途了,一切之事,尽量不要依靠他人,世上之大,叵测之人众多,故万事要小心谨慎,三思而行。”

  听着大哥言语,幼小的秦凤鸣此时虽然并未能全部理解,但其还是紧咬嘴唇,重重点头道:“嗯,大哥,我记下了。大哥也要保重。”

  祁嘉城北门外,此时以然人声鼎沸,热闹异常。处处是叮嘱之声,鼓励之言。

  秦祥将秦凤鸣带到一位身穿青色长袍,面带威严之人面前,恭敬道:“三弟,这是指挥使大人,快快上前叩拜。”

  秦凤鸣还未看清面前之人容貌,但身躯已然跪倒在了地面之上:“见过指挥使大人”

  见秦凤鸣如此乖巧,指挥使心中却也高兴非常:“嗯,非常不错,你这小弟很是精灵,以后肯定有所成就。”

  “这几个孩童,也是此次要参加选拨之人,以后你们在一起,要相互帮助,希望都能选入落霞谷。”

  随着指挥使的手指,秦凤鸣见到有七个与他一般大的孩童站立一旁。

  秦凤鸣看了一眼大哥后,脚步移动,站立到了那七个孩童之中。

  “大家肃静,此次参加选拨的孩子都上前面大车,每八人上一辆,不许喧哗。”就在秦祥想再叮嘱秦凤鸣几句之时,陡然听闻一个身侧紫色长衫的大汉朗声说道。其声音不大,但在场每人都听得清楚十分。

  听到此处,在场数十名孩童在父母依依不舍之下,纷纷上前,分别登上马车,秦凤鸣和其他七个孩子在一名大汉的带领之下,同登上了中央的一辆马车。

  挥手向大哥告别之后,秦凤鸣然后钻进了帐篷。

  此次祁嘉城推荐人选共四十七人,分乘六辆马车,同行还有十几名大汉,骑马护卫在两旁。整个队伍并无丝毫喧哗之音,显得十分肃整。

  众人此番离去,一路而行,一晃就是近两个月时间。

  在此时间之内,秦凤鸣早已与同车的七人熟悉起来。这七名同龄孩童,均是出自祁嘉城军旅之家。

  其中一个是副指挥使的侄子,叫段猛,有两个千夫长的儿子,一名叫张利,一名叫魏博强。还有一个兵营主薄的孙子名为张昌明,另外两个是百夫长的儿子,一个叫徐亮,一个叫李达。

  段猛今年十二岁,乃是众孩童中岁数最大之人。

  这日,一队人马来到一处大镇店后,在一酒楼面前停住了身形,紫衣大汉跃下战马,呼喊道:“所有孩子下车,今天在这打尖,明天一早进落霞谷。”

  听闻大汉此言,众孩童自是欢喜大显,一路行来,好玩天性的众孩童早就在马车中待腻了。

  第二日傍晚时分,车队行进到一座大山之中,只见远处有一座灰蒙蒙的巨峰突起,周围还有几十座小石峰挺立。一座座山峰呈墨蓝色,显得分外壮美。

  在一座高大门楼前广场上停下马队,骑马大汉吩咐车上众孩童下到车下。跟随众大汉来到一高大门楼之前。

  还未等那紫衣大汉言说什么,就见人影一闪,一个身穿黄袍,头戴纶巾,手持羽扇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参见王长老。”一见此名老者现身,领头紫衣大汉急忙躬身,面带恭敬之色的躬身施礼道。

  “这是祁嘉城的待选弟子吗?共有多少人?”

  “回王长老,总共有四十七人。”

  “嗯,不错,辛苦李师侄了。将之安排在听松别院,告之他们不要到处走动,大会开启再一同带去测试。”

  “是,王长老。”

继续阅读:第8章 选拨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炼飞升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