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总算轮到我了
狂妄之龙2019-11-30 13:535,426

  据不完全统计,华夏国每天,都会有一例青少年患有穿越妄想症。受YY小说的毒害,‘什么时候轮到我穿越’之类的思想开始无可抑制地蔓延,成为青少年教育的一大难题。

  哪天我穿越回十年前,我如今就是一个金融巨鳄了!

  什么?金融巨鳄有什么意思?我重生外加获得异能,成为国际军火商,非洲王国的统治者!

  其实这不算什么,我某天回到古代,一定创造一个万世盛业,而你们因为历史改变而消失了,对不起,这不能怪我,只能说你们生错时空了。

  你骗妹去吧!谁不知道所谓的穿越是穿越在平行空间之中,你改变了古代,关我们什么P事!?

  诸如此类讨论在BBS上经常出现,每一天都有新加入的群侯症患者。国家对此表示无能为力,各大砖家叫兽跳出表示可以‘治疗穿越妄想症’,因此各大治疗集中营出现,忽悠了不少家长来自不易的薪水。

  而本书主角,桂省普通百姓张铭,本来是一个乖乖的三好学生,在浏览了过多的YY小说之后,终于无法避免地患上了穿越群侯症。成为了穿越重生类YY大军里的一个低级成员。

  比起重生到十几年前什么的,他更喜欢穿越到古代,因为他觉得古代刀光剑影的拼杀更具震撼性,也更能让人有存在感。

  所以,当他某天突然想到‘自己某天突然穿越了怎么办?’之后,从上古开始,到后晋年间的历史,他都详细地看了一遍,虽说大部分因为怕麻烦都是上百度看的,或许不够具体,或许不够全面,但姑且是看完了。

  毕竟他也知道,这是‘有可能’穿越的情况下才看的,毕竟也是‘有可能’永远都不会穿越,所以他没必要看得那么具体。

  每天起来,左顾右盼看看自己穿越没有是第一件事;走到窗外看看房子穿越了没有是第二件事,然后才到洗漱上班,而上班的路上,他也在留意周围的交通情况,想着什么时候一辆车凭空出现将自己撞了然后穿越的可能性。

  反正简单地说,他就是已经慢慢走火入魔了。

  有时他想如果穿越的时候,自己刚刚洗完澡出来,穿越到古代结果却是光屁股的怎么办?

  又会想,如果是身体穿越,那么回到古代还没有申述,就被当成异族间谍被处决了怎么办?或者还没有去哪里,就被山贼杀了或者裹挟了怎么办?

  日子虽然充满了担惊受怕,但难得的非常充实,他很喜欢这种永远生活在刺激之中的日子。

  每天上网看那些YY小说,最多果然还是三国类的穿越小说。因为他喜欢三国,那是人才不断涌现的时代,虽然偌大的一个华夏,分成了三个国家打来打去,最后便宜了北方的胡人,但金戈铁马的战斗人生,让他觉得充满了激情。

  或许可以用一句话“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后世如何,这不归自己管,因为已经不关自己什么事了。

  所以,一开始,他一直YY着自己是不是穿越后也称王称霸一场?结果发现,自己如果是身体穿越的话,身为寒门的他,尤其是几乎废柴的他,没有称王称霸的可能。因为古代文人的智慧都是可怕的,他那直来直去的性子,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被别人卖了还给别人数钱。

  那么辅佐一个达人怎么样?细查了一下自己的技能和性格,结果悲剧发现,自己最大可能只能当一个县令。或许玩弄一下历史知识充当军师也可以,只不过改变太多历史乱套的话,西洋镜总有被拆穿的时候。

  蓦然回首,张铭发现自己那引以为傲的电脑专业知识,放在古代还真是垃圾的掉渣了。除非穿越可以带上超级电脑,否则自己算是彻底废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还不是一个看不到希望就绝望的真正废物。先天后天学习不足,那么如今继续学习就是了。

  论语之类的文言体书就算了,他不是可以有耐心看这些具有催眠效果书本的人。他能准备的,只能是不断看一些日常需要用的日用品的制作方法,比如纸、比如印刷术,比如曲辕梨什么的。

  结果某天连续看到了六点,加上前一天通宵没有睡觉的情况下,身体自然当机,晕了过去。

  向世界欢呼吧!向人生欢呼吧!向万能的主神欢呼吧!他成功插队成为了穿越大军的一员。

  当他第二天起来,率先做的就是欢呼,因为他穿越了。周围的景色绝对不是家里,而且他不认为一个租房子的穷鬼可能会有人想要绑架。

  再看看衣服,衣服是灰色的旧麻布衣服,有点发白了,至少也穿了大半年多,所幸还没有出现传说中的补丁;而头发上,一个硕大的叉烧包触手可及,只可惜是用一条破麻绳绑着的,不是用什么发钗固定的。

  就身份可以看出,自己只怕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最多是一个中农。至于会不会是某个大家族的护院或者家丁就难说了,荒郊野岭的也没有其他人,自然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

  当然,他也可以YY自己是某个大家族公子,或者甚至是王族的王子,为了体验人民的生活,所以乔装出来的。

  可问题是,浑身上下,除了手脚齐全,张铭看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最要命的是四肢也没有什么胎记之类的东西。当然,就算有,他也不认为可以找到认得出这个胎记的知情人。

  好吧!整理一下思路。

  如今他穿越了,灵魂穿越。穿越到一个暂时还不知道是美是丑的男人身上,这个是最万幸的是,因为如果穿越到了一个女人身上,或者一个野兽什么的身上,那可就悲剧的没有地方诉苦了。

  地点不知道,但服装的款式而言绝对是古代,而且如果没看错的话应该是他喜欢的汉代服饰。如果自己真的没有被绑架,或者梦游到一个外景拍摄场景……这个可以排除,因为那么久了估计导演该喊‘cut’了。

  总结:自己应该是穿越了;灵魂穿越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出身;男性年纪大概在二十岁左右,貌似没有婚配,在这个时代算是老处男了吧?地点不知道,只知道如今天气有点微寒,四周植物新芽较多,应该是春天。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自己肚子饿了……

  食物,是生存的第一要务,如果找不到,那么不好意思,等死好了,一个故事也就到这里完结了。自己能不能再次穿越,只能向三清老祖发愿了。

  别说上帝或者佛祖!那种外来入侵的神明,基本上和华夏是互联不互通的,换句话说他们可以接受到你的信仰,你却得不到他们的恩惠,一直搞不懂既然如此拜他们有什么用?

  在找食物前,张铭觉得自己既然穿越了一把,那么为什么不试试有什么特异能力了没有?

  于是他跑了几步,还算正常,至少还不是一个晋朝名士那种弱不禁风的身体。用力摇了一下路边的树木,树木微微摇动,证明力气不过是一般水平,不算大也不算小。

  记忆算了,没有要记忆的东西,唯一庆幸的是昨晚通宵记忆的那些东西还没有忘,不过最好还是快点找东西记下来,否则说不准哪天就忘记了。

  异能?没有!法术?没有!查克拉?没有!绝世武功……貌似也没有。

  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啊……张铭显然了极度的纠结之中。只可惜肚子的抗议,让他很快就回到了现实,他决定还是到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果树,或者小河之类的吧。

  左右看看,用树冠识别了已下发向,觉得大汉应该是中部地区比较发达,往北走估计好一些,毕竟如今这个地方不是大漠,所以往北走或许可以看到村落。

  走了五百多米,远远看见了一条小河,走了过去。本想要好好喝口水,蓦然发现里面游荡者几颗钉螺……

  万恶的钉螺!万恶的住血吸虫!在这个万恶没有治疗寄生虫病的时代,你TM让谁敢喝这里的水啊!饮鸩止渴?张铭自问没有那种魄力。

  不过还好,有河就好了!只要沿着河水走,上游自然会有村落。

  走吧!趁着饥饿还没有杀死自己,快点走吧!

  万幸啊!以前经常帮人跑腿,这种不厌其烦的走路他已经习惯了,而且身体还算强壮,所以没有必要担心体力不支或者耐性消失。

  连续走了三公里,张铭看河里才发现里面没有了钉螺的踪迹。虽然不保证一定平安,但已经饥渴难耐的他,义无反顾地痛快喝了几口喝水。

  凉爽啊!比什么山泉、纯净甜!这可是完全无污染的水源啊!

  托福,肚子不太饿了,不过根本问题还没有解决,革命尚需努力啊!

  再走了一公里,远远发现了一个村落,或许应该说是一股烧饭才会飘出的白烟。东汉啊,炒菜可不是穷人的专利,蒸煮才是一般家庭的基本做饭方法。

  跑吧!前面不远,大概可以讨到一点饭食了!

  慢慢的,村庄的身影已经可以看见了,远远可以看见一个个青壮,在返回村子里面,而他们的婆娘或者家人,正做好了饭食等待他们的回来。

  张铭慢慢来到村口,跪了下来,大声呼喊着:“小子落难在此,各位乡亲,可怜可怜在下,给点吃的吧!”

  没必要装高尚,高尚的人不怒自威。不必装文采,文采在这里没有知音。不必讨好,任何人在这个时代,对陌生人都有警惕。

  还是装可怜吧!可以呼唤出人们的同情心。

  果然,效果不错,一个青壮走了出来,问道:“你这厮,手脚齐全的,身体又那么壮怎么还落得个讨饭的下场?”

  张铭将想好的托词说了出来:“俺是北平人!村里来了鲜卑强盗,杀了俺们不少人啊!俺们一路南下避难,同乡不少死在了路上,最后只有俺一个来到了附近,只是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求各位可怜俺吧!”

  那壮汉笑了笑,说道:“你的口音确实是北平口音,只可惜你不是难民!给你三息时间给俺滚!否则以盗匪的名号,绑了你!”

  张铭不可思议地问:“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俺这样子还有假?”

  壮汉点了点头,说道:“假!太假了!你说你是北平人,一路逃难?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徐州!况且北平来了鲜卑,你可以去幽州其他村落避难,为什么要不远万里地来到徐州避难?

  你再看看你!衣服虽然旧了点,但显然也不过换了大半年而已,甚至还跟干净。试想一个难民逃难,衣服何以如此整洁,而且如此崭新?!

  你这个冒充难民的人,虽然不知道善恶,但既然出言欺骗,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后给你机会,滚!否则抓你去官府!”

  张铭有点懵了,怎么乡下人都那么精明了?想想也是,这年头对陌生人警惕惯了,而且骗子那么多,积累了一些经验也不奇怪。不过不管怎么样,只怕自己今天是讨不到半点食物了。看看对方,几个青壮已经做好了绑人的准备了。

  张铭无奈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尔等宁愿看俺饿死,那么俺也不留了,告辞!”

  刚要走,一个童稚的声音传了出来:“大哥哥慢走!”

  张铭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小女孩拿了一碗稀粥出来,递给了他。说道:“阿娘说了,都是百姓,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饿了就喝一碗粥吧!”

  她的这一举动,让几个青壮,不禁感慨,一个还念叨了句:“赵家媳妇,心地就是好,一个人拉扯一个女儿都那么难了,居然还给这个来历不明的汉子一碗粥!”

  一个人调笑道:“不会是看他年轻见状,春心动了吧?”

  却立刻被旁边的汉子喝骂:“赵麻子!你嘴管牢点!赵家媳妇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懂?老赵出门一年多没有回来,她就守了一年多,没有勾引一个汉子,也没有找过一个男人祈求帮助。这样的贞女,你可不能随便污蔑!”

  那个赵麻子悻悻说道:“俺……俺这不是说笑嘛!别当真啊!”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张铭已经是忍不住了,将粥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然后笑眯眯地说道:“小女第,你回去告诉你家母亲,她的恩情俺张铭记住了!只要俺一天不死,俺都会想办法还回来的!”

  说完直接转身走人,却被那个之前跟他说话的汉子喊住了:“俺说你小子,走那么急干嘛?”

  张铭没好气地说:“俺一路饿着肚子逃难到这里,不过是想讨点活命的东西救急一下,哪想你们一个个不给就也就罢,还想冤枉俺!俺一个汉子顶天立地的,亏心事从来没做过!却是容不得别人冤枉的!你们不是说要俺走吗?俺走就是了!赵家媳妇的恩情,俺日后有命活着,再还就是了!”

  青壮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是个汉子!之前你也该知道,俺们乡下人,对一个外乡陌生人是有警惕心的。你是个汉子,应该不是什么鼠辈!留下来吧!反正你也没地方去了对吧?”

  张铭一愣,觉得好像是听错了,回头看了看你个青壮,弱弱地问了句:“可俺一无所有,留在村子里岂不是浪费你们的米粮?”

  青壮笑了笑,说道:“俺说你啊你!你不是四肢健全吗!俺家田地还有几亩空着的,你可以下地的话,可以给你耕种!收成你可以自留三成,怎么样?”

  旁边的那个赵麻子还吆喝了一下:“俺说小子啊!你可遇上贵人了!这可是本村里正赵青赵老爷!有他关照,你害怕饿死不成?!而且你出去看看,那个佃户可以自留收成的?也就是你这个傻小子才有这等福分啊!”

  里正吗?汉代一里之乡设一里正,看来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了,至少也是个有‘官方’身份的贵人了吧?

  张铭立刻点头应道:“如果赵老爷不嫌弃,俺愿意留下!”

  赵青点头,说道:“嗯!只要你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俺们赵家村自然欢迎你。但你日后若有什么偷鸡摸狗,奸淫掳掠的事情发生,别怪我们赵家村的人不客气!”

  张铭立刻来到赵青的面前,跪了下来说道:“赵老爷对俺有活命之恩,俺自然是不敢造次的!”

  赵青点了点头,吩咐了一下管家给张铭登记了一下,然后带他去佃户居住的长屋那里整理好床位,并叮嘱了一些赵家的规矩,再给他发了一张麻布被套,就这样离开了。

  今天张铭还不需要劳作,明天一早才会随着众佃户一起下田耕地。而张铭也差不多和管家赵大那里,知道了这个赵老爷是本村最大的地主,只不过男丁耕地的人也少,所以不得不也下地耕作,来填补一年的用度而已。

  其实,他也是非常希望有多几个壮丁,帮忙一下这些耕作事宜的。只不过人口和治安比起来,作为里正的他更需要后者就是了。

  就这样,张铭在这个时代有了身份——伟大的农民,而且还是一个光荣的无产阶级。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时代是汉朝那个时间段,如今的皇帝老儿是哪一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之望子成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