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联盟非投靠
狂妄之龙2015-12-21 12:315,066

  当张铭将炖好的红烧肉端上来的时候,自己有点怀疑是不是进厨房的瞬间又穿越了?仿佛自己刚进去的时候,还没有开饭吧?怎么从厨房出来到大厅,这都差不多可以散席了?

  两只山鸡如今除了骨头貌似看不到一丝曾经有肉的影子,再加上三个有点意犹未尽但也算半饱模样的食客在一边感悟乞儿鸡味道中。如果不是碗筷还没有上,桌面上除了鸡肉没有其他的菜肴的话,张铭绝对会那么认为的。

  不过自己目前的身份还是寄人篱下的小子,对这些老大老二的失礼行为,张铭选择性地无视了,直接将红烧肉端了上来,笑道:“这是我做的红烧肉,尝尝?”

  顺便示意村妇,给这三位大人物上碗筷。也差不多直到这个时候,那些个随侍一边的村妇,才发现这几个食客都吃了两只鸡了,自己还没有那碗筷上来。

  很快,碗筷就端了上来,而这三个半饱的家伙总算是有了一丝丝大家族的样子,知道这肉很香,但还是等待其他的菜色上齐了,这才动筷。

  只不过最后还是没忍住,张铭最后貌似就吃了一块肉外加一些青菜,其他的甚至连肉汁都没有被他们三个错过。

  该感叹一下这些大家族的子弟,以前过的日子吗?

  但愿别让他们认为,自己活了那么久,结果白活了才好……

  “吃过这顿饭,我觉得我四十多年的年岁,都白活了!”赵青感叹了一句。

  ………………

  还真有啊……

  酒足饭饱,准确是说是甜酒不太足,饭绝对饱之后。一行人撤掉了碗筷,赵青难得拿出了茶饼,吩咐随侍的村妇熬煮。

  这个时候张铭才想起来,这个年头的茶叶都是煮的,炒茶没有出现。

  想想那些加了蒜姜一大堆调料的茶水出现在自己面前,绝对可以让人明白,为什么眼前的叫做‘茶汤’,而不叫做‘茶水’!

  不过对于这个年代,蔬菜总类缺乏、维生素摄取几乎归零、肉食过量的现状,喝点茶汤还是不错的,尤其蒜姜这些还有一点点壮阳的效果……咳,应该说可以避免一点伤寒之类的小病的效果才对。

  呃?张铭有点愕然,在自己发呆的时候,周围的环境怎么变了?没有了刚才的随意,反而多了几分凝重。眼前两位刚才比小孩还不像话的家伙,如今已经是道貌岸然的上位前辈了。

  张铭不禁有点感慨,这是不是变得太快了?

  率先打破寂静的是赵佗,他捋了捋胡子,说道:“小郎君不知道祖籍何处?祖上有何人?”

  不用想,查户口的来了。最后一句话,只怕是在看看,张家是不是真的世家大族,哪怕是寒门也可以,最好不是落落无名的庶民。

  张铭早就想好了,直接回答:“祖上乃东方曼倩庶出子弟,小时不肖,犯了长者避忌,被赶出族中。后迁北平,今岁遇到鲜卑骑兵,村子死伤过半,余者南下避难。后生一开始尚可紧随大队,后走失,胡乱之下来到了赵家村外。若不是村中赵氏妇人施粥救命,赵东家收留,只怕不是饿死街头,就是深山中喂野兽了!”

  刚说完,周围的气氛就不对了,张铭却是心中暗暗笑道:“就不信你们不被吓到!不过说起来,张姓里面比较出名,而且学识比较杂也就是那位了!”

  赵佗脸色一变,站起直呼:“祖上居然是东方朔,东方曼倩公?!他不是已经……”

  后人在此,还是不说那些晦气的话了,因此强忍住了。

  张铭行了一礼,说道:“先祖隐居仙山福地,不想过问俗世之事。可肉身却是凡胎,也有七情六欲。或许是命中应有,所以有了我先祖母,也有了我们一支的子嗣!

  正如后生说的,先祖犯了避忌,被逐出族中,遂改回张姓(东方朔本姓张),一路迁徙才来到了北平定居。”

  赵佗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不在深究。本来就有相传东方朔隐居仙山,得道成仙,如今想来成仙是没有,成家倒是有了!

  再看张铭,这小子也算是一个公卿之后,虽然后面退休不干了,但至少也是一个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况且想想也是,除了那位,只怕也没什么人学的那么杂的了。

  农学,算学,儒家,墨家,眼前这个张铭不得不说其阅读之杂,有其乃祖遗风啊!

  不知不觉之间,赵佗已经当张铭是东方朔的后人了,或许出于家族利益着想,一个没什么显赫祖先的小寒门或者庶民,怎么说都不比那位大能的后人强悍吧?

  如此,小女也嫁得不算亏。只是不知道才华如何,如果虚有其表,就算祖上显赫,只怕也只能深表遗憾了。说到底,祖上在显赫,后人不出仕,依然没落到和庶民没什么区别了。如果再没有才华,那么祖先显赫都没有半点意义了。

  赵佗于是拿了几个儒家的问题问了一下张铭,想要探探底,谁知道很多说出来,张铭一开始不知道,但赵青一旦拿出这本书指出所在,却能从容回答。

  这让他感觉很奇怪,怎么看书都不背下来的,看过就算数了?可他的理解能力确实不错啊,可见至少是认真看过了才对。

  试着抽查了墨子、儒家、法家的一些典籍,当然每本都是赵青书房里有的典籍。张铭大多都能回答,答案还颇为新颖有趣。赵佗不自觉就这样问了下去,直到小女赵钰说自己困了,这才发现外面已经黑完了,就算是屋内,也点了四盏油灯在照明。

  心中暗道自己是不是太欣赏这个小子了?本来打算明天再问的,怎么就这样一口气问完了?

  不过这不能怪他失仪,只能说张铭的博学直接让他震惊了一把,一直想要挖掘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对经书典籍看过多少本,了解了多少。

  却是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表述地或许有点直白,但每句都颇有趣味,或有点离经叛道的嫌疑,但对方一句话已经概括了一切‘取有用而用,不用且放一边’。

  无论什么典籍,适合自己用的就是对的。不适合的放在一边,暂时不去讨论他。想想这才是正道,以前的儒家也好或者其他家的学子也好,为了新旧经义吵得不可开交,如今想来倒有点幼稚了。

  但他自然也不能那么说,大家都想出名,如此不过是一种沽名钓誉的手段而已。既然大家都在做,那么谁都不能说谁。

  起身告罪,说道:“天色已晚,小女也困了。虽与小郎君畅谈有让人大彻大悟的好处,且只能明早继续打扰小郎君了!”

  张铭起身行礼,说道:“长者考校,后生自当将所学展现,以求先生指正!”

  两人相视一笑,在赵青的安排下,回到了房间之中休息去了。

  回到赵青特意为它安排的房间之中(身份变了,原本的佃户通铺自然不适合他了。)张铭长长舒了一口气,暗道:死老头!问那么多干嘛?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能根据字面上的意思乱猜!还好,YY小说看多了,不会作经文也会念,还好蒙混过去了!

  本打算思考一下明天要怎么办,结果洗漱一番刚刚躺上床,却直接累得昏过去了。事实证明,脑力劳动者消耗的精神和体力,比体力劳动者更多,他就是实例……

  一夜算是风平浪静。

  第二天起来赵佗却是发现女儿不见了,问赵青,赵青含笑指了指屋前两里外的一个小山丘,说道:“族兄可见到那个山丘?那个山丘有一棵大树,树下则由一张长石地板,张铭那小子最喜欢白天去那里,看看这整个村子新一天的风貌。若赵氏小女到来,就给她说说笑话或者小故事,不说,由此我过去,也被他说的小故事吸引住了呢!”

  笑了笑,继续说道:“小钰她,只怕此刻也跟在他身边才对,毕竟他们是一同出门的。我说族兄啊,女大不中留啊,还没有嫁呢,心就向着未来夫婿了!”

  赵佗显然没有在意后面的那句打趣,因为他知道赵青就是那么一个浑人。开口问:“什么故事居然能够如此吸引你的注意?”

  赵青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一个上古神话故事,说的是一个美丽的龙女爱上一个诸侯国王子的故事,因为有点伤感,而且故事也算精彩,所以不知不觉就停下来停了一下!”

  其实那算什么龙女和王子的故事?说穿了就是美人鱼与王子的故事,改编一下就拿出来用了。不过这年头作者的先祖在哪个洞穴里面为生命的传承而奋斗都还不知道呢,也就随便他怎么改都可以了!

  赵佗自然要赵青将故事告诉他,赵青回忆了一下,将故事说了出来。最后,赵佗捋了捋胡子,这个貌似是他的招牌动作了。然后,感慨:“不同种族的爱情,结果虽非都是悲惨的,但只怕也没几个是完满的。这故事其实即表明了女子为了心爱的人可以牺牲一切,也表明了对寒门子女和世家子女的爱情,有种期待能够完满的意味!”

  赵青笑了笑,说道:“族兄就是族兄,能够相处如此发人深省的道理出来!”

  心中暗道:我看根本就是那个小子随便编了一个故事,应付缠着他讲故事的赵灵儿才对,哪有那么多大道理说的。

  转而问:“族兄想必已经下了决定?”

  赵佗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他将成为我的女婿!也是我们赵家扶持培养的人才!”

  赵青见赵佗已经说出了结论,也不说什么了,就是道了一声贺。

  赵佗在赵青的带路下,一点一点来到小山丘外,发现了三个身影。两个自然是赵钰和张铭的,最后一个却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女童,只怕就是赵青刚才所说的赵家媳妇的女儿赵灵儿了吧?

  看着赵钰和赵灵儿玩的开开心心的样子,加上张铭一副温和开朗的模样,赵佗严重露出了一丝明悟,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来到张铭的面前,对他说道:“小郎君,吾有点私己话想要对你说说,可否赏脸?”

  张铭连忙起身,点头应是:“长者有言,后生自然莫敢不从!”

  赵佗对他的反应很满意,暗道这个小子只怕也是个孝顺的孩子了吧?

  来到一边,问道:“郎君在家中可有婚配?”

  张铭摇了摇头,说道:“当时后生年纪尚幼,且沉迷书本之中,对婚嫁尚无想法!”

  心中暗道:来了!

  赵佗摇了摇头,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如今男儿十一二岁娶妻也不在少数,像后生这样十五六岁的,只怕都有妻有妾了。光阴苦短,要珍惜眼前啊!”

  ‘眼前’二字,说的时候音节加重了许多。

  然后,指了指远处的赵钰,问到:“郎君觉得小女如何?”

  张铭脑袋立刻‘嗡!’地一声,他已经意识到,只怕这个联姻对象就是这个十二岁的小屁孩!!

  赵佗见张铭的脸色有点难看,心中有点不岔,微怒言:“难道小女就那么不堪入目?”

  张铭知道对方会错意了,赶紧解释:“不是不是!小钰她自然是一个好女孩,温柔而端庄大方,只是十二岁的年纪,是不是太小了?”

  赵佗这才知道对方的意思,原来是嫌赵钰年幼啊!

  笑道:“这不稀奇,如今十一二岁嫁人的女子不计其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好吧,张铭妥协,这年头却是有一帮子萝莉控来着。当然,他也要承认,自己也有这方面的兴趣。只不过十二岁……放在以前会被抓的……

  刚想说什么,赵佗就说到:“族中适龄女子只有赵钰一人最配郎君,郎君如此才华,只怕也让她心动不已。敞若郎君觉得也满意,不如张家赵家结为秦晋之好,如何?”

  附带了一个大规模杀伤性发言:“至于那个赵灵儿,可当陪嫁侍女,一起带到阁下府上……”

  陪嫁侍女!看过点YY穿越文的都知道,这是万能工具啊!当侍妾的候选,暖床、X用品、充气用品等多功能兼职功能。三清在上,谁发明的陪嫁侍女制度,赞美他啊!

  不过话说回来,赵钰十二岁也就罢了,赵灵儿貌似也不过八岁而已。这是不是……禽兽啊!

  郎君……郎君?

  赵佗的呼唤惊醒了沉思之中的张铭,张铭立刻慌忙地对赵佗说:“先生,这十二岁入洞房,只怕对女子身体不太好吧?况且和我小钰认识时间尚短,还需要培养一下感情对不?”

  赵佗思量了一下,就算他是一个男人,也知道一个十二岁的少女就入洞房,甚至怀孕生子,难产的例子不在少数。那么一想,却是又心痛自己的宝贝女儿来。

  可问题是,等得了吗?此人除非赵家特意包瞒,否则真有才华的话,终究是会出名的。

  人啊,一旦出名了,竞争者就多了。别到时候小钰当不了大妇,只能当小妾了,那样他可不答应!

  还是狠下心来,说道:“无法,只要照料好了,自然不会出事!”心中却是暗暗祈祷,但愿不会发生什么。

  张铭笑了笑,说道:“先生,小子有个建议不知当说否?”

  赵佗思量了一下,说道:“讲!”

  张铭行了一礼,说道:“小子我比较擅长于墨家,有点新奇的东西可以赚点老婆本,打算和赵家共同经营。而小钰可先加入我张家,地位自然是大妇,行房却约定在三年之后,如何?”

  赵佗眼中精光一闪,暗道:果然有好东西没有拿出来!

  自从昨晚见他烧的饭菜可口开始,他就觉得只怕这小子还有好东西还没有拿出来!如今一听,果然!

  而他的意思很明确了,张家人有张家人的傲骨,不会投靠赵家,他还要为张家的繁荣贡献力量,所以可以用合作的方法进行连接两家。而那个所谓可以赚老婆本的东西,只怕就是连接的关键。

  至于约定三年后洞房,这个确实是考虑到了赵钰的身体,也算是对自己掌上明珠的关爱。女儿嫁给他,也不会怕被冷落了才对。而大妇身份,自然更有利于两家的‘合作关系’,这是双方‘合作诚意’的保证!

  想了想,笑道:“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